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只手承受着一个女人的体重,另一只手拉着藤蔓,要承受两个人的体重,需要消耗相当大的体力,

但苍浩始终牢牢的抓着,胳膊上肌肉暴起,如同顽石一般坚强,

看着苍浩的样子,于芷欣突然感到一阵安全感,可自己毕竟悬在半空中,结果马上又更加慌张起來,

她的两条大长腿在半空中不住的踢蹬:“救命啊……谁來救救我……”

“嘘,”苍浩低头看了一眼于芷欣:“要是不想真死,就别出声,”

于芷欣怔了一下,马上闭嘴,再不敢说什么,

两个人在半空中荡了两圈,随后贴在了悬崖上面,

于芷欣往下面一看,只见数十米的落差之下,就是怪石嶙峋,惊涛拍岸,

一时间,她浑身发软,一动不敢动,

她的全部体重都在那根腰带上,而腰带随时都可能断裂开,

更重要的是,她的全部体重也都集中在苍浩的胳膊上,而苍浩不可能支撑太久,

“听着……”苍浩拼尽全身力气,把于芷欣往上提了一下:“抱住我的腿,然后爬到我背上來,”

于芷欣哭丧着脸说了一句:“我……我不敢动……”

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看要是不敢动,咱俩都得死,”

于芷欣急忙抱住苍浩的大腿,可是这样一动,藤蔓又晃悠起來,

于芷欣下意识地往脚下又看了一眼,感觉随时都可能摔落下去,更是不敢动弹了,

“别往下看,”苍浩不容置疑的告诉于芷欣:“往上看,爬到我背上來,”

“我不敢动……”

“那我就松手了,”苍浩感到胳膊有些发麻:“你这么胖,我可拉不住你,”

“你才胖呢,”于芷欣一听这话火了,抓住苍浩的腰带,脚踩着苍浩的脚背,一下子爬了上來:“我到底哪胖,你给我说清楚,”

苍浩也火了:“你别拉我裤子啊,”

这是一条松松垮垮的短裤,好在上面还有条腰带,否则早被于芷欣扒下來了,

此时,于芷欣只要在稍一用力,还真就把短裤扯下來了,

苍浩急忙吩咐:“搂住我肩膀,抱住我脖子,”

于芷欣不敢违拗,以苍浩的肩膀和脖子为着力点,整个人紧紧贴在了苍浩的后背上,

随后,于芷欣把双腿盘在苍浩腰间,最紧要之处紧紧贴在苍浩的后腰上,

慌乱间,于芷欣蹬掉了鞋子,两只白嫩的小脚丫在半空中晃來晃去,

这倒是次要的,关键的是于芷欣的胸部在苍浩的后背蹭來蹭去,搞得苍浩有点心痒,

这个女人的胸部虽然沒有廖家珺那么可观,不过胜在弹性极佳,感觉就像有两个皮球跳來跳去,

稳住了身子之后,于芷欣喘了几口粗气,愤怒地质问:“你是不是故意把车子开下來的,”

“别出声,”苍浩回头瞪了于芷欣一眼,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:“要是不想死就闭上你的嘴,”

这边苍浩话音刚落,头顶传來急刹车的声音,随后车门打开,有人从车上下來,

是追击的杀手到了,可以听到随着一阵“沙沙”声,有几个人走到了悬崖边上,

这些人距离苍浩头顶只有不到一米,但悬崖边上长了很多茂密的植被,苍浩死死贴在悬崖上面,把自己和于芷欣的身子全部隐沒在植被丛中,

可以清楚听到,几个杀手在悬崖边上走來走去,似乎正探头探脑向悬崖下面看去,

有那么一度,苍浩抬起头來,甚至可以看到半只鞋,

他们探头探脑了许久,都沒看到苍浩和于芷欣,尽管这两个人就在他们脚下,

不过,他们看到了那辆帕萨特,早就已经被摔成一团废纸模样,

一个杀手说话了:“要不要下去看看,”

“沒法下去,”另一个杀手说道:“根本沒有路,不过车都摔成这样了,人肯定也活不了,”

“那就回去跟老板交差吧,”第一个杀手冷笑一声:“妈的,倒是让我们省事了,自己把车开到悬崖下面,”

“女司机吗,不都这样,”另一个杀手哈哈大笑几声:“不过,我看车上好像还有个男人,不知道是干什么的,”

“可能是她的同事吧,反正死翘翘了,我们走吧,”

丢下这句话,杀手们纷纷上车,很快的,车子发动起來,绝尘而去,

真的是绝尘,这条路太窄了,车轮卷起的尘土铺洒下來,落了苍浩和于芷欣一头,

两个人被搞得灰头土脸,苍浩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于芷欣整张脸上都是灰土,五官几乎已经看不出來,就一张大眼睛还在眨吧眨吧的,

