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一章 落网的二代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KTV的保安和四个公子的手下,拼命想要挡住这些警察,然而徒劳无功,警察人数太多,

冲进來的先是全副武装的特警,迅速控制了包房的每一个角落,确保沒有任何人能逃出去,

随后,一批刑警冲了进來,为首的是一个年轻靓丽的女警官,

四个公子都认识这位女警官,因为她在广厦警务系统风头太劲了,她就是廖家珺,

陈顺章皱着眉头问了一句:“廖警官你有什么事吗,”

“我不认识你,让开,”廖家珺根本不给陈顺章面子,直接來到韩东伟面前:“你被捕了,”

韩东伟被吓得面色惨白,不过气势还在,咆哮着质问:“凭什么,”

廖家珺冷冷的道:“你涉嫌私藏武器、聚众银乱、故意伤害他人身体……”

廖家珺历数了很多罪名,都是韩东伟真实干过的事情,却唯独沒有贩运毒品,

因为给红魔运送的这一批货,是杨玉洲被捕之后的事情,所以杨玉洲不知道,那么廖家珺当然也就不知道,

韩东伟刚看到警察的时候,神经几乎崩溃了,以为是运毒东窗事发,

但听到这些罪名,他却冷静下來,因为这些很容易摆平,只有涉及毒品才不好办,

“证据呢,”韩东伟站起身來,整理了一下衣领,冷笑着道:“要是沒有证据,你这样胡乱抓人,我可是要追究责任的,”

“证据,当然有,不过不是现在出示给你看,”廖家珺迎着韩东伟的目光,一字一顿的道:“更重要的是杨玉洲已经把你供出來了,”

“他知道个屁,”韩东伟不屑的笑了起來:“我小弟多的是,杨玉洲只是其中一只,他说什么你们就信,”

“你先别激动,”廖家珺往前走了一步,胸口几乎快要撞上韩东伟了:“按照杨玉洲提供的线索,我已经派人分别前往你的几个住处查抄,很快就会有更多的证据,”

“谁允许你这么做的,”韩东伟火了:“严月蓉知道这事吗,你请示过你的上级吗,”

“如果你了解我这个人就应该知道,千万不要拿任何人出來压我,我也根本不在乎你是谁,”廖家珺说着,拿出一张文件在韩东伟面前晃了晃:“在这上面签个字,你就归我们了,”

这是一张拘捕令,严格的法律称呼叫“刑事拘留通知书”,

韩东伟一把抢过來,撕得粉碎:“去死吧,”

廖家珺倒也不生气,冲着特警使了一个眼色,

一个特警挥起枪托冲着韩东伟的脑门砸去,韩东伟惨叫一声,倒在地上,

两个刑警立即冲上來,把韩东伟双手反剪背后,带上了手铐,

韩东伟带來几个手下,想要把韩东伟救下來,立即被其他特警制服,

廖家珺冷冷的吩咐了一句:“押走,”

“等一等,”顾廷玉走了上來:“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,敢在这里暴力执法,你胆子太大了,”

“我胆子一直不小,”廖家珺不屑的轻哼了一声:“还有,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,红青会吗,四公子今天到的还挺全,本來这案子跟你们沒关系,如果你们觉得一定有关系,我不介意把你们请回去一起谈谈,”

顾廷玉听到这话,立即怂了,后退了几步,

廖家珺抬起手來,分别指了指三位公子,懒洋洋的道:“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,沒有一个屁股干净,别惹我把你们查个底掉,”

丢下这句话,廖家珺再不理会这三位公子,押着韩东伟走了,

所有警察呼呼啦啦的也撤了出去,包房里一是冷清下來,三位公子面面相觑,

“太过分了,”沈粲的面容扭曲起來:“这个廖家珺是不是疯了,什么人都敢抓,”

“妈的,必须整整她,”顾廷玉拿出手机,开始拨打电话,

这带动了沈粲,马上的,也把一圈电话打了出去

两个人的电话内容一样,都是发动各方面关系,对廖家珺施加压力,

这两位能量不小,平常不管遇到什么事,两三个电话就能解决,

然而,这一次不管他们找到哪个部门的哪位领导,对方一听说“廖家珺”这三个字,都感到非常为难,

过了半个小时,两个人才算消停下來,沒继续拨号,

陈顺章一直稳稳坐在那里,此时叹了一口气:“你们都省省吧,廖家珺是什么人,你们也不是沒听说过,”

沈粲恨恨不已的把手机扔到一旁:“她特么就是个精神病,”

“她办案的时候,谁的面子都不给,不管她是不是精神病,你们都拿她沒办法,按理说,这样的干部在体制内是提拔不起來的,但当初邹峰和严月蓉斗得凶,结果给她创造了机会……”长呼了一口气,陈顺章多少有点无奈的道:“这一次,韩东伟落到她手里,麻烦大了,”

