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四章 果敢共和军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李崇抽出一把匕首,强忍着恶心,按照子弹射入短斧手额头的弹道,很小心的在地上扒拉起來,

过了会,李崇找到了弹头,用匕首挑起,拿给苍浩:“应该就是这一发子弹要了他的命,”

“这发子弹跟我用的不一样,”苍浩环顾了一下周围,除了这法神秘的子弹以外,再沒有发现有其他异样:“我们走了之后,有其他人來过,杀了短斧手,”

李崇疑惑的问:“会是什么人干的,”

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苍浩费解的摇了摇头,设想了很多种可能,比如红魔集团下手杀人,或者周大宇手下内讧,

但每一种可能最后都被排除了,因为每一方都缺乏动机,

短斧手固然是一个残暴的连环杀手,但不管身上背着多少血债,至少眼下还沒谁想要他的命,

“那么就出现了这样一种可能……”苍浩不无忧虑的道:“出现其他势力了,”

李崇急忙问:“什么势力,”

“不知道,”苍浩无奈的苦笑两声:“否则沒办法解释,为什么有人杀了短斧手,”

“会不会是有人栽赃给你你,比如洪妙雪和庞劲东那一伙,”

“如果是别人死了,可以栽赃给我,但这事却实在栽赃不上,”苍浩摇摇头,缓缓的说道:“我跟周大宇这帮人行同水火,早晚要大开杀戒,大家都知道,我什么时候杀短斧手只是个时间问題,”

李崇挠挠头:“那又会是谁干的呢,,”

“不管这个了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我们回去吧,我还得给孟阳龙打个电话,派人过來收拾一下现场,”

“孟阳龙的电话不是被窃听了吗,”

“关于杜先生的事情不能说,不过这个说出來也沒关系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因为孟阳龙一直都在给我擦屁股,”

“这话说……”李崇嘿嘿一笑:“也对哈,孟阳龙这么大的官,专门负责给你擦屁股,”

苍浩表面云淡风轻,内心却很是上火,因为搞不清楚到底谁杀了短斧手,

同一时间,还有一个人更上火,是洪妙雪,

红魔集团在金三角地区有一处基地,种植着漫山遍野的罂粟花,

两个小时前,毗邻地区的果敢共和军突然发动袭击,击溃了红魔集团守卫基地的武装力量,然后纵火焚烧掉了所有罂粟,

金三角其实是一个泛称,面积很大,有二十余万平方公里,有三千多个大小不等的村镇,涵盖了泰国、缅甸和老挝三国的领土,

这个地方地势复杂,对外处于隔绝状态,各种武装势力星罗棋布,几十年來一直是全球最大的鸦片产区,

不过,近些年來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之下,尤其是华夏方面做了很多工作,金三角的各方势力开始禁绝毒品,

再加上,毒品市场这些年來已经有所变化,鸦片之类的传统毒品销路越來越窄,各种化学合成毒品兴起,

这样一來,金三角已经不复当年,罂粟种植产量降至一百多年來最低,

目前,仍然坚持种植罂粟的势力中,红魔集团的规模是最大的,

至于果敢共和军,起源本是几十年前在华夏内战中溃退下來的一支军队,越境躲在了金三角,

就像这里的其他武装势力一样,为了生存,他们选择了毒品,走上以毒养军、以军护毒的道路,

后來,吸收了本地居民,又兼并了其他武装势力之后,这支溃退之师不再是狼狈的败军,反而变得强大起來,演变成果敢共和军,

再后來,果敢共和军发动起义,击败所在国家政府,划出一块土地建立了自己的国家,

这也就意味着,果敢共和军从地下贩毒武装,演变成了一个国家的正规国防军,而这样一來也就必须跟毒品生意切割开,

如今的果敢共和军,禁毒态度是最坚决的,但凡发现毒品就绝不留情,

(楚辞按:关于果敢共和军的故事,可见本书前传《特战兵王》,)

红魔基地虽然毗邻果敢共和军,却毕竟不在对方的领土上,双方一直以來相安无事,

沒想到的是,这一次果敢共和军竟然发动越境打击,破坏了双方一直以來的和平状态,

这让洪妙雪非常愤怒,一则是损失了不少钱,二则是果敢共和军跟庞劲东有非常密切的关系,

庞劲东的一生是传奇,不仅全歼斯巴达战士留下了传奇,其后的生活更是传奇,

当年,庞劲东离开雇佣兵队伍后,曾经担任果敢共和军副总司令,

也正是庞劲东,带领这支军队横扫金三角,创立了自己的国家,然后又摆脱毒品,

所以,果敢共和军抄了自己的生意,洪妙雪就直接去找庞劲东兴师问罪了:“姐夫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”

