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五章 新一笔巨额交易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个吗……”韩东伟想了想,随后摇了摇头:“我觉得应该不会,”

严月蓉急忙问:“为什么,”

“刚才得到的消息说,从种种迹象看,真就是一起交通意外,沒有刻意安排的痕迹,”顿了顿,韩东伟详细解释道:“肇事的是一辆运钞车,当时正常执行押送任务,司机的驾驶记录非常不好,刚好,经过路口的时候红绿灯出了点故障,就撞在了杨伟的车上,”

严月蓉微微一皱眉头:“确定,”

“非常确定,”韩东伟用力点点头:“已经有人调查过了,运钞车所有车组成员背景清白,不存在被收买的迹象,更重要的是,他们每天都在事发那个时间经过那条路线,反倒是杨伟为了去刑事侦查局才抄近路走了那里,如果是有人刻意安排,只能说这个人是上帝,”

周大宇点点头,问严月蓉:“不管怎么说,这个杨玉洲现在局子里,要不要想想办法,”

“是啊……”韩东伟的脸始终跟苦瓜一个样:“杨伟手下是有些亲信的,不过杨伟这么一出车祸,所有亲信肯定都去医院陪护了,现在杨伟本人昏迷不醒,别人不知道事情该怎么办,这个杨玉洲暂时是沒人管了,”

“等忙过这几天再说,”严月蓉沉着脸道:“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,是把红魔下一笔款项洗干净,所有其他事情都要往后延,”

韩东伟好像有点不同意:“这……”

“你反对,”严月蓉冷冷望了韩东伟一眼:“当初,杨玉洲是因为给你办事,才得以进入这个圈子,同样因为你认为这个人有利用价值,我才让杜先生把他爸推上国土资源局的位子,一段时间下來,不管杨伟还是杨玉洲,沒能给我们做一点有用的事情,反而到处惹麻烦,难不成,现在我放着钱不挣,还要去给这爷俩擦屁股,”

“我倒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韩东伟急忙道:“毕竟杨玉洲知道一些事情,虽然是因为私藏武器被抓的,要是在局子里一不小心说点其他的出來,不是大家都麻烦吗,”

“这个我已经考虑过了,”严月蓉摆摆手:“等到事情忙完,我会想想办法的,但不是现在,等到把杨玉洲捞出來,如果性子还不能改改,我看有必要清理门户了,”

韩东伟立即点头答应:“全听严市长的,”

这个时候,严月蓉的另外一部手机响了,严月蓉急忙接通,洪妙雪的声音传了过來:“你好啊,严市长,”

严月蓉寒着脸道:“我们私下通话最好不要称呼职位,”

“怎么,怕让人知道,你这位市长是犯罪分子,”洪妙雪哈哈大笑几声:“你也不用紧张,从我们百姓角度來说,你们这种人跟犯罪分子本來就是画等号的,”

“你算什么百姓,”严月蓉不屑的道:“你自己就是最大的犯罪分子,”

“这你还这么沒说错,不过,我从來不否认自己犯罪,哪像你们啊,台上讲着光辉灿烂的话,一转身在背后里坏事做绝,”哈哈又笑了几声,洪妙雪接着道: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,我给你打电话可不是为了拌嘴,”

严月蓉简直要被气炸了肺,这个洪妙雪说话处处挖苦自己,竟然还好意思继续跟自己谈生意:“不是为了拌嘴又是什么,为了钱,我看你们是不想挣钱了,”

“错,我们已经把钱赚到手里,而且这笔钱现在已经到了广厦,”洪妙雪说到这里,声音变得冰冷起來:“这个挣钱的机会是你们的,只要你们把钱洗干净了,足够狠狠赚上一笔,”

“说吧,钱在哪,”

“西港码头,有一批进口车,停在四号区,每辆车上面都贴着白色反光膜,很容易辨认,钱就在后备箱里,”顿了一下,洪妙雪一字一顿的道:“明天海关就会进行检查,所以你们必须在检查之前,所有钱拿出來,”

严月蓉急忙问:“多少,”

“四千万美元,”

严月蓉微微一笑:“这一次果然是大手笔,”

“笔架山那点事情对我來说不算什么,钱吗,我有的是,沒了再挣,”顿了一下,洪妙雪一字一顿的道:“不过,这笔钱必须尽快洗出來,我有急用,”

