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章 让我先装个叉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孟阳龙冷笑一声:“你不说消息來源,我怎么判断真伪,”

“我向你保证消息绝对可靠,”

“好,”孟阳龙用力点点头:“你不说,我也不问了,如果这条情报确实可靠,也就能锁定这个内鬼所在的范围,很容易找出來了,”

“现在谈谈最重要的问題,怎么处理杜先生,”

孟阳龙毫不犹豫的道:“必须把他抓出來,”

“好,”苍浩点点头:“想听听我的意见吗,”

“说,”

“先从曲迎新下手,”顿了一下,苍浩详细说道:“当然,这种级别的官员,肯定不能直接调查,必须从外围突破,我跟于芷欣提议过,但她刚愎自用,根本不采纳,”

“你还是跟我说吧,我去跟纪委沟通,”

“领导身边三大亲信,二乃、秘书和司机,你是什么样我不知道,不过曲迎新的秘书肯定知道不少东西,”

孟阳龙有点不悦:“你有事就说事,扯上我干嘛,”

“打个比方嘛,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我建议,先找个由头把曲迎新的秘书抓起來,从他嘴里一点点的套口供,”

“这个秘书一旦落网,曲迎新肯定要捞的,”

“所以多管齐下,”苍浩说着,又是嘿嘿一笑:“杨玉洲因为私藏枪械,被刑事侦查局给抓了,他是杜先生的外围成员,”

“哦,”孟阳龙还不知道这件事,急忙问:“现在怎么样了,”

“廖家珺把他扣起來,已经两天了,不知道进展什么样,”苍浩耸耸肩膀,又道:“接下來的事情很简单,只要摧毁他的心理防线,问他什么就得老实交代什么,”

“好,”孟阳龙非常满意的道:“这件事情我就交给你了,但切记不要打草惊蛇,在获得真正有价值的情报之前,不要让杨玉洲知道你的真实目的是抓到杜先生,”

“你让我去审问,”

“虽然你不是警察,不过……”孟阳龙撇了撇嘴:“特事特办,”

“让我先装个B,”苍浩哈哈一笑:“我审问战俘是很有一套的,”

“你审问战俘是什么样,我不知道,我倒是能猜到,这事让你很有成就感,”孟阳龙意味深长的一笑:“因为你作为普通百姓能决定一个官二代的生死,”

“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,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不过你还真沒说错,”

“审问杨玉洲,肯定要面对一些压力,你和廖家珺一定要抗住,至于曲迎新那边,我回京城之后马上想办法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孟阳龙斩钉截铁的道:“双管齐下,不信这个杜先生不显形,”

“是三管齐下,”

孟阳龙马上想起:“对了,我差点忘了,我身边还有杜先生的卧底,”

“把这个人秘密的找出來,然后找个机会再秘密关押起來……接下來的事情还用我教你吗,”

苍浩这话说的语气就像孟阳龙的领导,好在孟阳龙已经习惯了:“那就这么办,先说这么多,我得马上回京城,你去哪,我送你,”

“本來想回多林寺,不过现在改主意了……”苍浩提出:“送我去刑事侦查局,”

“可以,”孟阳龙马上吩咐司机:“知道方位吧,”

司机点点头:“我开导航,”

说过正事,苍浩开始打量起这辆车的内饰,一个劲啧啧称叹:“真不错,真豪华,看这真皮座椅……话说你这个战友挺有钱吗,”

“如果当年我跟他一起下海,一起经商创业,如今我也能坐上这车,”

“你现在可比有钱人更牛,因为所有的有钱人,都得看你的脸色,”苍浩深深的一笑,又道:“否则人家为什么要把几百万的车借给你,”

孟阳龙望了一眼苍浩,沒说什么,

车子到了刑事侦查局,苍浩懒洋洋的说了声“再见”,就下车了,

本來苍浩只是打算跟廖家珺谈一下怎么对付杨玉洲,却沒想到刑事侦查局门前很热闹,围了不少记者,

事实上,这两天以來,刑事侦查局这里都不安静,

从菁华大学投毒案,到怒砸玛莎拉蒂,再到官二代被捕,也不知道吸引多少人的关注,

记者们就是为公众的眼球服务的,其中包括陈美云,

苍浩刚一下车,那位摄像记者就看到了,急忙对陈美云道;“你看,那不就是砸玛莎拉蒂的吗,怎么坐着宾利车來的,”

“这人果然有背景,”陈美云当时就想过去采访一下,可是苍浩直接进了刑事侦查局,她想跟进去,却被警察拦住了,

苍浩注意到陈美云也在,因为不想被这个记者浪费时间,有意加快了脚步,直接去了廖家珺的办公室,

廖家珺正在处理文件,看到苍浩,直接就道:“你可算來了,”

“你一直在等我,”

“杨玉洲的案子怎么处理,你应该有主意了吧,”廖家珺急忙道:“我一直等着你拿主意再处理,”

“不错嘛,这么听话,”

廖家珺急忙道:“我这是为了办案,你可别想歪了,”

“我又沒说别的,”苍浩很想补充一句:“如果你在床上也这么听话就好了,”

“既然你來了,正是审问是不是可以开始了,”

“你先说一下,这两天情况如何,”

“我们用车轮战,让杨玉洲不得安宁,几乎沒怎么休息,”顿了一下,廖家珺有点遗憾的道:“不过他还沒交代有用的信息,”

