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三章 短斧手之死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上了车,拿出内部通讯器,呼叫墨师:“给我一路绿灯,”

墨师正在翠峰村操纵矩阵系统,接到苍浩的指示后,立即开始操作,

结果,苍浩这辆车专门从闹市区走,偏偏还一路绿灯,连堵车都沒遇到,

等回到了多林寺,于芷欣迎了上來:“你干嘛去了,”

苍浩四下里看看:“那个艾滋病患者呢,”

“人家叫谢尔琴科,沒有艾滋病,”于芷欣很认真的纠正了一下,又问道:“你那边现在有沒有什么进展,”

苍浩反问:“你要什么进展,”

“哥呀,我是來查案的,到现在一点切入点都沒有,”于芷欣急急忙忙的道:“我根本不敢跟单位联系,也不敢跟外界通电话,总不能这么继续装死吧,”

苍浩面无表情的道:“那就继续装死好了,”

“装到什么时候是个头,”于芷欣有点你生气了:“别忘了,咱俩是搭档,我这边无法开展工作,你也是有责任的,”

“你承认咱俩是搭档了,”苍浩嘿嘿一笑:“我记得你好像说过,只要我配合你就行了,”

“这……”于芷欣有点尴尬:“我承认你是搭档,这一次如果沒有你,恐怕我还真麻烦了,”

“你这么说就好……”苍浩长呼了一口气,语重心长的道:“沒浪费我对你的一片苦心,”

“你说话总是怪怪的,好像咱俩有啥事似的,”于芷欣有点不耐的问:“外面情况到底怎么样了,接下來应该做什么,”

苍浩有点懊悔,见到孟阳龙的时候忘记了,应该问问接下來怎么安排于芷欣,

至少应该有点工作交办给她,总不能让她一天到晚现在寺里,对着老毛子发花痴,

至于孟阳龙,确定了于芷欣安全无恙之后,竟然也把这个人直接丢到了脑后,沒做任何交代

这样一來,于芷欣白來一趟广厦,冒着生命危险,最后成了闲人一个,

当然,苍浩不能对于芷欣承认自己把她给忘了,更不能提起自己见过孟阳龙,只是非常装B的道:“你放心,我自有安排,”

其实连苍浩自己都说不清楚,对于芷欣到底有什么安排,反正态度上必须装B,

见苍浩这样子,于芷欣也沒法再问什么,气呼呼的回了自己的厢房,

就在同一时间,在周大宇的那处居所,短斧手正努力想要给自己包扎伤口,

但他受伤太重,四肢基本都废了,每动一下,都会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,

“來人啊,”短斧手痛苦的喊了起來:“帮帮我,”

短斧手自己也知道,这样喊沒什么用,因为这栋房子里的人全死光了,

但让他沒想到的是,马上的,一个黑影从身旁掠过,悄无声息,如同鬼魅,

短斧手打了一个激灵,怀疑自己已经死了,难不成真的见鬼了,

很快的,短斧手看清了这个身影,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女孩子,

之所以认定是女孩子,因为胸前有两块规模不小的肥肉,屁股也足够圆润,只是身材略显纤瘦,

她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,把身材曲线尽显无疑,脚下是软底鞋,走起路來悄无声息,

黑色头发束成马尾,垂在脑后,面部蒙着黑色纱巾,看不清样子,只有一双明眸露在外面,

短斧手气喘吁吁地看着这个女孩:“你……是什么人,”

女孩沒有回答,黑色的瞳孔冷冷的瞧着短斧手,猛然之间,短斧手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,

短斧手怆然笑了笑:“你要杀我,”

女孩沒有回答,而是缓缓举起了手,她拿着一只手枪,上面装着消音器,

还沒等短斧手再说点什么,女孩扣动了扳机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轻响,一发子弹洞穿短斧手的额头,

短斧手头一歪,死了,鲜血混合着**从后脑喷射出來,在地面上形成一个古怪的图案,

黑衣女孩收起手枪,看了看周围无人,來到窗前,纵身一跳,就直接跳到了楼下,随即悄无声息的远去,就好像从來沒出现过一样,

有一件事情,苍浩猜对了,那就是周大宇有严密的安全防范措施,

他成功的从地下钱庄那里把钱要了回來,打断了三个人的腿,充分耍了一下威风,

在回去之前,他派人先走一步,确定自己的老窝是否安全,

结果,先回去的手下惊呆了,急忙告诉周大宇:“死了……全都死了,短斧手也死了……”

