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 最神秘的犯罪分子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三个人正说着话,长野风花进來了,微微摇了摇头,

三个人马上明白了,话題一变,聊起了股票,

马上的,洪妙雪从外面走來,急急的道:“姐夫,你准备一下,马上跟我去宏福会所,”

庞劲东懒洋洋的问:“干嘛,”

洪妙雪直接就道:“跟杜先生见面,”

庞劲东点了点头,问唐传江:“你的伤怎么样了,”

“沒事了,”唐传江大大咧咧的道:“不过就是一板砖罢了,休息两天就好,死不了人,”

“好,”庞劲东满意的点点头:“你和刘弗懿两个跟我一起去,”

洪妙雪急忙问:“姐夫你就带他俩,”

“你还想让我带谁,”

洪妙雪提出:“多带几个人,总得压得住场子,”

“他俩已经足够了,”庞劲东不屑的笑了笑:“一个杜先生而已,怎么,还值得我大动干戈,”

洪妙雪欣慰的笑了:“姐夫有你在我就放心了,”

从最初设计除掉红魔,到后來操纵集团的交易,全都是洪妙雪一个人亲力亲为,

洪妙雪有着跟年龄不相称的魄力和头脑,否则也不可能坐稳红魔的位子,

但是,笔架山一战之后,一切都变了,洪妙雪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应对当下复杂的局面,

很幸运的是,庞劲东一直守在身边,关键时候成了主心骨,洪妙雪觉得这是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人,

本來,洪妙雪对庞劲东还有些顾虑,不想让庞劲东太深入的参与自己的生意,如今这种心态已经渐渐起了变化,洪妙雪已经完全信任庞劲东,

有了庞劲东,洪妙雪也就满不在乎了,一个手下都沒带,直接赶往宏福会所,

宏福会所的气氛很诡异,到处都是三三两两的黑衣人在巡视,耳朵上全带着线绳耳机,

洪妙雪和庞劲东进到包房里的时候,严月蓉和韩东伟已经在等着了,

他们两个显得很谨慎,身后站着四个彪形大汉,整个包房里也有些紧张,

洪妙雪大马金刀的往对面一坐,直接就问:“杜先生呢,”

严月蓉微微一笑:“杜先生今天有事來不了,”

“你特么耍我,”洪妙雪火了,拍了一下桌子:“你们想不想合作了,”

严月蓉倒是沒说话,身后四个彪形大汉往前进了一步,虎视眈眈等着洪妙雪,

“卧槽,”洪妙雪满不在乎的一笑,一伸手,掏出手枪來对准了严月蓉:“严市长是吧,沒想到这里面也有你一份,不过我对你不感兴趣,我要见杜先生,”

洪妙雪这么一掏枪,包房里的气氛更紧张了,四个彪形大汉齐刷刷的亮枪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庞劲东动手了,直接掏出沙漠之鹰扣动了扳机,

“啪”的一声闷响,回荡在包房里面,

一个黑衣人的手腕被射断,惨叫了一声,鲜血“刷”一下喷洒出來,浸红了严月蓉面前的桌布,

几乎就在与此同时,另一个黑衣人惨叫一声,扑倒在地,

他的背部浸出一片鲜红的血渍,也中枪了,

很奇怪的是,庞劲东只开了一枪,为什么会有两个人中弹,

过了一会,严月蓉和韩东伟才搞明白,庞劲东开的那一枪射断黑衣人的手腕之后,射在墙上弹跳了一下,命中了另一个黑衣人的背部,

庞劲东是故意的,开枪之前已经找好了角度,精准的计算出了子弹的弹道,

包房里还有两个彪形大汉,就在庞劲东开枪的同时,刘弗懿和唐传江同时动手,这两个黑衣人也不知怎么就躺在地上昏了过去,

枪声惊动了外面,包房的门被撞开,一群黑衣人就要冲进來,

“都别动,”庞劲东仍然稳稳站在远处,把枪口对准了严月蓉:“你们再往前走一步,他俩全得死,”

庞劲东气场如此之强悍,就算是沒有沙漠之鹰在手,这些黑衣人也不敢妄动,

听到庞劲东这句话,这帮黑衣人不但不敢冲进來,反而齐刷刷后退了一步,

“严市长你到底想不想好好谈谈,”庞劲东冷笑看着严月蓉:“如果你不想好好谈,我们这可就要走了,不过我们不会就这么简单的走掉……”

好像庞劲东只说了一半,严月蓉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,如果庞劲东和洪妙雪就这样离开,一定会在这家会所留下满地的尸体,

严月蓉毫不怀疑庞劲东有这样的能力,

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严月蓉带來的四个手下全部丧失战斗力,这种场面是严月蓉做梦都沒想到的,

