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章 找到突破口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一番话,算是把杨玉洲吓住了,他目光无神的坐在那里,一时无言,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杨玉洲才试探着问了一句:“你们到底想怎么样,”

“就像你自己说的一样,,做污点证人,”顿了一下,苍浩冷冷的道:“如果你沒傻透,就应该知道,我们对你本人不感兴趣,”

其实,杨玉洲还真就傻透了,只以为自己被抓是因为那把仿五四,却沒想到苍浩有其他目的,

苍浩补充了一句:“只要你肯合作,私藏武器那点事,根本就不是事儿,”顿了一下,苍浩又道:“可如果你不肯合作,这事儿可就大发了,判你个三五年不是问題,”

杨玉洲犹豫了片刻,最后终于承认了:“枪……确实是韩东伟给我的,”

廖家珺急忙道:“我们已经掌握,你跟韩东伟还有严月蓉,都在给你一个外号‘杜先生’的人办事’……”

沒等廖家珺把这话说完,苍浩急忙拉着廖家珺离开讯问室,

廖家珺不知道苍浩要干什么,还挣扎了几下,无意间将饱满的胸部撞到了苍浩的手上,

等出了讯问室,廖家珺气呼呼的质问:“你发什么神经,”

“这个问題我还要问你呢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好端端的,你提什么杜先生,提严月蓉干什么,”

“我们的目的就是抓到杜先生,严月蓉也是杜先生的手下,这有错吗,”廖家珺一摊双手:“你是不是忘了本來目的是什么,”

“不是我忘了目的,而是你太糊涂了,”

廖家珺质问:“我怎么糊涂了,”

“杨玉洲是什么,只是个走卒,虽然掌握一些信息,但知道的也不多,”叹了一口气,苍浩无奈的告诉廖家珺:“你开门见山就把杜先生说了出來,你觉得他会承认吗,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不要说杜先生,就算是严月蓉,这个级别的官员如果涉及违法犯罪,性质也是相当严重的,”冷冷一笑,苍浩缓缓说道:“既然这么严重,你认为杨玉洲会老老实实交代吗,沒准他现在还指望严月蓉能把自己救出去,要是把严月蓉给出卖了反而断了他自己的生路,”

廖家珺不得不认同苍浩说的是对的:“那你说怎么办,难道白抓他了,”

“当然沒白抓,”苍浩狡黠的一笑:“你要记住,抓杨玉洲跟严月蓉和杜先生沒关系,真正的目标是韩东伟,”

廖家珺很聪明,立即懂了:“也就是说,让杨玉洲把韩东伟撂出來,然后再从韩东伟身上找严月蓉犯罪的线索,”

“进而通过严月蓉找到杜先生,”苍浩点了点头,又道:“虽然麻烦点,但也只能这么做,千万别指望轻松就能把案子破了,”

“我懂了,”廖家珺用力点点头:“要逐层击破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小廖啊,不是我说你,你还沒有完全成熟啊,”

“且,”廖家珺翻了翻白眼:“我是警察,还是你是,”

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当我是警察,我负责攻破杨玉洲,”苍浩说罢,转身回了讯问室,

杨玉洲看到苍浩,就急忙嚷了起來:“我不知道什么杜先生,也不知道严市长干了什么,你们问错人了,”

苍浩漫不经心的点点头:“是吗,”

“你们要给我判刑就判,别指望让我胡说八道,”

“你误会了,”苍浩点上一颗烟,冲着杨玉洲吐了一个烟圈:“我不认识什么杜先生,至于严月蓉吗,我跟她是有点芥蒂,不过这跟你沒有关系,”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,”

“我想说的是……”苍浩拖着长音,缓缓说道:“如果你不想做上好几年牢,就把这支枪的來源,给我老实讲清楚,”

“什么,”杨玉洲愣住了,本來苍浩让他做污点证人,这显然就是要他招供其他方面的事,可是说來说去,怎么又回到那支枪上面了,

“明白说了吧,我要整治韩东伟,”顿了一下,苍浩又道:“所以你必须告诉我,这支枪到底是不是韩东伟给你的,他手头是不是还有其他武器,”

杨玉洲寒着脸道:“我不是已经说了吗,”

“说的还不够,”苍浩阴仄仄的打量着杨玉洲:“你要是不想坐牢,就必须出卖韩东伟,懂了吗,”

杨玉洲固执的又说了一遍:“该说的我都说了,”

“听着,你爸现在躺在ICU,生死未卜,你继续跟我们在这里耗下去,很可能见不到你爸最后一面……”说到这里,苍浩放缓了态度:“我也沒有别的要求,就让你把韩东伟供出來,等把韩东伟的案子查清楚,你也就可以重见天日了,

“真的吗,”

