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章 咱俩谈谈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倒不是怕,而是……”苍浩正要说话,手机响了,是廖家珺打过來的,

苍浩急忙告诉谢尔琴科:“你先等我一下,我接个电话,”

说罢,苍浩走到一旁,回头看了一眼,确定谢尔琴科还站在原地,这才把电话接了起來,

“我问到郑跃军住哪了,我也可以告诉你,但是……”顿了一下,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必须告诉我你找他要干什么,”

“跟他谈谈,”

“怎么谈,”廖家珺嘿嘿一笑:“是真正的谈,还是用拳头,”

“当然是用嘴巴谈,”苍浩笑着摇了摇头:“听着,就算我想教训郑跃军,也不会在他受伤的时候,一定要他在最佳状态的时候,我们两个一对一决出胜负,”

“那也不行,”廖家珺摇了摇头:“听着,郑跃军毕竟是警务官员,他如果涉嫌犯罪,必须交由法律惩处,如果是其他人,你动用私刑也就罢了,对这种执法犯法的人,如果法律不能发挥作用,还要法律干什么呢,,”

苍浩这一次发自内心的赞同了廖家珺的观点:“你说的沒错,”

“所以,我不希望你伤害郑跃军,明白吗,”

“明白,”苍浩郑重的道:“我保证只是跟他谈谈,”

“我可不希望明早接到报警,说郑跃军被人给杀了……”叹了一口气,廖家珺说出了郑跃军的地址,随后再次叮嘱一遍:“千万不要一时冲动,”

“你怎么对我这么沒信心,放心好了,”苍浩挂断电话,收起手机,回到谢尔琴科这边,发现谢尔琴科还在敬着礼,

苍浩摆摆手:“你可以把手放下來了,”

谢尔琴科急忙问:“你同意收下我了,”

苍浩沒有正面回绝,而是说道:“我觉得,更需要你的还是联邦安全局,就算那里的政治斗争很激烈,你也应该坚持自己的理念,”

“我说过,我的理念可以换一个地方施展,我过去实在太狭隘了,只知道有联邦安全局,”

“好吧,咱们换一个说法,你当初來华夏是为了追回老雷泽诺夫的赃款……”顿了顿,苍浩一字一顿的问:“你成功了吗,”

“这……”谢尔琴科有点难堪:“老雷泽诺夫用來栽赃我的那笔钱,就是当初赃款的一部分,虽然只是很小一部分,毕竟已经追回了……”

“更大的那部分呢,”

“老雷泽诺夫已经花出去不少,在切尔诺贝利营建那样的基地,组建那么庞大的雇佣兵队伍,这个很费钱,按照老雷泽诺夫的计划,切尔诺贝利一战就决定胜负了,大部分支出也就是围着这一战而准备,”摇了摇头,谢尔琴科无奈的道:“我们推测应该还剩下一部分钱,目前正由阿芙罗拉掌管,但沒人知道阿芙罗拉在哪,”

“所以嘛,你的任务沒有完成,小伙子……”苍浩拍了拍谢尔琴科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道:“这可不行啊,”

谢尔琴科傻住了:“那我……”

“你应该回去,继续当你的局长,等你把赃款全部追回了,血狮雇佣兵欢迎你,”

“可是我已经辞职了,新局长也已上任……”谢尔琴科苦笑两声,又道:“我现在回去也沒有位置,就算联邦安全局勉强接纳我,我也就只能做个普通特工,”

“可以二次创业吗,我们国家有一首歌就是为你这种人准备的……”苍浩清了清嗓子,唱了起來:“心若在,梦就在,天地之间还有真爱……”

“但我这个下岗职工跟别人不一样,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特工,总统派系的人有大把的机会弄死我,”谢尔琴科打断了苍浩的唱腔,苦着脸道:“还有就是你唱歌太难听了,”

“你什么意思,赖下不走了是呗,”

“我现在已经无处可去了,”谢尔琴科苦笑着摇摇头:“如果你不收留我,我就在你们国家做个洋乞丐,”

苍浩觉得谢尔琴科挺不是东西,说得可怜巴巴,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

首先,谢尔琴科作为土豪二代足够有钱,估计吃喝几辈子是不愁,

其次,虽然谢尔琴科毁容了,可是看起來还是很帅,会有很多女孩子主动生扑,

这货在国内不会当乞丐,而是可能过上锦衣玉食的性福生活,而苍浩在旁边看着只有羡慕嫉妒恨,

苍浩叹了一口气,寻思着措辞想把谢尔琴科打发回去:“那个……”

“沒有这个那个,”谢尔琴科断然说道:“我一定要加入血狮雇佣兵,”

“真滴吗,”

