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九章 生活别太乱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过了许久才回过神來,匆匆也回了公司,一路上低着头,好像做了亏心事一样,

等进了自己办公室,苍浩找人打听了一下,得知井悦然还沒回來,这才多少有点放心了,

“吓死我了,”苍浩拍了拍胸口:“夏明琪竟然对我告白,要是让悦然听见……我可就麻烦了,”

其实,井悦然出去之后,一直都沒回公司,不过不是出去谈业务了,而是跟朋友吃饭,

她的这个朋友,苍浩也认识,是廖家珺,

井悦然偶然认识廖家珺之后,虽然两人平常來往不多,但井悦然一直刻意跟廖家珺保持联系,

一方面是,井悦然担心廖家珺跟苍浩擦出火花,所以要随时掌握情况;

另一方面,廖家珺年纪轻轻坐上刑事侦查局局长的位子,当然不是一般女孩,

从建立人际资源的角度來说,井悦然愿意多交几个这样的朋友,这也是自身价值的一种体现,

两个女孩落座后,寒暄了几句,大都都是聊近期各自的生活,

一般來说,女孩子之间不管身份地位有怎样的差异,总是很容易找到共同话題,比如男人,又比如化妆品和名牌服装,

只不过,井悦然注意到,今天廖家珺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,

等到点过菜,井悦然试探着问了廖家珺一句:“你有心事,”

“都是工作上的事,”廖家珺轻叹了一口气:“沒什么大不了的,”

“不,”井悦然笑眯眯的道:“我感觉你个人生活上有事,”

廖家珺一怔:“能有什么事,”

“这就要问你自己了,”井悦然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悠然道:“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的,你骗不过我,”

“真的沒什么事,只是……”廖家珺望了井悦然一眼,试探着道:“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,可从我嘴里说出來,好像不太合适,”

“什么话,”

“算了,还是不说了……”廖家珺干笑两声:“我沒有权力插嘴的,”

井悦然被搞得一头雾水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,”

“你就当我什么都沒说,”廖家珺试图岔开话題:“对了,最近你们公司忙吗……”

“刚刚我已经跟你谈过工作了,”井悦然的表情变得有些不悦:“小珺,你要当我是朋友,有什么话最好说在当面上,”

廖家珺有点为难的道:“我怕我说出來咱们就做不成朋友了,”

“如果你不说就更做不成了,”井悦然轻哼一声,很不满的道:“因为你不把我当朋友,有话都不当面告诉我,”

“好吧……那我说了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廖家珺很郑重的道:“我就是想劝你,个人生活别太乱,”

井悦然傻住了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意思就是说……”可能因为这个话題太敏感,廖家珺脸色有点红:“虽然说,现在医学技术挺发达的了,但有些病如果得了,终归不光彩……”

井悦然有点急了:“我得什么病了,”

“我怎么知道啊……”廖家珺撇了撇嘴:“我就是知道你传染给苍浩了,”

“我……传染给苍浩,”井悦然傻傻的看着廖家珺:“我传染给他什么了,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……苍浩就说他痒,”顿了一下,廖家珺很小心的补充道:“那个地方痒,”

“我……我跟他沒有发生任何事,他痒不痒的跟我有什么关系,谁知道他去哪鬼混了,,”井悦然恨恨不已的道:“好啊,苍浩,敢出去风流快活,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他,”

“别,你可千万别,搞得好像我跟你说坏话了似的,”

“那你凭什么说是我传染给他的,”

“是……他自己说的,”廖家珺的脸色涨得更红了,这也确实挺难为她的,到现在连男朋友都沒有,却要跟人谈论这种话題:“其实我沒别的意思,就是希望你们两个幸福……”

“幸福不了,”重重哼了一声,井悦然狐疑的问道:“等一等……苍浩得病了,你怎么知道他痒,你们两个发生了什么,”

“什么也沒发生,” 廖家珺一个劲的摆手:“你千万别误会,就是我跟他见了一面,发现他总是伸手挠那个地方,”

“然后呢,”

“然后就是我们问他怎么回事,他说被你给搞的,”廖家珺往后靠了靠,有点紧张的看着井悦然:“我跟他什么都沒有,你千万别误会,当时在场的还有其他人,”

井悦然打量着廖家珺,片刻之后,展颜一笑:“我怎么会误会呢,”

“你相信我,”

“我当然相信你,只不过嘛……”井悦然拖着长音缓缓说道:“你也别听苍浩胡说八道,他痒不痒的跟我真沒关系,”

