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二章 关键的口供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听到“杜先生”这三个字,韩东伟脸上变颜变色的,沒敢出声,

廖家珺冷笑着又说了一句:“更重要的是,这位杜先生跟红魔集团勾结一起,竟然开始洗黑钱了,”

在审问杨玉洲的过程中,廖家珺一直遵循着苍浩的建议,既沒涉及杜先生,也沒提红魔,

但是,韩东伟并不知道,杨玉洲到底说了哪些,又沒说哪些,

两个犯人之间信息上的不对称,就可以被警方拿來利用,很多线索都是这样连诈带唬才搞到的,

往往的,这一招很管用,韩东伟更加惊恐了:“你有证据吗,”

廖家珺直接來了一句:“为了搞到证据我可以不择手段,”

“你……”韩东伟想斥责廖家珺,可是想到杨伟的下场,马上不敢出声了,

“不只是洗黑钱,你们还勾结贩毒集团,是不是,”廖家珺冷冷一笑:“红魔的毒品交易跟你有沒有关系,”

万事开头难,审案也是一样,第一份证据的突破是最难的,但接下來就要容易许多,

十來天了,廖家珺在杨玉洲身上花费大量时间精力,可是到了韩东伟这里,迅速就突破了心理防线,

韩东伟听到这句话,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失措,虽然转瞬即逝,不过还是被廖家珺捕捉到了,

刹那间,廖家珺意识到了什么,厉声质问:“红魔有新的交易,而且你也参与了,”

“胡说什么……”韩东伟不耐烦地摆摆手:“有证据就拿出來,沒有证据就别唬我,我不吃这一套,”

“那你吃哪一套,”廖家珺冷冷一笑:“你以为,我们手头只有一个杨玉洲,那你可他看不起警方了,”

“你们……”韩东伟怔住了,一时间想不到,身边还有什么人落在警方手里,

“我明白告诉你吧,杜先生马上就要翻船了,高层已经下了决心要把他揪出來,就算他神通再大这一次也保不住自己,”顿了顿,廖家珺缓缓说道:“等到这个案子水落石出,杜先生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要受到法律的严惩,现在已经有人想要弃暗投明了,”

韩东伟咬牙说了一句:“不可能,”

“如果真的不可能,为什么我知道这么多事,”廖家珺冷笑看着韩东伟:“人家都已经准备上岸了,你还留在这滩浑水里,你是聪明还是傻呢,”

韩东伟一时间沒说话,廖家珺也沒再出声,只是打量着韩东伟,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讯问室里的空气变得越來越压抑,几乎让人喘不过來气,

半个小时后,韩东伟终于开口了:“可我什么也不知道……”

虽然韩东伟仍然沒有交代什么,但这句话事实上是服软了,

廖家珺赶忙道:“知道多少就说多少,”

“说了有什么好处,”

“你可以做污点证人,争取从轻发落,”廖家珺很认真的道:“杨玉洲现在已经交代了,将來会获得一定的宽恕,你就看你怎么想了,我建议你把握好这个机会,这个机会只有一次,错过就沒有了,”

“真的么,”

“当然了,我廖家珺说话跟别人不一样,说一就是一,”廖家珺用手指敲点了几下桌子,加强了语气:“当然了,你到底是否交代,我根本不在乎,我可以把这个机会留给别人,自然有人跟警方愿意合作的,”

这边廖家珺话音刚落,讯问室的门被打开,四个高大魁梧的警察走了进來,虎视眈眈的看着韩东伟,

其中两个警察手里拿着电棍,另外两个则带着绳索,

这是廖家珺事先吩咐的,要对韩东伟恩威并施,

看到这几个警察的样子,韩东伟更慌张了:“你们……要干什么,”

“听说过刑讯逼供吧,”廖家珺冷冷一笑:“当然,这是违法的,原则上我不轻易动用,但这一次,杜先生的案子我一定要破,我已经告诉过你了,我会不择手段,”

“你要是碰我一下,会付出代价的,”

“我付出什么代价就是后话了,”廖家珺撇了撇嘴:“你还是先想想怎么熬过这一关吧,”

韩东伟浑身不住的颤抖着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我们这里有几个名堂,我让我给你介绍一下,鸭儿浮水,就是把双手反扣吊起來,脚尖点击地,身体前倾,十几天不让睡觉;还有苏秦背剑,跟鸭儿浮水有点类似,双手在背后上下交叉,吊起來,脚尖刚好点地;再比如金鸡独立,用毛巾蒙住双眼,用胶带缠紧,双腕裹住毛巾,在背后铐住,绳子一头拴在手腕间的铐子上,另一头吊起來,双脚刚好落地……”廖家珺作为暴力警花,对这些手段实在太熟悉了,一连说了十几样:“这些手段是有保留的,让你身上不留痕迹,就算你指控刑讯逼供也沒证据,如果你还不肯说,我们还有其他手段,但你身上可能就得留点纪念了,”

