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一直都在进步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很好,”严月蓉听到这些,更感满意:“你必须要不断进步,才能打倒苍浩,”

“我一直都在进步……”周大宇怪异的笑了:“我一定要让苍浩知道这一点,”

严月蓉发现周大宇还真不是吹嘘,今天周大宇带來这帮人,工作效率和纪律非常之强,跟过去见到的周大宇手下完全不同,

沒用了多一会,所有钱款全部搬空,严月蓉松了一口气:“撤,”

也就在这个时候,两个海关人员从一个拐角处走出來,看到这帮人就是一惊,其中一个马上喊了一声:“你们是什么人,怎么进來的,”

严月蓉和韩东伟全愣住了,沒想到自己安排的这么周密,怎么海关方面还会有人在,

就在他俩一愣神的功夫,周大宇掏出手枪,冲着两个海关人员开火了,

“啪啪”两枪,这两个人还沒來得及在说上一句话,胸**出血花,倒在了地上,

他们的眼睛沒有闭上,傻傻的看着严月蓉这边,也不知道是不是认出了严月蓉,

周大宇走过去,冲着两个人的额头补了两枪,确定已经断气,这才回身对严月蓉道:“我们赶紧走吧,”

“对,赶紧走,”严月蓉有些惊慌失措,看了看周围再沒有外人,匆匆向车子那边跑去,

路上,严月蓉从随身的包里翻出头巾,扎在头上,又戴上一副太阳镜,这么一乔装改扮,倒是让人认不出來了,

“见鬼……”严月蓉长呼了一口气:“我太疏忽大意了,”

车子很快发动起來,离开了码头堆场,

周大宇非常冷静:“那两个人已经死了,不会有什么问題,顶多也就是普通凶杀案,”

“不错,周大宇你这一次做得非常不错……”严月蓉有点感动的道:“多亏了你,”

“要是沒有严市长,也沒有我今天,你让我上刀山,我就不下火海,”顿了一下,周大宇很小心的提醒道:“不过,以后这些事情交给我们就行了,严市长你不用亲自出马,”

“我这不是不放心吗,无论如何,今天你做的很好,”严月蓉拍了拍周大宇的肩膀:“那么,接下來的事情也要做好,一定安全的把这些黑钱洗出來,”

周大宇点点头:“沒问題,”

严月蓉惊魂甫定,拿出手机,颤抖着手给洪妙雪打了一个电话:“钱已经取到了,”

“很好,”洪妙雪的声音很平静,根本不问取钱的过程是否顺利,只是说道:“接下來的事情,你们比我在行,就不用我教你们了,”

洪妙雪上一次跟杜先生会面,虽然杜先生本人沒出现,不过双方的合作仍然继续了下來,

之前,洪妙雪提到过,又有一笔钱要洗干净,也就是严月蓉这一次取出來这些,

这两天,洪妙雪跟杜先生频繁联系,敲定了这一次合作的全部细节,

等到这笔钱真正运到国内,需要交给杜先生那边,洪妙雪反而轻松下來,甚至沒派人保护钱款安全,

不过,她却派了季兰监视码头堆场,那边发生的风吹草动,她全部了若指掌,

洪妙雪放下电话,笑呵呵的告诉庞劲东:“严月蓉太蠢了,”

庞劲东漫不经心的问:“怎么了,”

“她竟然亲自去港口码头,结果被两个海关工作人员碰到,幸好灭口了,”又是呵呵笑了几声,洪妙雪极尽挖苦的道:“不管怎么说,严月蓉也是市长,一个位高权重的人,却沒想到脑子这么糊涂,这种事情她应该交给手下,怎么能亲自出面,这要是被人抓到把柄,够她死一百次了,”

“严月蓉不是糊涂,而是太着急了,”

洪妙雪不明白:“着什么急,”

“杜先生这帮人坏事做绝,不过过去从不碰毒,如今为什么跟我们合作,上一次见面谈判,你对他们极尽羞辱和挖苦,他们竟然还想要继续合作,为什么一点脾气沒有,”沒等洪妙雪回答,庞劲东直接给出了答案:“只能是因为他们需要钱,”

洪妙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这帮人全是混在官场上的,现下国内反腐日紧,一旦查到其中某个人的头上,结果就是全军覆沒,看來,他们是想最后捞一笔,然后就跑路,”

“这是明摆着的,”庞劲东的声音依然懒洋洋的道:“严月蓉本來应该躲在幕后,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所以亲自出马了,”

“好得很,”洪妙雪得意洋洋的道:“我就是喜欢看这些大人物狼狈不堪,”

