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四章 她是红魔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韩东伟同样是红青会的成员,而且非常有实力,确实是杨玉洲的老大,

早前,苍浩为了教训杨玉洲,派博尼用格林机枪强拆了杨玉洲刚买的一栋别墅,

当时杨玉洲勃然大怒,准备报复苍浩,还是韩东伟仔细分析了当下的形势,劝杨玉洲忍气吞声,

杨玉洲不敢不听韩东伟的话,不过也沒全听,后來邹茂杀到广厦來报复苍浩,正是得到了杨玉洲的帮助,

不过,杨玉洲本就认识邹茂,却沒想到邹茂当时表现得这么疯狂,结果后來有些怯了,

再后來,邹茂横死,苍浩狠狠教训了杨玉洲,结果杨玉洲终于低调了,

当然,这位二代绝不会真正老实起來,只是听从了韩东伟的劝告,沒再去招惹苍浩罢了,

其他方面,杨玉洲涛声依旧,日常生活专横跋扈,到处吃喝玩乐,

要是他真的转性了,根本不会跟庞劲东这样说话,而他显然沒意识到庞劲东是什么人,

很快的,韩东伟來了,这个人长的很帅气,看起來比杨玉洲要小两岁,

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,衬衫纽扣解开两粒,露出了脖子上的一块翡翠吊坠,

跟杨玉洲不同的是,韩东伟看起來很随和,两人相比较之下,似乎杨玉洲的派头更像老大,

只不过,韩东伟的过人之处马上就表现出來了,进到包房里,他看了一眼腿上插着刀的杨玉洲,微微一笑:“不疼吗,”

“疼……疼死我了……”杨玉洲急忙喊道:“老大帮帮我啊,”

韩东伟伸过手去,趁着杨玉洲沒防备,猛地把甩刀拽了出來,

杨玉洲一声惨叫,鲜血刷的一下又喷涌出來,不过这一次他终于可以用毛巾捂住伤口了,

白色的毛巾很快变成红色,被鲜血完全浸透了,杨玉洲丝丝压在伤口上,一动也不敢动,

此时,他很想去医院,可是怕被庞劲东和韩东伟看不起,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

韩东伟似乎早知道这伤沒有大碍,再不理会杨玉洲,把甩刀合起來,双手放到庞劲东面前:“您的刀,”

沒有人帮忙介绍,但韩东伟刚一进包房,就注意到了庞劲东,也觉察到这个人绝非善类,

庞劲东拿过包房里准备的面巾纸,抽出几张來,仔细的擦拭了一下甩刀:“你就是韩东伟,”

“正是,”韩东伟微笑着点点头:“请问您怎么称呼,”

“庞劲东,”庞劲东把带着血的面巾纸团起來,扔到废纸篓里,又收起了甩刀:“刚才帮你教训了一下小弟,你不会怪我吧,”

韩东伟笑了笑:“如果我的小弟有什么做的不到的地方,庞先生尽管对我直说,我自会出手,”

这话说的很有水平,不卑不亢,既间接地表达了不满,同时也给庞劲东留了面子,

而且,韩东伟自从进门之后,脸不变色心不跳,既沒把杨玉洲的伤当回事,也沒正眼看庞劲东放在茶几上的沙漠之鹰,

这让庞劲东觉得,韩东伟能当老大的自然有当老大的理由,杨玉洲的头脑跟韩东伟完全不在一个位面上,

“如果早让你过來,也就沒这事了,”庞劲东呵呵一笑:“韩先生你很神秘吗,”

“我不神秘,”韩东伟摇了摇头:“真正神秘的是杜先生,我已经知道庞先生的意思了,想见杜先生是吗,”

也就在这个时候,洪妙雪终于从卫生间出來了,完全无视受了伤的杨玉洲,倒是瞥了一眼韩东伟:“有新客人,”

庞劲东点点头:“这位是杨玉洲的老大韩东伟,”

洪妙雪微微一挑眉毛:“你也是给杜先生办事,”

“是的,”韩东伟点点头:“严格來说,洪老板的钱是杨玉洲交给我,我再转交给杜先生,”

“哦,”洪妙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旋即冷冷一笑:“你知道我是谁,我却不知道你是谁,”

韩东伟笑呵呵的道:“现在这不知道了吗,”

洪妙雪保持着微笑,语气越是越來越阴冷:“杜先生也太不拿我当回事了,竟然派小弟的小弟跟我打交道,”

“恕我直言,这是洪老板你的失误……”韩东伟的态度依然是不卑不亢:“这么多钱拿出來,洪老板就算不了解杜先生,也总应该充分调查过杨玉洲吧,”

其实,洪妙雪还真调查过,杨玉洲的朋友圈子是什么样,早就了解得清清楚楚,当然也知道韩东伟这个人,

只不过,这个圈子内部有一些什么样的交易,则是非常隐秘的,外人无从获知,他们这帮二代如同贩毒集团一样具有神秘性,

所以,洪妙雪不知道韩东伟跟杜先生有关,也不知道韩东伟是杨玉洲的老大,

听到韩东伟这话,洪妙雪感觉上有点难堪,不过表面沒流露出來:“我在主动等着你來跟我打交道,可是你沒有,一直躲在幕后,如果你早点有这个觉悟,或许今天就不会闹得这么不愉快,”

洪妙雪这话很给力,倒是让韩东伟有点难堪了:“不管怎么说,大家毕竟见面了,这不就得了吗,”顿了顿,韩东伟又道:“以后,洪老板有事可以直接找,如信得着杨玉洲,也可以跟他交涉,反正我有很多事也是让他是办的,虽然说洪老板可能不太喜欢他,但他做事绝对靠谱,”

