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会是花和尚吧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然后别人就会以为那个女人死了,”罗霸道回头看了一眼于芷欣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沒问題,交给我吧,”

罗霸道还是第一次干这种事,不过干得手到擒來,充分表现出作为犯罪分子的天赋,

从悬崖根本沒办法下去,罗霸道去租了一条小艇,从附近的海滩出发,载着尸体靠近了帕萨特残骸,

接着,罗霸道戴着口罩,把尸体塞到驾驶位上,再给全车倒上汽油,最后一把火给点着了,

随着“碰”的一声,帕萨特爆成了一团火球,尽管离得很远,却也似乎能感受到热浪,

于芷欣仍然不敢看,背过身去,低着头,一个劲的喘着粗气,

苍浩一边抽着烟,一边看着远处的火光,片刻后,回过身來拍了拍于芷欣的肩膀:“恭喜你,从这一刻开始,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,”

“这有什么值得恭喜的……”于芷欣苦着脸看着苍浩:“你……竟然连盗尸这种事都干得出來,”

“还不是为了你,”苍浩把烟头扔到地上,抬脚踩灭:“等罗霸道回來,咱们就撤,不能在这滞留太长时间,”

沒多一会,罗霸道回來了,看到苍浩后还沒等开口说话,突然冲到路旁剧烈的呕吐起來,

“你怀孕了,”苍浩过去轻轻拍了拍背:“你什么时候你还有这功能了,”

罗霸道吐了一会,感到稍微好点,这才说了一句:“恶心死我了……”

“至于吗,”

“老大,你是沒碰那死人,你不知道那味儿……还有,身体都烂透了,一碰就往下掉腐肉,”罗霸道一边说着,一边摆手:“以后这种事可别來找我了,”

“知道,不就是死人吗,在国外那些年,什么样死人沒见过,”苍浩看了看时间,吩咐罗霸道:“行了,沒事了,你们回天雨楼吧,”

“你呢,”

“我还有其他事,”

“老大你是不是……”罗霸道忘记了恶心,笑嘻嘻的望了一眼于芷欣,身体往前一拱一拱的:“是不是要去嗨皮啊,”

“你这人思想太不纯洁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虽然是真的,你也不能说出來啊,”

“那行,我不耽误你了,老大好好享受,”

“等等,”苍浩招呼了一声:“把我们送回多林寺,”

罗霸道亲自开车,直到把苍浩和于芷欣送到多林寺正门外,这才带着小弟离开了,

苍浩指了指多林寺里面:“这段时间,就暂时住这吧,”

于芷欣微微皱起眉头:“寺庙,”

“对了,问你个事……”苍浩挠了挠头:“和尚腐败这事归不归你们管,”

“怎么腐败,”

“就是喝酒吃肉玩|女人,”

“这个去跟宗教事务局说吧,”于芷欣笑着摇了摇头:“你不会是想告诉我这里住的都是花和尚吧,”

“虽然花点,不过有我在,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,”顿了顿,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更重要的是这里比任何地方都安全,”

于芷欣点点头:“好吧,”

苍浩打开寺门,正要往里走,于芷欣突然“哎呦”了一声,

苍浩转回身來:“怎么了,”

于芷欣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双脚:“疼…………”

在悬崖边上的时候,于芷欣把鞋蹬掉了,此后一直光着脚,

本來她的一双小脚晶莹剔透,就算是后脚跟都沒有一点老茧,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,

此时却是脏兮兮的,沾了不少脏东西,还划出了不少口子,有的地方正在流血,

“真是不能吃苦,”苍浩转过身來,拍了拍自己的肩膀:“上來,”

“干嘛,”

“我背你,”

“哦,”于芷欣答应了一声,小心翼翼的伏在了苍浩的后背上,就像刚才在悬崖那里一样,

苍浩感受着身后两个肉球的弹性,大步向寺里面走去,

刚好,不信禅师要出门,看到苍浩背着一个美女进來,马上问了一句:“老大这是谁啊,”

苍浩继续往里面走:“你不认识,”

不信禅师跟了上來:“你介绍一下我就认识了,”

格桑马上冲过來,把不信禅师拉到一旁,低声道:“老大的女人你都敢打主意,活得不耐烦了吧,”

两个骗子和尚溜走了,不敢來自讨沒趣,

苍浩亲自给于芷欣安排了一个厢房,然后拿过医药包:“我來给你处理一下,”

于芷欣急忙把脚往回收:“怎么……处理,”

“先消毒,”苍浩捉住于芷欣的脚踝,硬是把这一双小脚给來了回來:“要是不处理一下,感染发炎了可能要截肢,到时别怪我沒提醒你,”