廖家珺干笑两声:“是吗,”

“我这个人生活作风也很正派,否则苍浩怎么会选择我呢,,”叹了一口气,井悦然怨艾的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人,”

“我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,”廖家珺急忙划清界限:“而且,我就是从朋友角度关怀一下,也沒其他意思,”

“行了,我知道了,谢谢你的好心,”刚好侍者把菜送上來,井悦然非常热情的招呼起了廖家珺:“说了这么多的话,都饿了,赶紧吃东西吧,”

两个女孩边吃边聊,话題很快转移开,再沒提苍浩发痒那事,

井悦然跟廖家珺告别后,下午回了公司,直接去了苍浩的办公室,

吕嘉琦正请苍浩签字,井悦然二话不说,把吕嘉琦打发出去:“我跟苍总有事要说,麻烦你回避一下,”

吕嘉琦先是一怔,随后吐了一下舌头,一溜烟出去了,

苍浩发现井悦然神色不悦,有点胆战心惊:“你这是怎么了,”

“沒怎么啊,”井悦然笑了,笑的非常甜美:“就是想你了,过來看看你,”

“是吗,”苍浩非常担心中午跟夏明琪吃饭那事,是不是被井悦然知道了,很小心的问:“你是不是生气了,”

“好好的我为什么生气呢,”井悦然给苍浩倒了一杯咖啡,亲自端在苍浩面前,亲热的说:“我呢,就是有一个小要求……”

苍浩看了一眼那杯咖啡,担心里面有砒霜:“什么要求,”

“以后你有什么想法,或者有什么不满,一定要亲自对我说,”井悦然抬起手來,在苍浩肩膀上來回抚摸着:“何必对外人讲呢,,”

“我对外人讲什么了,”

“你忘了,”井悦然笑得更甜了:“给你一分钟时间,好好回忆一下,”

苍浩哪里知道井悦然说的是什么事,一个劲的道:“我真的什么都沒说,你误会了……”

“是吗,”井悦然一挑眉头:“你真的沒跟廖家珺说过什么,”

“我跟她倒是说过不少事,可跟咱來也沒关系啊……”

“苍浩你说谎都不打草稿吗,”井悦然突然间脸色大变,刚才如同春风般温暖,转眼如同秋风般无情:“你是不是跟她说,我把病传染给你了,”

“沒有啊,”苍浩连连摆手:“咱俩什么都沒发生过,你就算有病,我也沒机会被传染……”

“你才有病呢,”井悦然拍了一下桌子,打断了苍浩的话:“如果不是我传染给你的,为什么你会发痒,你老实说,去哪鬼混了,”

“我哪也沒去啊……”

“那你为什么会痒,”

“因为毛线内裤啊,”苍浩一脸冤枉:“你穿一天试试看,”

“哦,对了……”井悦然终于被提醒了:“那沒事了,”

“这就沒事了,”

“你工作吧,我回办公室了,还有挺多活儿呢,”井悦然说着,向外面走去,

“你……就这样走,”苍浩很委屈,井悦然跑到办公室來,为了一件莫须有的事情对自己大发雷霆,真相搞清楚之后竟然连声“对不起”都沒有,

苍浩一个劲念叨:“太过分了,”

“是过分,谁让廖家珺不把话说清楚呢……”叹了一口气,井悦然冲着苍浩來了一个飞吻:“委屈你了,”

“还有呢,

“还有就是……”井悦然暧昧的笑了笑:“该发生的事情早晚会发生,”

丢下这句话,井悦然走了,可也偏偏就是这句话,给苍浩带來了无限的联想空间,

井悦然走了,吕嘉琦回來了,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偷听,还是一直算计着时间,

吕嘉琦呲牙冲着苍浩一笑:“吵架了,”

“跟你沒关系,”苍浩翻了翻白眼:“赶紧给我老实工作,”

苍浩本想让吕嘉琦认真工作,别去寻思些跟自身无关的事,熟料这个丫头一直很清闲,接下來的几天,倒是苍浩自己忙了个脚打后脑勺,

新公司成立,各方面事务本來就很庞杂,再加上苍浩又要学很多东西,结果这段时间把其他事全抛到脑后了,

这一天,公司总算沒什么工作,苍浩正准备睡个懒觉,被廖家珺的电话惊醒,

“我说,你上次跟我女朋友胡说八道什么……”苍浩打了个哈欠,又道:“你知不知道她把我骂成什么样,”

廖家珺知道是自己失言了,所以根本不接话茬,只是道:“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通知你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