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九章 男神归来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立即拿过杀手手里的微型冲锋枪,警惕的观察起了周围:“谁,”

沒有人回答,偶尔一阵微风掠过,拂动树叶发出一阵“哗哗”的声音,除此之外,这片树林里静悄悄的,

“帮我干掉对手,总应该是朋友吧,难道不露个面吗,”苍浩自嘲的笑了笑:“总不能是见鬼了吧,

还是沒有人答话,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那你就继续藏着吧,我回家了,拜拜,”

丢下这句话,苍浩转身还真就走了,刚走出十來步,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:“等等,”

苍浩转回身來,发现从杀手身后的一棵树后,缓缓走出一个非常帅气的身影,

身材高大英武,金发碧眼,不是谢尔琴科是谁,

只不过,多日未见,谢尔琴科变化也很大,整个人憔悴了不少,脸上还落了两道非常明显的疤痕,

如今的他已经不像刚來华夏时那么帅气,倒是多了几分沧桑感,整个人也显得成熟了,

“你……”苍浩下了一大跳:“是人是鬼,”

谢尔琴科张开双臂,看起來想要给苍浩一个拥抱,听到这话,很尴尬的放下双臂:“当然是人,”

“你沒死,”

“你盼望我死了,”谢尔琴科笑着耸了耸肩膀:“那就沒人能帮你了,”

“你不用帮忙,我也一样对付得了,”

“那倒是,”谢尔琴科长呼了一口气:“几个小杂碎不是你的对手,”

刚才跟杀手过招,苍浩嘴上一直叼着烟,击毙了四个杀手之后,烟还在嘴上,

不过,对付第五个杀手用去了太长时间,苍浩把烟头吐在地上了,

苍浩已经沒烟了,上杀手身上摸了摸,还真找到一盒,抽出一根扔给谢尔琴科,

谢尔琴科沒想到苍浩连死人的烟都抽,皱了皱眉头,不过还是接住了,还给苍浩点上火,

抽了一口烟,苍浩坐到地上,看了看几具尸体,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要是沒说错,你是跟着我來的,”

“对,”谢尔琴科承认了:“本來,我想去多林寺找你,看你急急忙忙的跑出來,以为是出事了,就一直跟过來,后來,我发现有人伏击你,就在远处观察着,”

“对方总共多少人,”

“就五个,都在这了,”

苍浩责怪道:“你怎么不早点出手,”

“对你來说,区区五个杀手,有什么对付不了的,”谢尔琴科理所当然的道:“后來,我还是觉得时间拖得太长了,就从背后结果了这最后一个,”

“你要是早点出手,我不是能省点力气吗,”其实,苍浩感到郁闷的是,自己在这跟人拼死搏斗,谢尔琴科就在不远处看热闹,而苍浩不想让这个老毛子看自己的热闹,

“好吧,以后我就早点出手……”顿了一下,谢尔琴科低声补充了一句:“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并肩作战,”

苍浩沒听到后面那句话,问了一句:“黑钱那事摆平了,”

“刚刚摆平,”谢尔琴科非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我国的二号人物都跟我说了,他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,孤身犯险來了华夏,结果你还真就给他出了一个好主意,”

苍浩也觉得自己的这个主意挺不错,只不过用在谢尔琴科身上可以,用自己身上就不行了,

回想起自己被郑跃军抓走时的情景,苍浩苦笑两声,又摇了摇头:“不管怎么说,解决了就好,”

苍浩不用问也能猜到了,那笔黑钱给谢尔琴科带來很大的麻烦,谢尔琴科被联邦安全局逮捕之后,肯定吃了不少苦头,

这里面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细节,谢尔琴科被捕在前,苍浩发现神秘账户在后,

这也就意味着谢尔琴科根本不知道苍浩也被黑钱给栽赃了,

谢尔琴科倒是不傻,问了一句:“你怎么样,沒遇到麻烦,”

“当然沒有,”苍浩正色道:“我只是个小人物,老雷泽诺夫犯不上用那么多钱栽赃我,”

“或许吧,”

“那笔钱怎么处理的,”

“用你们的话说,,上缴国库,”谢尔琴科长呼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的说道:“既然这笔黑钱來自老雷泽诺夫,也就是当初被贪污的公款,换句话说,是俄国国家的财产,”

“哦,”苍浩点点头:“这倒在意料之中,不过无所谓了,你又不差钱,”

“沒错,”谢尔琴科笑了:“大概,你也知道我的家庭情况了,我还算是很富有的,过去我所做的这些都是为了干一番事业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理解,”

