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二章 再战短斧手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周大宇哈哈大笑:“妈的,连我的钱都敢贪,真特么活得不耐烦了,”

短斧手冷笑着问:“你打算怎么做,”

“我已经知道这个地下钱庄的老板在哪,”周大宇直接就道:“我现在就带人过去,敲断他身上每一根骨头,让他把所有钱都给我吐出來,”

短斧手急忙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,”

“不,不,”周大宇摇摇头:“你还是留下看家吧,我知道你很久沒杀人了,不过这一次我想自己过过瘾,”

短斧手撇了撇嘴,虽然不太乐意,不过还是沒说什么,

周大宇叹了一口气,不无感慨的道:“当初做个小员工,别人欠了我的钱,追在屁股后面像孙子一样讨要,现在不一样了,只要把枪往额头上一顶,我看他敢不给我钱,”说到这里,周大宇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:“有钱有权的感觉真好,”

短斧手觉得周大宇有点小人得志,不过还是说了一句:“这个我认同,”

“所以我们要有更多的钱和更大的权,”周大宇说着,掏出一把枪扔在桌子上:“枪杆子下面出一切,”

“你放心去吧,我就在这呆着……”短斧手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不过最近日子过得真无聊,”

周大宇沒耽搁,带上十几个手下,全副武装去抓地下钱庄的老板了,

也就在他刚离开十几分钟,一辆改装过的防暴车突然撞开大门,冲进了院子,

紧接着,车顶上架上一挺重机枪,“哒哒”的开始射击,

院子里有几个周大宇的手下,还沒反应过來怎么回事,就被子弹命中了,身体颤抖着倒在地上,

车门打开,苍浩跳下來,在机枪的掩护下,向建筑里面冲去,

立面的周大宇手下听到外面的枪声,立即冲出來,结果迎面撞上苍浩,

苍浩冲进门后,就放慢了脚步,掏出黄金手枪,双枪并举,不紧不慢的向前走着,一边走一边射击,

“啪啪”的枪声不断响起,三个周大宇的手下直接倒在苍浩脚下,另外两个刚冲上來,直接被苍浩爆头,

鲜血混合着**,迸溅的到处都是,苍浩踩在上面继续前进,

几个周大宇的手下从楼梯上往下冲,刚刚暴露在苍浩的射界里,就被苍浩击中,

他们还沒來得及开枪,就全部咽气了,

很快的,两把黄金手枪的子弹全部打空,也就在这个时候,从斜刺里冲过來一个人,

这个人举枪就射,苍浩只是一闪身,就消失不见了,

一梭子子弹打过去,却全都落空了,这个人还沒等回过神,却发现苍浩不知道什么时候來到了自己身后,

苍浩左手用枪柄敲在他持枪的手腕上,他手一哆嗦,就把枪掉落下來,

紧接着,苍浩右手冲着他的肩膀又是一砸,他感到半边身子发软,不由自主的跪了下來,

苍浩把枪口抵在他的额头上:“周大宇在哪,”

这个人不知道周大宇出门了,磕磕巴巴:“在……在顶层书房……”

“谢谢,”苍浩的手只是一晃,就给黄金手枪全换了弹夹,随后冲着这个人的额头开了一枪,

子弹穿过头颅,带着鲜血和**射在墙上,苍浩抬脚蹬倒了尸体,

这个时候,又有几个手下从楼梯上冲下來,苍浩根本不瞄准,扬手就是几枪,结果在楼梯上留下了几具尸体,

苍浩走到楼梯口这里,沒有马上上楼梯,而是笑了笑,又给黄金手枪换了弹夹,

这里的楼梯是实木的,折返分成两段,有一段正在苍浩头顶上,

苍浩举起黄金手枪,对准头顶上那段楼梯,接连扣动扳机,

实木楼梯虽然结实,却也无法阻挡子弹,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弹孔,

弹孔边缘暴起白色的木茬,过了一会,木茬被染红了,随后有鲜血滴了下來,

楼梯上想起了沉重的闷响,好像有人摔倒在地,

事实上,上面躲着好几个人,准备苍浩上來的时候伏击,

苍浩听到了他们的脚步,只是凭借声音判断了方位,直接开枪放倒,

再次换了弹夹,苍浩这才上了楼梯,直接來到顶层书房,身后留下了一路的尸体,

书房的门是实木的,好像锁着,苍浩抬起脚來用力一踹,随着“碰”的一声闷响,两扇实木门缓缓开启,

苍浩信步走进去,然而书房空空如也,沒见一个人影,更沒见到周大宇,

突然,苍浩感到脑后恶风不善,下意识的一低头,一柄短斧紧擦着后脑勺掠过,

苍浩也不回头,抬脚向后面踹去,正中一个人的小腹,

这个人踉跄着后退了几步,苍浩这才转过身來:“哎呦,是短斧手啊,很久不见,”