“不管真的还是假的,你现在必须相信我,沒有其他选择,”苍浩笑呵呵的耸耸肩膀:“因为沒有人能救你出去,”

廖家珺不失时机的说了一句:“如果有人能救你出去,你早就走了,还至于在这里呆两天,”

“我……”犹豫了许久,又咬了咬牙,杨玉洲屈服了:“沒错……韩东伟有不是少武器,我们这个圈子的人,经常从他那弄枪……”

“如果形成书面证据,你愿意作证,”

杨玉洲沮丧的道:“我可以签字画押……”

“好,”苍浩笑了笑,吩咐廖家珺:“给他做笔录,”

廖家珺犹豫了一下,还是老老实实给杨玉洲取了笔录,就像苍浩的手下一样,

等到杨玉洲在笔录上签字画押,苍浩非常满意:“你这个态度就对了,”

杨玉洲急忙问:“我是不是可以走了,”

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还不行,”

“你说过,只要我招供,就可以重见天日,”

苍浩纠正了一下:“我说的是,,查过韩东伟的案子,你就可以重见天日,”抽了一口烟,苍浩又道:“不过呢,鉴于你愿意配合,也可以给你改善一下待遇,”

杨玉洲提出:“我要见律师……”

“这个还不行,”苍浩又摇摇头:“不过,我们可以随时向你通报外面的情况,还可以代替你去医院探望你父亲,”

说到这里,苍浩问了廖家珺一句:“能做到吧,”

“沒问題,”廖家珺答应了:“你就老实在这呆着,该我们做的一定不会耽误,如果确实有必要,也可以让你见你父亲最后一面,”

本來杨玉洲已经很沮丧了,听到“最后一面”这四个字,更加绝望,整个人堆在那里如同一堆沒有生气的腐肉,

苍浩此时的态度,简直就是刑事侦查局的领导:“我们还可以改善一下你的待遇,正常休息,想吃什么也可以提出來,”

杨玉洲长呼了一口气:“我想吃海参……”

“沒问題,就算我个人掏腰包,也给你买來,”苍浩丢下这句话,沒再理会杨玉洲,起身出了讯问室,

廖家珺跟了出來:“怎么样,”

“这个已经是突破口了,”看了看周围沒有人,苍浩若有所思的道:“被扣押了两天,我估计杨玉洲这辈子,也沒有过这样的遭遇,再加上他父亲遭遇车祸,他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溃,接下來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办了,”

“软硬兼施,”廖家珺点点头:“硬的既然用过了,那么可以用点软的,想吃什么满足他,不就海参吗,”

“就算他想吃活人,也得给他弄來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但他只要不配合,就立即把待遇恢复从前,让他吃不好也睡不好,”

廖家珺也是冷笑一声:“如此往复折腾几次,他恐怕就得崩溃了,”

“崩溃了好,让他说什么,他都得说,”苍浩指了指那份笔录,交代道:“接下的來,完善这份证据,必须能够充分证明韩东伟私藏枪械,”

“然后抓人,”

“对,”苍浩再次叮嘱道:“我们需要调查的,只是私藏武器的问題,千万别提杜先生和严月蓉,”

“明白了,”

“等到把韩东伟也抓起來,跟杨玉洲两下里一起审问,就可以调查严月蓉的线索了,”

“好主意,”廖家珺深吸了一口气:“这就是一层层击破,”

“沒什么事我就回去了,”苍浩离开了刑事侦查局,因为知道门前有记者,特意从后门走的,

等到会了多林寺,封禅子走过來,把一个信封交到苍浩手里:“刚才捡來的,”

“怎么捡的,”

“有人开车路过寺门,直接把信封扔到台阶上,车子根本都沒听,”

“哦,”苍浩颇有兴趣的拆开信封,发现里面是一张便条,沒有其他内容只是一个地址,

苍浩寻思了片刻,马上招呼黄彬焕、李崇和万鹏:“马上带家伙给我走,”

李崇急忙问:“出什么事了”

“不是出事了,而是……”苍浩把那张便签给兄弟们看:“我要是沒猜错,这张便签是郑跃军送來的,写的是周大宇的地址,”

“有道理,”李崇点点头:“只有严月蓉和郑跃军知道周大宇的地址,既然郑跃军已经决定跟老大合作,沒理由不交代出周大宇,”

“这段恩怨该结束了,”苍浩深吸了一口气:“周大宇,再见,”

同一时间,周大宇的住处,

这两天,周大宇通过地下钱庄,把红魔的一部分美元兑换成本国货币,然后存进了那些皮包公司的账户,

对洗钱这事,周大宇越來越得心应手,几乎已经可以不留什么痕迹了,

不过,中途却出现了一点意外,一家小型地下钱庄沒做兑换,老板反而携款潜逃了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