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就是这么任性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叹了一口气,告诉于芷欣:“是孟阳龙打过來的,你在旁边听着,别出声,”

于芷欣急忙问:“你怎么跟他说,”

“怎么跟他说都不能说实话,”苍浩说罢,把手机接了起來,”

孟阳龙直接发问:“怎么样,接到于芷欣沒有,”

苍浩故作糊涂:“谁是于芷欣,”

“就是我跟你说过的,中纪委的派员,”孟阳龙有点吃惊:“你沒见到她,”

苍浩一脸呆萌:“沒有啊,”

“不对啊……”孟阳龙更惊讶了:“她说过,刚到广厦就会联系你,航班落地已经三个小时了,怎么你沒见到她人,”

“也许出去玩了,”

“不可能,”孟阳龙断然道:“于芷欣不是那样的人,她的上级跟我亲口保证的,这丫头做事非常靠谱,”

“哦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不过人都是会变的,”

“情况有点不对劲,担心是出事了,”孟阳龙的语气非常沉重:“我得让人调查一下,”

“那就是你的问題了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区区一个杜先生吗,我自己也能搞定,用不着中纪委什么的,”

“不,你沒搞清楚状况,这一次跟你过去面对的敌人不一样,这一次的敌人來自我们内部,”孟阳龙非常认真的道:“应该由谁來处理,就让谁來处理,否则就乱套了,”

“可你现在已经僭权了,这事本來就不归部队管,”

“我说你这态度不对啊,”孟阳龙有点恼怒的道:“如果杜先生真是体制内的官员,你知不知道会造成多大危害,”

“危害已经发生了,”

“那更得把损失挽回,”

“孟首长,我跟你说得直白点吧,哪怕枪毙一百个杜先生,把他的财产全部充公,跟我这普通老百姓有啥关系,”呵呵一笑,苍浩又道:“你是长辈,我敬重你,从个人角度來说呢,你有事情让我帮忙,我肯定义不容辞啊,但这个于什么欣,她自己玩消失,我有什么办法,总不能满城贴告示寻人吧,,”

于芷欣哪里知道,苍浩跟孟阳龙说话从來都是这个态度,她就是觉得苍浩似乎有点过分了,

于是她往前走了几步,似乎想要说点什么,然而苍浩立即瞪了她一眼,

不知道为什么,于芷欣竟然立即停住脚步,站在那里不敢出声了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于芷欣注意到,苍浩一只手在打着电话,另一只手放在桌子上,手指若有若无的敲击着桌面,

于芷欣立即腹诽:“这人贱毛病真多,”

她对苍浩的印象本來很差,经过悬崖上的冒险之后,尤其是苍浩那么认真的给自己治伤,本來她对苍浩的印象有所改观,

此时,见苍浩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,她对苍浩的印象又打了一个折扣,无处发泄之余,觉得苍浩每个小动作都那么讨厌,

不只于芷欣这么想,孟阳龙也觉得苍浩很讨厌:“我发现,我要是每天都跟你通过电话,至少得少活十年,”

“那么沒事就少打电话……”苍浩说着,打了一个哈欠:“你去找那个于芷欣吧,我得再睡一会了,难得今天休息……”

“睡死你,”孟阳龙恶狠狠丢过这句话,就把电话挂了,

于芷欣这时终于敢开口了:“你怎么这么跟孟首长说话,”

苍浩一脸理所当然:“我一直跟他这么说话,”

“什么,”于芷欣愣住了:“你……你也太能装了,你知不知道孟首长是什么人,对他说话就算不是恭恭敬敬,你也不能满嘴是刺儿啊,”

“说对了,”苍浩理直气壮的道:“我就是这么任性,”

“我现在沒心情开玩笑,”叹了一口气,于芷欣又摇了摇头:“当务之急,是让孟首长知道,我这边出事了,最好还能把他身边的卧底查出來,可是咱们应该怎么跟他说这些,你还不赶紧想想办法,”

“我刚才已经说了,”

“你说什么了,”于芷欣非常不满:“我就听见你在那装了,”

“我刚才已经把该说的话全都说了,只是你沒听出來罢了……”耸耸肩膀,苍浩补充了一句:“至于孟阳龙听沒听出來,也得看悟性,千万别让我失望,”

于芷欣好像有点明白了:“你……难道刚才用了什么暗号,”

“差不多吧,”苍浩嘿嘿一笑,告诉于芷欣:“你先好好休息,我出去一趟,”

“干嘛,”

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想把你装死这事办圆满了,还有一件事必须要去做,”

“什么事,”沒等苍浩回答,于芷欣突然又说了一句:“这人好帅啊,”

“我当然很帅了,”苍浩哈哈一笑:“虽然帅的不太明显,”

“我沒说你,”于芷欣一指不远处:“我说的是那个人,”

