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百块都不给我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哈哈一笑:“你让我怎么出名,”

“你这个混蛋,”马上的,谢尔琴科把嗓门提高了,声音不再是平日那样低沉,而是非常娘炮:“一百块都不给我,你这个混蛋,”

听到谢尔琴科这么一嚷,游客们纷纷停住脚步,向多林寺里里张望起來,

谢尔琴科想起苍浩如何忽悠自己在小巷里跑來跑去,张嘴來了一句:“把人家从那么远的地方骗來,把人家给玩了,连一百块都不给人家……”

游客哗然,纷纷拿出手机录像,表情非常兴奋,

苍浩吓了一大跳,赶紧吩咐不信禅师:“关门,快关门,”

谢尔琴科一个箭步冲上來,挡住了寺门,指着苍浩的鼻子就骂:“一百块都不给我,好坏好坏的,”

“你是不是疯了,”苍浩亲自來关寺门,沒想到的是,谢尔琴科的力气还挺大,苍浩竟然沒推动寺门,

苍浩只得妥协:“不就是一百块吗,我给你还不行吗,”

谢尔琴科狡黠的一笑:“我现在又不想要了,”

苍浩压低声音问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,”

谢尔琴科压低声音道:“除非你收留我,”

“去死你吧你,”苍浩火大,一拳捣向谢尔琴科的肩膀,

谢尔琴科也不躲闪,硬生生接下來这一拳,随即捏着嗓子再次尖叫起來:“看到沒有,一百块都不给我,还打我……”

让谢尔琴科这么一闹,不只是苍浩,所有血狮雇佣兵全傻眼了,

大家精于战斗,可以应付各种战场,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事,

游客们哗然了,有的哈哈大笑,有的愤怒谴责起了苍浩:“凭什么一百块都不给人家,”

苍浩傻傻的看着谢尔琴科:“你疯了是不是,”

“你收不收留我,”谢尔琴科轻哼一声,跺着脚又嚷了起來:“一百块都给我,一百块都不给我,”

苍浩张嘴就骂:“我艹你妈的,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,你这么毁我,”

哪怕是被苍浩问候了母亲,谢尔琴科也不在乎,依然在那“一百块”的不断的叫嚷,

结果,越聚人越多,不光是游客了,偶然路过的行人通过朋友圈,把更多的人吸引了过來,

李崇哭丧着脸对苍浩道:“老大你赶紧想想办法,你马上就要红了,”

“艹,”苍浩无奈,只有妥协了,一把揪住谢尔琴科的衣领,拽进了多林寺,

李崇不失时机的赶紧把寺门关上,随后哈哈大笑几声,见苍浩脸色很是难看,急忙把后面的笑声咽了回去,

苍浩长呼了一口气:“谢尔琴科,算你狠,”

谢尔琴科回想起刚才的场面,也是笑了起來:“沒办法,你逼我的,只有这样才能让你收留我,”

“你这招够狠啊,”苍浩无奈的摇摇头,越是觉得这帮搞情报工作的人真是不简单,眼睛一转就是一个鬼主意,各个都是演技派,

任谁能够想到,谢尔琴科能临时弄出这么一招,硬逼着苍浩收留下來,

“你要是不收留我,我就天天站在门口让……”谢尔琴科翻了翻白眼:“一百块都不给我,”

苍浩抓着谢尔琴科的衣领就质问:“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,”

“你一百块都不给我,”

“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,”

两个人就这样在那吵了起來,每个人都只是不断重复一句话,

等到不信禅师吃过饭,回到前院这边,发现两个人还在吵,

“真有精神头啊,”不信禅师一个劲的摇头:“我出一千块,谁能让他俩闭嘴,”

能让不信禅师这个铁公鸡拔毛可是不容易,不过,不信禅师这笔钱最后沒花出去,打断了两个人争吵的是一个电话,

苍浩的手机响了,苍浩恶狠狠瞪了一眼谢尔琴科,走到一旁把手机了起來:“哪位,”

“是我,”电话里传來孟阳龙的声音:“你怎么了,嗓子这么哑,”

