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章 毛线绿内裤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带着廖家珺回了多林寺之后,请出了于芷欣,把她跟廖家珺两个人互相介绍认识,

于芷欣跟廖家珺一样,是典型的职场女性,两个人几乎沒有任何套近乎的话,直接就开始谈工作,

于芷欣告诉廖家珺:“中纪委直接负责我的领导是靠得住的,他跟孟首长关系非常好,也正是他把我派到广厦來,”

廖家珺急忙道:“那么你可以给他沟通,从中纪委层面上,侦办严月蓉,”

“理论上是这样,”于芷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但我现在装死呢,跟外界根本不敢联系,”

苍浩挠了挠裤|裆,说道:“情况已经有变化了,我之前已经跟孟首长见过面,你装死这出戏也已经做足了,我看你可以跟中纪委那边恢复联系,”

“你跟孟首长见过面,”于芷欣急了: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”

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,”苍浩反问了一句,又挠了挠裤|裆:“我见他是我们两个的事,沒必要向你汇报吧,”

于芷欣急了:“可我來广厦就是因为孟首长,”

“准确的说是因为我,”苍浩一边挠着裤|裆,一边对于芷欣说道:“我之所以沒告诉你,也是因为孟阳龙那边出了问題,他身边被安装了很多窃听器,”

于芷欣一惊:“他身边有杜先生的卧底,”

“对,”苍浩点点头:“现在不知道卧底是谁,可以说沒人是可靠的,所以暂时还不能有所作为,我就算告诉你他來过广厦也沒什么用,”

“见鬼……”于芷欣听到这话,面色灰白,可见很紧张:“沒想到……这场斗争竟然这么激烈,”

廖家珺叹了一口气:“杜先生是我们从沒遇到过的对手,想要打到他,实在太难了,”

“再难也要打倒,”苍浩毫不犹豫的道:“杜先生这种人可恨之处在于,通过摆弄权力攫取巨额不义之财,他赚的所有钱都不是从天上掉下來的,而是來自升斗小民辛苦的劳动,他随便勾结几个官员和地产商,把房价炒了起來,对他來说只是很容易的事,但老百姓买一套房子却需要掏空两三代人的积蓄,现在,他又勾结毒品集团,向这片土地倾斜毒害人们的祸水,等到他赚够了钱,拍拍屁股去国外享受生活了,留下的却是贫瘠和毒化的土地,这种人如果被绳之以法,要法律还有什么用,”

于芷欣和廖家珺一起点点头:“说的对,”

“法律作为一种社会秩序,比其他任何一种秩序更有意义,正是因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不管你是什么出身,处于什么地位,在法律面前都是完全一样的普通个体,如果杜先生这种有权有势的人可以僭越法律之上,法律就只对普通百姓才有作用,那么我们又如何保证普通百姓不会起來推翻法律,”苍浩说到这里,又挠|挠裤裆:“杜先生其实就是掘墓人,但他自己已经有了退路,挖的这个坑最后却会埋葬这个社会,”

“所以我们必须阻止他,”廖家珺用力点点头,随后看了一眼苍浩,很小心的道:“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……”

苍浩大大咧咧的一挥手:“说,”

“你的这番话呢,非常有道理,但你的动作呢……”廖家珺有点尴尬的笑笑:“好像不太雅观,”

苍浩一愣:“什么动作,”

“你说你刚才都在干什么,”于芷欣翻了翻白眼,有点不屑的道:“一边说着话,一边还……你干嘛总往那个部位摸,”

“哪个部位,”苍浩很快明白了:“你说我挠裤|裆,”

苍浩脸皮是够厚的,竟然把这个词都说了出來,两个女孩的脸一下子红了起來,

“你们以为我想吗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非常无奈的道:“我刺挠,”

“得病了吧,”于芷欣轻哼一声:“得病就赶紧去看病,千万别等到恶化,”

“我有什么病,我才沒病呢,”苍浩一张嘴,差点就要说出自己里面穿着毛线内裤,不过这事要是说出來恐怕更丢人,于是苍浩又把话咽了回去,

廖家珺很好心的劝道:“如果你真的有病了,还是应该去看看,千万别耽误,”

“我才沒病……”苍浩气呼呼的道:“都是该死的井悦然……”

廖家珺很认真的问:“她传染给你的,”

苍浩涨红了脸道:“反正跟她有关,”

“不能吧,”廖家珺困惑的摇了摇头:“看她也不像是乱來的人啊,”

“行了,别说这个了……”苍浩不耐烦的摆摆手:“还是说正经事吧……于芷欣,明天你就买张手机卡,先跟中纪委那边恢复联系,”

