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六章 对狙时刻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也不知道谢尔琴科是否听明白了这是一句骂人的话,反正他只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,沒说什么,

时间流逝着,苍浩一点沒有脱身的办法,只能游目四顾,希望找到点希望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苍浩发现那个背包客的背包鼓鼓的,里面好像支着一个尖锐的东西,把背包顶部撑起來一块,

“难道是长枪,”苍浩脑海中灵光一闪,急忙吩咐谢尔琴科:“你往前跑两步,”

“干嘛,”谢尔琴科倒是不傻:“让我吸引火力,”

苍浩非常诚实:“我是希望你先逃出去,我留下來跟他死磕,”

“我不相信,”谢尔琴科用力摇摇头:“你这人才沒那么好心,”

“好吧,我确实是让你吸引火力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指了指那个背包:“这里面可能有武器,我可以趁机拿过來,”

“让我吸引火力也行……”谢尔琴科非常认真的道:“除非你同意我加入血狮雇佣兵,”

“听着,我们血狮雇佣兵可不是龙门客栈,你想來就能來,”苍浩的态度同样非常认真:“这个是要经过考验的,”

“怎么考验,”

“眼下就是考验,”苍浩的表情变得更加郑重:“如果你能通过考验,就有进一步考验的资格,否则你连入场券都沒有,”

“好吧,”谢尔琴科果断同意了:“我数一、二、三……”

最后一个数字刚说出口,谢尔琴科突然从屋檐下冲出來,向小巷另一个方向沒命的跑去,

果然,狙击手开火了,子弹不断落在他的后身,有两次甚至差一点击中他的脚踝,

跑出十几米,谢尔琴科再次躲在屋檐下,回头向苍浩这边看过來,

也就是狙击手专注对付谢尔琴科的同时,苍浩拉着背包客的尸体,拽到了花坛后面,

随后,苍浩把背包摘了下來,又把尸体推到花坛旁边形成掩护,接着打开了背包,

苍浩果然沒猜错,里面果然是一把狙击步枪,只不过已经拆解开來,

苍浩把部件拿出來,飞快的开始组装,用了沒几分钟,一直完好的狙击步枪已经拿在手里,

现在接下來的问題是,狙击手到底在哪,

苍浩需要搜寻,而搜寻的时候,狙击手一定会开火,

怎么办,

苍浩再次想到了谢尔琴科:“喂,你快点回來,我有事跟你说,”

“你还是让我吸引火力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这一次真的很诚实:“你只需要跑两步,让我找到他在哪就行,”

“好吧……”谢尔琴科深吸了一口气,迈步向这边跑回來,

狙击手马上开火了,子弹“啪啪”的射在地面上,

苍浩不失时机的举起狙击步枪,用上面的瞄准镜搜寻那栋高楼的顶端,

等到谢尔琴科跑了回來,躲在原來的地方,苍浩却沒开火,

谢尔琴科急急的问:“找到了吗,”

“沒有,”苍浩板着脸摇了摇头:“你还得再跑一圈,”

“什么,”谢尔琴科非常失望:“你不是一代兵王吗,怎么这点事都做不好,”

“要不你來试试,”苍浩活了,作势要把狙击步枪扔过去:“你知不知道为什么狙击手都要配一个观测手,”

苍浩一点都沒说错,狙击步枪上面的瞄准镜虽然放大倍数高,但视野非常有限,

所以,狙击手要有一个助手,用视野更大的望远镜搜寻目标,找到目标的位置之后报给狙击手,狙击手才能进行瞄准,

谢尔琴科制造出的那几秒时间,想要找到一个隐藏在角落里的人,谈何容易,

“我相信你,”谢尔琴科苦笑着摇了摇头,深吸了一口气,迈步又跑了起來,

这一次,苍浩准确找到了狙击手,穿着一身牛仔服,趴在楼顶天台的边上,

他的牛仔服颜色跟水泥非常接近,难怪苍浩刚才沒找到,

马上的,苍浩扣动了扳机,把一发子弹奉送过去,

谢尔琴科听到苍浩开枪,脚一软,停了下來,

苍浩扯着嗓子喊了一声:“快跑,”

“啊,”谢尔琴科沒明白,一愣神的功夫,一发子弹紧擦着他的肩膀掠过,

谢尔琴科疼的一机灵,弓腰躲在了一处障碍物后面,随后转身问苍浩:“怎么回事,”

苍浩苦着脸说了一句:“我沒打到他,”

谢尔琴科快哭了:“你是不是故意的,”

“我还真不是故意的,”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这把破枪我是第一用,总得熟悉一下吧,又不是冲锋枪,上手就能开火,这可是狙击,”

“你就直说吧,还要我跑几次……”谢尔琴科怆然一笑:“记得我给我买两罐红牛,”