争吵了这么半天,苍浩的嗓子确实哑了,苍浩准备回头买一百块钱的胖大海,泡水喝养一下嗓子,

“沒什么……”苍浩咳嗽两声:“就是有点着凉了,”

“哦,”孟阳龙当真了:“我就是告诉你,明早我到广厦,要跟你谈一下,”

“行,”苍浩猜到孟阳龙肯定是有要事,看样子谢尔琴科是准备赖在多林寺了,那么多林寺这里就不太方便,于是苍浩提出:“不如你去我公司找我吧,”

“可以,”孟阳龙答应了,尽管自己作为首长要主动去找手下,但他倒是不以为意,还提出:“我这一次是秘密來的,你一定要保密,别告诉任何人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我知道,”

孟阳龙很快就结束了通话,苍浩正准备回去再跟谢尔琴科吵上一百元的,手机再次响了起來,

这是一个陌生号码,苍浩白了一眼谢尔琴科,回了自己的厢房才接起:“哪位,”

“郑跃军,”

“是郑队长啊……”苍浩笑了笑:“你好,”

“你跟我说话这么客气,还真让我无所适从,”郑跃军叹了一口气:“东西收到了吧,”

苍浩摸了摸黄金手枪:“收到了,”

“完璧归赵就好,”郑跃军沒提“东西”到底是什么,话锋一转:“我给你打电话,主要是想告诉你,你让我打听的事情有眉目了,”

“哦,”苍浩眼中精光四射:“详细说说,”

“外交部副部长曲迎新,专门负责东南亚事务,每年至少有半年的时间出访东南亚各地,住在当地的使领馆,”说到这里,郑跃军压低了声音:“据说,他在东南亚路子非常野,认识很多高官显贵,甚至帮派,可恨的是,他完全是利用国家的钱去结交收买这些人,然后利用这个人脉资源牟取暴利,当然,我沒有证据,这些都只是小道消息……”

苍浩点点头:“还有吗,”

“还有就是,他是广厦人,也经常从广厦这里出境,所以我觉得他可能跟杜先生有关系,”顿了一下,郑跃军又道:“不过我还沒查到他跟严月蓉是不是有什么关系,”

“我记得,严月蓉也是广厦本地人,这样一來,他们就有认识的可能,”苍浩点了一下头,又道:“你帮我继续打听,另外还有一件事……”

“什么,”

“副省长苏志凯,你应该知道,家里前几天失火,他被烧死了,”既然郑跃军办事还算靠得住,苍浩索性多委派一个任务:“他女儿苏云失踪了,我希望你帮忙找一下,”

“好,”郑跃军直接就答应了,也不问苍浩为什么要找苏云,

苍浩本來准备挂电话了,突然想起:“哦,对了,还有一个事……”

“说吧,”

“这几天,严月蓉可能会找你……”

“她找我不正常吗,”

“这一次不一样,”苍浩深深的一笑:“她会想让你帮忙介绍杀手干掉我,”

“是吗,”郑跃军沒问苍浩如何做出这个推测,

“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沒详细吩咐什么,只是说了一句:“你是聪明人,”

苍浩已经接连两次遇到杀手,而且不知道这些杀手是哪來的,

考虑到这些杀手身手一般,不像是雇佣兵出身,也不像是很有水平的职业杀手,苍浩于是推测可能跟严月蓉有关,

既然自己已经开始调查杜先生,再加上两次阻碍了红魔集团的交易,严月蓉有足够的理由对自己痛下杀手,

事实上,严月蓉对自己能容忍到今天,已经很不容易了,

苍浩觉得,当初邹峰倒台之后,严月蓉就已经想要直接干掉自己了,

而苍浩的推测完全正确,

严月蓉找到周大宇那里,开门见山就道:“你怎么搞的,又失手了,”

那两批杀手都是严月蓉让周大宇派出去的,周大宇非常无奈:“严市长,你应该知道,我比任何人都想干掉苍浩……”

“那怎么会这样,”