庞劲东根本不明白:“什么怎么回事,”

洪妙雪气呼呼的质问:“果敢共和军烧了我上千亩的罂粟,什么意思,想要开战,”

庞劲东笑了笑:“你是说这个事啊,”

“姐夫你别说不知道这事,”

“我是真不知道,”庞劲东一摊双手,非常无奈的道:“沒错,我是果敢共和军副总司令,可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,果敢共和军独立以后,我就辞职了,这些年过着隐居生活,你又不是不知道,”

“难道跟你沒关系,”

“当然沒关系,”庞劲东很认真的道:“我是军人,战争是我的责任,但政治不是,当年独立之后,果敢共和军内部政治斗争非常激烈,我懒于卷入,这才辞职,”

洪妙雪气呼呼的点点头:“这个我倒知道,”

“隐居,就是不问前尘世事,这些年來,我跟果敢共和军沒有任何联系,那边有什么变化我也一概不知,”顿了顿,庞劲东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要是不说,我还真不知道他们对你开火了,”

“可你在果敢共和军毕竟有很多亲信,很多将领是你一手提拔起來的,”

“那又怎么样,”庞劲东懒洋洋的道:“他们不知道我跟你的关系,更不知道我已经重新出山了,我估计这一次打击可能只是正常的扫毒行动,你就别想多了,”

“我能不想多吗,”洪妙雪敲了敲桌子,又道:“你是不是应该跟那边打个招呼,告诉他们我是谁,别动我的货,”

“我怎么打招呼,”庞劲东听到这话,冷冷一笑:“当年,是我带着果敢共和军转入正行,不再去碰肮脏的毒品交易,难不成,今天我再去告诉他们庞某人想通了,觉得还是做毒品赚钱,所以去给红魔打仗了,”

洪妙雪一时无语:“你……”

“我之所以帮你,仅仅因为你姐临终有嘱托,沒有其他原因,”庞劲东顿了一下,又是冷笑一声:“换句话说,我帮你纯粹是个人原因,我不希望把其他人牵扯进來,”

“你知不知道我损失多大,”洪妙雪瞪着眼睛,看着庞劲东的样子依然很恼火:“先是笔架山,现在有出了这么一档子事,接二连三损失这么大,你让我的生意怎么做下去,,”

“正好借这个机会转正行吧,”

“你说转就转,”洪妙雪是真生气了,平常她不敢顶撞庞劲东,这一次却全然不在乎:“我手底下那么多兄弟,沒有了收入我拿什么养活,他们第一时间就会造反弄死我,”

“正行生意难道不赚钱吗……”

“当然赚钱,”洪妙雪气呼呼的道:“干脆,我也去卖手机吧,注册个品牌就叫大米手机,沒准还真挺赚钱呢,小米手机是垃圾,我大米一定做得更好,”

“跟我抬杠是吧,”庞劲东终于有点火了:“我告诉你,我之所以帮你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答应将來转做正行,如果你不能兑现这个承诺,别说咱们两个一拍两散,”

庞劲东这么一发火,洪妙雪的态度马上软了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“我不管你哪个意思,”庞劲东打断了洪妙雪的话:“虽然说,果敢共和军这一次的行动跟我无关,但我不是沒有可能跟他们打个招呼,再给你火上浇点油,”

“好吧……”洪妙雪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:“你说吧,我该怎么办,我完全听你的,”

“海洛因这种毒品已经沒前途了,一则是成瘾性太大,二则是价格昂贵,三则是风险又太大……”摇了摇头,庞劲东说道:“你自己应该有明确的感觉,这几年销售量逐步下滑,利润空间越來越小……”

“我已经决定专做化学合成毒品了,”沒等庞劲东把话说完,洪妙雪直接就道:“我投资了一个工厂,不久之后就开始运作,生产摇头丸,”

庞劲东冷冷的问:“然后呢,”

“姐夫你要相信我,我会转作正行的,”洪妙雪叹了一口气:“但我要一步一步來,”

两个人正说着话,徐建军走了进來,冲着洪妙雪点了点头,

徐建军就是那个变节的卧底,庞劲东对这个人素无好感,问了洪妙雪一句:“有什么事吗,”

“十天后,有一批新货要到,我得想办法确保安全,”顿了一下,洪妙雪告诉庞劲东道:“这批新货,就是那个基地生产的,刚刚收获了一笔,果敢共和军焚毁的是种上去沒多久的罂粟苗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