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四章 杨伟这次真萎了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先别说红魔集团了,说说咱们自己吧,”苍浩抽了一口烟,若有所思的道:“现在我面对一个很大的问題,那就是如何把资金转移到非洲去,那边基地建设每分钟都需要钱,我担心大规模资金转移引起注意,每次只能几十万美元这样转账,实在太费事了,”

黄彬焕提出:“为什么不让孟阳龙帮忙,也就是一句话的事,再说了,基地建设还不是为了满足他的需要,”

“听着,孟阳龙毕竟不是我们自己人他,他有自身的利益需要,而这个利益需要很可能会跟我们发生冲突,我不想让他太多介入我们的事情,因为不想让他知道太多,所以非洲基地从选址到建设我都沒跟他说过什么,”顿了一下,苍浩欣慰的道:“现在有了比特币,转移资金就很容易了,”

“沒错,”墨师赞同道:“我们把资金在网上买成比特币,然后在网上传递给赵轩那边,赵轩在非洲换成现金,就成功实现了转移,因为比特币交易不经过任何国家、银行和机构,所以沒有人会追踪到这笔资金转移,不过也有个问題,那就是在这个过程中,如果比特币涨价,我们固然是赚了,但如果暴跌,我们也会赔钱,这东西沒有涨跌停板限制,暴涨暴跌是常见现象,”

“不管什么事,都要承受风险,”苍浩吩咐墨师:“先开始挖矿吧,”

同一时间,在严月蓉的私邸,周大宇正跟严月蓉面对面枯坐,

昨天,严月蓉给周大宇打电话,让今天早晨过來,

周大宇准时到了,严月蓉让周大宇把手机关机,还把SIM卡卸下來,然后就让周大宇在这等着,也不说有什么事,

严月蓉不开口,周大宇自然不敢问,就陪着严月蓉这么枯坐,

一天下來,连饭也不吃,严月蓉紧蹙眉头不知道在那想什么,时常摆弄下手边的几部手机,好像在联系什么事,

终于,沉默被打破了,一部手机响起來,严月蓉直接开到免提,杜先生的声音随之响起:“成功了,”

“太好了,”严月蓉长呼了一口气:“我这一直提心吊胆的,”

“不过,于芷欣的死,只能暂时拖延一下,高层毕竟有人已经注意到我们了,”顿了一下,杜先生一字一顿的道:“事情必须尽快进行,”

“嗯,”严月蓉用力点点头:“把红魔的钱全洗干净,咱们也就该走人了,”

“好,”杜先生似乎很满意:“红魔说过有新的交易,刚才他跟我联系,这几天现金会到,我让她直接给你打电话,”

“好,”

“那就这样,”杜先生说罢,就挂断了电话,

周大宇咳嗽两声,小心翼翼的问:“严市长……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,”

“本來你沒有资格知道,不过看在你很可靠的份上,告诉你也可以……”严月蓉说着,叹了一口气:“中纪委已经注意到杜先生,秘密派了一个人來广厦调查,我们提前获得了消息,干掉了这个人,”

“哦,”周大宇很聪明,其实就算严月蓉不说,也已经猜到了:“杜先生真厉害,连高层的风吹草动,都知道得一清二楚,”

“那当然,”严月蓉不无得意地笑了:“你以为杜先生是什么人,你放心跟着杜先生干,好处不会少你的,”

“不过……”周大宇拖着长音缓缓说道:“听刚才杜先生和你说话的意思,好像是准备走人离开国内了,”

“走了我也会带着你,”

周大宇笑了笑:“为什么不留下继续搂钱,”

“我倒是也想,但这两年反腐日紧,以后机会不但越來越少,只怕还会把过去的事情翻出來,到时麻烦就大了,”严月蓉的态度非常坚定:“走,必须走,我早就想离开了,”

“走了也好……”周大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留下來的风险越來越大了,”

“所以,我才冒险做最后一搏,尽可能的攒足去海外重新创业的资本,你也不想想,我这个市长应该隐匿在幕后,如今都已经曝光了……”严月蓉非常信任周大宇,把想法完全说了出來:“到了国外,有更广阔的天地,我们手头又有这么多钱,可以干一番大事业,”

周大宇连连点头:“是啊,是啊,”

“不过,我们自己现在有不足,这个得承认……”说到这里,严月蓉有点无奈:“我们虽然在官场亨通,但沒有足够的武力,这一次干掉中纪委的派员,还是临时拼凑了几个非常普通的杀手,我一度担心可能要失手,”

“是吗,”周大宇尴尬的笑了笑:“其实……我这边也不行,”

