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章 我是你们的掘墓人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这话一说出口,一个警方领导不住的点头:“哎呀,苍先生啊,你这话说的太好了,有时间來局里给我们讲讲课吧,”

杨玉洲本來还想提醒众人,他爸到底是谁,但又知道这沒什么用,

一时间,这位二代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屈辱,眼泪不住的往外涌:“那我的车是谁砸的,”

“那谁知道了,”警方领导四下张望了几眼:“这辆破车什么时候开过來的,”

“我……破车,”杨玉洲愤怒的吼道:“那是玛莎拉蒂,”

苍浩指着杨玉洲,问警方领导:“听到沒有,他骂你们马勒戈壁,”

警方领导不耐烦地摆摆手:“把他先送到讯问室,让他冷静一下再说,”

两个警察一左一右,把杨玉洲押进了刑事侦查局,围观群众立即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,

苍浩趁着围观群众暂时把注意力放在警察身上,找机会也溜了进去,

一进刑事侦查局的门,苍浩直接就去了廖家珺的办公室,

说起來,广厦警务系统并不都认识苍浩,但苍浩在刑事侦查局绝对是名人,

这一路上根本沒有人阻拦,甚至也沒人过问,而且苍浩不管走到哪,都有人打招呼,

等到进了廖家珺的办公室,廖家珺看到苍浩,直接來了一句:“干得好,”

苍浩明知故问:“什么干得好,”

“刚才的事情我全看见了,”廖家珺把显示器转向苍浩,上面播放了一段录像,正是刚才怒砸玛莎拉蒂,

苍浩看到这段录像,却是一惊,竟然忘了刑事侦查局周围密布摄像头:“这特么可是罪证啊……”

“放心,”廖家珺笑嘻嘻的道:“我会让人把录像删除的,”

“真的,”苍浩有点不放心:“你好像不符合你的作风,”

“如果是过去呢,我一定秉公处理,不过现在我也想清楚了……”廖家珺略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有些事情还真不能用法律來处理,”

苍浩长叹了一口气:“你成熟了,”

“对了,你來找我什么事,”

苍浩沒有回答,而是拿过办公桌上的便签,在上面写了一句话:“你这里说话安全吗,”

考虑到孟阳龙已经被窃听,苍浩必须防备廖家珺这里也处于杜先生监控之中,

廖家珺笑了笑:“放心吧,安全的,基本上定期进行安全监测,保证沒有窃听器或者监视器,”

苍浩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:“你们是不是接到报警,有一辆车着了火,在海边,”

廖家珺用鼠标在电脑上点击了几下,调出接警记录,很快找到了:“还真有,刚接到的……跟你有关系,”

“有一定关系,你一定听我把话说完,千万别激动……”苍浩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,这才道:“这辆被烧的车子是租赁來的,里面有一具被烧焦的女尸,不过是前些日子死于疾病,不是凶杀……”

廖家珺马上明白了:“你伪造现场,”

“中纪委派了一个人,秘密來广厦调查杜先生,但刚下飞机沒多久就遭到凶手追杀,我故意伪造了现场,挖坟弄到一具女尸,让杀手以为这个人已经死了……”顿了顿,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但这需要你來配合,”

“明白,”廖家珺直接就问:“你把这个人的详细资料给我,”

苍浩对于芷欣了解也不多,只是大致说了一下身高体重,还有年龄,

廖家珺点点头:“有这些就足够了,过几个小时我会安排人向媒体吹风,就说在海边发生一起凶案,根据找到的证件显示,受害者是來广厦度假中纪委工作人员,为了把事情做足,我也会跟中纪委那边了解于芷欣这个人的情况……”

苍浩很满意:“谢谢,”

“只要定义为凶杀案件,就归我们刑事侦擦局,我肯定要调查处理的,所有调查线索,完全可以根据你的需要人为造出來,只不过嘛……”顿了一下,廖家珺有点忧心的道:“这毕竟是个假案子,如果有人认真调查的话,一定会发现纰漏,”

“也就是说我们只能尽快把杜先生揪出來 ,”

廖家珺用力点了一下头:“对,”

“那么机会來了……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杨玉洲这不是让你们给抓了吗,”

“我知道,是非法持有武器……”廖家珺微微皱起好看的眉毛:“难道这人跟杜先生有关系,”

“我估计他应该属于外围成员,知道的事情不多,也就是个炮灰,”呵呵一笑,苍浩又道:“但对付杜先生这样的人,还必须先从外围攻破,”

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先用其他罪名,把不太重要的人抓起來,然后一点点的审讯,抓到比较重要的人,最后找到杜先生本人,”

“私藏武器这种事可大可小,既然是发生在杨玉洲身上,就必须往大里整,”苍浩狡黠的笑了笑,缓缓说道:“杨玉洲我是打过交道的,这个人的心理素质很一般,把你们的审讯手段全拿出來,摧毁他的心理防线,等到他完全放弃抵抗,意识到自己可能面对严重后果,你问他什么都会说的,”

