第一百零八章 这是灭口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小区有一片树林,苍浩离开时打算抄近路,就从这片树林穿过,

这片树林面积不大,沒有人行道,也很少有人进來,主要作用是隔绝外面的视线,看不到小区内部,

刚走到树林里,苍浩拿出手机给廖家珺打去电话:“说话方便吗,”

廖家珺沒有马上回答,电话里沉默了一会,估计是她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,这才道:“你说吧,”

“两件事,第一件是你们单位接了一个失火案,是前副省长苏志凯家的,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,”廖家珺马上明白了:“你去了现场,”

“你已经知道了,我见过苏志凯这个人,就是他向我说出了杜先生的存在,”顿了顿,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所以我有充分理由怀疑这是灭口,”

“现场的证据看起來像是意外……”廖家珺毫不犹豫的道:“既然你这么说了,我就按谋杀查下去,”

“千万别,”苍浩急忙道:“本來我不想给你打这个电话,就是怕你一时冲动,”

“为什么,”廖家珺急忙道:“这可是谋杀,”

“现在不是摊牌的时候,”苍浩摇了摇头,告诉廖家珺道:“你必须让杜先生以为,他暂时是安全的,所以这个案子不能公开办理,”

“那怎么办,就让凶手逍遥法外,苏志凯就白白死了,”廖家珺气呼呼的问:“那要我们这些警察还有什么用,”

“杜先生一定会付出代价的,但不是现在,小不忍则乱大谋,”

“那你告诉我干什么,”廖家珺重重哼了一声:“你完全可以从一开始就不让我知道,”

“我告诉你是想让你帮忙找到苏云的下落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无奈的道:“我现在担心她有可能被绑架了,如果是这样的话,就要把她救出來,”

廖家珺的眼珠转了转:“你不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,”

“难道在你眼里我是种马,”

“不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这就对了嘛,”

廖家珺突然咯咯笑了几声:“其实你是种猪,”

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笑得出來,”苍浩黑着脸道:“听着,如果苏志凯真是被人灭口,我是有责任的,我沒料到杜先生会找上他,沒能保护他,那么我不允许他的女儿再出事,”

“好吧,我尽力……”廖家珺把银牙咬得咯咯直响:“这个该死的杜先生,”

“第二件事是,你帮我问问郑跃军住在哪里,”

廖家珺警惕的问:“你要干嘛,”

“我要跟他谈谈,顺便把我的枪要回來,”

“你不会是要……干掉他吧,”

“当然不,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这个人还有用,”

“那好吧,”廖家珺叹了一口气:“不过,我也不太清楚,得问问才知道,你等我电话吧,”

“好,”苍浩挂断电话后,收起手机,往树林里走了几步,突然停住脚步,嘿嘿一笑:“出來吧,”

话音刚落,从前方树后走出來两个人,紧接着,身后传來一阵沙沙响,显然也有人躲在那里,

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:“谁派你们來的,”

对方沒有回话,前面的两个人突然拔出手枪,对准苍浩就开火,

警察就在不远处,但他们的手枪装了消音器,只发出轻微的“噗噗”声,根本不会引起注意,

苍浩一躬身,然后就地一滚,躲开了这两枪,躲在了一棵树后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两个人冲了过來,举着手枪不断冲着苍浩扣动扳机,

苍浩被前后夹攻,沒办法再躲闪,后背靠着树直接滑坐在地上,

而苍浩原本靠着的地方,瞬间被打出十几个坑洞,树皮崩裂起來,露出了里面的白茬,

黄金手枪不知下落,苍浩身上沒有其他武器,只有一根甩棍,

苍浩抽出甩棍,冲着身后一个杀手直接投掷了过去,

甩棍高速旋转着形成一片光影,两个杀手正要躲开,却不知道为什么,偏偏躲不开,

结果,甩棍直接抽在一个杀手的手腕上,这个杀手失手掉落了手枪,踉跄着后退了几步,却是咬着牙一声不吭,倒是足够坚强,

这一棍,也阻滞了身后另一个杀手的行动,沒等他回过神來,苍浩已经躬身冲了过來,

紧接着,苍浩的肩膀撞在这个杀手的小腹上,这个杀手整个人倒着飞了起來,

苍浩顺手捡起第一个杀手掉落的手枪,就地一滚,对着前方开火了,

苍浩专注对付身后两个杀手的同时,前方两个杀手已经冲了过來,但他们却沒料到苍浩的速度竟然这么快,

结果,也就是他们刚冲过來,正好暴露在苍浩的射界里,

苍浩连扣两下扳机,两发子弹先后洞穿了两个杀手的脑袋,先是在额头上开出一个小洞,子弹进入头颅后告诉翻滚,最后在后脑勺炸出一个拳头大的洞,

鲜血混合着**喷射出去,马上的,两具尸体倒在了地上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被苍浩抽落手枪的杀手冲了回來,捡起苍浩的甩棍,狠狠抽在苍浩的肩膀上,

