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特么是个笑话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來,继续说……”苍浩笑吟吟的看着杨玉洲:“说你是二代,说你爸是谁,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杨玉洲哭了:“我错了……我不说了,”

“知道错了,”

杨玉洲一个劲点头:“知道,”

“那好,你把我的话重复一遍,说,,你苍浩就是我们的掘墓人,”

杨玉洲倒是很有骨气,张嘴就道:“你苍浩就是我们的掘墓人,”

“说得好,”苍浩抬手一记耳光,这一记耳光比刚才的更狠,杨玉洲的一颗后槽牙跟着掉落下來,

杨玉洲疼的呲牙咧嘴,过了一会,惊恐万状的问:“我都说了,你为什么还打我,”

“我是要让你牢记,其实不只是我,而是每一个我这样的人,都是你们的掘墓人,”呵呵一笑,苍浩很是鄙夷的说了一句:“好一个官二代……杨玉洲,我今天跟你说句大实话,你特么就是一个笑话,”

这句话刚一出口,廖家珺推开门进了讯问室,对苍浩说了一句:“差不多行了,”

“听你的,”苍浩拿出面巾纸,擦了一下手,随后扔进废纸篓,

杨玉洲一个劲的喊:“警官,他打我了,他刚才打我了,”

廖家珺撇了撇嘴:“谁证明,”

杨玉洲又傻住了:“我……你们……真卑鄙,”

廖家珺叹了一口气:“法律面前要讲证据,你沒有证据证明别人打你,我又有什么办法,”

随后,廖家珺走到杨玉洲面前,掏出面巾纸给杨玉洲擦了擦脸,对苍浩说道:“还有,你也是,给人家都打出血來了,记住,刑讯逼供的要诀就是,千万不能见血,因为血就是证据,”

这话倒是提醒了杨玉洲,再次叫嚷起來:“对啊,有证据,证据就是我的血,”

廖家珺根本不理会杨玉洲,一扬手,把证据扔进了废纸篓,

“你们……我要让你们全都付出代价,”杨玉洲算是看出來了,今天警方和苍浩串通好了,非要置自己于死地不可,

他现在急切的想要打电话,不管是他爸,还是杜先生,反正这两方都能把自己救出去,

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杨玉洲打定主意,要让这帮人全都付出代价,

但是,还沒等杨玉洲提出要求,廖家珺直接就來了一句:“考虑到你的案子性质特殊,我们暂时不能让你对外联系,不管你的亲属还是律师,”

杨玉洲不服:“为什么,”

廖家珺冷冷的看着杨玉洲:“你应该懂法吧,私藏武器在本国可是重罪,”

“我那把只能打钢珠,不是真正的枪,”

“看來你是不懂法了,那我就再给你再普法一下,凡是枪口动能超过两焦耳,即视同为真枪,这也就是玩具枪和仿真枪的区别所在,当然了,你那把抢是否符合标准,我们还需要进一步鉴定,不过眼下已经完全可以肯定具有很大杀伤力,”轻哼一声,廖家珺缓缓说道:“最近一年來,广厦地区各种犯罪活动猖獗,包括境外雇佣兵组织和贩毒集团先后潜入,考虑到在你身上发现了武器,我们必须进一步调查,你是否跟这些犯罪活动有牵连,所以基于保密需要,暂时不能让你跟外界联系,请你谅解,”

杨玉洲听到这话,很想开口问候廖家珺的母亲,不过他也知道,这话一旦说出口,自己还得挨揍,

今天自己算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,只能把理咽到肚子里,

不过,他却忽视了一件事,平常他用二代身份嚣张霸道的时候,又曾让多少人同样有理说不清,

“我得走了,沒时间陪你玩了……”苍浩很潇洒的冲着杨玉洲挥挥手:“拜拜,”

苍浩除了讯问室,廖家珺也跟了出來,

廖家珺冲着苍浩一挑大拇指:“我全都看见了,你刚才干的太漂亮了,”

苍浩看了看周围沒人,低声问廖家珺:“你知不知道杨玉洲父亲到底是谁,”

杨玉洲被捕之后,廖家珺第一时间就调查了杨玉洲的背景,这个非常容易,直接在警务系统输入杨玉洲的名字,主要家庭成员及其工作单位全部显示出來,

所以廖家珺直接就告诉苍浩:“广厦国土资源局局长杨伟,”

“杨伟,好名字,”苍浩点了点头:“管国土资源的,当然有权有钱了,难怪这么狂妄,”

“其实,他爸还是前些日子刚上位的,过去还真不是干这个的,”顿了顿,廖家珺又道:“我估计,也正是因为他爸成了实权部门一把手,他才越來越嚣张,”

苍浩不用调查也能猜到,杨玉洲父亲杨伟的上位,很可能是得到了杜先生的推力,

严月蓉稳定了在广厦的地位之后,肯定要把各个实权部门全换上自己的人马,国土资源当然包括在内,

再考虑到王均平是从事地产行业的,必然需要在国土资源方面有人协助,这就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利益链,