话音刚落,谢尔琴科决然起身,向苍浩这边冲了过來,那表情就像准备赴死一样,

那个狙击手显然不擅长射击运动目标,所以谢尔琴科能來回跑两圈,但第三次再跑,被击中的可能性就大了,

因为狙击手已经了解了谢尔琴科的行动习惯和奔跑速度,可以精准的设定弹着点,

也就在谢尔琴科迈步的同时,苍浩举起狙击步枪,这一次几乎沒瞄准,直接扣动了扳机,

“好了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站起身來,掏出面巾纸,仔细擦掉了枪上的指纹,

“你确定沒事了,”谢尔琴科还是不太放心,躲在了房檐下面,

“我说沒事就是沒事了,”苍浩把狙击步枪扔给谢尔琴科:“不信你自己看看,”

谢尔琴科举起枪,在苍浩的指点下,向楼顶望去,

果然,狙击手已经死了,脑袋耷拉在天台上,隐隐可以看到一摊血迹,

“快点走吧,”苍浩看了看周围:“趁着沒被人发现,”

谢尔琴科急忙问:“你同意我加入血狮雇佣兵了,”

“沒有,”

“可是我已经完成了考验,”

苍浩故作糊涂:“什么考验,”

“你耍我,”

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我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,”苍浩一脸无辜:“我刚來到这就看见你拿着一把枪,”

谢尔琴科傻住了:“我……”

“不信的话,现在检测一下,这枪上面只有你的指纹,”

苍浩再不理会谢尔琴科,回了公司,让艾宇送自己回了多林寺,

要是打车,估计谢尔琴科还得追上來,苍浩根本不给这个机会,

到了多林寺,苍浩直接吩咐封禅子:“把门关上,关得死死地,蚊子都别放进來,”

李崇走过來:“那个老毛子跟你回來了,”

“不知道,不过,估计他一会就能到,”

“其实吧,老大,我赶脚……”李崇拖着长音,缓缓地说道:“咱们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,这个谢尔琴科也算个人才,为什么不吸收进來,”

“如果他沒在联邦安全局工作过,我肯定接纳他,”

李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明白了,”

“这帮搞情报工作的人,做事真中有假,假中有真,你永远搞不清楚他们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,跟老雷泽诺夫这一战,让我感觉跟他们打交道太累了,完全不像咱们做雇佣兵那样可以直面对手,”摇了摇头,苍浩又道:“更重要的是,我不知道谢尔琴科是否真的想要加入,不能排除这是老毛子在我么内部安插一个卧底,毕竟我们现在为华夏国家安全工作,他们完全可能借机搜集情报,表面看起來两国是盟友,但这些老毛子做事沒有信用可言,”

黄彬焕走过來,也说了一句:“还有一点,这个谢尔琴科级别太高了,是情报人员的头子,直接为莫斯科那些政治寡头工作,他身后牵扯着很多复杂的利益关系,明里暗里的对手肯定不少,搞不好会把咱们拖下水,”

“对,”苍浩点了点头:“所以我不能让他加入,”

“可他确实是个人才……”李崇失望的叹了一口气:“再说了,如果过去的联邦安全局局长都给咱们打工,那咱们这声望和威风就是任何雇佣兵都比不了的了,”

苍浩觉得,李崇说的这句话倒是挺有道理的,这个谢尔琴科可是在克里姆林宫如履平地的人物,要是能给自己当小弟,这B就装大了,

还沒等苍浩说话,寺门被人“啪啪”的敲响,

封禅子就忙别的事了,刚好不信禅师路过,就把寺门给打开,

敲门的是谢尔琴科,寺门刚一开,他就要往里闯:“苍浩,请你认真考虑一下,不能这么敷衍我,”

“出去,赶紧出去,”苍浩一指外面:“你再不出去我可就要开枪了,”

“我出去可以,不过……”谢尔琴科有点为难的道:“能不能给我一百块钱,”

苍浩一愣:“干嘛,”

“我……身上沒钱了……”谢尔琴科非常尴尬:“我有两张卡出了问題,不知道怎么被银行给停了,我身上不习惯带现金,吃饭都是问題了……”

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,,”苍浩义正词严的道:“又不是我让你來华夏的,”

谢尔琴科非常无奈:“可我毕竟是來投奔你的,”

“你來投奔我,我就得给你一百块钱,”苍浩哈哈一笑:“这太搞笑了吧,”

“我从遥远的莫斯科飞來,你们华夏人不是说吗,,有朋自远方來……”

“但你不是朋友,”苍浩不耐烦的打断了谢尔琴科的话:“赶紧走,快点走,十块钱都沒有,”

“苍浩我以为我们并肩作战过,是朋友……”

苍浩不耐烦的摆摆手:“你真是越來越烦了,”

“你这个骗子……”谢尔琴科被气坏了:“刚才骗我挡子弹,你还说考虑一下,现在连这种话都说出來了,”

苍浩冷冷一笑:“我说了,怎么地,”

多林寺这里素來僻静,不知道怎么回事,今天反而很热闹,从旁边走过來一个旅游团,

可能是这个旅游团迷路了,也可能是导游想要抄近路,游客们经过寺门的时候说了一句:“这里还有寺庙呢,看着挺古朴的,”

谢尔琴科一跺脚,告诉苍浩:“苍浩今天我让你这个骗子出出名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