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章 别忘了我是二代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刘弗懿和唐传江身上都带着探测器,刚才进门的时候,就已经探测过,

这个场子是严月蓉一方安排的,如果这次会谈是圈套的话,一定会安装窃听器或者监视器,但这间包房里并沒有,

这说明严月蓉确实想要好好谈谈,

见庞劲东很放松,洪妙雪的胆气也就更足了:“你把武警叫起來让我开开眼界呗,”

局面有些紧张,韩东伟咳嗽两声,出來打了个圆场:“我们之所以能合作,正是因为互相有对方的把柄,既然如此,有什么问題不能好好谈呢,”

韩东伟说话和做事都很稳重,洪妙雪却还是不买账:“都不见人,还谈个屁,”

“好了,”庞劲东轻轻拍了拍洪妙雪的胳膊:“先看看严市长有什么话说,”

既然庞劲东都开口了,洪妙雪也有些消气了:“总之今天我不能白來一趟,”

庞劲东微眯着眼睛打量着严月蓉:“既然杜先生不肯露面,那么今天让我们來是为了什么,”

“杜先生会给你们一个交代,”严月蓉说着,拿出一部手机放到桌子上:“接下來杜先生会亲自给你们通话,”

“又是手机,”庞劲东哈哈一笑:“这位杜先生称得上是最神秘的犯罪分子了,”

严月蓉瞪了庞劲东一眼,沒说什么,接通了电话,

马上的,杜先生的声音响了起來,跟洪妙雪先前听到的声音完全一样:“你好,洪老板,虽然我本人沒到场,但情况我都掌握,现在电话周围有两方人,属于我的是一方,洪老板带來的是另一方,虽然大家从來沒有经过正式的介绍,不过互相之间也都认识了,谁是什么人彼此知道得一清二楚,

“好,”庞劲东点点头:“既然这么说,也就省了互相介绍的过程,大家都不是什么社会名流,不用整那些虚头巴脑的客套话,直接就來点实际的吧,”

“你是庞先生吧,”杜先生笑了几声:“一代兵王,久仰久仰,可惜不能亲自见面,”

“那你就出來跟我见一面好了,”庞劲东弓下腰,凑近手机,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总不会是怕我吧,”

“知道我为什么今天沒去吗,”沒等庞劲东回答,杜先生又道:“为了安全,就是我现在跟你通电话的同时,孟阳龙已经秘密飞抵广厦,正在跟苍浩交谈,而他们两个谈话的核心,就是把杜某人我从幕后揪出來,”

听到杜先生这话,严月蓉的脸色有点苍白:“孟阳龙來广厦了,”

“他沒有通知你,你也根本不知道,是不是很惊讶,”杜先生笑了几声,又道:“所以我不能出现,”

“你的安全问題是保证了,但我们呢,”洪妙雪冷冷一笑:“我们來这见你也是冒了风险的,”

“你就是洪老板吧,”杜先生明确知道每一个在场的人,缓缓说道:“大家已经见到严市长了,她的身份本來是高度机密的,毕竟作为执法者知法犯法,后果可是很严重,但今天我还是把她派來了,足以证明我的诚意,不是吗,”

“让你这么一说……”洪妙雪恶狠狠白了严月蓉一眼:“你这个理由也站得住脚,”

“何况我今天沒來,也是为了帮大家解决后患,也就是说,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忙,”顿了一下,杜先生又道:“但这个不妨碍我们谈生意,”

“你想怎么谈,”洪妙雪冷笑一声:“你都不露面,咱们还能继续合作吗,”

“能,”杜先生直接就道:“为了证明我的诚意,我把话说得再多一点,有很多人在为我办事,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体制内有公职的,比如严月蓉市长,最近两年,国内什么形式,你们也知道,反腐越來越激烈,我要为自己的手下考虑,实话告诉你,最后赚一票,我们决定集体走人了,”

“哦,”洪妙雪若有所思的问:“你们要跑路,”

“不然呢,”杜先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洪老板,虽然你做的是杀头的买卖,风险更大,但你在体制之外,只要注意个人安全,沒人能把你怎么样,但我们不一样,如果有一天我们过去干的事情被发现了,一个个都得死无葬身之地,”

洪妙雪点点头:“这个我认同,”

杜先生又叹了一口气:“你看,本來过去我们是不碰毒的,为什么如今跟你合作呢,还不是富贵险中求吗,”

洪妙雪听到这话,看了庞劲东一眼,

庞劲东微微点了一下头:“杜先生这番话很实在,”

