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九章 年底撕叉总冠军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对谢尔琴科是个考验……”苍浩掏出烟点上,抽了一口:“阿芙罗拉是联邦安全局的头号要犯,如果谢尔琴科确实是卧底,一定把这个重要消息传递回去,接下來的几天,如果在广厦的老毛子有异动,而且出现大批增援而來的情报人员,基本就可以断定谢尔琴科是卧底了,”

墨师一挑大拇指:“高明,”

“谢谢夸奖,”苍浩点了点头:“我自己也这么认为,”

“如果他不是卧底,倒确实是有力的帮手,应该吸收他加入,”

“真正让我感动的是他跟我有一个共同的理想,”叹了一口气,苍浩说道:“相比之下,他的能力反是次要的,”

又跟墨师聊了几句,苍浩去了公司,而孟阳龙的车子已经等在楼下了,

苍浩沒进公司的门,直接上了孟阳龙的车,

孟阳龙有点不满:“你怎么迟到了,”

“中途发生点事情……” 苍浩一脸的沉重:“都是些琐事,我就不跟你说了……”

孟阳龙冷冷的问:“你是忙着在网上出名吧,”

苍浩怔了一下:“什么意思,”

孟阳龙拿出手机,播放了一段视频,正是昨晚谢尔琴科大闹多林寺,

显然,这是那帮游客录下來的,谢尔琴科的“一百块都不给我”和苍浩的“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”,听得清清楚楚,

苍浩的脸色白了,过了一会又红了:“孟老你……还会上网呢……”

“当然了,网络时代吗,不关心网络能行吗,”孟阳龙关掉视频,把手机扔到一旁:“你这段视频已经爬上热门头条了,”

孟阳龙说的一点都沒错,这段视频在网上的播放已经创纪录了,超过了之前各种撕B场面,被网友们誉为本年度撕B大战总冠军,

幸运的是,苍浩始终用手挡着脸,视频上倒也看不太清楚,

认识的人倒是差不多能认出來是苍浩,至于不认识的人则说不清楚,这位连一百块钱都不给的主儿到底长什么模样,

至于谢尔琴科,也很聪明,叫嚷的时候一直有意背对着摄像头,

每当有人把手机对准面部,他就会急忙侧头到一旁,

所以,从视频上只能看到一脑袋黄毛,却看不到谢尔琴科的脸,

再加上谢尔琴科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,所以只是从视频上很容易把他当成农村结合部來的杀马特,沒人会想到是一个俄国人,

这让苍浩多少安心了,因为苍浩暂时不想让孟阳龙知道自己收留了谢尔琴科,毕竟这个老毛子身份太特殊了,

“这个……”苍浩厚着脸皮道:“其实是一场误会,”

“当然是误会,”孟阳龙呵呵一笑:“我知道你不喜欢男人,”

“还是孟老了解我啊……”苍浩长叹了一口气:“我真是被冤枉的,我不是不舍得掏一百块钱……”

“别跟我说这个了,”孟阳龙打断了苍浩的话:“你在外面做些什么,只要不违法,我不关心,当然,我也不干涉你的个人生活,只不过我希望你记住自己的身份已经不一样了,你现在属于国家安全人员,一举一动都可能造成不可预料的影响,就不要上网出风头了,”

“本來我也沒打算当网络红人……”苍浩眼珠转了转:“等等,孟老你來找我,不会就是给我看视频吧,”

“当然不是,”孟阳龙马上把话題翻篇了,谈起了正事:“我知道你最近正在调查杜先生,”

“哦,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孟老你也知道这位杜先生,”

“些许耳闻是有的,不过不太了解,”孟阳龙摇了摇头,又道:“过去,这位杜先生用各种手段横征暴敛,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毕竟这不是我的职权范围,但他现在勾结贩毒集团,情况可就完全不一样了,必须把这条体制内的蛀虫挖出來,”

“孟老知道这位杜先生是体制内的,看來也是有了不少了解了,”

“可惜我也只知道这么多,”孟阳龙看着苍浩,有点不悦的问道:“话说,这么重要的事情,你为什么不跟我汇报,”

“我就是随便调查一下,满足一下好奇心,”苍浩打了个哈哈:“我还沒决定真正跟杜先生开战,”

“不,”孟阳龙哈哈一笑:“你是担心我也跟杜先生有牵扯,”

苍浩很认真的问:“那你有吗,”

孟阳龙反问:“你说呢,”

“如果你也是杜先生的人……”苍浩长叹了一口气:“那我真就拿杜先生沒办法了,”