一时间,一阵剧痛袭來,苍浩感到胳膊似乎已经脱离了身体,根本不听使唤,

但苍浩的动作沒有迟疑,以臀部为圆心身体一转,双脚夹住了这个杀手的脚踝,

紧接着,苍浩一拧身,这个杀手被放倒在地,

苍浩身后另一个杀手举起枪,稳稳的向苍浩开火了,

苍浩急忙揪住摔倒那个杀手的衣领,硬生生把整个人给拎了起來,用他的身体给自己挡子弹,

“噗噗”几声闷响,这个杀手的后背炸开了十几个血孔,鲜血马上喷洒了出來,

与此同时,苍浩从这个杀手的腋下,把枪管向前一探,随即扣动扳机,

几声枪响,那个杀手胸口被射穿,倒地毙命,

然而,战斗还沒有结束,地面上突然迸溅起许多石子,土块从地上飞射起來形成浪花形状,

有人在对苍浩开火,这些不断迸溅的石子和泥土已经包围住了苍浩,幸好那个杀手的尸体成了盾牌,

子弹不住敲击在尸体上,尸体不住的传來震动,苍浩只能尽量躲在尸体后面,却沒有办法还击,因为根本找不到射击的人在哪,

很快的,射击停止了,也不知知道对方是沒有子弹,亦或是正悄悄观察着苍浩,

苍浩半跪在尸体后面,一动不动,从尸体的肩膀上,向前方仔细观察起來,

这里树木太多,简直是伏击的绝佳地点,每一棵树后面都可以躲人,而且开火之后也很容易变换藏身地点,

从苍浩的角度看出去,只见一棵棵树木,哪里能看到哪颗树木后面藏着杀手,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杀手还沒有什么动静,苍浩同样不敢动,

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会面对静态极限问題,也就是保持固定一个姿势的最长时间,

人一旦逼近静态极限,身体渐渐变得麻木酸痛,最后肢体会突然自行改变姿态,以摆脱出來,

所以,军队对军人训练的一个重要内容,就是尽可能地延长静态极限,

长时间立正站立,或者伪装潜伏,都是在考验静态极限,

毫无疑问,那个杀手占了上风,因为他可以活动身体,而苍浩不行,

只要苍浩稍微改变一下姿势,身体就会暴露在人体盾牌之外,而杀手一定会开火,

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苍浩有点坚持不住了,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來,

苍浩始终抓着尸体的衣领,把尸体从地上拎了起來,始终挡在自己身前,

最后,苍浩半弓着腰,仍然躲在尸体后面,也就在这个时候,远处的杀手再次开火了,

此时已经是傍晚,树林中越來越昏暗,已经看不清楚稍远一点的东西了,

也就是一瞬间,苍浩发现了子弹的弹道,可以看到几发红点从一棵树后射过來,落在了尸体上面,

苍浩对着那棵树扣动扳机,“噗噗”两下,树后沒了反应,对方再沒有开火,而苍浩也沒子弹了,

“妈的,”苍浩骂了一声,索性把尸体扔到地上,手枪也扔到了一旁,随后从地上捡回了自己的甩棍,

苍浩不愿忍受这种坐以待毙的感觉,宁愿冒着枪林弹雨直接冲杀过去,

于是,苍浩拎着甩棍,快步向那棵树后冲了过去,

按说,对方这时应该变换一下藏身地点,然后继续向苍浩开火,但他沒有,

直到苍浩冲到了这棵树前,对方还是沒有开火,

苍浩跟这个杀手之间隔着一棵树,偏偏这棵树还非常粗壮,苍浩看不到杀手的情况如何,

越是这种近距离的对垒越是危险,反倒不如直接冲锋來得简单干脆,

如果绕过这棵树,直接进攻对方,苍浩可能会迎來一梭子子弹,

但如果就这样围着一棵树躲猫猫,如果对方还有增援,苍浩可就惨了,

很快的,树林里更加昏暗了,苍浩深吸了一口气,弓着腰绕到了树后,

可也就是绕过去之后,苍浩却吃了一惊,

苍浩看到了那个杀手,穿着打扮跟其他杀手差不多,倒是沒有什么特别的,

他手里拿着一把装了消音器的微型冲锋枪,一动不动的站在哪里,喉咙上插了一把匕首,鲜血正顺着刀锋喷洒出來,

苍浩不知道是谁干掉了这个杀手,甚至都沒有觉察到一点动静,

也就是说,这个杀手跟苍浩对峙的时候,被人悄无声息的干掉了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