“你要相信,我是个人才……”谢尔琴科急急的道:“我能熟练使用各种武器,驾驶各种交通工具,你手下能做的事情我都能,”

“这样吧,我考虑一下……”苍浩看了一下时间,说道:“我还有事,咱们回头再聊,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沒有可是,”苍浩打断了谢尔琴科的话:“如果你耽误办正事,老子一枪毙了你,这就是血狮雇佣兵的家法,”

谢尔琴科指了指地上的尸体:“那这里怎么办,”

“我相信会有人收拾的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我建议你快点走,别再把你当成嫌犯抓起來,”

谢尔琴科果然不敢再说什么,更不敢追上來,站在原地,敬着礼,目送苍浩离开,苍浩觉得他这副表情有点像是出席遗体告别仪式,

苍浩按照廖家珺提供的地址,直接赶到了郑跃军的住处,也不知道这是郑跃军的平日住处,或者只是临时居住,

这套房子有一扇防盗门,苍浩拿出一个很小的手包,打开之后里面是各种各样的工具,包括各种钢丝、铁钩和齿模,

这一整套东西就是所谓的“****”,事实上,开锁是个技术活,就算有****,也需要经过训练和学习才能使用,

而苍浩很擅长这个,先是用铁钩探进锁孔,接着用齿模來回勾了几下,随着“咔嚓”一声轻响,锁开了,

苍浩收好****,打开防盗门,蹑手蹑脚走了进去,

里面是一条走廊,旁边是卫生间,

刚好这个时候,一个男人从卫生间里面出來,看到苍浩就是一愣:“你是谁,怎么进來的,”

苍浩抬掌劈在他的脖颈上,他眼睛一翻白,昏倒在地,

从里面又冲过來一个男人,伸手掏出手枪:“不许动,”

苍浩的动作更快,把手一扬,甩棍高速旋转着射了过去,正抽在他持枪的手腕上,

也就在甩棍击出的同时,苍浩一个箭步冲过去,一伸手,刚好接住对方掉落的手枪,

紧接着,苍浩用手枪枪柄敲在这个人的后脑勺上,这个人还沒反应过來,就像之前那个人一样,直接昏倒在地,

经过走廊后,是一间面积很宽敞的客厅,正中有一组欧式沙发,郑跃军胳膊上缠着绷带,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

看到苍浩从进來,郑跃军就是一惊:“你干什么,”

苍浩沒理会郑跃军,而是拎着手枪挨个房间看了一下,确定这里再沒有其他人,才大模大样的坐到了郑跃军对面:“刚才那两个是你的保镖,”

“我手下的民警,”郑跃军冷冷的道:“你擅长民宅,还是警官的住处,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经犯法了,”

“别拿大帽子压人,也别跟我讲法,”苍浩哈哈一笑:“郑队长也沒少干犯法的事,”

“如果你认为我犯法了,欢迎向我的上级指控我,”

“少跟我打官腔,”苍浩把手枪举起來,瞄准了郑跃军的额头:“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,如果你继续跟我打官腔,沒准我一不小心就给你做个开颅手术,”

郑跃军知道,苍浩是说得出就做得到,不由得有点胆怯了:“你到底要干什么,”

“不干什么,跟你谈谈,”

“我们之间沒什么可谈的……”

“真的吗,”苍浩冷笑着打断了郑跃军的话:“现在也沒外人了,咱们唠点实在的,这也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机会,”

郑跃军的脸色变得非常难堪,沒说话,

苍浩又道:“如果这个机会你再不把握,以后就沒人能救你了,”

听到这话,郑跃军脸色更难堪了: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”

“不,你很清楚,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郑队长是个聪明人,黑白两道混的都很明白,犯法的事情也沒少干,但你从來不会犯太大错误,这是你的明哲保身之道,所以就算是邹峰倒台了,你依然是你,本來这种局面可以继续下去,邹峰死了之后我也沒找你麻烦,但现在情况不同了,”

郑跃军心中一动:“继续说,”

“显然严月蓉想要拉拢你,这一次她让你抓捕我是为了什么,你应该很清楚,”苍浩呵呵一笑,又道:“你们警方内部应该已经通报了,码头上发现了多少毒品,而更应该知道我干了些什么,”

郑跃军的脸色变得有些惨白:“知道,”

“有些事情你自己应该有推测了,我现在证实你的推测,严月蓉确实跟贩毒集团有勾结,准确的说,严月蓉为一个叫杜先生的人做事,而杜先生在给红魔洗钱,”冷冷一笑,苍浩告诉郑跃军:“那么事情很明显了,红魔觉得我很麻烦,让杜先生帮个忙,于是严月蓉就找到了你,”

“你说的这些……”郑跃军似乎想说点什么,可话刚说了一半,又咽了回去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