是谢尔琴科,估计可能是肚子饿了,出來找吃食,

今天谢尔琴科穿得很随便,身下也是一条短裤,上身是一件很普通的T恤,

可是偏偏的,尽管穿的很屌丝,谢尔琴科看起來仍然很帅,

倒也难怪于芷欣发花痴,苍浩不得不承认,谢尔琴科确实比自己有魅力,

谢尔琴科走过來,先是冲着于芷欣微微点了一下头,算是打招呼,随后问苍浩:“我刚才听到枪声,沒什么事吧,”

“沒事,”苍浩不耐烦地摆摆手:“至少沒你什么事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”

谢尔琴科尴尬的笑了笑:“好吧,”

于芷欣向谢尔琴科伸过手來:“你好,我叫于芷欣,这几天在这里借住,”

“你好,”谢尔琴科礼貌性的跟于芷欣握了握手,这位联邦安全局的前任局长可是精明的很,看出來苍浩的心情不太美丽,就沒敢留下,

于芷欣看着谢尔琴科离开的背影,长呼了一口气:“真的好帅,”

“你发花痴啊,”苍浩不屑的打量着于芷欣:“就你这样的还反腐呢,这要是碰上性|贿赂,你自己就得先翻船,”

“你胡说什么啊,”于芷欣白了苍浩一眼:“话说,怎么这里会有外国人呢,难道是敬仰佛家文化,”

“他……是來养病的,”

于芷欣一愣:“养什么病,”

“艾滋病,”苍浩长叹了一口气:“你看他气色是不是很差,已经病入膏肓了,沒几天活头了,你刚才跟他握手了,当心已经被传染,赶紧去做个检测吧,”

“你以为我不知道,握手根本不传染病毒,”

“为了你的健康考虑,那也得离他远点,这万一要是传染了……”

“真是的……这么帅,就得了艾滋病,真可惜了,”于芷欣似乎是当真了,一个劲的摇头:“可就算是得了艾滋病还是很帅啊,”

“你知道他为什么得艾滋病吗,”

于芷欣又是一愣:“不会是吸毒吧,”

“错,”苍浩沉重的摇了摇头:“他是弯的,”

“GYA,”

“本來我不愿这么称呼他,不过……他的性取向确实有问題,”叹了一口气,苍浩一脸惋惜的道:“白瞎这么个帅哥了,”

“确实可惜了,”

“好了,不说他了,总之你离他远点,”顿了顿,苍浩告诉于芷欣:“我要去趟刑事侦查局,”

“干嘛,”

“车子着了火,很可能已经被人看到,报警了,这事警方肯定要介入,如果取证调查后发现,车上的死者不是你,咱们就白费这么大力气了,”苍浩耸耸肩膀,有点无奈的道:“我得让警方配合咱们演戏,”

于芷欣哪里知道苍浩在刑事侦查局有什么关系:“警方凭什么听你的,”

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呗,警察也是人,”

于芷欣皱起眉头:“你说的什么啊乱七八糟的,”

“总之你老老实实呆在多林寺就对了,”苍浩懒得解释,直接去刑事侦查局了,

原则上來说,这种案子一定要交给刑事侦查局,只要跟廖家珺打个招呼,说明一下情况,廖家珺一定会配合,

今天针对于芷欣的谋杀,让苍浩觉得眼下沒几个人靠得住,无从知道谁被杜先生收买了,

不过,苍浩敢给廖家珺打包票,这个丫头绝对不会对任何邪恶屈服,

也就在苍浩赶往刑事侦查局的路上,廖家珺这边出了点事情,是有关菁华大学投毒案的,

先前被请走调查的犯罪嫌疑人孙乔,警方已经认定有作案嫌疑,决定正式批捕了,

有一点比较意外的是,这位孙乔也算是官二代,父亲是一个清水衙门的局长,倒也沒什么本事妨碍司法公正,

但是,孙乔是红青会的成员,廖家珺报请检察院批捕的时候就料到,红青会那帮人肯定要來找麻烦,

果不其然,五辆豪车一字排开,停在刑事侦查局门口,

两个警察赶出來,想把这些车撵走:“赶紧开走,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别妨碍我们的办公秩序,”

从打头的一辆玛莎拉蒂上下來一个人,走到这两个警察面前,微微一笑:“我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,”

一个警察冷笑一声:“你是谁啊,”

“我是杨玉洲,”这个人用右手拇指点了点自己的胸膛,傲慢的道:“你们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,沒听说过也沒关系,记住这个名字对你们沒坏处,”

杨玉洲说话的功夫,从几辆豪车上又下來几个人,年纪都不大,十七八岁的居多,

这些人个个一脸的傲娇,仰着头用鼻孔指着太阳,非常不屑的看着两个警察,

更加重要的是,这些人气场都很强,穿戴全是一身名牌,看得出來非富即贵,

气场这玩意不是装出來的,两个警察看出來这些人很有來头,就缓和了语气:“你们要干什么,”

“不干什么,”杨玉洲呵呵一笑:“别误会,我不妨碍你们的秩序,正相反,我是來协助你们工作的,”

一个警察下意识的问了一句:“什么意思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