庞劲东说的是心里话,这个杜先生说得确实很实在,把当前面临的困境毫无保留的透露了出來,

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严月蓉这帮人很乐于跟红魔集团合作,实在是因为洗钱的利润太高了,而他们需要钱,

“有权不用,过期作废,趁着还有权,我们要狠狠赚上一笔,”默然片刻,杜先生若有所思的道:“什么是朋友,我不认为这个世上有真正靠得住的友情,稳固的朋友关系必须是互相掌握对方的隐私,我连这么隐秘的事情都告诉你们了,同样你们也有很多秘密掌握在我手里,我们这份关系很牢固,”

洪妙雪问道:“你还想继续合作,”

杜先生反问:“我们之间的合作还有什么障碍吗,”

尽管仍然沒有见到杜先生本人,不过洪妙雪对杜先生的态度还算满意,马上拍板决定:“我再给你五千万给我洗干净,”

杜先生有点意外:“这么多,”

“这点钱算什么,”洪妙雪哈哈一笑:“既然你说了很多,我也多跟你说点,我在境外储备了大量现金,都是脏钱,你要是能稳妥的洗干净,我会逐步全交给你,”

“沒问題,”杜先生的声音听起來非常高兴:“洪老板能理解我的难处,那是最好不过了,”

“那就说这么多,”洪妙雪看了一下时间,站起身來:“我得回去了,”

“你拿着部手机吧,”杜先生告诉洪妙雪:“这部手机可以直接找到我,”

“沒问題,”洪妙雪拿过手机,喊了一声:“再见,”就把电话挂断了,

严月蓉一摊双手:“你满意了,”

“满意,”洪妙雪呵呵一笑:“今天咱们的对话,我全部录音了,以后要是让我不满意,我就把这份录音交到纪委,”

听到这话,严月蓉脸色变得煞白,身体不时微微颤抖一下,

洪妙雪沒再说什么,直接走了,

韩东伟看着洪妙雪的背影消失在门外,急忙问严月蓉:“怎么能让他们录音呢,”

“有什么办法,难道上去搜身,”严月蓉苦笑两声:“谁能对付得了红魔身边那些人,”

韩东伟想起庞劲东的身手,无奈的点了一下头:“那倒是,”

“这一次见面,也是冒了风险的,既不能让真正的杜先生露面,又必须获得红魔那边的信任,那就只有牺牲我自己了……”长叹了一口气,严月蓉摇了摇头:“尽快把钱赚足了去国外享受阳光和新鲜空气,”

“只能这样,”

“再说了,不就是一份录音吗,偷录的东西到法庭上只是旁证,不能成为决定性证据,”严月蓉既是对韩东伟说,同时也是宽慰自己:“万一出了状况,就说是伪造的……”

“也对,再说了,红魔的钱不是在咱们手里吗,”韩东伟很轻松的一笑:“互相之间谁也不能出卖谁,”

“这就对了,”严月蓉点了一下头,拿出手机,给周大宇打了过去:“明天早晨九点钟,准时來我家,有要事,不要带任何人,”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跟孟阳龙分开后,苍浩回公司处理工作,

临近下班的时候,已经沒什么事了,苍浩随手拿过一本书看了起來,

过了半个小时,吕嘉琦敲了敲门,走了进來:“苍总,该下班了,”

苍浩把书房到一旁,叹了一口气:“他们都是冷漠的人,出來搅了个天翻地覆,然后退回到自己那座由近前和冷漠筑起的城堡……”

吕嘉琦怔了一下:“什么意思,”

苍浩冲着书努了一下嘴:“书里的话,”

吕嘉琦看了一眼封面:“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,我倒是看过电影,沒看过原著……话说你突然复述书里的话,一定是有感而发,”

苍浩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:“或许吧,”

“你什么感慨,说來听听,”

苍浩不耐烦的说了一句:“说了你也不懂,”

“你说了我就懂了,”

“那我问你,知道杜先生吗”

吕嘉琦点点头:“知道啊,”

“你知道个六,”

“姓杜的呢,很多,不过联系到你刚才说的这句话,再看你什么感慨的样子,我觉得你说的杜先生应该只有一位……”嘿嘿一笑,吕嘉琦一字一顿的道:“就是那位从來不露面,暗中暴敛的神秘人物,”

苍浩眼睛一亮:“你真知道这个人,”

吕嘉琦非常得意的提醒:“别忘了我是二代,”

让吕嘉琦这么一提醒,苍浩想起这位讨厌的秘书可不就是个官二代,知道的东西肯定比别人多得多:“你对这个杜先生有什么了解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