“知道了,”严月蓉丢下这句话,也不管洪妙雪还不是还要说什么,直接中断了通话,

国内进口车大都來自欧美,而红魔集团根基在东南亚,洪妙雪这一次是把东南亚获得的赃款藏在了欧美进口车里面,

因为在海运的时候,轮船往往不只运输一样货物,经常需要停靠其他港口装载,

严月蓉估计,很有可能是运送这批进口车的货轮,停靠在东南亚某个港口的时候,洪妙雪安排人把钱放了进去,

当然,整个过程肯定处在洪妙雪掌控之下,从货轮到这批汽车的进口方都是洪妙雪安排的,东南亚码头那边也有人照应,

然而,这种条件在国内不具备,所以这些车如何入关就成了问題,

西港码头属于进出口的口岸,简单的说,进口货物抵达港口后,要集中放在港口堆场,处于海关监督管理之下,

在海关方面的手续正式办完之前,任何货物都不能离开堆场,关键也就是在海关检查这上,

这些车本身是合法进口的,不过很容易就可以想见,这种大宗商品容易夹带私货,海关方面肯定要严加盘查,

如果海关真的发现了后备箱藏着的钱,事情可就麻烦了,所以必须赶在之前把钱拿出來,

严月蓉吩咐周大宇:“把你的手下全叫上,在准备几辆车,今晚一起行动,”

周大宇急忙点点头:“是,”

“这一次我们是运送现金,如果有谁手脚不干净……”严月蓉说着,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,

周大宇急忙保证:“沒问題,”

韩东伟有点忧虑的道:“码头堆场可是有警戒的,咱们名不正言不顺,怎么才能进去把钱弄出來,”

严月蓉思忖片刻,马上有了主意:“难道你忘了我们有权力吗,”

韩东伟会意的笑了:“对啊,”

严月蓉只是打了几个电话,就把问題解决了,

方法很简单,所有跟海关和码头有关的部门,今天全部组织起來临时学习,

至于学什么,随便找个什么題目就行,严月蓉马上就能联系到老师來给他们讲课,

各个单位只留一部分人继续工作,这样一來,整个码头完全不设防,

严月蓉又调动了几个亲信,设法把各单位留守人员全部拖住,随后亲自带队前往西港码头,

这一路上非常自由,周大宇向周围看去,就沒见到一个海关人员或者警察,

进入码头堆场,很快找到那些车,严月蓉來到最前面一辆,打开后备箱,里面却空空如也,

“有夹层,”严月蓉冷冷一笑,吩咐:“给我撬开,”

其实,多数轿车的后备箱都有夹层,掀开铺垫在地步的盖子之后,里面还有一个空间,通常用來放备用轮胎,

不过,这些车却沒有备用轮胎,夹层里是一堆堆整齐的黑色物体,

全是现金,外面包裹着黑色塑料袋,形状像板砖,

严月蓉拿过一捆钱,撕开黑色塑料的一角,里面果然是绿色的美元,

“快动手,”严月蓉急忙吩咐:“一分钟别耽搁,速度越快越好,”

周大宇的手下马上开始行动,把这些钱集中起來,然后运到自己这边的车上,

看着这个过程,周大宇突然有点感慨,这大概是全世界最讲信用的交易了,

红魔那边很放心的把这样巨额现金直接交给杜先生,而杜先生这边甚至都不清点一下金额对不对,更不检测一下是否混有假钞,

约定了多少钱就是多少,一分钱也不会差,因为双方都知道对方不好惹,只要有一方出了状况,另一方也逃不掉,

于是在相互间的强力威慑之下,产生了极高的信用值,连签合同的程序都省了,当然这种生意也沒法签合同,

韩东伟一边监视着周大宇的手下有沒有中饱私囊,一边若有所思的分析着:“这些毒贩子在境外兜售毒品,赚來的钱肯定是各种货币的各种面额,他们通过地下钱庄兑换成同一面额的美元,这样便于运输……毕竟是非法收入,见不得光,也根本沒办法拿出去用,等到我们把这些钱洗干净,他们就可以兑换成任何货币,用來做任何事,”

严月蓉看向周大宇:“这就是你的工作了,沒问題吧,”

周大宇急忙保证:“当然沒问題,”

“四千万美元……”严月蓉叹了一口气:“这一单子咱们差不多能赚一亿人民币,也不枉全体出动,连我本人都曝光了,”

让严月蓉非常满意的是,周大宇的手下训练有素,动作干净麻利,而且沒人试图中饱私囊,

严月蓉点点头,嘉许道:“你这些手下跟苍浩有的一拼了,”

“其实这还真是苍浩给我的灵感……”周大宇深深的一笑:“这些人过去都是扶不上台面的混子,最多也就是个**打|手什么的,如果想要做大事,这些人肯定不行,我反思过,为什么苍浩这么厉害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有一些精干的手下,所以,我聘请了一些特种部队的教官,对我的手下实行了严格训练,现在看來效果还算满意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