“必须靠谱,”洪妙雪冷冷一笑:“只要不是白痴,都知道现在咱们说的是什么事,这要是有只言片语流传出去,所有这些人都得完蛋,”

韩东伟微微点点头:“当然,”

那两个公子哥听到这话,又回想起庞劲东表现出的身手,有些肝颤了,

他们很想找个机会溜走,一步一步往门口退去,不再参与这档子事,

可是韩东伟马上丢过去一个眼色,他们两个立即老老实实在在那里,不敢再动弹,

“我知道,洪老板想见杜先生……”长叹了一口气,韩东伟又道:“我不能替杜先生做主,这事我也得请示一下,”

“那你去请示吧,”洪妙雪站起身來:“在我见到杜先生本人之前,我们的合作暂时停止,”

庞劲东也站了起來:“告辞了,”

韩东伟非常殷勤的打开包房的门:“我來送你们,”

庞劲东和洪妙雪也不理会韩东伟,往外面走去这一路上,

韩东伟一直非常客气,不是恭维庞劲东帅气,就是夸奖洪妙雪漂亮,

杨玉洲受伤了,留在包房里,那两个公子哥也不知道该干什么,跟在了韩东伟身后,

走出这间KTV的门,韩东伟笑着问:“二位是怎么來的,开车了吗,”

话音刚落,远处开过來一辆面包车,看起來就像普通过路车辆,

就在这辆面包车距离庞劲东等人只有十几米的时候,斜刺里突然冲出來两辆黑色轿车,一前一后撞在这辆面包车上,

“碰碰”的两声巨响,两辆轿车的引擎盖挤压变形,这辆面包车前后也全被撞坏了,被截停在马路上,

马上的,两辆轿车上下來四个人,掏出手枪对着面包车开火了,

由于双方距离太近,几乎不需要瞄准,随着“啪啪”两声枪响,可以清楚的看到面包车的司机和副驾驶上的人胸口暴起两朵血花,

事情还不算完,轿车上下來的人又跑到面包车的侧面,对着车窗里面连开了几枪,

坐在面包车后面的人接连中弹,车窗上留下來好几个孔洞,玻璃密布蜘蛛网,可以看到上面迸溅了不少血迹,

轿车上下來的人也不补枪,迅速回到轿车上,倒车,然后飞驰而去,

也是直到这个时候,人们才看清楚,两辆轿车的前后车牌都用光盘挡住了,

这起枪案发生太过迅速,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直到轿车已经消失在视野里,路上的行人才回过神來,

马上的,周围传來一真正惊叫,

这起枪案就发生在庞劲东和韩东伟两方的眼皮底下,庞劲东一直淡淡的看着整个过程,随后抽了一口雪茄,笑着对韩东伟道:“你是不是很失望,”

韩东伟一愣:“失望,”

“这辆面包车上有八个人,是你准备用來对付我的,对不对,”

“我……”韩东伟又是一怔,片刻后,他厉声质问两个公子哥:“怎么回事,”

“跟我们沒关系……”一个公子哥一个劲摇头:“是杨公子……我看见刚才你们说话的时候,他趁你们不注意,发了几条短信,”

这个公子哥倒是沒说谎,他们两个跟出來本就是想看个热闹,只是沒想到这个热闹有点太大了,

韩东伟转回身來对庞劲东道:“对不起……这件事情跟我无关,但既然是我小弟干的,我就一定要给你们一个交代,”

庞劲东微微一笑:“希望跟你真的无关吧,”

“真的无关,”韩东伟面色苍白,说话有点慌张:“刚才我们谈的挺好,我沒理由也沒必要这样做,再说了,我还指望几位老板发财呢,总不能断自己财路是不是,”

“你后面这句话倒是可信,不过嘛,我也用不着你给我什么交代,我只是提醒你一下……”庞劲东说着,抬起手來,种种拍了拍韩东伟的肩膀:“别跟我玩阴的,我能玩死你,”

韩东伟一个劲点头哈腰:“是,我知道了,”

庞劲东和洪妙雪上车离开了,韩东伟快步回了包房,声色俱厉的质问杨玉洲:“你是不是安排人对付洪老板了,”

“是啊,”杨玉洲得意洋洋的问道: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给力,”

韩东伟抬手一记耳光:“给力个屁,”

“啪”的一声,杨玉洲被打傻了:“你……干嘛打我,”

“你找來的人全死了,知道吗,被人家几枪就给干掉了,连一分钟都不到,现在尸体和车就在街上,你要不要出去看一眼,”韩东伟冷冷一笑:“估计警察马上就到,”

杨玉洲再次傻住了:“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,”

“为什么不会这样,”韩东伟指着包房外面,气喘吁吁的道:“你知不知道这个洪老板是什么人,她就是大名鼎鼎的红魔,警方头号通缉犯,她要是沒做好充分准备,会敢出來跟你见面吗,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,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你什么你,”韩东伟气得浑身发抖,打断了杨玉洲的话:“那是红魔啊,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,杀人不眨眼,人家在国外是有私人军队的,就你手下那几个小混子还敢跟人家过招,你知不知道,跟红魔合作我一直把心提在嗓子眼,你竟然还敢跟人家玩横的,”

杨玉洲浑身颤抖: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从今天开始,我怎么说,你就怎么做,不许擅做主张,”韩东伟一字一顿的质问道:“听清楚沒有,”

杨玉洲一个劲点头:“听清楚了,”

再说苍浩这一边,结束了一天工作,准备按时下班了,

这个时候,吕嘉琦走了进來,手上捧着一个盒子:“苍总有你的快递,”

“哦,”苍浩在网上买了几本书,也不以为意,直接拆开來,

这是一个木盒,苍浩刚一掀开,就看到里面有两个金灿灿的东西,正是黄金手枪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