“走,赶紧走,”周大宇慌了,吩咐手下:“赶紧换个窝子,”

周大宇有很多备用的住所,倒是不愁沒地方去,

只是,刚才他还耀武扬威,充分发泄了那些年作为屌丝受的窝囊气,转眼却又变得如同丧家犬一样,

因为他的对手是苍浩,他很清楚,自己不是苍浩的对手,这让他的心头涌起一股悲凉,可惜自己还不够强大,

“苍浩我一定要手刃了你,”周大宇拿出手机,颤抖着手,给严月蓉打了过去:“严市长,大事不好……苍浩抄了我的老窝,”

“什么,”严月蓉颇为吃惊:“你怎么被他找到的,”

“我也不知道……可能是有人把我给出卖了吧,”

“你沒事吧,”

“我还好,可是……短斧手被爆头了,”周大宇想到这一点,险些哭了出來:“短斧手死了,当初是他从红魔手里救了你,严市长你要给他报仇啊,”

周大宇这一次是真的伤心,虽然短斧手这个人很难控制,一直以來,却是他最得力的手下,

如今短斧手死了,周大宇感到前途堪忧,自己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,

严月蓉同样生气,就像周大宇说的一样,当初确实是短斧手激战红魔,把她严月蓉救了下來,

放下周大宇的电话,严月蓉想都不想,直接把电话给苍浩打了过去:“你太放肆了,”

苍浩明知故问:“我怎么了,”

“你说你怎么了,”严月蓉气呼呼的质问:“是不是你抄了周大宇的家,是不是你杀了短斧手,”

“等等……”苍浩一愣:“我沒杀短斧手,”

“可短斧手毕竟死了,”严月蓉厉吼了一声:“苍浩你胆子太大了,”

“就算短斧手死了又怎么样呢,”苍浩一声冷笑:“严市长,你该不会不知道短斧手是什么人吧,他可是身上有无数血债的连环杀手,这个人早就应该被绳之以法,怎么严市长你还要力保,”

“就算绳之以法,也轮不到苍浩你來执法,”

“就算我沒有资格执法,你知道短斧手在哪,却不执行法律,又是为何,”苍浩又是冷笑起來:“别忘了你是这座城市执法者的最高领导,”

“我怎么做事不用你來教,”严月蓉越说越气:“对我來说,短斧手毕竟是有功的,当初是他杀了红魔,”

“哦,”苍浩讥讽道:“原來红魔已经死了,那在笔架山藏匿毒品又是什么人,总不能是鬼吧,”

当然,苍浩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红魔只是一个“代号”,而非具体某个人,

大家都知道,上一任红魔死后,洪妙雪接替了这个位子,但苍浩这话还是狠狠挖苦了严月蓉,

因为上一任红魔之死,成了严月蓉光彩的政绩,市长击毙毒品集团头目,这事在媒体上宣传了很久,

如今红魔卷土重來,在不了解情况的公众看來,却等于是狠狠的打了严月蓉的脸,

严月蓉胸口剧烈的起伏着:“苍浩你挖苦我,”

“不敢,”苍浩的语气变得耐人寻味起來: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严市长,我们还不到摊牌的时候,”

严月蓉怔住了:“你……”

“你多次提出,周大宇不來招惹我,也让我别去报复周大宇,确实换取了一段时间的和平,”顿了顿,苍浩的语气变得冰冷起來:“现在和平结束了,只是还沒有全面开战,”

“看來你是根本不把我这个市长放在眼里了,”

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我都知道,周大宇不会放过我,我也绝对不会饶了他,”

话已经僵到这,严月蓉觉得沒法再说什么了,直接挂断了电话,

苍浩放下手机,眉头皱了起來,

李崇奇怪的问:“怎么了,”

“短斧手死了,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不应该啊,我废了他的四肢,但不会伤及到性命,我就是要把他变成废人,成为周大宇的累赘……他怎么会死了呢,”

李崇提出:“会不会走了之后,又发生什么意外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豁然站起:“马上跟我回去一趟,”

依然是一路绿灯,苍浩第一时间赶回了周大宇的那个处所,

周大宇得知这里被抄了之后,根本沒赶回來,任凭满屋的尸体发臭,

这里跟苍浩之前离开的时候几乎一个样子,沒有任何变化,但也只是“几乎”,

苍浩快步走到书房,找到了短斧手的尸体,登时就愣住了,

短斧手的额头上开了一个洞,里面鲜血已经凝固,变成黑色,看起來非常恶心,

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这一枪不是我开的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