于芷欣虽然对苍浩很是不屑,不过对这个提议还是赞同的:“好,”

“然后,你们两个也保持联系,不过案件有什么进展,一定第一时间沟通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随后无力的摆摆手:“就这样吧,散会,”

苍浩被这条毛线绿内裤弄得心烦意乱,也不送廖家珺离开,更不管于芷欣做什么,直接回自己的厢房休息了,

第二天起床,苍浩犹豫了一下,最后决定不穿那条毛线绿内裤,原來什么样就涛声依旧,

回到公司上班,苍浩刚坐下來,就接到了井悦然的微信:“你还穿着那条内裤吗,”

苍浩很诚实:“穿着呢,”

“好,”井悦然咯咯笑了几声:“午休的时候,咱俩去卫生间,你给我看看,”

“要是只有咱俩的话……你不担心我对你做点什么,”

“如果还穿着,你想对我做什么都行,但如果你脱了……”井悦然重重哼了一声:“看我怎么修理你,”

苍浩无奈的承认了:“其实……我还真就脱了,”

井悦然有点恼怒的质问:“这是我第一次送你东西,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珍惜,”

“不是我不珍惜,而是我真的扛不住了……”苍浩快要哭了出來:“你知不知道,我屁股上起的全是痱子,撒尿都是四十來度,就算我身体很好,也经不起这么折腾,你就饶了我吧……”

“好吧……”井悦然终于体谅了苍浩:“既然你实在不想穿,脱了就脱了吧,反正目的达到了,”

苍浩一怔:“什么目的,”

井悦然沒回答,而是道:“先不跟你说了,我要工作了,”

接下來,不管苍浩说什么,井悦然就是不回复,

刚好,吕嘉琦进來了,拿着几份文件让苍浩签字,

等到苍浩把自己的名字签上,吕嘉琦却也不出去,站在那里笑嘻嘻的看着苍浩,

苍浩冷冷的问了一句:“你还有什么事,”

吕嘉琦咯咯笑了几声:“沒事啊,”

“沒事你还不去工作,”苍浩不满的道:“你笑得怎么这么磕碜,”

“磕碜吗,”吕嘉琦又笑了几声:“其实,我也不是一点事沒有……”

“有事就赶紧说,”尽管脱了毛线绿内裤,苍浩的屁股还是很不舒服,因而心情烦躁:“如果是加薪或者请假,就不要开口了,我肯定不批,”

“我就是想问问那条内裤你穿的舒服吗,”

苍浩傻住了:“什么内裤,”

吕嘉琦很认真的答道:“毛线绿内裤啊,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,你偷窥我,”苍浩怔住了:“吕嘉琦你太不像话了,”

“我才沒偷窥你呢,”吕嘉琦轻哼了一声:“全公司都知道了,”

苍浩一惊:“怎么知道的,”

“你自己看……”吕嘉琦拿出手机,翻出井悦然的微博,里面写着这样一段话:“亲手给男票织了一条内裤,这还是我第一次摆弄毛线哦,求点赞,”配图正是那条毛线绿内裤,

毫无疑问,全公司都看到这条微博了,苍浩仔细看了一下,发现竟然连王延辉都去点了一个赞,

“大家都很关心,你这条内裤穿得舒服吗,”吕嘉琦依然是笑嘻嘻的:“回头我也学学打毛线,将來有了男朋友,我也亲手给他织一条,”

“用不着,”苍浩急忙道:“把我这条送给他就行,”

“可你都穿过了,”

“就是因为穿过了才值钱,”苍浩一本正经的道:“等我将來出名,沒准能卖天价,”

“你还是自己留着吧,”吕嘉琦冲着苍浩做了一个鬼脸,转身跑了出去,

吕嘉琦还算不错,至少把这事当面说出來了,

其他人可不一样,见到苍浩沒提毛线绿内裤,而是拐弯抹角的道:“苍总今天气色不错啊,”

“苍总穿的很暖和吧,”

“苍总你不痒吗,”

一整天下來,苍浩听到的基本都是这类话,纵然苍浩一直口才不错,碰见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

当然了,事情其实挺可悲的,女人之间怄气,男人往往成为牺牲品,

所以,聪明的男人绝对不让女人闲下來,一旦女人有多余的时间精力无处发泄,往往就是无事生非的开始,

更加让苍浩哭笑不得的是,自己这一屁股的痱子,竟然沒白生,

也就是说,这一场斗气,井悦然完胜了,彻底盖过了夏明琪,

之前,井悦然发的那条微博,还有着一条毛线绿内裤,彻底刺激到了夏明琪,

可能是因为井悦然太豁的出去,夏明琪认输了,跟那个小开分手了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