“啊,”于芷欣吓坏了,哪里敢不听苍浩的话,

苍浩先是擦掉了于芷欣脚上的脏东西,然后棉球蘸着碘伏,很仔细的清理起伤口,

于芷欣登时打了一个机灵:“疼……好疼,”

“要是这点苦都不能吃,我看你还是干脆辞职吧,”苍浩按住了脚踝,继续清理伤口:“那些贪官为了隐藏自己的罪行,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來的,你这工作可是冒着生命危险,”

于芷欣被这话激起了倔劲,还真就稳稳坐在那里,一动都不动,

苍浩处理伤口非常熟练,沒多一会,于芷欣的小脚就像之前那样光洁如初,伤口看起來也沒什么大碍,

苍浩松了一口气:“还好,都是擦伤,贴上创可贴,这几天注意别沾水就行,”

于芷欣很好奇:“你到底是干什么的,”

“怎么又这么问,”

“我看你……好像是学过医吧,”

“别说,这一次你还真说对了,不过我是自学成才,”苍浩把手向于芷欣一伸:“差点忘了一件事,把你手机给我,”

“干嘛,”

苍浩沒回答:“先给我,”

于芷欣把手机交给苍浩,苍浩关机之后取出SIM卡,直接掰碎了,

于芷欣吓了一跳:“你干嘛,”

“你人都死了,手机还开机,正常吗,”苍浩懒洋洋的道:“有空去买个手机卡,不过也沒什么用,你现在要做的是尽可能不跟外界联系,”

于芷欣傻傻的点点头:“哦,”

“你先休息吧,我还有事,”苍浩出了厢房,很认真的把门关好,

这个时候,李崇和黄彬焕走了过來,李崇低声问:“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,”

苍浩把经过大致说了一下,然后告诉两个兄弟:“那几个杀手刚一出现,我就判断是冲着于芷欣來的,这样的话我们也就别暴露自己了,所以我直接将计就计,制造一个车毁人亡的假象,让杜先生以为于芷欣已经死了,”

“老大你也太冒险了,”李崇一个劲的摇头:“话说,这个于芷欣也沒什么用,我看直接送回京城得了,”

“不,我们做不到的事,她能做到,”顿了一下,苍浩很认真的道:“她当然不能上阵杀敌,但她的身份可有大用,因为现有迹象表明杜先生可能是高官,对付他最终还是要纪检方面出马,我们沒有办法跟纪检说上话,就算是孟阳龙也隔了一层,但她可以,”

“有道理,”李崇点了一下头,又提出:“不过,既然这么多人在给杜先生办事,就凭她一个小小的处长,差点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,又凭什么扳倒杜先生,”

黄彬焕也道:“更要命的是我们现在根本不知道杜先生到底是谁,”

“想要把杜先生揪出來,也不是沒有办法,我已经有了一个方案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苍浩不无忧虑的道:“关键是这事要得到孟阳龙的支持,那么问題來了,孟阳龙可能根本不可靠,也可能孟阳龙身边有人是杜先生的卧底,我又该怎么把所有这些事情都告诉孟阳龙,”

黄彬焕拖着长音说了一句:“我觉得,你现在跟孟阳龙通话,可能每一个字都被监听,”

“真特么头疼……”苍浩拍了一下额头,转而吩咐李崇和黄彬焕:“对了,那个于芷欣根本不知道咱们是什么人,最好也别让他知道,这几天,大家别露家伙,尽量深居简出,也别跟她打交道,”

李崇和黄彬焕一起点头:“明白了,”

刚好这个时候,于芷欣推门出來了,也不知道从哪找了一双拖鞋,一瘸一拐的走了过來:“你们聊什么呢,”

來到苍浩近前,于芷欣看了看黄彬焕和李崇,又问了一句:“这些都是你的下属,不介绍一下吗,”

李崇和黄彬焕直接扭头走开,就好像沒看到于芷欣,

于芷欣讪讪的说了一句;“真沒礼貌,”

“沒必要介绍,”苍浩懒洋洋的道:“反正住不了几天你就得走,”

“话说,你一白领,为什么要住在寺庙里,”

“你哪來那么多为什么,,”苍浩有点不耐烦:“我住这里修身养性不行吗,”

“嗯,我听说,如今很多白领都信佛,因为工作压力太大,需要寻找心灵上的寄托,” 于芷欣自以为找到了答案,但她却一直都沒想到,曹氏金融总裁只是苍浩用來掩护自己的身份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苍浩的手机响了,是孟阳龙打过來的,

苍浩现在最头疼的就是孟阳龙的电话,明知道被窃听了,不能说任何重要的事,却偏偏有很多重要的事必须得说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