尤其是庞劲东刚才一枪干掉了自己两个手下,完全超出了严月蓉想象之外,眼前这个叫庞劲东的男人已经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,

严月蓉深吸了一口气,兀自镇静的向黑衣人挥了挥手:“你们都出去,”黑衣人就要退出去,严月蓉又招呼了一声:“等等,把他们也带出去,好好看伤,”

被射断手腕和背部中弹的彪形大汉被抬了出去,另外两个则被搀扶走了,这样一眼,严月蓉和韩东伟就沒有了任何保护,

本來严月蓉想在身边留下两个手下,不过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因为沒什么用,

等到黑衣人出去,把包房门关上,庞劲东满意的点了点头,收起了沙漠之鹰:“严市长还算明白事理,”

韩东伟叹了一口气:“你刚进來,也不问明白情况,直接就开枪伤人,也太不给我们面子了吧,”

“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,凡事还要跟你讲面子,”庞劲东似笑非笑的看着韩东伟:“不要说这座城市的警察发了疯的想要抓到我们,我们在外面各种各样的对手比你的头发都多,因为我们干的是杀头的买卖,一言不合我们随时都可能杀人,明白吗,”

洪妙雪笑着点了点头:“我们每天晚上睡个都得换好几个地方,今天來见这一面本來就是冒着危险的,但杜先生竟然放我们鸽子,刚才就算小惩大诫了,”

韩东伟无奈的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,跟你们打交道,早有心理准备,”顿了一下,韩东伟又道:“不过,杜先生沒來,严市长却來了,你们也应该知足了,要知道,沒有几个人知道严市长也是在给杜先生办事,这么机密的事情都让你们知道了,还不相信我们的诚意吗,”

庞劲东一挑眉头:“竟然严市长都露面了,为什么杜先生不肯呢,”

严月蓉这时说话了:“你们以为,自己一直通话的那个杜先生是谁,其实就是我严月蓉,”

洪妙雪听到这话一愣:“什么,”

庞劲东早就知道这事,表情淡淡然的道:“严市长冒充杜先生跟我们联系,”

“不能说冒充,因为我说的每一句话,作的每一件事,都是杜先生交代的,”严月蓉缓缓摇了摇头:“不是我自作主张,”

庞劲东点了点头:“好,那么问題就來了,杜先生知道我们的合作吗,”

“当然知道,”严月蓉立即道:“我不是说了吗,我说的话和做的事,都來自杜先生的授意,”

“好,”庞劲东又点了点头:“那么回到刚才的问題,,杜先生自己为什么不來,”

“我相信,听到我说这么多,你们一定会认为,我就是杜先生,或者杜先生根本不存在,”严月蓉沒有正面回答,只是一字一顿的道:“不过这两个观点都是错误的,”

刘弗懿听到这话,钦佩的看了一眼庞劲东,因为庞劲东完全说对了,

洪妙雪的枪还拿着,再次瞄准了严月蓉,此时更火:“妈的,你们一直耍我,原來跟我说话的不是杜先生本人,”

“别误会,”严月蓉冷冷的道:“我们之间的合作,具体事物都是我操作,所以我跟你通话也沒有问題,”

“但你是严月蓉,不是那个姓杜的,”洪妙雪把银牙咬得咯咯直响:“我特么最恨别人耍我,”

“可能你对此很不理解,不过你也得受着……”严月蓉看着枪口,满不在乎的一笑:“否则你还能怎么样,”

洪妙雪呲牙一笑:“信不信我毙了你这个冒牌货,”

“听着,我是广厦警务系统的最高领导,杀了我这性质跟你们斩首卧底可不一样,”严月蓉一字一顿的道:“整个红魔集团都会被连根拔起,”

“你特么不说我还忘了,严月蓉你自己也是警察,知道什么是执法犯法吗,”洪妙雪哈哈大笑起來:“就算是我不开枪,只要把咱们的交易披露出去,严月蓉你也得死无葬身之地,”

严月蓉笑着摇了摇头:“你认为你说的话会有人相信吗,”

“试试看,”洪妙雪冷笑一声:“明天中纪委就会接到举报信,”

“你有沒有想过自己根本等不到明天,”严月蓉翻了翻白眼,又说了一句:“或许,今天的见面根本是个圈套,这个时候武警已经把这里包围起來,你们根本走不掉,”

“妈的,你再说一遍,”洪妙雪往前进了一步,枪口差一点就要抵到严月蓉的额头上,

然而,严月蓉说出的也是洪妙雪最担心的一种情况,如果严月蓉借住国家机器黑吃黑,洪妙雪还真沒办法,

心思转念间,洪妙雪看了一眼庞劲东,庞劲东却是微微一笑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