“你那边多少比我这边强点,”严月蓉冷冷一笑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在邹峰手下的时候,借着帮助邹峰打黑,收编了不少黑势力,你现在拥有的武力是我沒有的,”

周大宇更尴尬了:“什么都瞒不过严市长……”

“别紧张,我不是怪你,正相反,你做的很好,弥补了我们这方面的不足,”嘉许的点了点头,严月蓉又道:“不过在我们这圈子里面,武力最强大的还是郑跃军,虽然他平常不声不语,但我知道他在外面有很多关系,”

周大宇试探着问:“严市长你认为……郑跃军是我们的人,”

严月蓉反问:“难道不是吗,”

“严市长认为是,那就是,”

“我让郑跃军给我介绍个杀手,必须足够给力,暂时还沒消息,”严月蓉重重哼了一声:“一切都是因苍浩而起,我一定让苍浩死我面前,”

话音刚落,房门推开,韩东伟急匆匆的跑了进來:“有点麻烦……”

严月蓉一惊:“什么麻烦,”

“杨玉洲被抓了,”

“他啊……”严月蓉马上轻松了下來:“他一天到晚在外面招摇过市,一点不知道收敛,被抓是早晚的事,”

韩东伟苦着脸问:“你不想知道因为什么吗,”

“还能因为什么,要么就是打架斗殴,要么就是被哪个女的控告强|暴,”

“是私藏武器……”韩东伟摇了摇头,非常无奈的道:“之前,他跟我说想要把枪防身,我担心他在外面惹事,就沒给他大威力大的枪,就是一把能打钢珠的仿五四,沒想到,他在刑事侦查局门前跟人打架,让人当场发现身上带着枪……这下可好,抓个正着,现在人关在里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”

严月蓉一皱眉头:“他去刑事侦查局干什么,”

“菁华大学投毒案,被证明是他小弟孙乔干的,他想去把孙乔捞出來,”

“糊涂,”严月蓉拍了一下桌子,怒不可遏:“菁华大学的案子,影响非常大,你过去说上几句话,人家就能把嫌疑人给你放了,你把自己当成什么了,”

“可不是吗,”韩东伟一个劲点头:“想要救人出來,你可以暗中做手脚,怎么能大模大样直接去警局要人,”

“那他打架又是因为什么,对方是谁,总不会是袭警吧,”

“这个……其实是……”

严月蓉不耐烦的追问:“到底是谁,”

韩东伟表情很是为难:“是……是苍浩……”

严月蓉平常不骂人,可听到这里,还是脱口而出:“杨玉洲这傻X……现在我们都要躲着苍浩,他竟然主动去招惹人家,”

韩东伟的那张脸快要苦出水來:“真沒办法……他这个人就是这么强横,到处跟人PK,”

周大宇插嘴问了一句:“为什么苍浩会在刑事侦查局,”

“这个你还不知道吗,”严月蓉乜斜了一眼周大宇:“苍浩跟廖家珺是朋友,很可能苍浩过去找廖家珺办什么事,结果被杨玉洲这个傻叉给碰上了,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”韩东伟点点头,又对严月蓉道:“不管怎么说,杨玉洲也是我们的人,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事情,是不是应该想想办法,”

“如果是为杜先生办事,出了状况我当然义不容辞,但自己在外面惹了麻烦,我不负责擦屁股,”严月蓉不耐烦地摆摆手,说道:“这个圈子有这么多手下,各个在外面胡作非为,我这个市长一天到晚就不用干别的了,”

“也对,”韩东伟也挺生气:“这一次自己惹的麻烦,就让他老爹想办法解决,”

这边正说着,韩东伟的手机响了,韩东伟接起來刚听了沒几句,脸色瞬间变得煞白,

等到韩东伟把手机放下,严月蓉急忙问:“出什么事了,”

“见鬼……”韩东伟惊魂甫定,急忙道:“杨玉洲他爸得到儿子被抓的消息,赶去刑事侦查局交涉,路上发生车祸了……”

“人现在怎么样,”

韩东伟痛苦的摇摇头:“重伤,昏迷不醒,正躺在医院里……”

“杨伟这一次还真就萎了……”严月蓉站起身,不安的走來走去:“不过,事情未免也太巧了吧,杨玉洲被抓,他爹杨伟肯定出面,偏偏的,杨伟出了车祸,这会不会是连串阴谋,”

“我也这么想,”周大宇深深的一笑:“会不会是有人故意设个圈套,就让杨玉洲留在刑事侦查局里,然后设法套取口供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