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们共同的理想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我就放心了,希望你早日回來工作,广厦警队离不开你,”严月蓉说着,把燕窝放在了地上:“这给是给你将养身体的,”

郑跃军不太好意思的笑了:“让市长费心了,”

严月蓉接下來又说了许多话,无外乎都是叮嘱郑跃军好好休息,还有一些工作上的交代,

过了半个小时,严月蓉看了一下时间,站起身來道:“你是不是可以活动一下,”

郑跃军急忙站起來:“严市长请吩咐,”

“十分钟后,你下楼一趟,來我车里……”严月蓉微微一笑:“我有点东西要给你看,”

郑跃军点点头:“好,”

严月蓉离开了,郑跃军掐着时间,刚好过去十分钟,下楼找到了严月蓉的车,

车里只有严月蓉一个人,司机站在车旁抽烟,装作沒看见郑跃军,

郑跃军上车之后,恭敬的问:“严市长要给我看什么,”

严月蓉神秘兮兮的一笑:“给你看看广厦当前的形势,”

郑跃军愣了一下:“我不明白严市长的意思,”

“在警方的努力下,广厦当前治安形势一片大好,可惜这大好之下也有隐忧,比如红魔集团,又比如个别某些人……”顿了一下,严月蓉继续说道:“打击贩毒不是你的责任,我只说这个别的某些人,通过正常方式很难法办,”

郑跃军明白了:“所以严市长想通过法律之外的途径,”

“聪明,”严月蓉欣慰的一笑:“我就知道你靠得住,”

“严市长这么说我很高兴,”

“我觉得,邹峰的某些做法,也不是毫无可取之处,”严月蓉冷冷一笑,又道:“对于这个别人,法律往往毫无用武之地,那么我们就需要通过法律之外的手段维护公正,”

“我能做什么,”

“咱们把话说开了吧……”严月蓉深深地望着郑跃军:“我知道你在道上有很多关系,尤其是认识很多杀手,我需要给你介绍一个厉害的,”

郑跃军犹豫起來:“这……”

“这里有沒有外人,郑队长就别装糊涂了,当初你给邹峰做过什么我也不是不知道,”顿了一下,严月蓉又道:“现在你需要给我也做同样的事,”

郑跃军明白了,为什么这番话刚才严月蓉不说,而是要让自己上车再谈,

显然,严月蓉担心郑跃军里有窃听器,而她自己的车上更安全,毕竟这些事情高度隐秘,

郑跃军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心思缜密:“你让我给你介绍一个杀手,”

“对,”严月蓉果断的点点头:“必须足够厉害,绝对不能失手,钱不是问題,”

“这……”又犹豫了一下,郑跃军答应了:“我试试看,”

“这个杀手直接归我指挥,我让他做什么他必须执行,而你就不要过问了,”严月蓉深深的一笑,提醒道:“也就是说你只需要起到中间人的作用就行了,”

“沒问題,”郑跃军点头答应了:“后天我给你信儿,”

“郑队长辛苦了,”严月蓉满意的点点头:“你回去吧,好好休息,我们等你回來上班,”

郑跃军告辞离开了,也就是郑跃军前脚刚走,另外一个人坐上了严月蓉的车,

是韩东伟,看着郑跃军的背影远去,微微一笑:“他答应了,”

“郑跃军认识一些真正的杀手,周大宇那些手下不行,”严月蓉长呼了一口气,又摇了摇头:“苍浩这个人必须除掉了,”

“刚开始我们就不应该让他做大,只可惜,当时你立足未稳,不宜妄动,”摇了摇头,韩东伟换了一个话題:“先不说苍浩了,关键是红魔那边怎么办,看來要是杜先生不露面,他们就不愿意继续跟我们合作,”

“那就让杜先生露一面吧,”严月蓉冷冷一笑,拿出杜先生的手机,直接给洪妙雪打了过去,

这个手机就是杜先生跟洪妙雪通话用的那个,自动带有变声功能,严月蓉说的话在洪妙雪那边听來,就是杜先生那种机械刻板的声音,

“洪老板,你的要求我已经知道了……”此时的严月蓉,完全成了杜先生的口吻:“明天,宏福会所,306贵宾包房,我等你,”

“好,”洪妙雪满意的笑了:“杜先生,如果你早这么痛快,也许大家能避免一些不愉快,”

严月蓉深深的一笑:“明天见面再说,”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第二天早晨起床,苍浩刚到院子里,就见谢尔琴科拿着笤帚在扫院子,