“是吗,”

“对了,我听说……”廖家珺试探着问:“杨玉洲的父亲出车祸了,”

苍浩面无表情:“是吗,”

“这个……不是你安排的吧,”

苍浩反问:“你说呢,”

“不管是不是跟你有关……”廖家珺深深的一笑:“我都觉得这是一件好事,至少我们的审讯压力,要减轻不少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点点头:“现在带我去见见杨玉洲吧,”

看苍浩这件事,只打算直接进行审讯了,原则上來说,苍浩毕竟不是警察,沒有这个权力,

但如今的廖家珺却不再那么固执,只要能打开案件的缺口,她不会被具体手段限制,

很快的,廖家珺把苍浩带去了讯问室,两天沒见,杨玉洲已经大变样了,整个人憔悴了不少,顶着两个黑乎乎的眼圈,

他一个劲念叨:“能说的我都说了,你们再问,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相比之下,警察倒是气色饱满,优哉游哉:“你的武器到底是哪來的,你始终沒交代清楚,”

“我在网上买的……”杨玉洲喘了几口粗气:“我都说过了,网上有些秘密论坛,私自交换各种零部件,我买來零件自己拼装的仿真枪,”

“错,”苍浩关掉摄像机,走了过去:“虽然论坛这事是真的,不过我不相信你有这个智商,可以自己拼装武器,”

看到苍浩进來,两个负责讯问的警察立即出去了,就像上次一样,

杨玉洲倏地紧张起來:“你……怎么是你,你怎么又來了,”

“你现在落我手里了,”苍浩坐到了杨玉洲对面: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失落,你一个堂堂官二代,竟然也有今天,”

“苍浩你别得意……”

“我当然要得意,”苍浩冷笑着打断了杨玉洲:“你是不是想再次提醒你爸是谁,大概你还不知道吧,杨伟这一次真的阳|痿了,出了车祸进了医院,”

“什么,”杨玉洲被关押的这两天,信息完全处于隔绝状态,既沒能见到亲戚朋友,警方也沒有告诉他任何事,听到苍浩这话,杨玉洲完全傻住了:“你……你骗我,”

苍浩说了一下车祸的时间地点,然后又道:“等你出去之后,可以问问看,我是不是骗你了……不过前提是你得能出去,”

“我要见我爸,”杨玉洲挣扎着就要站起來:“你们不能阻止我见我爸,”

杨玉洲被拷在椅子上,而这种特制的椅子固定在地面上,结果杨玉洲挣扎了许久,都沒能站起來,

苍浩走过去,抬手给了杨玉洲一拳,这一拳力道不轻,杨玉洲半边脸肿了起來,

“老实点,”苍浩捏了捏拳头:“否则你还得吃苦,”

让苍浩这么一说,杨玉洲还真就不敢动弹了,他知道苍浩沒什么是不敢干,在这里直接开枪把自己崩了也是有可能的,

“你担心你父亲,想要获得自由,”苍浩呵呵笑了笑:“可以,但你要配合我们,”

“我怎么配合,”杨玉洲急忙道:“我该说的都说了,”

“不,你沒全说出來……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你这把枪是韩东伟给你的,才不是网上论坛买的,对不对,”

苍浩也不知道那把枪到底是哪來的,只是猜测了这么一下,沒想到还猜中了,

杨玉洲登时脸色变得苍白无比,嘴唇不断地嚅嗫着,好像要说点什么,

苍浩知道自己说中了,又道:“我们掌握的情况,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,”

杨玉洲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诈我……”

“你倒是挺聪明吗,知道警方讯问,经常会用诈,”苍浩耸耸肩膀,似笑非笑的道:“不过我不是警察,”

“你更缺德,”

“这个我认同,警察问你的时候多少要讲规矩,但我可不讲规矩,”苍浩拍了拍杨玉洲的脸,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:“你被关进來两天了,韩东伟也好,红青会也好,谁把你捞出去了,”

杨玉洲一时无语:“我……”

“你只是他们驱使的炮灰,如今你沒有利用价值,他们早把你忘了,”顿了一下,苍浩又道:“既然他们不管你,你爸又出了车祸,接下來我想怎么对付你都成,懂吗,”

杨玉洲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:“苍浩你够狠……”

“我要是不狠的话,能降服你这位二代吗,”轻笑一声,苍浩缓缓说道:“你现在面临两个选择,或者继续顽抗到底,或者跟我们合作,”

杨玉洲急忙问:“你不会是让我转做污点证人吧,”

“你很聪明,”

“你做梦,”杨玉洲想冲着苍浩吐口痰,不过想到苍浩凶残的手段,又把这口痰咽了回去,

“顽抗到底也好,你就继续在这呆着吧,饭也吃不好,水也喝不好,连觉都睡不踏实,”苍浩呲牙一笑:“看你能撑多久,”

“你敢虐待我,我就投诉你们,刑讯逼供,”杨玉洲鼓足勇气说道:“我就不相信沒有天理了,”

这个时候,廖家珺也进來了,冷冷的对杨玉洲道:“接下來,我们会把你转移到拘留所,那里面什么样,你平常应该也听到过,不用我给你科普吧,”

杨玉洲脸色变得更白了:“这……”

苍浩跟着也说了一句:“你当然可以投诉,不过如果犯人们疯狂虐你,你投诉警方也沒用吗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