顾廷玉冷冷一笑:“不管韩东伟做了什么,毕竟是红青会的人,这帮警察事先也不打个招呼,直接就这样把人给抓了,未免太不把红青会放眼里了吧,”

“就是啊,”沈粲点点头:“廖家珺走之前说的话,你们也都听到了,这特么不是威胁我们嘛,,”

“这个廖家珺,年纪轻轻当了局长,未免太狂妄了吧,”

如果廖家珺临走之前沒说那句话,沈粲也不至于这么生气:“我看应给给她点教训,”

陈顺章看看沈粲,又看看顾廷玉,沒出声,

再说廖家珺,把韩东伟带走之后,一路上接了不少电话,全都是各方领导來给韩东伟说情,

廖家珺根本不给面子,只是回复:“请不要干涉警方工作,”

最后,廖家珺干脆把手机关机了,等会到了刑事侦查局,直接把韩东伟带去审讯,

韩东伟依然不服气:“廖局长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,”

“问我之前,你先想想自己该怎么办……”廖家珺冷冷一笑,把一堆东西放到韩东伟面前,

在廖家珺抓捕韩东伟的同时,刑事侦查局的其他警察也有了收获,在韩东伟的几个住处发现了七支货真价实的手枪,还有大量管制刀具和淫|秽制品,

说起來,这些东西藏匿的很隐秘,如果不是有人提供线索,警方也不能很轻易的发现,

韩东伟有点傻眼了,廖家珺又是一声冷笑:“大约四十八天之前,有几个大学生喝多了酒,从饭店出來的时候刮花了你的车,你事后找到他们,打断了其中一个人的胳膊,有这事吧,”

接下來,廖家珺又说了好几件事,都是涉及到违法犯罪的,

更重要的是,这些事情沒几个人知道,韩东伟不得不相信杨玉洲把自己出卖了,

杨玉洲被捕这段时间,韩东伟倒是发动了一些关系,试图把杨玉洲捞出來,然而所有关系在廖家珺这里全都碰壁了,

这件事情上,能最大发挥作用的自然是严月蓉,毕竟是廖家珺的顶头上司,

只可惜,严月蓉现在懒得去管杨玉洲,打算把眼下紧要的事情忙完再说,

这样一來,韩东伟就只能让杨玉洲在局子里待几天了,本來这也不算是坏事,接受这个教训,以后能收敛点,

而且韩东伟也沒想太多,以为警方真的只是因为非法藏械才拘捕杨玉洲,沒以为杨玉洲会说出其他什么,

然而,韩东伟万万沒想到,杨玉洲的心理素质这么脆弱,竟然把该说不该说的全说出來了,

韩东伟看着那些证物,后背被冷汗湿透了:“你想怎么样,”

“我想秉公执法,”敲了敲桌子,廖家珺冷冷的道:“你这一次麻烦大了,只是眼下我们有足够证据这些,关你两三年已经不是问題了,”

韩东伟冷笑一声:“关我试试看,”

“我知道,你不把我们警方放眼里,毕竟你的后台是严月蓉吗,”廖家珺打量着韩东伟,突然呵呵一笑:“你千万别怀疑,我既然敢抓你,就一定能善后,”

“善后,怎么善,”韩东伟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质问:“既然你知道我后台是谁,就应该知道,我最后会平安从这走出去,”

“未必吧,”廖家珺冷冷的打量着韩东伟:“杨玉洲被抓之后,按说杨伟肯定要去救儿子,可在这个关头上他本人出了车祸,现在还躺在ICU生死未卜,你以为这一切都是巧合吗,”

杨伟的车祸还真就不是巧合,但廖家珺不知道实情,当做是巧合,

为了尽快突破韩东伟的口供,廖家珺觉得有必要吓唬一下,就把这话说出來了,熟料歪打正着,

韩东伟听到这话就是一惊,也知道这个时候,他发现讯问室里沒有安置摄像机,

按说,这种讯问应该全程记录,毕竟他韩东伟不是一般人,

一时间,韩东伟感到惊恐起來,表面上只能勉强保持平静:“你要刑讯逼供,”

“当然不会,”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:“不过,为了拿到你的口供,我可以做出任何事,”

“廖局长,咱们两个过去沒打过交道,也沒有个人恩怨,你做事沒必要这么狠吧,”韩东伟吞了口唾沫,很小心的问道:“我做过什么得罪了你吗,”

“你荼毒了这片土地,就是得罪了我,因为我是执法者,”停顿了一下,廖家珺又道:“平常你们胡作非为也就罢了,现在跟杜先生勾结一起,我能容下你们,法律也不能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