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特么是个传奇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抓住于芷欣的小手,二话不说,把于芷欣从地上拽了起來,

于芷欣倒是站住了,赤着小脚站在那里,可双腿还在微微发抖:“天啊……怎么会这样,”

苍浩上下扫量着于芷欣:“至于吓成这样吗,”

“当然至于了,差一点啊,我们两个全摔死了,”

“不过就是一场车祸,”苍浩无所谓的笑了笑:“要是沒有十足把握,我才不会这么干,我又沒活够,”

“我不是警察,我只是一个普通公务员,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……”喘了几口粗气,于芷欣不太情愿的说了一句:“不过还是得谢谢你,”

“先别着急谢我,”苍浩若有所思的一笑:“这事儿要是想做圆满了,还缺一个必要的步骤,”

“什么,”

“你的尸体,”苍浩指了指悬崖下面已经摔得粉碎的帕萨特:“现场肯定会被人发现,但到时在车里沒找到你的尸体,杜先生肯定知道你活了下來,”

“对啊,”于芷欣点点头:“那我们不是白冒了这么大的险了吗,”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我想想办法……”

于芷欣很呆萌的问:“能有什么办法,”

“笨蛋,”苍浩翻了翻白眼:“当然是找个死人來冒充你了,”

于芷欣急忙问:“上哪找死人,”

这倒是个问題,

有那么些东西,你不需要的时候,堆得到处都是,等到真正需要,却又很难找到合适的,

自从回到广厦,苍浩经常跟人交手,死了那么多人,往往不知道尸体怎么处理,好在由孟阳龙专门负责善后,

现在需要找具尸体李代桃僵,苍浩却偏偏沒处去找,

苍浩寻思了片刻,拿出手机给罗霸道打了过去:“道哥你忙吗,”

“是老大啊……”罗霸道哈哈大笑着道:“你干嘛呢,一起出來玩啊,天雨楼來了几个新妹子,”

“别说,我还真需要妹子,不过不是活的,是死的,”

“啊,”罗霸道傻住了:“老大你现在这么重口,”

“赶紧给我搞一具女性尸体……”苍浩一边上下打量着于芷欣,一边吩咐罗霸道:“身高一米七左右,瘦一点,年龄就无所谓了,”

“你等等,”罗霸道那边的背景非常嘈杂,这家伙可能是在包房里唱歌喝酒,过了一会,周围安静下來,罗霸道应该是换了一个地方接电话:“老大,你不是大白天的耍我玩吧,你真要奸|尸,”

“奸个屁尸,”苍浩不耐烦的道:“我是要制造车祸现场,”

罗霸道虽然为人大大咧咧,却很是聪明,不用再多解释什么,马上明白怎么回事了:“也就是说,你要让别人以为,某个人或已经死了……可大白天的我上哪去给你弄女尸啊,”

“自己想办法,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你罗霸道不是很能耐吗,这点小事还干不好,”

“总不能我去给你现杀一个人吧,”

“那也是你杀的,跟我无关,”

“等一等……”罗霸道突然想到了什么,一拍大腿:“我有办法了,半个小时,一定给你搞來,”

苍浩倒是有点好奇:“你怎么搞,”

罗霸道神秘兮兮的一笑:“见面再说,”

“喂,我要新鲜的,你可别给我弄具干尸过來,”苍浩怀疑罗霸道要去盗墓,急忙说道:“最好是刚死沒几天的,”

“放心吧,包在我身上,你在哪,我马上给你送过去,”

苍浩开了手机定位,把自己所在具体为止告诉罗霸道,随后收起手机,对着于芷欣笑了笑:“你运气还真不错,”

“你要干嘛,”于芷欣赤着脚往后退了两步:“你不会要去杀人吧,”

“老子冒险把你救下來了,就是不希望有人去死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否则直接把你交给杀手就得了,反正我一个人也能调查杜先生,”

“那倒是……”于芷欣扫量了苍浩几眼,再次提出了那个问題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”

“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,曹氏金融的总裁,”

“不,肯定不是,”于芷欣用力摇了摇头:“你一定有其他身份,”

“这都被你看出來了,其实……”苍浩呵呵一笑:“我特么是个传奇,”

“我沒开玩笑,”

“我也沒跟你开玩笑,”苍浩又是笑了笑,沒再解释什么,转而问:“话说,你一个女的,又这么年轻,却承担这么重要的工作,你的上级是怎么考虑的,”

“我是女的怎么了,我年轻又怎么了,”于芷欣急了:“你知不知道我承办过很多大案要案,”

