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二章 程门立雪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跟兄弟们聊了几句,苍浩起身去休息了,

第二天早晨,苍浩吃过饭之后出门,赫然发现谢尔琴科站在寺门外,

也不知道谢尔琴科昨晚在哪过夜的,反正看起來非常憔悴,顶着两个特大号的黑眼圈,

看着这位男神沦落到这般田地,倒是让苍浩很有成就感,愿天下帅哥皆如此,

苍浩大步走过去:“你干嘛,”

“你不是让我考虑一夜吗,我已经考虑过了……”谢尔琴科斩钉截铁的道:“我要加入血狮雇佣兵,”

“一夜的时间不够,你还得多考虑一下,”苍浩不耐烦的道:“我要去上班了,”

“好,”谢尔琴科点点头:“我就在这里等你,”

苍浩去曹氏金融上班,先是处理了一下日常工作,随后开始给聂嘉林、赵轩和冷瞳汇款,

这三个人现在的工作很顺利,在南非已经找到了合适地点,目前正跟当地政府和帮派交涉,准备筹建基地,

等到建设正式开始,必然需要大量资金支持,同时还不能导致翠峰村那边资金短缺,

老雷泽诺夫给的那笔厚礼,苍浩已经全部从银行提出來了,就是派这个用场,

但是,跨国巨额汇款很容易被监控到,所以苍浩一次也不能汇太多,还要通过很多渠道周转一圈,免得麻烦,

等到做完了这些,苍浩接到了黄彬焕的电话,被告知谢尔琴科还在寺门外等着,不吃不喝也不休息,

看來谢尔琴科是真想要加入血狮雇佣兵,这让苍浩非常无奈,也不知道该怎么甩掉他,

挂断电话,苍浩长叹了一口气,坐在那里出神,

吕嘉琦走了过來,这位秘书如今倒是有进步了,竟然主动给苍浩倒了一杯咖啡:“苍总你想什么呢,”

苍浩又是长叹了一口气:“程门立雪,”

吕嘉琦一愣:“什么,”

“你看,不读书不看报,沒有文化吧……”苍浩翻了翻白眼,说道:“程门立雪是一个典故,就是说有个年轻人仰慕一位学者,想要拜人家为师读书,就在人家门口的雪地里站了很久,最后感动了这位老学者……”

“这个典故我知道啊,”吕嘉琦眨巴着大眼睛说道:“说的是游酢和仰视,想要投在理学大儒程颐门下,”

“你懂得真多,”苍浩黑着脸道:“我再教你一点东西,当你的领导想要表现自己很有学问的时候,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听着,装作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,千万不要表现的你比领导懂得多,”

“知道了,”吕嘉琦干笑两声:“我就是想知道,你是被立了呢,还是打算出去立别人呢,”

“当然是被别人程门立雪,”苍浩感慨的长叹了一口气:“难道你看不出來我也有一代宿儒风范吗,”

就在苍浩跟吕嘉琦吹牛B的同一时间,在庞劲东的住处,洪妙雪匆匆闯进门來,

“干什么,”庞劲东斜睨着洪妙雪:“进來不知道敲敲门吗,”

“有急事,”洪妙雪嘿嘿一笑:“杜先生刚才打來电话,要跟我们见一面,”

“什么,”庞劲东眼中精光四射:“杜先生肯露面了,”

“当然不肯,”洪妙雪摇了摇头:“不是他本人來,而是他的代理人,也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杨玉洲,”

“哦,”庞劲东冷笑着点了点头:“我说嘛,这位杜先生怎么转性了呢,看來是还沒想通,”

“姐夫你也知道,我跟杜先生之间所有的联系和交易,都是通过杨玉洲这个中间人,”顿了一下,洪妙雪接着说道:“我沒什么事情还瞒着姐夫,所以这一次跟杨玉洲见面,最好姐夫你也去,”

庞劲东打量着洪妙雪的神色:“你让我出场应该还有其他原因,”

“什么都瞒不过姐夫你,”洪妙雪尴尬的笑了笑:“笔架山和码头这次战斗,咱们输得有点难看,我担心杜先生那边会看不起咱们,”

“然后呢,”

“尤其是杨玉洲这个人,狂得很,这一次见面不知道又要摆出什么派头,我希望姐夫你能压一下他的气焰,”说到这里,洪妙雪不无骄傲的道:“姐夫你的气场最强了,”

“我对杨玉洲不感兴趣,”庞劲东冷冷的道:“我对杜先生本人更感兴趣,”

“我也感兴趣,可他就是不露面,有什么办法,”

“那就想办法让他出來,”庞劲东又是冷笑一声:“别忘了你做的是什么生意,所有合作对象必须知根知底,就算是不能全盘掌握对方的行踪,至少也要揣摩个**不离十,到目前为止,你连这个杜先生一面都沒见过,还敢把这么多钱给他运作,胆子可是不小,”

