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一章 你得站队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郑队长你干别的也就罢了,跟红魔集团如果牵扯一起,最后你会万劫不复,”顿了一下,苍浩冷冷的道:“你当警察的比我更清楚,不管到了什么时候,毒品犯罪都是国家重点打击对象,纵然红魔现在飞横跋扈,未來又会怎么样,金三角那些毒品武装都洗白做正行生意了,何况是他呢,”

郑跃军无力的点点头:“你说的这个我懂,”

“现在严月蓉要拉拢你,你应该知道自己该怎么做,”苍浩掏出一根烟,扔给了郑跃军:“严月蓉在玩火,”

郑跃军只有一只手能活动,不过还是稳稳接住了苍浩的烟,这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,却很说明问題,

苍浩扔过去这个烟,其实是在考验郑跃军,如果郑跃军愿意抽,说明对自己的敌意和防范不是那么强,

果然,郑跃军点上烟抽了一口,随后长出了一口气:“我也是沒有办法,严月蓉……毕竟是我顶头上司,”

“可严月蓉自己也有顶头上司,”苍浩不屑的轻哧一声:“如果凡事都是严月蓉一个人说了算,沒准我也会加入杜先生的队伍,可惜不是,”

“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……”郑跃军观察着苍浩的神色,缓缓说道:“但我很奇怪,你为什么要來跟我说这些,咱们虽然沒有太大的冲突,可是好像也不算朋友吧,,”

“你是不是想说,尤其你上一次抓了我,还有之前查我收回扣的事,我一定恨死了你,”

郑跃军有点尴尬的点点头:“对,”

“我这个人做事有一个原则,那就是团结一起可以团结的力量,郑队长你就是团结对象,”抽了一口烟,苍浩悠然说道:“廖家珺做事冲动,但是合格的刑警,你办公室里的枪击是怎么回事,她早就已经觉察到了真相,”

郑跃军非常难看的笑了笑:“真相是什么样,”

“一层窗户纸而已,沒必要捅破了吧,”苍浩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提起这件事,是想问问你,以为自己为什么沒有被追究,”

“因为你不想追究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点点头:“如果你真的铁了心投靠严月蓉,我现在面对的局面要更复杂,而且我也很清楚你在经侦支队时是故意放我逃走,”

郑跃军轻松的一笑:“你知道就好,”

“你一直成功的周旋在各方势力之间,可惜好日子到头了,你现在必须做出选择,”苍浩撇了撇嘴,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得站个队,”

郑跃军悲哀的发现,苍浩说的一点都沒错,在办公室的枪击之后,自己已难独善其身,在当期的形势下必须做出选择,

“你让我跟你合作,”

苍浩立即点点头:“对,”

“一般來说,合作这事,都是因为对方有利用价值,绝对不会是你苍浩性取向改变看上我了,”郑跃军笑着摇了摇头,问道:“那么我有什么利用价值,”

“既然你说的这么直白,我也直白点说,你最大的利用价值就是严月蓉想要拉拢你,”顿了顿,苍浩继续说道:“所以,你不需要去做太危险的事,只要把严月蓉的举动汇报给我就行,”

郑跃军狡黠的一笑:“这个问題也可以反过來问,,你对我又有什么利用价值,”

“我可以保你平安,”

“话说这么说,如果杜先生真的倒台了,你是不是变卦也沒人知道,”

“听着,我跟别人不一样,我言出必行,”苍浩伸出一根手指缓缓摇了摇:“我是苍浩,”

郑跃军怔住了:“这……”

“大家也算是互相了解了,我的事情你也多少听说过,我在曹氏地产做了些什么事,最后又是怎么对待自己的敌人……”苍浩笑着耸了耸肩膀:“我们现在是非常好的朋友,”

“这个我知道,”郑跃军点了点头,突然來了一句:“我知道你最大的对手是周大宇,我可以帮你找到他,”

在眼下的谈话中,根本沒周大宇什么事,郑跃军突然提起周大宇,事实上是间接同意了苍浩的要求,

“谢谢你了,”苍浩笑了笑:“我知道,你们私下一直有联系,你找到他不费劲,”

“然后呢,”

对苍浩來说,确实想要手刃周大宇,但这个人眼下又不是那么重要:“周大宇的事情回头再说,当前最重要的事还有一件,,你路子野,朋友多,帮我打听一件事,”

“什么,”

“你在外交部门能说上话吗,”

郑跃军沒有拒绝:“可以试试看,”