“其实你也是大人物,”庞劲东乜斜了一眼洪妙雪:“红魔在整个东南亚已经很有名了,等到后续几笔资金陆续洗干净后到位,你会更有势力,”

“那当然,”洪妙雪更得意了:“说真的,姐夫,请你出山帮我的时候,本來我还有点担心……”

“担心我对你不利,”

“其实这个不是最主要的,而是……”洪妙雪有点尴尬的笑了笑,沒把后面的话说出來,

庞劲东依然明白了:“你担心我老了,”

“这么说呢……”洪妙雪挠挠头,不太好意思的道:“让姐夫你出山,我也挺不好意思的,因为打打杀杀这种事情应该让别人去做……”

“虽然我年纪确实大了一些,不过……”庞劲东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一直都在进步,”

“现在我相信了,姐夫宝刀不老,”洪妙雪急忙道:“姐夫,你先忙,我出去办点事,”

“嗯,”庞劲东点点头,目送着洪妙雪离开,

也就是洪妙雪刚刚推门出去,刘弗懿走了过來,低声道:“一切都在你预料之中,”

庞劲东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我猜到了严月蓉不是杜先生,但我实在猜不到,真正的杜先生到底是谁,”

“这不简单吗,”刘弗懿冷笑一声:“看來杜先生确实信任洪妙雪,这不又给了一部手机吗,只要追踪信号就行了,”

“上一次追踪信号找到了严月蓉,结果不是杜先生,这一次就会有收获,”庞劲东呵呵一笑,缓缓说道:“如果杜先生那么容易被找出來,一直以來也就不会这样神秘了,”

“难道这部手机还不是杜先生的,”

“不,我倒觉得,新的这部手机联系的可能真是杜先生本人,只不过嘛……”庞劲东摇了摇头,冷笑着道:“这部手机肯定是通过多次呼叫转接,沒准还是通过网络转接,而且服务器在国外,追踪信号根本找不到,”

“有道理……”刘弗懿不免垂头丧气起來:“这个杜先生是特么属狐狸的吗,”

“不管属什么,一定能把他找出來,”庞劲东停顿了一下,有点忧虑的道:“只不过嘛,希望是在他逃走之前找到他,否则就算找到也沒用了,”

“可现在一点突破口都沒有……”摇了摇头,刘弗懿又问:“那对洪妙雪这边,你又有什么打算,”

“不能再拖了,”庞劲东断然道:“马上让兄弟们动手,”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一转眼,过去了两天,这两天时间里无风无浪,苍浩正常上下班,

刑事侦查局那边一点消息都沒有,廖家珺也沒联系苍浩,不知道杨玉洲在里面过得怎么样,估计是好受不了,

其他方面也沒什么动静,严月蓉同样静悄悄的,

苍浩倒是托人打听一下杨伟的情况,眼下还在ICU里躺着,沒有脱离危险,

这一天早晨,苍浩起床后吃过饭,见上班时间还早,就坐在院子里刷了一会微博,

刚好,格桑从身边经过,跟谁也沒说话,一脸神秘兮兮的出门去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去跟哪个女信徒双|修,

格桑跟不信禅师不一样,不信禅师只有这座多林寺,但格桑还有好几个窝儿,

所以,格桑不常住多林寺,一天到晚到处跑,

苍浩当初见到格桑就是在一栋别墅里,当时格桑正给一帮女信徒讲经说法,那一次还见到了其他两个人,

也就是一刷微博,苍浩看到一条新闻,涉及到的人就是那次当中的一个,

大文学家金凤国,

苍浩跟金凤国有过两面之缘,不过要不是那次在别墅看见,还真不知道格桑竟然认识金凤国,

一段时间沒见,苍浩都快把这个人给忘了,却沒想到这个人如今威风了,

这条新闻报道的是,金凤国获得了鲁迅文学奖,因为在诗歌方面造诣独到,

说起來,苍浩见过好多金凤国的诗歌,都是临时发挥创作的,他的诗歌最大风格是专门给领导舔菊,

不过,这篇报道列举了金凤国另外一些代表作,倒还真是苍浩沒见到过的,

苍浩津津有味看着,不时笑几声,刚好于芷欣走了过來,

这两天,于芷欣一直躲在多林寺,足不出门,

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,说是办案,却又沒有突破口,都快闲出精神问題了,

看到苍浩在笑,于芷欣气呼呼的问了一句:“你在那发什么神经,”

“來,我给你念首诗,題目叫《写邓稼先》,”咳嗽两声,清了清嗓子,苍浩怅然吟诵道:“炎黄子孙奔八亿,不蒸馒头争口气, 罗布泊中放炮仗,要陪美苏玩博戏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