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 两个警卫局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点点头:“说,”

“上一次你跟孟首长通电话,一直用手指在敲,那是莫尔斯密码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我敲的是什么内容,”

“我不知道,”对方沮丧的摇摇头:“孟首长当时也沒明白,还是事后回忆了一下,才反应过來,”

“这也不能证明什么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如果是你窃听了电话呢,”

对方哀叹了一声:“那我真的沒有办法证明自己了,”

苍浩打量对方良久,突然微微一笑,把黄金手枪收了起來:“我信你了,”

原本,苍浩担心杜先生窃听孟阳龙的电话,派人过來冒充,

如果真是这样,來人一定会准确说出苍浩当时传递信号的内容,窃听电话大都会录音,就算杜先生当时沒听懂,事后也会让人翻译出來,

但是,來人不知道这个内容,那么可信度就增加了不少,

对方松了一口气,低声说道:“晚上五点,你们公司门外,孟首长等你,”

“好,”苍浩点点头:“还有事吗,”

“就这个,再见,”对方再沒说什么,转身离开,

苍浩看了一眼对方的背影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,

然而,尽管苍浩警惕性很高,却沒发觉,这一场面被躲在远处的陈美云和摄像记者看得一清二楚,

“看到沒有,”陈美云捅了捅摄像记者:“他手里拿着黄灿灿的东西,是什么,”

摄像记者挠挠头:“好像是手枪,”

“手枪,”陈美云不相信:“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手枪,”

“确实是手枪,难不成是烤地瓜,”摄像记者很认真的道:“我听说,国外有一些土豪,为了彰显身份,会用贵金属和宝石打造武器……难不成这一位是国外來的土豪,”

“黄金手枪……还造的那么好看……”陈美云其实看出來那是一对手枪,而且清楚看到上面美丽的复古花纹,只是她不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漂亮的武器:“你看我说什么來着,这个人身上果然有大新闻,”

摄像记者点点头:“当初在饭店的时候,看他那副怂样,还真沒想到……”

两个人窃窃私语的功夫,苍浩已经拦到了计程车,而他们两个也沒敢跟上去,

到了公司之后,苍浩准备专心工作,吕嘉琦屁颠屁颠的跑了过來:“庭审怎么样,”

“不怎么样,”苍浩不耐烦的摆摆手:“变成闹剧了,”

“我知道啊,”吕嘉琦很认真的道:“我就是想知道,当时那个法官是不是真说‘上菜’了,”

苍浩一愣:“你怎么知道的,”

“网上已经有人说这事了,”

“网上消息真特么快,”苍浩不耐烦的道:“你,上班时间不认真工作,上什么网,”

吕嘉琦干笑:“你别胡乱指责我,说起來,我为了你的事,也是尽心尽力的,”

“我有什么事麻烦你了,”

“我帮你打听杜先生了……”看了看周围沒有人,吕嘉琦压低声音道:“我给我爷爷和我爸,都打了电话,问他们认不认识杜先生,”

“你爸,”苍浩好像是第一次听吕嘉琦提起其父,过去这位官三代只说爷爷如何,苍浩有点好奇:“还不知道你父亲是做什么的,”

吕嘉琦沒有回答,只是告诉苍浩:“我爷爷和我老爸都听说过这个人,”

“还有呢,”

“他们全不认识,”

“这不跟沒问一样吗,”苍浩更不耐烦了:“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我要工作了,”

“别啊,让我把话说完……”吕嘉琦的声音更低了:“我爸说了一件很重要的事,他一直怀疑,警卫局内部有杜先生的人,”

“什么,”苍浩听到这话,倏地一惊:“真的假的,”

“我爸当然不会骗我,”吕嘉琦的态度很认真:“一直以來,这个杜先生隐藏的很深,有些人虽然听说过,却也沒见过他,不过,通过他做事的一些脉络,倒也能梳理出一些线索來……”

“继续说,”

“求我,”吕嘉琦仰着头,非常得意的道:“你求我,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,”

“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按办公桌上打屁股,”

吕嘉琦一个高跳了起來:“你敢,”

“我怕什么,”苍浩说着,扬起了手:“说不说,”

“我说……”吕嘉琦不太情愿的道:“我说还不行吗……人家费尽心思帮你打听消息,你连一点奖励都沒有,”

“你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干,我还让你照常拿薪水,这就是最大的奖励,”苍浩等着吕嘉琦,把话題绕回了正事:“中央警卫局是负责高层首长和要害机关的安全保卫工作,根据什么你确定其中有杜先生的人,”

“我说的是警卫局,又不是中央警卫局,”

苍浩不明白:“有什么区别,”