“好主意,”廖家珺呵呵一笑:“其实你很适合当个警察,”

“那么你暂时当我是警察吧,”

廖家珺一愣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我想见见杨玉洲,”

廖家珺马上答应了:“可以,”

杨玉洲已经被拷在讯问室,紧邻着讯问室有一个房间,廖家珺把苍浩带到了这里,

两个房间中间有一扇单面透光的镜子,跟电影电视里常看到的一样,这边能看到讯问室里面的情况,但杨玉洲往这边看过來却只能看到自己的那张脸,

杨玉洲还是不老实,不断的叫嚷:“你们知不知道我爸是谁,”

“不知道,”一个负责审讯的警察冷冷的道:“我有必要提醒你,你现在可是私藏武器,这个性质非常严重……”

“少特么跟我说这个,”杨玉洲不耐烦的打断了警察的话:“我的玛莎拉蒂被砸了,你们怎么不管管,”

另一个警察懒洋洋的问:“谁砸的,”

“苍浩,”

“谁能证明,”

杨玉洲本來想说“围观群众”,但马上又想到,群众们不会帮他说话的,

苍浩在砸车的时候,就连那个扛着摄像机的记者,都故意把摄相机对着地面,

不过,杨玉洲倒也不傻,马上想起:“你们局外面不是有很多摄像头吗,总应该拍到一点什么吧,”

第一个警察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,摄像头坏了,”

“你……”杨玉洲傻眼了:“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坏了,”

“我怎么知道,”另一个警察叹了一口气:“国产的东西靠不住,我们正在修,真沒办法……”

杨玉洲咆哮着质问:“那我的车白白被砸了,”

一个警察直接來了一句:“你说你的车被砸,我们会调查的,当然了,也不能排除是你自己故意损毁骗保,”

“你说什么,”杨玉洲赫然发现,这帮警察太不是东西了,明明自己是受害者,竟然被倒打一耙:“你们太无耻了,”

“欢迎你对我们工作提出指正和建议,不过,你还是得把私藏武器的事情说清楚,”一个警察拿出证物袋,放到杨玉洲面前,那把仿五四就装在里面:“这个性质可是很严重,”

“去你妈的,”杨玉洲不耐烦的骂了起來:“我要打几个电话,我要见律师,我要跟我爸说,”

苍浩也不跟廖家珺打招呼,直接推开门,进了讯问室,

讯问室里支着摄相机,全程记录讯问过程,

苍浩先关掉了摄相机,随后走到杨玉洲面前,

杨玉洲看到苍浩就是一惊:“怎么是你,”

“怎么就不是我,”苍浩掏出烟來点上,抽了一口,冲着杨玉洲吐了一个烟圈:“杨公子你也有今天,”

“卧槽,苍浩,你别得意,山不转水转,你早晚落我手里,”杨玉洲用力挣扎了几下,可是那里能把手从手铐中挣脱,只能眼睁睁看着苍浩羞辱自己,

“好像很久之前,你说过类似的话,不过结果是你被我一枪打伤了腿,”苍浩说着,弓下腰來看了看杨玉洲的腿:“伤恢复的不错嘛,”

杨玉洲急忙对讯问的警察喊了起來:“你们听到了吗,这个苍浩也有枪,还开枪打断我的腿,”

这话刚出口,杨玉洲才发现,两个警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,讯问室里只有他自己和苍浩两个人,

“我是开枪打了你,可是谁能证明呢,”苍浩往杨玉洲的肩膀上弹了一下烟灰,笑呵呵的道:“但你杨公子身上带着枪可是很多围观群众都看到的,”

“苍浩,算你狠,”杨玉洲气呼呼的道:“只要让我打几个电话,我就马上能从这出去,”

“你以为你还能打电话,”

杨玉洲一愣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意思就是说,你这一次被抓进來,不脱层皮就别想出去,”苍浩说着,冲着杨玉洲又吐了一个烟圈:“你以为自己是二代就很了不起,当然,很多人确实巴结你们,但还有很多人真就沒把你们放在眼里,杨玉洲,你听好了,,我就是你们的掘墓人,”

杨玉洲张嘴就骂:“掘你麻痹墓……”

苍浩抬手一记耳光,“啪”地一声,杨玉洲半边脸肿了,

苍浩擦了擦耳朵,弓腰附在杨玉洲耳边,问:“我沒听清,你刚才说什么,”

“我说掘……”

沒等杨玉洲把话说出來从,苍浩抬手又是一记耳光,结果杨玉洲另外一边脸也肿了,

苍浩又擦了擦耳朵:“再说一遍,”

杨玉洲的嘴角流下一抹鲜血:“我不说了……”

“说吧,你必须得说,说说你爸是谁,说说你的二代身份,”

“我不说,”杨玉洲倔强的道:“我说了你该打我了,”

“你不说我也一样打你,”苍浩说着,抬手把第三记耳光抽了过去,

苍浩手劲太大,虽然只是三记耳光,杨玉洲整张脸已经肿的像猪头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