“这……”洪妙雪的表情有些尴尬:“这年头,连瑞士银行都不给保密了,洗钱越來越难,我也是有病乱投医,”

“不管杜先生是个什么医,中医西医老军医,既然大家已经合作了,我至少也要知道他长什么样子,”

“姐夫打算怎么做,”

“你听我安排就是了,”

洪妙雪想都不想,直接点了点头:“好,”

庞劲东安顿好了庞可儿,很快就跟洪妙雪出门了,

见面的地方是杨玉洲安排的,是一家很高档的KTV,

杨玉洲已经等在包房里了,这里的包房是复式结构,有独立的吧台和DJ,还有面积不小的舞池,

愿意唱歌可以唱歌,愿意跳舞也有空间,当然消费就不低了,

只不过,眼下是工作时间,这里的客人非常少,也就杨玉洲这种二代会在这个时段出來K歌,

洪妙雪穿着一身牛仔装,带着一顶鸭舌帽,信步走进了包房,看起來就像经常來这里玩的女孩,沒人能想到是是一个大毒枭,

至于庞劲东,则是一身西装,沒带一个手下,似乎沒什么特别,

但就像洪妙雪预期的一样,庞劲东的气场超级强大,以至于侍应生把庞劲东当成了洪妙雪的干爹,

进到包房里,苍浩见到了杨玉洲,这位二代一身名牌服装,搂着两个美女正嘻嘻哈哈的说着什么,

杨玉洲看到洪妙雪,马上松开两个女孩:“你们先出去,”随后又一指在包房工作的DJ和MC:“你们也出去,”

所有工作人员马上出去了,很小心地把包房门关好,

他们很清楚,这是客人要谈正事了,

而他们对此非常有经验,根本不用交代怎么做,包房里仍然放着音乐,是很嗨的曲子,声音不大不小,从外面刚好能听到音乐,但又不影响里面的人互相交谈,

杨玉洲之外,还又两个公子哥模样的人,一脸的傲慢,

“洪老板來了,”杨玉洲坐在沙发上,双腿翘起打在茶几上,大大咧咧丢过來两张银行卡:“钱已经干净了,全在这里面了,”

杨玉洲这样子就像是在打发要饭的,洪妙雪稳稳接住银行卡,面露不悦:“下一次不管给我什么东西,希望你直接交到我手里,不要扔來扔去,”

“脾气挺大吗,”杨玉洲嘿嘿一笑:“听着,洪老板,现在是你有求于我们,不是我们求你做什么事,懂吗,”

“谈不上谁求谁,而是互利互惠,”洪妙雪冷冷的道:“别忘了我给你们的回扣也是最高价,”

“说句心里话……”杨玉洲懒洋洋叼上一根烟,旁边一个公子哥马上给点上火,抽了一口烟,杨玉洲缓缓说道:“这不是回扣的事儿,而是洗钱的风险越來越大,如果不是杜先生,沒人会接你们的活儿,”

洪妙雪冷冷的打量着杨玉洲:“这是杜先生说的,”

“我替杜先生说出來,”顿了一下,杨玉洲一字一顿的道:“还有,咱们已经合作几次了,有些事情应该说明白了,”

“什么,”

“杜先生帮你洗钱,你给杜先生回扣,这是规矩,但我从中跑腿,也沒落下三瓜俩枣,洪老板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,”杨玉洲吐了一个烟圈,傲慢的道:“我总不能帮你们白忙活不是,”

洪妙雪笑了:“你是管我要钱,”

“别说要这么难听,”摇了摇头,杨玉洲又道:“这是劳务费,”

“杜先生难道沒打赏你吗,他是一个很爽快的人,不会让你白忙的,”

杨玉洲马上道:“杜先生打赏是杜先生的,洪老板你的这份不应该少了,”

听到这话,洪妙雪和庞劲东都明白了,为什么杨玉洲今天要约出來见面,显然这位二代最近缺钱了,

很显然,杜先生不会让杨玉洲无偿做事,但杨玉洲如今想要吃两头,

洪妙雪的笑容带上了一丝不屑:“我以为你不差钱呢,”

“是不差钱,但该给我的钱,还是不能少了,”杨玉洲笑呵呵的道:“这样吧,咱们也别提钱了,伤感情,最近我想换车,给我弄辆玛莎拉蒂,咱们之间的账就平了,”

洪妙雪一挑眉头:“如果我不给你换车呢,”

杨玉洲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:“合作到处为止,”

洪妙雪嘴角抽搐了几下:“你知道这话是什么后果吗,”

“我当然知道,”弹了一下烟灰,杨玉洲满不在乎的道:“洪老板,对普通人來说,你们这帮毒贩子充满神秘感而且非常危险,但是呢,我杨玉洲还真不这么看,杜先生的能量你们也见识到了,今天能帮你们洗钱,明天就能把红魔集团连根拔起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