杜先生在房产行业已经捞了不少钱,要是以后配合杨伟,这房价不得涨到天上去,

苍浩想到这些,张嘴就骂:“这帮狗日的,”

“确实是混蛋,”廖家珺点点头:“你放心,这几天我不许杨玉洲对外界联系,再从精神上折磨,最后,不管问他什么,都得老老实实说,”

“好,”苍浩点了一下头:“还有一个事,你能不能问道杨伟的手机号,最好不是工作电话,是私下跟人联系的,”

“这个简单,”廖家珺毫不犹豫的道:“我回头短信发给你,”

“谢谢,那我先回去了,”苍浩看了一下时间,跟廖家珺告辞,出了刑事侦查局,

苍浩沒想到的是,这会儿外面围了更多的围观群众,之前的群众是围观玛莎拉蒂豪车,如今是围观马勒戈壁,

还有一些自以为知道详情的人,兴冲冲在那兜售内幕:“知道吗,这个二代的车,就这样被人给砸了,估计对方是超级二代,这个傻B如今碰上岔子了,”

苍浩真准备离开,却不防陈美云冲了过來,这位美女记者一直都在,而她的同伴一直辛苦的扛着摄像机,

“是我,想起來沒有……”陈美云兴冲冲的介绍起來:“我从M国采访回來的时候,咱俩在同一家饭店吃过饭,那是一家黑店,你忘了,”

苍浩看了一眼摄相机,确定沒在拍摄自己,这才点点头:“你好,挺有缘啊,再见……”

“你别走啊,”陈美云急忙拉住苍浩的胳膊:“你能跟我们说两句吗,”

苍浩非常装B的道:“对不起,我不接受采访,如果一定要采访,请跟我的秘书预约,”

陈美云对苍浩过度热情,跟第一次见到苍浩时表现得那种鄙夷,大相径庭:“这不算是采访,咱们就是私下聊聊,耽误不了你几分钟,”

“对了,你好像是国际新闻部的,怎么跑到这來了,”

“台里沒人,临时抽调我们过來,这个新闻本來也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,所以我不从工作角度对你采访了,”眼珠转了转,陈美云试探着问道:“咱们就是私下聊聊……我很想知道,你砸那个二代的豪车的时候,怎么想的,”

沒等苍浩回答,陈美云又道:“你有沒有想过,他毕竟是个二代,你这么做会面临严重后果,”

还是沒等苍浩回答,陈美云兴冲冲的道:“你知道吗,你刚才砸车的样子简直帅呆了,我们全都挺你,”

“其实吧……”苍浩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:“我也是二代,”

“啊,”陈美云一愣:“你是什么二代,”

“穷二代,”

陈美云咯咯笑了起來:“你真逗,”

“谢谢夸奖,”苍浩看了看时间,急急的道:“咱们有空再聊,我现在着急去医院探望病人,要是去晚了可能见不到最后一面了,”

苍浩连这样的话都说出口,陈美云自然不好再阻拦,只得不太情愿的说了一句:“再见,”

苍浩匆匆而去,负责摄像的那个记者看着苍浩的背影,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:“我怀疑他也是二代,超级二代,”

陈美云问道:“为什么,”

“玛莎拉蒂啊,好几百万的车,他说砸就给砸了,警察完全装作不知道,”摄像记者很认真的问:“这正常吗,”

陈美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很不正常,你说得对,这个人一定大有來头,”

“更让我奇怪的是,咱们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的时候,怂成那样,怎么一段时间不见,跟打了鸡血似的,”这个记者挠了挠头:“咱们不会认错人了吧,“

“肯定沒认错人,不过我也搞不清楚,他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,”陈美云说着,突然懊悔的拍了一下额头:“见鬼,刚才忘了管他要联系方式了,”

当然,苍浩是找借口离开,因为懒得跟记者打交道,并非真的去探望病人,所以直接回了多林寺,

刚一进寺门,苍浩吓了一跳,只见谢尔琴科正眉飞色舞的跟于芷欣说着什么,

而于芷欣双手托腮,痴迷的看着谢尔琴科,一副发|春的样子,

苍浩走过去问:“你们两个聊什么呢,”

于芷欣赶忙道:“原來谢尔琴科在大学是学流体力学的,”

苍浩酸酸的问:“你连他的名字都知道了,”

“是啊,这名字真好听……”于芷欣轻叹了一口气:“就连学的专业都是那么高大上,”

这位俄国男神抢走了自己的风头,让苍浩很是不高兴,必须提醒一下谁才是这里的主人,于是苍浩吩咐谢尔琴科:“去给我倒杯水,”

也不知道刚才谢尔琴科都说了些什么,反正这会儿谈性未尽,对苍浩道:“你要是感兴趣,我也给你讲讲流体力学吧,”

苍浩板着脸提醒:“我想要喝水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