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五章 完璧归赵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一抬头,发现吕嘉琦正探头探脑往盒子里着看:“什么东西呀,”

“什么东西跟你有关系吗,”苍浩不耐烦的道:“赶紧出去忙你的工作,”

“且,人家就是随便问问嘛,”

“你是不是闲得沒事做,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正好,我手头有不少文件,你要是真的很闲,就加班给我处理一下吧,到明天早晨差不多能搞好,”

“不用了,”吕嘉琦一个高蹦起來,急急忙忙跑出去了:“我下班了,”

等到吕嘉琦把办公室的门关上,苍浩这才取出黄金手枪,仔细检查了一下,最后确定完好无损,

上一次苍浩去郑跃军家里,沒要回这对黄金手枪,而郑跃军也沒主动提起,

其实,黄金手枪是一次考验,如果郑跃军有意合作,自然会把枪送回來,

果然,黄金手枪完璧归赵,估计之前郑跃军沒放在身边,

苍浩被警方缴枪,说起來很丢人,郑跃军用这把枪自伤还击毙了手下,这个不只丢人,更是犯罪,

所以,这样不声不响的送回來,可以保存大家的颜面,

黄金手枪之前到底在哪,其实就是一层窗户纸,但很多时候还是不要把窗户纸捅破,

苍浩把枪戴在身上,就准备下班了,刚好这个时候,李崇打來电话:“老大,有点麻烦……”

“怎么了,”苍浩急忙问:“为什么不用内部通讯器,”

“倒不是出了什么状况,而是……”李崇叹了一口气:“那个老毛子……去你们公司了,”

“什么,”苍浩吃了一惊:“怎么会这样,”

“今天一天,他就在寺门外徘徊,不吃也不喝,刚才,他想要进來,我们不让他进,他就说干脆去你们公司找你……”叹了一口气,李崇问道:“他是不是看上你了,”

“有这个可能,”

“老大,你可得考虑清楚,老毛子身上味儿大……”

“滚,”苍浩不耐烦的打断了李崇,直接挂断了电话,

苍浩不管谢尔琴科什么时候來,自己该下班就下班了,还叮嘱手下:“有人來找我,就说我出差了,”

刚出了公司的门,苍浩走出去沒多远,正准备叫辆计程车,内部通讯器响了起來,这倒是让苍浩有点小小的吃惊,

刚才李崇是打的手机电话,说明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,但内部通讯器上说的就一定是很重要的事,

苍浩刚接通,今野晴的声音响了起來:“老大,有人跟着你,”

“哦,”苍浩饶有兴趣的问:“哪呢,”

“就在你身后,你刚一出公司门,他们两个立即追了上來,”顿了顿,今野晴告诉苍浩:“一个穿着冲锋衣,背着背包,有点像是背包客,另外穿着一条破洞牛仔裤,风格很朋克,他俩腰间鼓鼓囊囊的,应该是带了家伙,”

凡是遇到这种情况,一定要简要地说出对方最醒目的特征,一个人身上当然不可能只穿一件冲锋衣或者一条牛仔裤,但有了这个特征就能够快速锁定,

苍浩问:“我不是让你去保护井悦然吗,你怎么跟上我了,”

“井悦然现在公司里,老大你不是跟他们一起办公吗,”

“哦,我差点忘了……”苍浩拍了拍额头,这才想起來,今天井悦然一直在公司,自己还碰见过两次,只是沒顾得上说话,

“要不要我帮你干掉这两个人,”

“不用,”苍浩笑了笑:“一点小麻烦,交给我好了,”

“OK,”今野晴结束了通讯,这丫头依然很诡秘,让别人找不到她藏在哪,

但在她的提醒下,那两个杀手在什么地方,却很容易找到,

苍浩收起内部通讯器,拿出手机,调出了自拍用的摄像头,然后装作刷微博的样子,往身后飞快地扫了一下,

马上的,苍浩就找到了这两个人,解决他俩倒是很容易,但周围人本來人往,不太方便,

于是,苍浩向一条背静的小巷走去,速度始终保持平稳,看不出來什么异样,

路上的时候,苍浩还打了几个电话,全都是跟工作有关的,

这样一來,在这两个杀手看來,就不会怀疑苍浩觉察到了什么,

也就是刚进了这条小巷,苍浩突然抽出两把黄金手枪,转过身來开火了,

左手的黄金手枪接连三枪,那个穿着朋克牛仔裤的人还沒反应过來,胸口暴起三朵血花,

他怔怔的看着苍浩,伸手想要掏枪,但还沒等碰到枪柄,就已经咽气了,

那个背包客急忙从冲锋衣里掏出一把手枪,还沒等瞄准苍浩,苍浩右手的黄金手枪也开火了,

“啪”的一声,一发子弹射断了背包客的手腕,一股血箭喷射了出來,手枪掉落在地上,

随后又是“啪”的一枪,另一发子弹射在他的膝盖上,他站立不稳坐倒在地,

只是一转眼,一个杀手死了,另一个失去反抗能力,

苍浩沒有杀掉他,而是信不走了过去:“谁派你來的,”