“疯了,”韩东伟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:“你是不是疯了,”

“你就当是,”廖家珺俯身瞪着韩东伟:“我一定要抓到杜先生,”

在韩东伟看來,廖家珺真的疯了,已经不择手段,

这也就是说,自己既然落到了廖家珺的手里,不管是严月蓉还是其他人,都再沒办法把自己救出去,

惊慌之下,韩东伟脱口就问:“你……你想知道什么,”

“交易的时间地点,”

“今天晚上……”

“什么,”廖家珺哪里能想到时间就在今天:“你要是想争取主动,就把细节全说出來,”

韩东伟已经彻底崩溃了,按照廖家珺的要求,绘制出了行车路线图,

廖家珺立即吩咐手下:“所有民警迅速集合,还有,呼叫特警队,”

然而,按照韩东伟的交代,已经有些晚了,

廖家珺看了一下时间,发现毒品此时应该已上岸,

广厦警务系统今天召开全体大会,包括刑事侦查局和特警队,只保留了部分必要的警力,

廖家珺还是着急审案才沒去,但大部分手下都去了会场,整个广厦警务系统无人可用,

眼下,只有不多一些交警在街面执勤,根本拦不住那些疯狂的二代,

一刹那间,廖家珺明白了,今天这个大会,根本是严月蓉在给红青会打掩护,

这种会议大都是封闭的,不允许跟外界联络,如何把警力抽调出來是个难題,

就算能把警力抽调出來,再去取出装备,这也需要一个过程,

只怕等到一切动员完成,红青会已经成功把毒品运送到目的地,事情的关键就在于,对付这帮二代,必须人赃并获,

只要让他们把毒品交给了下家,就算能抓到他们,也沒任何意义了,

因为他们有的是办法推脱罪责,根本不承认曾经运送过毒品,

这帮人个个都有官宦背景,到时如果沒拿到证据,再查这个案子,必然引发不可预料的影响,

“怎么办,”廖家珺死死盯着地图,猛然间发现,要经过海山寺附近地区,

“苍浩,只有苍浩了,”廖家珺想也不想,直接拿出手机,给苍浩打了过去:“红青会那帮二代正在运送毒品,我现在赶不过去,你给我拦住他们,”

“好,”苍浩只说了这么一个字,就挂断了电话,

“详细路线是这样的……喂,喂,”廖家珺本來想详细交代一下,沒想到苍浩把电话撂了,

廖家珺恨恨不已的拍了一下桌子,她觉得,这么重大的案子,苍浩应该跟自己商量好一切细节再动手,

让她感到愤怒的是,苍浩根本不跟她商量,至于红青会什么人参与了这事、具体怎么运送毒品,苍浩一无所知,那么又该如何去拦截那些毒品,

所以,她觉得苍浩一定疯了,其实如果她此时能照一下镜子,就会发现自己的样子比苍浩更疯癫,

再说苍浩,挂了电话之后,直接招呼李崇和黄彬焕:“跟我出去,大开杀戒,”

三个人上了防暴车,也就是突袭周大宇别墅的那一辆,直接开到了街上,

这个时候,苍浩手机一响,是廖家珺翻來一条彩信,内容正是红青会的行车路线图,

黄彬焕不明白状况,好奇地问道:“老大,到底出了什么事,”

“红青会那帮二代给红魔运送毒品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警察指望不上了,只有咱们去执法,”

黄彬焕对这件事情本身不感到意外,只是有些头疼:“街上这么多车,谁知道哪些是红青会的,”

“这帮二代会开普通车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只怕全是豪车吧,他们就是要用豪车带着毒品大摇大摆穿行而过,最危险的方法也就是最安全的,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洪妙雪干脆自己运送就得了,干嘛要让红青会帮忙,”

“有道理,”黄彬焕点点头:“全市估计也就只有红青会才会有许多豪车,”

李崇提出:“可这城市这么大,我们该怎么找到那些豪车,”

“这还不简单,矩阵该启动了,”苍浩呵呵一笑,呼叫起了墨师:“调出全市交通监控,找到哪个地方有成群结队的豪车招摇过市,马上告诉我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