“我想知道,外交部门有哪位高官是专门负责东南亚事务的,或者就是去东南亚特别频繁,”

“我不太明白的你意思,”

“或者换一个说法……”顿了一下,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外交部门有哪位官员,在东南亚地区路子特别野,认识很多国家的政要,”

“你说的这个无法通过正常渠道了解到,因为一个人的朋友圈不会轻易浮现水面之上,”

“所以我才找你,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相信你一定有办法,”

“为什么你不去问廖家珺,”

“她的路子沒你野,”

“不,”郑跃军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:“你真正的顾虑不是这个,”

“那是什么,”

“红魔集团搞出來的几桩案子,都是天字号的,这直接把廖家珺推上风口浪尖,”郑跃军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明里暗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她,所以她不方便出面打听什么事,以免打草惊蛇,”

“聪明,”苍浩点了点头,心里却是暗骂,这郑跃军果然是条老狐狸,自己这点心思竟然沒瞒住他,

“不过我还有个问題,你在高层应该是有关系的,而且是专门负责国家安全工作的,为什么你不让他出面打听,”郑跃军费解的摇了摇头:“我觉得,你只要一问,他就马上能想到这个人到底是谁,”

“你來分析一下,”

“我的分析是……”郑跃军深深的一笑:“你不信任这个人,”

“你太聪明了,聪明得让人讨厌,”苍浩点点头,坦然承认了:“你说的沒错,在杜先生的谜底解开之前,每一个人都有嫌疑,尤其是身处高层的,这些年來杜先生肆意横行,在高层沒有人袒护是不可能的,”

郑跃军点了点头:“对,”

“话说,你难道不问问,为什么我要打听外交部门的人,这跟杜先生又有什么关系,”

“作为一个警察我明白一个道理,不该问的事情不要问,”郑跃军撇了撇嘴:“你让我帮忙,我给你帮了这个忙,这就OK了,”

“说得好,对了……”苍浩深深的一笑:“今晚我们沒见过面,也沒有谈过任何事,”

郑跃军点点头:“我明白,”

“这两个家伙……”苍浩指了指两个仍然昏迷的警察:“你自己想办法解决,”

“放心, 他们都是我最忠诚的手下……”郑跃军非常感慨的叹了一口气:“作为领导沒有几个心腹怎么能行,”

“那就好,”苍浩满意得点了点头,站起身來道:“回见,”

郑跃军也点了点头:“保持联系,”

苍浩悄然离去,就好像从沒出现过这里一样,至于郑跃军怎么对那两个警察解释,苍浩就不关心了,

回到多林寺的时候,已经是入夜了,苍浩远远看到一个黑影踯躅在寺门前,

走过去一看,竟然是谢尔琴科,苍浩一愣:“你怎么在这,”

“我知道这里是你的大本营,”谢尔琴科双手插在兜里,一副屌丝之态:“我在这里等着你同意我加入,”

“你有吉他吗,”

“干嘛,”

“按理说,堵门这都是追女孩子用的招数,最好弹个吉他再唱首《小苹果》神马的,”苍浩对谢尔琴科有点哭笑不得:“不过我这里只有秃驴沒有美女,”

“我沒开玩笑,”谢尔琴科急忙道:“我是真的想加入,”

“你现在有点冲动……”苍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索性來了一句:“我给你一夜的时间好好考虑,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沒有可是,”苍浩丢下这句话,快步进了多林寺,直接把寺门关上,再不理谢尔琴科,

几个兄弟正在院子里喝酒,李崇看到苍浩,急忙就问:“老大,外面那个老毛子,咱拿他可怎么办,”

苍浩不用问也知道,自己跟谢尔琴科在树林里分手之后,谢尔琴科就直接找上多林寺了,

黄彬焕叹了一口气:“这人敲门进來,直接自我介绍说是新成员,这脸皮也太厚了,”

“什么怎么办,凉拌,”苍浩不耐烦的摆摆手:“总之我们血狮雇佣兵不能要这个人,”

“确实不能要,”博尼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:“毕竟他过去是联邦安全局的人,”

“先不管他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今天我遇到伏击了,”

几个兄弟点了点头,根本沒问具体经过,因为对血狮雇佣兵來说战斗就是家常便饭,

“可能是严月蓉派來的人、也可能跟杜先生有关、又或者是周大宇……”摇了摇头,苍浩无奈的道:“我已经懒得弄清楚了,反正來一个杀一个,來两个杀一双,只是当下的形式太微妙,大家日常要多加小心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