苍浩要等罗霸道过來,正好沒什么事,就跟于芷欣聊了一会,

别看于芷欣年轻,如今已经是处长了,不过在中纪委那样的大机关,只要有一定的工作成绩,提职总是很容易的,

而于芷欣还很挺有成绩,她不是在吹嘘,之前苍浩在媒体上看到的很多反腐案件,就是她一手办理的,

为了搜集足够的证据,于芷欣曾经不止一次承担过卧底工作,也正是因为考虑到她在这方面有经验,所以这一次上级才把她派到广厦來,

说起來,这位“杜先生”跟于芷欣办过的所有案件完全不同,一般來说,反腐至少明确的知道需要调查谁,事到如今却沒有人知道杜先生真实身份,

所以,于芷欣这一次攒足了劲想要把杜先生揪出來,结果差一点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,

“我们内部的工作方式,还有我们的个人信息,都属于保密内容,你自己知道就行了,千万别告诉别人……”瞥了一眼苍浩,于芷欣叹了一口气:“你是孟首长介绍的,我知道你这个人可靠,才说这么多,”

“我可靠仅仅因为是孟首长介绍的,”苍浩讥讽的笑了笑:“孟首长恐怕自己搞不清楚,身边到底哪些人可靠,哪些人有问題,”

“你怎么这么说话,”

“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,泄露你行踪的人,就在孟阳龙身边,”又是一笑,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因为对杜先生的调查就是从孟阳龙这边开始的,”

于芷欣无语了:“这……”

两个人说着话的功夫,一辆CRV开了过來,苍浩立即站起身,警惕的观察着,

车子停下,罗霸道从上面下來了:“老大,你可难为死我了,这也就是我啊,否则谁能这么快给你搞具女尸……”

苍浩本來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罗霸道打电话,却沒想到罗霸道还真做到了:“你真搞到了,”

“当然,”苍浩打了一个响指,马上有两个手下从车上下來,打开后备箱,拎出了一样东西,

从形状上看,能辨出这是一具人体,外面裹着特大号的黑色塑料袋,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臭味,

苍浩走过去,掀开塑料袋看了一眼,发现果然是一个年轻的女性,体型跟于芷欣有些相仿,

这个女人死了已经有些日子,皮肤表面全是尸斑,看着很是让人作呕,不过还算符合苍浩的要求,

于芷欣看到这一幕,却是惊叫了一声,捂着嘴连连后退了好几步,惊恐万状的看着苍浩和罗霸道,

“虽然这地方很少有人來,不过你也最好管住你的嘴,”苍浩观察了一下周围,冷冷的道:“别把杀手招回來,”

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于芷欣颤抖着手指着那具尸体:“你们杀人了,”

“才沒有呢,”罗霸道懒洋洋的道:“这是正常死亡,病死的,懂吗,不信你过來验尸,”

于芷欣哪里敢走过去,不过这话倒是提醒苍浩了:“你不会抢劫了太平间吧,”

“当然不是……”罗霸道干笑两声:“我……去挖坟了,”

原來,罗霸道还真是去盗墓了,

刚好在前段时间,他有个乡亲的女儿死于白血病,这家人在不远处的郊外有农地,于是就沒火葬,而是在自家地里起了个坟,

棚户区拆迁之后,当地的原住民大都集中买房,仍然住在一起,

有个大事小情,乡亲们互相都会知会一声,所以罗霸道知道这事,

苍浩非常惊讶:“你把乡亲家的坟给挖了,”

“这还不是为了老大你吗,”罗霸道一脸的为难:“换了别人,我才不干这种丧心病狂的事,我为了老大你真是豁出去了,”

“人家还发现自己女儿尸体丢了怎么办,”

“沒事,我是很小心挖开的,然后留了两个人,尽量把坟恢复成原状,就算有一天他家发现了,大不了拿个几万块钱,他家还得挺高兴的……”罗霸道说着,乜斜了一眼于芷欣,嘻笑着问:“你新搞來的货,”

“这叫什么话,”苍浩义正词严:“确实是我新搞來的,”

“老大你行啊,”罗霸道笑得更淫|荡了:“真是艳福不浅,”

“那当然了,以后跟我学着点吧,”苍浩非常得意:“行了,别说沒用的了,赶紧干正事吧,”

“老大你说该怎么弄吧,”

“过來……”苍浩把罗霸道带到悬崖边,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看到帕萨特的残骸:“把尸体塞到那辆车里,然后点把火烧了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