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三章 谁是BOSS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杨玉洲这一番话,不仅足够狂妄,还有点挑衅的意味了,

偏偏的,洪妙雪沒有半点生气的表示,反而笑眯眯的看着杨玉洲:“你能替杜先生做主,”

杨玉洲自负的笑了:“千万不要怀疑这一点,”

洪妙雪深深的笑了,沒说话,

一时间,场面有点僵持,杨玉洲身边的一个公子哥有点担心,附在杨玉洲耳边轻声道:“老大,你这么说会不会惹火他们,他们可是毒贩子,杀人不眨眼,”

“那又怎么样,”杨玉洲轻哼了一声,用不大不小的声音答道:“真的那么牛叉的话,也不会在笔架山死那么多人,”

庞劲东听到这话,冲着洪妙雪使了一个眼色,

洪妙雪展颜一笑,对杨玉洲说道:“不管我卖的是什么,毕竟我是个生意人,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同时,要尽可能压缩成本,”

“别跟我说这个,我都懂,我也是生意人,”

沒人知道杨玉洲作什么生意,洪妙雪同样不知道,也懒得关心:“所以,你的要求,我要考虑一下才能答复,”

杨玉洲见洪妙雪的态度有些松动,态度有点兴奋:“考虑多久,”

洪妙雪沒回答,而是笑着说了一句:“我去下卫生间,”

洪妙雪起身离开了,卫生间就在包房里面,不过要绕过DJ台,

也就是洪妙雪的背影刚消失在DJ台后面,庞劲**然站起來,一脚踢开了茶几,

杨玉洲的腿放在茶几上,差一点被晃了个跟头:“你干什么,”

庞劲东冲过去,抬手就是一记耳光,抽在杨玉洲的左脸上,

随着“啪”的一声,杨玉洲的脸肿了,

杨玉洲捂着脸,傻傻的看着庞劲东:“你……你敢打我,”

杨玉洲身边的一个公子哥豁然站起:“卧槽,你敢打我们杨公子,”

庞劲东抬脚冲着这个公子哥的腹部踹了过去,这个公子哥的身体整个飞了起來,越过沙发落在了后面,

另一个公子哥站起來,抬手打向庞劲东,

庞劲东只是后退了一步,轻松躲开了这一拳,

紧接着,庞劲东从身后抽出沙漠之鹰,指在了这个公子哥的太阳穴上:“坐下,”

公子哥脸色煞白,立即老老实实坐下來,再不敢说什么,

杨玉洲不认识庞劲东,火冒三丈的质问:“你特么是谁啊,”看了看DJ台的方向,杨玉洲扯着嗓子吼了起來:“洪老板赶紧出來,管一管你家的狗,”

庞劲东一只手举着沙漠之鹰,另一只手一扬,多出了一把甩刀,

只见庞劲东晃了几下,这把甩刀成了一团光影,散发着咄咄逼人的寒意,

杨玉洲还沒等看清楚,就发现这把甩刀不知怎么刺在了自己的大腿上,

视觉神经的传输速度显然超过了负责传递疼痛的神经,一股血箭飙起,杨玉洲亲眼看着自己的腿上像喷泉一样向外喷着鲜血,随后才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,

杨玉洲惨叫了一声,双手抓住庞劲东的手,想要把甩刀抽出來,

然而,杨玉洲的力量远远逊于庞劲东,庞劲东稳稳地握着甩刀,根本不为所动,

“放开……”杨玉洲满面冷汗:“放开我,疼,疼死我了,”

“疼吗,”庞劲东嘿嘿一笑,手掌缓缓用力,甩刀的刀锋在杨玉洲的大腿上转了半圈,

鲜血流得更多了,杨玉洲根本不敢去抢甩刀,因为只要随便动一下,浑身都跟着疼痛,

结果,杨玉洲只能看着庞劲东的甩刀插在自己的腿上,就在一瞬间,杨玉洲的精神崩溃了,

庞劲东弓下腰,似笑非笑的看着杨玉洲:“听着,我很不喜欢你刚才的态度,可能是岁数大了的缘故,我比较喜欢听好听的话,”

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杨玉洲哪里还敢招惹庞劲东,连声哀求起來:“求求饶了我吧……”

“从现在开始,只要你有一句话让我不爱听,我就会把刀转上一圈,”庞劲东笑了笑,告诉杨玉洲:“我这把甩刀是波浪形刀锋,只要转上三圈,这伤口就很难愈合了,如果不幸引发感染,截肢的可能超过五成,懂了吗,”

杨玉洲一个劲的点头:“懂了,懂了,”

“那么现在咱们好好谈谈,”庞劲东松开手,任由甩刀留在杨玉洲的腿上,坐回到了原位:“端正你的态度,”

“大哥,老大……”杨玉洲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庞劲东了,一个劲的哀求:“能不能把刀拔下來,”

庞劲东笑了笑:“把刀留上面我很放心,”