“苍浩毕竟是一代兵王……”周大宇站起身,不安的走來走去:“我能找到的,都是些普通杀手,哪是他的对手,”

严月蓉不耐烦的问:“那你说该怎么办,”

“首先咱们明确一件事……”周大宇斜睨了一眼严月蓉,意味深长的道:“过去,你说过,让我跟苍浩谁也不要招惹谁,我当然是很听话的,可苍浩经常來招惹我,严市长你现在也觉得留着这个人是个麻烦了,”

严月蓉冷冷一笑:“你什么意思,指责我吗,”

“不敢,不敢,”周大宇急忙摇摇头:“我就是觉得严市长你心慈手软了,”

“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我不妨把话说明白了……”严月蓉说着,又是一声轻哼:“我要控制这座城市,甚至更多的东西,所有障碍物要全部搬走,当初的邹峰是个障碍物,邹峰倒台之后我就知道,苍浩这个人早晚也是个麻烦,因为苍浩有一点跟邹峰很像,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,不容易被收买,但我当时刚回广厦任职,各方面根基都不牢固,最需要做的是巩固根基,扩展自己的势力,而不是树敌太多,懂吗,”

周大宇点点头:“明白了,”

“如果苍浩不给我碍事,我再留他一段时间也是可以的,但他现在已经越來越讨厌,所以……”严月蓉沒有把话说下去,而是用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,

“严市长能明白这一点就好,”周大宇回想起自己跟苍浩的种种恩怨,把牙齿咬的咯咯直响,脸色也涨红起來,俄顷,他长叹了一口气:“我多么想亲手干掉苍浩,可惜啊……不得不承认,我们都沒这个能力,”

“少说这种灰心丧气的话,”

“我还沒说完……”周大宇坐了下來,突然嘿嘿一笑:“有一个人或许有办法,”

“谁,”

“郑跃军,”

“他,”严月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这小子黑白通吃,认识不少杀手,”

“短斧手是他介绍给邹峰的,快刀手是他介绍给我的……”顿了一下,周大宇提出:“看看他能不能介绍一个杀手可以干掉苍浩,”

“可以,”严月蓉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对了,我让你洗钱这事,必须高度保密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”

“我办事你放心,”周大宇笑了笑:“你不用交代,我也会这么做,”

“看在你办事很妥当的份上,我可以让你多知道一点,给你洗的钱都是赌资,”轻哼一声,严月蓉缓缓说道:“你要是透露出去一个字,我们都得死无葬身之地,”

周大宇根本沒过问这笔毒资的來源,听到这话也沒有半点惊讶地表示,像是早有预料:“严市长既然能跟那帮毒贩子说上话,为什么不让他们出手干掉苍浩,我们还省事了,”

“沒这么简单,”严月蓉无奈的摇摇头:“那帮毒贩子在苍浩面前也讨不到半点便宜,损兵折将无数,搞得狼狈不堪,再说了,我也不想跟他们牵扯太多,这帮人做事太狠,说杀人就杀人,”

“是吗,”周大宇试探着道:“我觉得,要维护杜先生的威严,也必须我们來解决苍浩,要是让这帮毒贩子出手,显得杜先生很沒本事,”

周大宇这话正中了严月蓉的想法,严月蓉立即瞪了一眼周大宇:“不要总是卖弄聪明,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,懂吗,”

周大宇连连点头:“明白,”

严月蓉沒再说什么,直接起身离开,去了郑跃军的住处,

苍浩还需要通过廖家珺才打听到郑跃军住在哪里,严月蓉确实知道,到了楼下之后,让司机打开车子的后备箱,拿出來两大盒燕窝,随后严月蓉亲自拎着燕窝敲开了郑跃军的家门,

郑跃军亲自出來迎接:“严市长,你怎么來了,有什么事直接电话吩咐一下就行,”

“你不是受伤了吗,我作为上级,总得來探望一下,”严月蓉面上洋溢着春风,说话的语气更是和蔼非常:“身体好点了沒有,”

“已经好多了,”郑跃军急忙活动了一下胳膊:“现在已经可以做些轻微动作了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