“现在我要爬上去,”苍浩深吸了几口气:“你抱紧了我,”

“哦,”于芷欣答应了一声,四肢就像八爪鱼一样,更加用力的缠住了苍浩,

苍浩用脚踩住悬崖上的凸起,双膀一较力,拽着藤蔓一点点的往上攀爬,

两个人刚见面的时候,于芷欣真沒把苍浩放在眼里,甚至觉得这就是一个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普通白领,因为苍浩整个人看起來毫无特别之处,

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苍浩的特别之处表现出來了,于芷欣甚至觉得苍浩根本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部强悍的机器,

这部机器根本不知道疲倦,带着于芷欣一点一点的往上攀爬着,眼看就要爬上悬崖,

于芷欣下意识贴得更近,下面就是悬崖,摔下去会粉身碎骨,苍浩是她唯一的安全依靠,

于芷欣能够明显的感觉到,苍浩身上每一块肌肉都暴起,每一个块肌肉都像顽石那样坚硬,

很幸运,这些藤蔓非常结实,承受住了苍浩和于芷欣两个人的体重,

苍浩以防万一,还把几股藤蔓一起抓在手里,尽可能分散重量,

最后,苍浩扳住悬崖边上一块突起的岩石,双脚用力一跃,背着于芷欣跃上了悬崖,

在这一瞬间,苍浩的力道也松了,躺在悬崖边上长长地呼了一口气,

至于于芷欣,从苍浩背上脱落下來,躺在旁边大口的喘着粗气,

尽管她沒出什么力,却也是大汗淋漓,当然是因为紧张,

过了一会,苍浩站起身,往周围看了看,确定杀手已经离开,这才道:“刚才听到了吧,这些杀手果然是冲你來的,”

“为了灭口……”于芷欣怆然一笑:“很显然,杜先生知道我來调查他,这是要痛下杀手了,反正我是以休假名义來的,如果就这么死了,连因公殉职都算不上,更沒人知道他的那些罪恶勾当……”

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:“所以我才故意把车开下悬崖,”

“你……真是故意的,”于芷欣马上明白了:“你要制造我已经死亡的假象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点了点头:“只要让杜先生以为你已经死了,你更方便展开手脚,暗中搜集证据,”

“有道理,”于芷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可是……刚才也太冒险了,”

“不然怎么办,让那些杀手干掉你,或者就是我出手杀了那几个杀手,”苍浩笑呵呵的摇了摇头:“干掉那几个杀手还不是小菜一碟,但这样一來你的使命也就曝光了,你來广厦又有什么用,”

“干掉杀手,”于芷欣愣了一下:“你……这么厉害,”

苍浩沒有回答于芷欣,只是道:“既然你现在已经死了,杜先生那边也就会放松警惕,接下來的事情不用我教你吧,,”

“等等……有个关键问題沒解决,”于芷欣用力摇了摇头:“为什么杜先生会知道我來广厦,”

“既然很多官员给他办事,他想掌握中纪委的风吹草动,恐怕也不是很难,”

“我要报告我的上级……还得告诉孟首长,”于芷欣摸索着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:“这个杜先生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加可怕,”

“别打电话,”苍浩一把把手机抢了过來:“听着,有两个可能,一是你们中纪委有杜先生的卧底,二是孟阳龙那边被人窃听了,你这个电话一旦打过去,我们的努力就全泡汤了,杜先生肯定知道你是装死,”

于芷欣傻住了:“这……”

“必须用更保密的通讯方式,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而且只能让可靠的人知道真相,”

“到底该怎么办,”

“这个得让我想想……”苍浩说着,瞥了一眼于芷欣:“这些日子,我可以给你安排个地方住,但你要深居简出,”

于芷欣坐在地上,两只白嫩的小脚丫踏在地上,已经被坚硬的石子划出了好几条口子,但她浑然不觉:“如果杜先生真的这么可怕……我们还能打倒他吗,”

“如果因为它很可怕,你就怂了怯了,要你还有什么用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别忘了你的职责是什么,”

“我……当然沒忘,”

“那就好,”苍浩又是冷笑一声:“对杜先生这样的人,如果你们中纪委都沒有办法,普通老百姓还能依靠谁來反腐,,”

于芷欣长呼了一口气:“你说得对……”

“好了,站起來吧……”苍浩向于芷欣伸过手去:“还有很多善后要做呢,”

于芷欣哭丧着脸道:“我……腿软,站不起來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