“可是……我流血了,”杨玉洲的裤子已经被鲜血浸湿了:“我会死的,”

“不会的,”庞劲东把茶几拉回到面前,然后把沙漠之鹰放在茶几上,掏出一根雪茄,慢斯条理的点上:“我很有分寸,沒伤到你的大动脉,血一会就会止住了,”

“真……真的吗……”杨玉洲说着,往DJ台后面那边看了一眼,可是卫生间静悄悄的,也不知道洪妙雪在里面干什么,

“当然是真的,”庞劲东抽了一口雪茄,悠然道:“你还是液体的时候,我就已经开始杀人了,我可以精确地挑断你身上任何一根血管,但绝对不会伤到旁边哪怕一根毛细血管,绝大多数外科大夫都沒有我这技术,”

杨玉洲哪里还敢要钱,只是哭着问:“大哥……你到底想怎么样……”

“不是我想怎么样,而是你们想怎么样,”沒等杨玉洲回答,庞劲东一字一顿的道:“钱,一分沒有,明白吗,”

杨玉洲一个劲点头:“明白,”

被打倒的那个公子哥从地上爬起來,傻傻的站着,

另外一个公子哥看看杨玉洲,又看看庞劲东,壮起胆子只问了一句:“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,”

“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”庞劲东缓缓摇了摇头:“我只知道一件事,那就是现在我掌握着主动权,不管我想怎么样,你们都得老老实实的听话,”

这个公子哥下意识的质问:“凭什么,”

“凭我有枪杆子,”庞劲东冲着茶几上的沙漠之鹰努了一下嘴:“我现在给你们一个逆转的机会,只要你们速度足够快,能在我之前把枪抢到手里,那我就可以反过來任由你们吩咐,”

杨玉洲和两个公子哥都沒说话,胆战心惊的看了一眼那把沙漠之鹰,

庞劲东抬脚踹了一下,茶几滑行出去一段,停在了杨玉洲的脚前,

此时,杨玉洲只要一伸手,就可以够到那把沙漠之鹰,

反倒是庞劲东,还需要走两步才能拿到枪,看起來杨玉洲这一边更有优势,

“來吧,”庞劲东叼着雪茄,微微一笑:“机会给你们了,现在开始吧,”

庞劲东的气势已经彻底压垮了杨玉洲这一方,杨玉洲哪里敢伸手夺枪,强忍着疼痛,小心翼翼的把茶几退了回來:“这位大哥,我们知道你厉害……你想怎么样就直说吧,”

“本來我沒什么想法,不过让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有个小小的要求……”庞劲东弹了一下烟灰,淡淡的道:“我要见杜先生,”

杨玉洲马上道:“这可不行,”

“哦,”庞劲东笑了:“你是在拒绝我,”

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杨玉洲咽了口唾沫,急急的道:“大哥,我的意思是说,不管你们有什么要求,只要直接告诉我,我尽心尽力给你们办好,不需要杜先生亲自出面……”

“听着,我要跟杜先生直接打交道,你们这些马仔沒有资格跟我对话,”

杨玉洲哭丧着脸道:“我不要回扣了还不行……”

“这不是钱的问題,”庞劲东伸出一根手指缓缓摇了摇:“而是一个地位问題,我跟杜先生的地位是对等的,如果他想要继续合作下去,就应该跟我直接对话,至于你,杨公子,能跟我说上这么多话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,”

“我……”犹豫了一下,杨玉洲提出:“我得请示一下我的老大……”

“你的老大,”庞劲东微微皱起眉头:“听起來不是杜先生,而是另有其人,”

“我老大是韩东伟……”杨玉洲颤抖着手拿出手机,开始拨号,

“这个韩东伟又是什么人,跟杜先生是什么关系,”庞劲东有点搞不明白:“到底谁是BOSS,”

“大哥,我跟你实话实说,我跟杜先生沒有直接接触,我老大韩东伟才是杜先生的手下……”杨玉洲又痛又怕,一张脸跟苦瓜似的:“我这边的事情都是韩东伟做主,”

“原來你只是杜先生的外围手下,还是级别很低的那种,”庞劲东已然明白了:“那你更沒有资格跟我对话了,”

杨玉洲正要说什么,手机接通了,他急忙嚷道:“老大,你快來啊,我被人给攮了,”

也不知道韩东伟说了句什么,反正杨玉洲马上挂断了电话,然后哀求庞劲东:“老大,你看我这腿……我求求你放了我吧,我就是个给人办事的小虾米,”

庞劲东笑了笑:“等你老大來了再说,”

说着,庞劲东随手抓过一条毛巾,给韩东伟扔了过去:“按住伤口,血一会就止住了,”

要按住伤口,就必须把甩刀拔出來,但杨玉洲哪里有这个勇气,

不过,庞劲东倒是沒骗杨玉洲,尽管刀还插在上面,却已经不出了血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