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七章 这是鲁迅文学奖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于芷欣被惊呆了:“这是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,”

“什么东西,”苍浩哈哈一笑:“这是鲁迅文学奖,大文学家金凤国的代表作,”

“就这玩意儿也能获得鲁迅文学奖,”

“对啊,”苍浩无奈的笑了起來:“鲁迅时代的莲花落,如今成了鲁迅文学奖,你跟谁说理去,”

“不是我不明白,这世界变化快,”于芷欣叹了一口气,旋即又道:“别说沒用的了,说点正经的吧,”

“我说的一直都是正经的,”苍浩一摊双手:“汉代有一个人叫邓通,特别的有钱,‘潘驴邓小闲’中的‘邓’说的就是他,他之所以有钱,是因为汉文帝把他家乡附近大小铜山全赏赐给了他,允许他铸钱,那么为什么汉文帝这么喜欢他,有一次汉文帝得了痈病,硕大的一个痈里面全是金灿灿的脓液,别人都不敢去碰,邓通却一点不介意,二话不说,趴在刘恒腿上像喝海鲜粥似的,咕噜咕噜,三下五除二,吸得干干净净……”

于芷欣都快吐了:“真恶心,”

“金凤国就是这样一个货,”冷冷一笑,苍浩又道:“我是什么人,喋血沙场的军人,天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,我特么都沒得鲁迅文学奖……当然了,我不懂文学,不过写诗我还是会的,鲁迅我也是知道的,”

“你还懂写诗,”

“写诗 ,你听好了,,天上的白云真白啊,可白了,贼白……这叫废话体诗歌,”苍浩很认真的道:“一个给皇上用嘴吸痔疮脓液的舔菊犯有的荣誉,我特么却沒有,社稷堪危,”

“等一等……”于芷欣从苍浩刚才的话里,发现了很重要的信息:“你说……你是喋血沙场的军人,”

“我今天心情不好,因为鲁迅被玷污了,不想跟你装B,”

“你……”于芷欣愣住了,突然之间发现,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有点玩世不恭,却是很有故事,

既然苍浩不说,于芷欣也沒追问,换了个话題:“说正经的吧……”

“我们一直在说正经的,”苍浩一本正经的道:“等我见到杜先生,非常想知道他对这事是否有什么评价,”

“原來你还记得咱们的目的是找到杜先生,”

“怎么不记得,”刚好谢尔琴科走过來,苍浩一指谢尔琴科,冷笑着道:“你一见帅哥就发花痴,我担心你忘了本來工作呢,再次提醒你一下他可有艾滋病,”

谢尔琴科刚好听到后面这句话,好奇的问:“谁有艾滋病,”

苍浩冷冷的道:“你,”

“我……”谢尔琴科怔住了:“沒有啊,”

苍浩急忙冲着谢尔琴科挤了挤眼睛:“你有沒有艾滋病,”

谢尔琴科当然明白,如今苍浩是自己的老大,只有无奈的承认了:“我……我有艾滋病,”

“听到沒有,”苍浩指着谢尔琴科,质问于芷欣:“他自己承认了的,我沒骗你吧,,”

于芷欣看到了苍浩在使眼色,气呼呼的说了一句:“神经病,”转身离开了,

本來于芷欣想跟商量一下,接下來的工作该如何着手,总不能自己天天在多林寺无所事事,

不过,这么一闹腾,于芷欣把这事给忘了,光顾着跟苍浩生气,

苍浩收起手机,懒洋洋的道:“行了,我也该走了,去法院打官司,”

“去法院,”谢尔琴科急忙问:“你遇到麻烦了,”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都是正常工作,”

作为一个企业的领导者,上法院打官司是工作之一,苍浩经常充当原告或者被告,只不过很少对人提起,

这一次去法院,是曹氏地产追讨过去的一笔钱债,因为跟市场部有关系,所以苍浩作为市场部原领导需要出庭,

企业之间各种各样的司法纠纷很多,本來沒什么大不了,苍浩到法院的时候,竟然发现现场有几帮记者,

这帮记者也真够可怜的,红魔集团兴风作浪,他们挖不到新闻线索,杨玉洲这样的二代飞横跋扈,他们不敢报道,就只能來法院这里随便弄点什么新闻,

很快的,苍浩注意到陈美云也在,这位国际新闻部的记者是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,

陈美云也注意到了苍浩,马上走过來:“又见面了,”

“啊……”苍浩漫不经心的道:“我们挺有缘吗,”

“你跟今天的诉讼有关系吗,”

“沒关系,我是给法院看大门的,”苍浩说罢,匆匆进了法院,不再跟陈美云说什么,

这只是一次正常的庭审,苍浩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,自己就可以回公司正常工作了,

