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八章 知道我爸是谁吗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PS:向移动读者道歉,因为本书设为移动首发,调整后续章节发布时间,我给搞错了,结果跳章直接发到第二百章了,以后的更新会逐步把漏掉的章节补回來,给大家带來不便表示歉意,另外,大家也可以看出这书存稿状况,就是这么牛,请放心订阅,

“我的意思就是说,我要见你们局长,,廖家珺,”顿了一下,杨玉洲又道:“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,等我把事情说完了,自然也就把车开走了,”

两个警察不愿招惹这帮人,答应了:“好,”

一个警察留在原地,另一个警察去通报廖家珺,

廖家珺一听,冷冷一笑:“让他进來,”

很快的,杨玉洲就被带进了廖家珺的办公室,他一进门,就向廖家珺伸过手來:“你好,廖局长是吧,久仰大名,”

廖家珺看了一眼杨玉洲的手,沒去握:“你有什么事吗,”

“是这样的,我是杨玉洲,红青会的……”

廖家珺打断了杨玉洲的话:“我沒问你是谁,我问你有什么事,”

廖家珺的态度让杨玉洲非常不爽,不过杨玉洲也沒马上发作,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:“我是为了孙乔的案子來的……”

“你认识他,”

杨玉洲直接就道:“他是我小弟,”

“听着,我跟你们红青会沒打过交道,不过我也知道你们都是一帮二代,家里最差也得有个局长才能进这个组织,从这个角度來说,你们的政治觉悟应该比普通百姓要高,不指望你们能够配合司法工作,但你们也要注意一下言行,”廖家珺冷冷的打量着杨玉洲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不要用小弟大哥之类的称呼,这样很容易让我把你们当成黑|社会组织,”

廖家珺这话说得很噎人,两个人这才刚一见面,杨玉洲就被搞得下不來台,

杨玉洲发现眼前这位美女警官很不简单,哪里还敢轻视,只得端正了态度:“对不起,我的意思是说……他是我的朋友,也是红青会的人,”

“就警方而言,着重在于他是否有犯罪行为,社交关系当然也在调查之列,不过你不用刻意强调,”廖家珺逼视着杨玉洲,目光中似乎有一股寒气:“你到底有什么事,”

杨玉洲发现廖家珺对自己的身份根本不买账,本來他还想套套近乎,提一下自己在警务系统认识多少朋友,此时也只好放弃这个打算,直接说出了來意:“我希望你们警方放人,”

廖家珺微微一笑:“为什么,”

“你们警方调查这么久,也沒有任何证据,当然应该放人了,”

“谁告诉你沒有证据,”不等杨玉洲回答,廖家珺又道:“我们已经决定批捕了,”

“别以为我不懂法,你们的证据链肯定有问題,否则你们从一开始就直接逮捕了,”

“我看是你不懂法才对,这些日子的调查,就是为了进一步完善证据链,”

杨玉洲提出:“那你能不能把证据给我看看,”

“保密,”廖家珺的笑容变得耐人寻味起來:“我们警方的工作,沒有必要向你公开,你更沒有权利索要,”

“我是当事人亲友,为什么不能看,”

“你还真是法盲,”廖家珺的笑容开始向鄙夷发展:“在调查阶段是保密的,不过等到正式公诉,所有证据都会在法庭上公示,如果你认为证据有问題,到时给他请个好点的律师,”

“你……”杨玉洲的嘴角抽搐了几下:“也就是说你不放人了,”

“放肆,”廖家珺“啪”的拍了一下桌子:“你以为你是谁,跑到这來大大咧咧的要求我放人,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可以妨碍司法公正追究你的责任,”

“追究我,”杨玉洲实在气坏了,不但沒能把孙乔带走,看样子自己也得留在警局:“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,”

“我不知道你爸是谁,但我知道自己是谁,”廖家珺字字顿顿的告诉杨玉洲:“我是警察,”

“警察又怎么样,”

“警察不怎么样,只不过秉公执法是警察的职责,只要你犯法到这个地步了,就根据法律法规作出处理,不管你爹是谁,”廖家珺有拍了一下桌子:“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别说你还不是王子,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还有工作,”廖家珺看了一下时间,不耐烦的道:“对你的接待到此为止,现在请你出去吧,”

“就这么让我走,”

“不然你想怎么走,”廖家珺拿出一副手铐往桌上一扔:“要不我派辆警车把你送去拘留所呆两天,”

“好,算你狠,”杨玉洲恨得咬牙切齿:“你给我等着,”

“说这话的人不只你一个,不过我等了这么久了,也沒谁把我怎么样,”廖家珺说着,拿起了电话:“你是不是想对我进行人身威胁,”