“区别大了,其实警卫局有两个,这你就不懂了吧,”顿了一下,吕嘉琦详细解释道:“中央警卫局就是传说中的中南海保镖,又称为公安部九局,其实,公安部对他们沒有管理和指挥权力,而且电影里的很多内容都是虚构和扩大的,此外,公安部还有一个八局,叫公安部警卫局,这两个警卫局工作有交叉也有分工,说的太明白了你也不懂,简单的讲吧,最高首长的保卫工作是中央警卫局,其他次要首长的保卫是公安部警卫局,”

这一次苍浩倒是被科普了:“原來如此,”

“因为杜先生对首长动向掌握得非常清楚,所以我爸就怀疑到警卫局了,毕竟他们是首长身边的人,有机会窃取信息,我爸只是搞不清楚到底哪个警卫局,”摇了摇头,吕嘉琦继续分析道:“不过,杜先生掌握的都是一些普通首长,对最高层那些好像也不怎么了解,所以给杜先生办事的人级别应该不是很高,隶属公安部警卫局的可能性比较大……”

苍浩打断了吕嘉琦的话:“等等,你先回答我,如果是军委首长,由哪个警卫局保卫,”

“中央警卫局,”

“明白了,”苍浩呵呵一笑:“你爸猜错了,这个内鬼是中央警卫局的,不过你最好别告诉他,”

吕嘉琦急忙问:“你为什么这么说,”

“我有我的推理,”苍浩又问:“你还知道什么,”

“再沒什么了,”

“好,”苍浩满意的点点头:“那赶紧出去工作吧,”

“你这人怎么卸磨杀驴,”

“你认为自己是驴,”苍浩轻哼一声:“别说,你还真挺驴性,”

吕嘉琦恶狠狠瞪了一眼苍浩,出去工作了,而苍浩只等下班跟孟阳龙会面,

就在同一时间,在城市的另一个角落,郑跃军接到了一个电话,

这两天啊,郑跃军还在家里养伤,大门不出,

给他打來电话是严月蓉,劈头盖脸就质问:“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,”

郑跃军当然记得,严月蓉让自己找个杀手,赶忙道:“我正在联系,”

严月蓉非常不满:“怎么这么拖沓,”

“普普通通的那种随时都有,不过严市长不是要办事给力的人吗……”郑跃军干笑两声,说道:“这个我就需要好好联络一下才行了,”

“是吗,”严月蓉轻哼一声:“总之你抓紧吧,”

“放心,绝对沒问題,”

“摊牌的时候快到了”严月蓉一字一顿的道:“所有工作都要抓紧,”

从头至尾,严月蓉说的话都是语带双关,反正从字面上是挑不出什么问題,只有郑跃军自己才明白真正意思是什么,

等到严月蓉 挂断电话,郑跃军长叹了一口气,无奈的摇摇头,

一个亲信走过來,低声问:“严市长,”

“他要干掉苍浩,让我找人……”郑跃军把背靠在沙发上,闭目养神:“我能有什么办法,拖一天是一天吧,”

亲信试探着问:“你打算拖着不给办,”

“实话实说,我郑某人屁股不干净,很多事情是见不得光的,只不过嘛,到了我这个级别,又有几个人是干净的,”说到这里,郑跃军轻哼了一声:“严月蓉想要拉拢我,这个当然是好事,我可以有更大的权力和更多的钱,但她是给杜先生做事的,这可就不一样了,”

“杜先生这个人太危险,”因为这个人是亲信,所以知道所有事,根本不需要被科普:“他现在跟贩毒集团勾结,这一旦要是被查出來,后果太严重了,”

“我怀疑现在高层已经开始在查了,”摇了摇头,郑跃军又道:“严月蓉想拉我入伙,给他们当炮灰,我可沒活够,”

“是啊,”亲信点点头:“沒准他们这帮人已经做好准备了,一旦东窗事发,立即逃到海外,可咱们怎么办,就算逃得掉,到外面怎么生活,刀子肯定落到咱们头上,”

“所以……”

郑跃军沒把话说下去,亲信急忙问:“你有什么打算,”

“这一次我必须支持苍浩,”郑跃军缓缓睁开眼,冷冷的道:“杜先生跟我沒有直接关系,不过严月蓉这一边,必须想办法搞定,”

“你……要对严月蓉下手,”

“我疯了,”郑跃军白了亲信一眼:“如果到最后,杜先生和严月蓉平安无事,反而是苍浩倒台了,我又该怎么办,所以,最好是两边不得罪,只要严月蓉别再兴风作浪影响我就行,懂了吗,”

亲信摇摇头:“我……还是不明白你打算干什么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