沒想到的是,庭审过程中出了一点意外,主审法官喝多了酒,

后來得知,这位法官颇有些酒量,而且很多了不上脸,远远的看过去,本來谁也不知道他喝酒了,

然而,法官坐下來之后,醉眼朦胧的看了看周围,张嘴來了一句:“原告被告都到齐了吧……好,上菜,”

法庭登时大哗,原告被告都來了不少人,两家公司加起來有好几十,

这好几十人全火了,本來是对立立场,此时却形成同盟,一起指责这个法官简直就是混蛋,

这个法官急了,张嘴來了一句:“我买单……我买单还不行吗,”

法庭内的喧哗很快传到了外面,那些记者本來沒被允许进入法庭,此时也趁乱溜了进來,

显然,这样的新闻报道出來,非常吸引眼球,结果这位法官开始忙着应付记者,

眼看庭审成为闹剧,今天不可能正常开庭了,苍浩沒心思当观众,打算回公司,

于是,苍浩模仿黄花鱼,溜边出去了,

陈美云眼尖,本來要采访法官,看见苍浩走了,马上捅了捅摄像记者:“跟上去,”

摄像记者不明白:“跟他干什么,”

“这个人身上一定有料,”陈美云嘿嘿一笑:“我要挖出來,”

“能有什么料,”

“相信我当记者的直觉,”陈美云自信满满的道:“第一次见面,咱们全都走眼了,这个人肯定不是普通人物,”

摄像记者想起苍浩怒砸玛莎拉蒂,点了点头:“确实不普通,”

苍浩沒让艾宇接送自己,离开法院之后打算拦辆计程车,发现打车的人很多,

于是,苍浩特意抄了小路,打算去附近打车,

进入一条小巷之后,突然有人从身后拍了一下苍浩的肩膀,苍浩回过身看了一眼,发现是一个魁梧的中年男人,

“苍浩,”对方冷冷一笑:“看來你的警觉性也不怎么样吗,我这样从身后悄悄接近,你竟然都沒发觉,如果是敌人,突然出手,你这会儿已经死了,”

苍浩嘿嘿一笑:“是吗,”

苍浩话音一落,这个人突然感到小腹一阵发凉,低头一看,登时一惊,

不知道什么时候,苍浩把手绕到背后,手里拿着金灿灿的黄金手枪,枪口正抵在这个人的小腹上,

这个人完全沒觉察到,直到苍浩听到这个人的话,把枪口顶了一下,他这才发现自己随时可能送命,

“谁派你來的,”苍浩的脸上保持着笑容:“如果有一个字你敢说谎,我就送你一发子子弹,”

“别误会……”这样一來,这个人有点紧张起來:“我是孟首长派來的,”

苍浩耸耸肩膀:“怎么证明,”

对方要把手伸到怀里,苍浩立即把枪口往前一顶:“别乱动,‘

对方喘了几口粗气:“我……我拿着证件给你,“

“我替你拿,”苍浩点点头,转过身來,

从苍浩的姿态來说,如果要转过身,就沒办法继续瞄着对方,所以黄金手枪垂下了,

然而,还沒等这个人喘口气,却发现苍浩另一只手也拿着黄金手枪,这一次直接对准了自己的胸口,

苍浩收起一支黄金手枪,把手伸到对方胸口的口袋里摸了摸,然后说了一句:“你胸还挺大,”

对方听到这话,身上起了一层鸡疙瘩:“咱能别开玩笑嘛……”

“谁跟你开玩笑了,你应该减肥了,”苍浩找到了一个军官证,打开后,上面是这个人的照片,还列有职务,以及所在部队番号,

除此之外,再沒有任何其他信息,其实,部队番号可以说明很多问題,不过苍浩不懂这个,

苍浩把证件晃了晃:“这能说明什么,”

“我是孟首长的手下,”

“这玩意在各街头小广告花五十块钱就能做一个,”

对方急忙道:“我是真的,”

“就算是真的,也只能证明是你军人,跟孟首长有什么关系,”

“怎么才能让你相信我,”

苍浩直接就道:“说点别人不知道的事情,”

“这个……”对方犹豫起來:“别人不知道的……”

很显然,这个人不知道该怎么证明身份,而苍浩也不知道是否应该相信他,

他确实可能是孟首长派來的,但也有可能是杜先生的手下,因为孟阳龙身边如今也不安全了,就算孟阳龙本人沒有问題,身边也肯定有杜先生的卧底,

如果是后一种情况,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圈套,杜先生要对苍浩下手了,

对方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等一等,我可以证明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