“我们在一起合作这么久,我以为你对我的人品,多少能有些信心,”孟阳龙说到这里,语气变得有些不悦:“可现在看起來我在你这好像沒什么人品可言,”

苍浩耸耸肩膀,沒说话,

孟阳龙斜睨着苍浩:“你不说点什么,”

苍浩一脸呆萌:“沒什么可说的,”

“至少说说你的调查有什么进展,”

“沒什么进展,”

“这个杜先生到底是什么人,总得有个影子吧,”

“连个影子都沒有,”苍浩又是摇摇头:“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”

孟阳龙这一次來,本來是想了解一下苍浩的调查进展到什么程度,却沒想到苍浩咬紧牙关什么都不肯说,

怎样一來,孟阳龙索性也就不问了:“既然你什么都不说,以后不管有什么事,也别來问我,”

苍浩点了点头:“沒问題,”

“你自己去对付这个杜先生吧,”

“这个也沒问題,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反正,不管这个杜先生干了些什么,也威胁不到我这个普通百姓,”

孟阳龙无语:“你……”

“他是体制内的蛀虫,真正危害的是你们这些肉食者……”苍浩又是耸了耸肩膀:“也就是说,他是你的敌人,而不是我的,”

孟阳龙悲哀的发现,自己对苍浩完全无可奈何,因为苍浩每一句话都说到了点子上,

叹了一口气,孟阳龙无奈的问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,”

“这个问題应该是我问你,,來找我到底干什么,”

孟阳龙直截了当:“我要把这个杜先生揪出來,”

“还有呢,”

“还有就是……”孟阳龙无奈的摇摇头:“从我这个角度出发,不方便直接出手,毕竟我是负责国家安全的,又是部队的人,这些不归我管,所以,我不能直接出面,但可以暗中给你提供必要的帮助,”

“好,”既然孟阳龙都这么说了,苍浩直接提出了一件事:“我要外交部副部长曲迎新的全部资料,尤其重要的是,我要知道他跟严月蓉到底是什么关系,同学,老乡,还是私交好友,他们两个來往多不多,平常有沒有什么联系,这个我都要知道,”

孟阳龙答应了:“还有呢,”

“还有就是均平地产的老板王均平跟严月蓉又是什么关系,”

“可以,”孟阳龙看了一下手表,告诉苍浩:“两个小时后,我就要飞回京城,到时我给你消息,”

“有劳孟老了,”

“客气,”孟阳龙深深的一笑:“应该是有劳你了才对,这些本來不是你应该做的,”

“其实,我倒觉得,这些还真是我应该做的,或者也可以说是所有普通百姓应该做的,”苍浩意味深长的一笑,缓缓说了一句:“因为只有普通百姓反腐才最彻底,”

同一时间,在庞劲东的住处,

庞劲东坐在沙发上看报纸,唐传江和刘弗懿在旁边玩手机,

三个人看起來各有各的事情,实际上一直在交谈着,

刘弗懿低声说道:“既然杜先生的手机在严月蓉那里,摆明了严月蓉就是杜先生,我看是不是可以直接跟严月蓉谈谈,”

“刚开始我也是这么怀疑的,只不过吗……” 呵呵一笑,庞劲东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追踪杜先生的手机信号,很自然就可以找到严月蓉那里,既然我们都知道这一点,难道严月蓉自己会忽视,”

刘弗懿不明白:“老大你的意思是说严月蓉跟杜先生无关,”

“不,”庞劲东缓缓摇了摇头:“严月蓉肯定是杜先生的人,但未必是杜先生本人,她拿着那部手机很可能是为了掩护真正的杜先生,”

“有道理,”刘弗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也就是说,真正的杜先生是个非常要害的人物,就算是暴露了严月蓉,也不能暴露他,”

唐传江点点头,说了一句:“话说,这个杜先生真够神秘的,过去他虽然跟洪妙雪直接通电话,但所有交易都派别人进行,从杨玉洲到韩东伟都是给他办事的人,现在看起來,其实就连通话的都不是杜先生本人,而是严月蓉代劳的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唐传江提出:“我怀疑这个杜先生会不会根本不存在啊,”

“一个完全虚拟的人物,我觉得有这个可能,”刘弗懿一挑眉头,冷笑着道:“从头到尾,都是严月蓉和韩东伟这伙人坏事做尽,但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贪赃枉法,就杜撰了这么一个杜先生出來,把所有罪责都推到这个虚拟人物身上,”

唐传江问庞劲东:“老大你认为呢,”

“我认为如果他是个虚拟人物倒还好,”庞劲东把报纸合上,扔到茶几上:“如果他是个真实存在的人物,一定非常可怕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