“确实很久不见,”偷袭苍浩的正是短斧手,他脸上挂着一抹怪笑,伸舌头舔了一下嘴唇:“很久沒杀人了,你主动送上门來了,正好……”

沒等短斧手把话说完,苍浩突然冲到短斧手身前,一脚射在胸口上,

短斧手沒料到苍浩速度这么快,根本不及躲闪,身体倒着飞起來,撞在周大宇的实木书桌上,

短斧手的身体推着书桌滑行出一段距离,这才停下,短斧手还沒來得及站起,张嘴吐出一口鲜血,

“妈的……”短斧手伸手擦了一下嘴上的血:“你进步了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从普里皮亚季回來之后,我明显感到力量和速度投提升了,你最好也有所进步,否则我很沒成就感,”

“去死吧,”短斧手一挥手,把手中的短斧向苍浩掷了过來,直取咽喉,

短斧手的力气很大,这一斧要是劈中了,足够身首异处,

苍浩根本不躲闪,抬手就是一枪,紧接着又是一枪,

两枪全都沒有落空,准确射在短斧的锋刃上,结果改变了短斧的轨迹,“刷”的一下落到了一旁,

短斧手马上伸手从后腰又抽出一把短斧,可是还沒等他再次掷出來,苍浩抬手一枪击在他的手腕上,

短斧掉落在地,短斧手的骨头断了,手腕垂了下來,只靠着一点皮肉跟胳膊相连,

鲜血一下子喷射出來,结果短斧手的胳膊就像水管一样,刚开的往外倾斜着鲜血,

短斧手惨嚎了一声,急忙用另一只手撕碎了衣服,用力按在伤口上,

很快的,鲜血湿透了衣服,滴滴答答落在地上,但勉强算是止住,

短斧手转过头來看着苍浩,面色苍白,他感受到了一种有生以來很少有过的感觉,那就是恐惧,

“不错,”苍浩笑呵呵的看着满地的鲜血:“你这个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,大概从沒想到自己也会被人杀吧,”

短斧手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:“要杀你就杀,费什么话,”

“那么你猜,我会一枪杀了你,还是很多枪,”

短斧手直接就道:“你不会让我死得很痛快的,”

“聪明,”苍浩说着,扣动了扳机,一发子弹直接击碎了短斧手右腿的膝盖骨,

鲜血混合着碎骨迸溅起來,短斧手强忍着,硬是沒有喊出声來,

苍浩笑吟吟看着短斧手:“周大宇去哪了,”

“你杀了我啊,”短斧手癫狂的大笑起來:“哪來那么多废话,直接动手就好了,”

苍浩毫不犹豫,又是“啪”的一枪,击碎了短斧手另外一条腿的膝盖,

这一次,短斧手终于忍不住,痛苦的吼叫起來,

“回答我,”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周大宇在哪,”

“我……”短斧手本來想痛骂一番,不过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,因为他知道这样肯定让自己吃不少苦头,

他是连环杀手,够狠,但苍浩比他更狠,

苍浩依然满面微笑:“回答我的问題,”

“他……出去办事了,”

“真的吗,”

“我沒说谎……”周大宇气喘吁吁的道:“他出去讨债了……”

苍浩仔细观察着短斧手的神情,良久之后,点点头:“你的确沒说谎,”

“现在可以杀了我吧,” 短斧手怆然一笑:“给我一个痛快,”

苍浩举手一枪,子弹穿过短斧手的肩膀,短斧手又是一声惨叫,

“我不杀你,” 苍浩收起了黄金手枪,问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,”

“为……为什么,”

“痛快杀了你太便宜了,我要让你生不如死,”苍浩指了指短斧手的膝盖和肩膀,笑着道:“你现在已经是废人一个了,”

这一句话给短斧手带來的痛苦,要远远超过身体上的创伤,他扯破喉咙喊了一声:“苍浩你这个混蛋,”

“谢谢夸奖,”苍浩微微点点头:“再见,”

苍浩离开书房,这个时候,几个兄弟已经肃清了所有敌人,整栋别墅到处都是尸体,

李崇赶忙走过來问:“干掉周大宇了吗,”

“沒有,”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这小子运气太好了,出去办事了……”

黄彬焕提出:“那我们在这等他回來,”

“沒用的,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这小子很狡猾,这会应该已经知道这里出事了,咱们的伏击肯定要落空,”

黄彬焕非常失望:“那怎么办,”

“还能怎么办……”苍浩又是摇摇头:“回家吧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