这个杀手脸色苍白,身体不时颤抖几下,死死瞪着苍浩,就是不说话,

“你要是不主动说……”苍浩重又举起黄金手枪:“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,”

苍浩有足够的把握,打上几十枪,让这个杀手受尽痛苦的折磨,却绝对不让他断气,

马上的,苍浩开火了,一发子弹射断了另一条腿的膝盖,

杀手惨叫一声,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,但还是不说话,

他的两条腿全断了,鲜血不断滴落下來,在身下汇聚成鲜红的一摊,

“挺有骨气吗,”苍浩呵呵一笑:“既然你能喊出声來,就说明你不是哑巴,既然你不是哑巴,我就有办法让你开口,”

这个杀手还是不说话,在一瞬间,目光向苍浩身后看去,

这只是一个很不经意的眼神,然而还是被苍浩捕捉到了,

马上的,苍浩明白了什么,纵深向旁边一越,躲在了一个花坛后面,

几乎也就在与此同时,这个杀手胸**出一朵血花,紧接着又是一朵,

这个杀手连哼都沒來得及哼一声,一翻白眼,就咽气了,

沒有听到枪声,这条小巷里也再沒有其他人,对方是用了加装消音器的狙击步枪,而这两发子弹本來是瞄准苍浩的,

也就是说,如果苍浩沒有注意到杀手的眼神,这会身体已经被子弹从背部射穿了,

苍浩探出头去,向子弹射來的方向张望了一下,很快就找到了狙击手藏身的地点,

这条小巷的视野并不开阔,只能看到远处一栋高楼,

苍浩知道那栋楼,位置绝佳,可以俯视附近地区每条大街小巷,

从自己刚一出公司的门,一直到这条小巷,都处在那栋高楼顶层的视野里,那么狙击手也只能是藏在那里,

还沒等苍浩寻找到狙击手更准确的位置,突然,花坛的一角炸裂开來,碎石和尘土迸溅到苍浩脸上,差一点眯了眼睛,

是狙击手又开枪了,还是听不到枪声,

苍浩急忙趴伏下來,尽可能降低身体高度,让狙击手看不到自己,

狙击手也沒有再开枪,一时间,双方僵持住了,

尽管知道狙击手在哪,但对苍浩來说也沒什么用,因为苍浩只有手枪,射程无论如何也达不到那栋高楼,

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局面仍然沒有一点改观,

这个杀手似乎很有耐心,并不在意跟苍浩耗下去,

只要苍浩探一下头,他肯定送上一发子弹,让苍浩继续躲在花坛后面,

“妈的,”苍浩无奈的骂了一声,也就在这个时候,发现巷口走进來一个人,

是谢尔琴科,他看到地上有两具尸体,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飞快躲在了房檐下面,

几乎也就在与此同时,狙击手开火了,两发子弹射在谢尔琴科刚才站立的地方,

也就是这位联邦安全局的前任局长身手不错,反应速度也快,换做是普通人,此时已经变成死人了,

“你怎么來了,”

“我是跟着你进來的,”谢尔琴科叹了一口气:“怕你烦我,我就沒跟太近,”

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你來的可真是时候,”

谢尔琴科往周围张望了一下,一指远处:“是在那栋楼上吗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对,”

狙击手看不到屋檐下面,但谢尔琴科这样一伸手,狙击手马上对准他的胳膊开火了,

子弹擦过谢尔琴科的胳膊射在地上,谢尔琴科打了一个激灵,就跟触电了一样,急忙收回胳膊,

“见鬼……”谢尔琴科检查了一下伤口,确定只是擦伤,这才问苍浩:“对方是什么人,”

苍浩摇摇头:“不知道,”

“现在该怎么办,”

“你身上带有狙击武器吗,”

“当然沒有了,”谢尔琴科急忙道:“我是以普通公民身份合法入境的,又不是來执行任务,怎么可能有武器,”

“那么你现在该明白了,“苍浩冷冷一笑,挖苦道:“如果你只是个普通人,你几乎沒有任何价值,”

谢尔琴科非常难堪:“我……”

“你什么你,,”苍浩又是一声冷笑:“说错了吗,”

“我觉得,你还是赶紧想办法怎么脱身吧……”谢尔琴科很认真的道:“如果对方有增援的话,现在敢过來就是瓮中捉鳖,”

“我最讨厌别人乱用成语,”苍浩不耐烦的道:“你特么才是鳖呢,你全家都是鳖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