杨玉洲早知道廖家珺是根硬骨头,倒也沒指望廖家珺能痛痛快快放了孙乔,但他觉得不管怎么说廖家珺也得忌惮自己的身份,

沒想到的是,廖家珺还真就沒把他当回事,从他进了办公室开始就碰了一鼻子灰,

如果就这样出去,杨玉洲可算是颜面扫地了,更重要的是,孙乔还真就是他的小弟,小弟要是就这么出了事,以后在红青会谁还拿他当回事,

所以杨玉洲不能就这样出去:“你得给我个交代,”

“我不需要给你任何交代,”廖家珺拨了一个号码,随后吩咐道:“派两个人來我办公室,有人闹事,”

等到廖家珺放下电话,杨玉洲冷冷一笑:“少跟我虚张声势,”

“我不需要跟你虚张声势,”廖家珺呵呵一笑:“告诉你,如果你还不走,不管你爸是谁,拘留所五日游你是逃不掉了,”

话音刚落,办公室的门推开,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走了进來,一左一右站在杨玉洲身旁,

廖家珺一指杨玉洲:“就是他,”

马上的,两个警察伸手按住杨玉洲的肩头,此时杨玉洲只要敢乱动一下,就会立即被擒拿住,

“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老老实实滚出我的办公室,”廖家珺一指门外:“不欢迎你再來,”

“走就走,怕你啊,”杨玉洲还真怕廖家珺把自己抓起來,站起身,大步流星向外面走去,

等到出了刑事侦查局的大门,杨玉洲回扣啐了一口浓痰:“呸,有什么了不起的,”

两个小弟赶忙过來,笑嘻嘻的问:“老大,怎么样了,”

杨玉洲正要说话,突然发现气氛有点不对,刚才自己进來的时候,门前冷冷清清的,此时围了许多人,

这些人有不少是记者,举着摄像机和麦克风,好像要采访什么,

另外还有不少围观群众,他们对采访不感兴趣,倒是围着几辆豪车指指点点,

杨玉洲气呼呼的质问:“哪來这么多傻B,”

一个小弟赶忙道:“据说要把孙乔批捕,是媒体得到消息來采访了……”

“艹,”杨玉洲气呼呼的道:“回去再说,”

杨玉洲上了车,还沒等发动,却发现自己根本开不出去,

很显然,菁华大学投毒案引起了太多关注,越來越多的人正赶來围观,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,

国人有一个非常优秀传统就是围观,只要街上发生点什么热闹,立即扶老携幼赶过來,如同苍蝇见到腐肉,

假如你在街上碰见老人躺地上碰瓷,只要高喊一声:“那边抓小三呢,”,保证这老人一个高蹦起來问你:“哪呢,”

人越聚越多,杨玉洲一个劲的按喇叭,可是车根本开不出去,

“艹,”杨玉洲越來越火大,下了车之后,冲着站在车头前的一个人就是一拳:“你特么眼瞎,”

这个人踉跄着摔倒在地,捂着脸质问:“你干嘛打我,”

“打你又怎么样,”杨玉洲扯着嗓子吼道:“赶紧特么给我让路,”

围观群众不干了,纷纷上前,指着豪车斥责:“干嘛打人,有钱了不起啊,”

“有钱还就是了不起,”杨玉洲冷笑一声:“赶紧给我让开路,否则别怪我见一个打一个,”

一个正准备进刑事侦查局采访的女记者听到这话,马上指挥扛着摄像机的同事:“这个人太嚣张了,给他录下來,”

说起來,如果苍浩在场,一定会认识这位女者,

她就是广厦卫视的陈美云,

当初苍浩结束普里皮亚季一战,回广厦后下飞机吃了一顿饭,遇上了一家宰客的黑店,

当时,陈美云和同事刚从M国采访回來,碰巧也在这家店里,

当时苍浩对黑店老板一副唯唯诺诺的怂样,让陈美云很是看不起,亮出了记者身份,算是帮苍浩解围了,

记者是无冕之王,但杨玉洲还真沒看在眼里,冲过去推了一把扛着摄像机的那个记者:“谁特么让你录我了,”

这个记者站立不稳,踉跄着后退了几步,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人,

这个人正是苍浩,

苍浩刚跟于芷欣分手,离开多林寺來找廖家珺,让刑事侦查局配合演好这出戏,

这会儿,苍浩还是刚到,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也不知道杨玉洲就在这,

结果苍浩被踩了个正着,脚下一疼,下意识的推了一把记者:“你看着点路,”

这个倒霉的记者向皮球一样,又回冲向杨玉洲,

杨玉洲知道这个记者身后有人在推,马上绕到记者身后,抬拳就打:“艹你妈,眼瞎啊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