谢尔琴科坐到苍浩旁边:“所以我辞职了,”

苍浩一愣:“什么,”

“我从联邦安全局辞职了,”谢尔琴科郑重的告诉苍浩:“我这一次來华夏,完全是以个人身份,跟联邦安全局沒有半点关系,”

苍浩很不理解:“你……为什么辞职,”

“这一次我被调查,也算让我看透了官场,”轻哧一声,谢尔琴科不屑的道:“负责审问我的人明知道我是被冤枉的,但因为总统跟总理之间的政治矛盾,却一定要置我于死,难怪旧苏联解体,大量的时间、精力和资源用來内耗,就这样的人整人,有借口就整,沒有借口制造借口也要整,还需要别人來颠覆吗,自己就把自己整垮了,”

“有道理,”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以前听过一个笑话,说是克格勃的一个牢房关押着三个犯人,第一个犯人说:‘我是因为拥护马科维奇被抓的,’第二个犯人说:‘我是因为反对马科维奇被抓的,’第三个犯人说;‘我就是马科维奇,’……任何一个团体,如果热衷于内斗,用各种理由互相打击,那么就是灭亡的开始,而每一个热衷打击别人的,最后都会被别人打击,”

“所以,我发现自己搞不了政治,就只能辞职了,”抽了一口烟,谢尔琴科非常无奈的道:“我算是看透了,”

“按说,这是你们内部的事情,我无权置喙,不过有句话我还是想说……”苍浩微微皱着眉头,缓缓说道:“总理跟总统的斗争肯定还会继续,你多少能撑一下总理,现在这样辞职走人,总理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,”

“继任局长的是我的学生,也是总理派系的人,问題不大,”顿了顿,谢尔琴科又道:“其实我留下來也不是不可以,但我真的身心俱疲,就算留下來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,还不如给别人留出表现的机会,”

“现在你们国内情况如何,”

“一如既往,”轻哼一声,谢尔琴科又道:“反正跟我沒关系了,我也懒得去关注,”

“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,”

“我这不來华夏了吗,”

“你想在这边找份工作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也可以,你想往哪个行业发展,我帮你留意一下,”

“我想往你这边发展,”

苍浩一愣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我的意思是……”谢尔琴科站起身來,站在苍浩面前,郑重的敬了一个军礼:“希望你允许我加入血狮雇佣兵,”

苍浩叼着烟卷,惊讶的望着谢尔琴科:“你疯了吧,”

“我是经过慎重考虑才做出这个决定的,”谢尔琴科始终保持敬礼的姿势:“我想要继续我的理想,那就是跟专制和腐败斗争到底,联邦安全局已经不适合我,但血狮雇佣兵适合,”

“我这里怎么惹你了,”

“你不是惹我了,而是通过切尔诺贝利一战,我发觉作为一支地下武装力量,可以不受束缚的从事任何想要做的事,”深吸了一口气,谢尔琴科又道:“问題的关键在于,地下武装力量虽然很多,绝大多数却只是为了金钱和权力拼命,而你很有理想,也很有原则,有资格拥有我的忠诚,”

“我有理想,有原则,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这话我爱听,详细说说,”

“老雷泽诺夫的阴谋,其实并不直接影响到你,但你还是孤军深入切尔诺贝利,仅仅是为了挽救世界脱离核战阴影,这种崇高的付出,一般人既沒有能力,更沒有勇气……”谢尔琴科依然敬着礼,继续说道:“也就是切尔诺贝利一战,联邦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都沒发挥太大作用,真正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你,所以我认为加入血狮雇佣兵对我來说是更好的选择,”

“你的马屁我很爱听,”苍浩摆了摆手:“但我这里不适合你,”

“为什么,”

“因为……我手下人太多了,”其实,苍浩现在很需要人手,只是不想接受谢尔琴科,

“那也不多我这一个,”谢尔琴科往前走了一步,急急忙忙的道:“我不需要要薪水,义务帮你做事,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,”

“我……”

沒等苍浩把话说出來,谢尔琴科又道:“还有,我拥有在联邦安全局工作多年获得的丰富经验和技术,可以帮助血狮雇佣兵做更多的事情,”

“那也不行,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你太帅了,”

“这个理由虽然站得住脚……”谢尔琴科脸皮很厚,竟然毫不犹豫的默认了自己很帅,不过他指了指脸上的两道疤痕又道:“如今,我都毁容成这个样子了,你有什么可怕的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