这本來是封禅子的工作,这会儿封禅子在旁边看着,时不常还指指点点:“那里……对,还有几片叶子,都扫干净了,”

苍浩把不信禅师叫了过來:“这小子昨天在哪睡的,”

“在院子里,”不信禅师撇了撇嘴:“就在凳子上对付了一夜,妈的,这小子体格真好,晚上挺冷的也不怕感冒,”

“他是俄国人,不怕冷,”苍浩冷笑一声,走过去,告诉谢尔琴科:“你是不是可以走了,”

谢尔琴科抬起头來说道:“你还沒答应收留我,”

“我不是已经收留你住了一夜吗,”苍浩掏出一百块钱,不由分说塞到谢尔琴科的手里:“不就是一百元的事儿吗,我给你了,赶紧走吧,”

谢尔琴科拄着笤帚,可怜巴巴的看着苍浩:“我要加入血狮雇佣兵,”

“不可能,”苍浩断然否认了:“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,血狮雇佣不适合你,”

“我以为我们是朋友,”

“正因为是朋友,我更不能让你当我小弟,大家还是维持原來的关系比较好,”

“是不是因为我现在成了一介布衣,所以你看不起我了,”谢尔琴科轻哼一声:“如果我还是联邦安全局局长,你也就不是现在这个态度了,”

“听着,如果你仍然是联邦安全局局长,昨天就算你把所有记者都找來,我连多林寺的大门都不会让你进,”

谢尔琴科一怔:“你什么意思,”

“朋友分很多种,我们的合作已经结束了,关系仅止于偶尔打个电话,”苍浩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大步向外面走去:“有空联系,”

“我以为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点,”

苍浩根本不停步:“什么共同点,”

“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理想,”

苍浩站住了,沒回头,只是冷笑一声:“什么,”

谢尔琴科一字一顿的道:“建立一个沒有高墙的世界,”

苍浩回过头來,快步走到谢尔琴科面前,

谢尔琴科吓了一跳,连忙后退了两步: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,”

苍浩向谢尔琴科伸过手來:“欢迎你加入血狮雇佣兵,”

谢尔琴科欣慰的笑了,用力跟苍浩握了握手:“谢谢,”

“听着,你最后这句话打动了我,我可以让你加入,但是……”笑了笑,苍浩表情一变:“如果你的表现让我不满意,我随时都可能让你走人,”

“沒问題,”谢尔琴科急忙问:“我眼下应该做点什么,”

“虽然你离职了,但对俄国情报网多少还有些了解,也能说得上话,对吧,”

“当然,”谢尔琴科不无得意的道:“就算我离职了,但只要站出來说句话,联邦安全局任何一个人都得给面子,其实,我根本不愁找工作,你知不知道M国的CIA和FBI的高官在卸任以后,都去给政府当智囊团或者给企业当安全顾问,拿高薪靠的就是积累下來的人脉,”

“得,沒想到你还是个话痨,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我只让你做一件事……”

“什么,”

“找到阿芙罗拉,”

谢尔琴科颇有些吃惊:“她在广厦,”

“应该是,”苍浩点了一下头:“有迹象显示她确实在广厦,现在俄美两国都在通缉她,只有躲在第三国,”

“这个第三国必须是大国,毕竟小国的容身之处不多,而且还一定得是个大城市……”谢尔琴科若有所思的分析道:“广厦确实是最佳选择,”

“找到她,”苍浩拍了拍谢尔琴科的肩膀:“但必须高度保密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尤其是你的前任老板联邦安全局,”

“为什么,”

“俄美两国怎么对抗我不管,我只要阿芙罗拉安全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谢尔琴科道:“我有我的原因,”

谢尔琴科用力点点头:“沒问題,”

“我先走了,”苍浩看了一下时间:“我要去上班,你听好了,不许再跟踪我,”

谢尔琴科又点点头:“是,”

苍浩走出多林寺,迎面碰见墨师,

墨师笑了笑:“你收留谢尔琴科了,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,” 苍浩有点意外,因为看墨师的样子,应该是刚从外面回來,

“我刚才听到你俩的对话了,然后从后门绕出來,想跟你说两句,”

“原來你专门在这里等着我,”

“是啊,”叹了一口气,墨师又道:“你知不知道,谢尔琴科加入你这边,可能是卧底,”

“我当然知道,”苍浩深深的一笑:“所以我才告诉他阿芙罗拉在广厦,”

“哦,”墨师笑了:“高明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