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五章 师徒如父子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沒错,”庞劲东冷笑的点了点头:“为什么杜先生不露面,却能在幕后操控着一切,我也是用了很长时间才想明白,正因为他不是一个具体的人,而是一群人的代号,”

“这样一來,所有事情就说得通了……”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严月蓉、王均平、曲迎新,其实都是杜先生,红青会的韩东伟也是一个组成部分,他们应该还有其他人,只是暂时沒露面,”

“如果只是一个人还好说,如果是一群人……”长呼了一口气,庞劲东有点无奈的道:“想要把他们挨个挖出來就太难了,”

“所以要逐个击破,再逐层击破,”顿了顿,苍浩详细解释道:“现在已经有突破口了,警方抓了杨玉洲,从他那里得到了不利于韩东伟的口供,现在警方正在审问韩东伟,目标就是严月蓉,如果能把严月蓉拿下,就等于大伤杜先生的元气,”

“原來红青会出事了,可一点沒听杜先生提起,”庞劲东微微皱起眉头:“韩东伟被抓是什么时候的事,”

“就在刚刚,”苍浩告诉庞劲东:“我估计,他进去之后沒多久就交代了,说出了今天有新的毒品交易,所以廖家珺让我过來帮忙拦截,”

“哦,”庞劲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这帮二代还真是不堪大用,这么快就交代了,洪妙雪就不应该给他们合作,”

“话说,我倒是沒想到,这批货也是你负责押运的,”

“这么重要的事,我肯定要出马,”庞劲东说着,快步走到苍浩身前,抬手冲着苍浩后脖颈就是一巴掌:“臭小子你是不是想弄死我,”

“疼,疼死我了,你下手倒是轻点,”苍浩捂着脖颈,一个劲的跳:“话说你对我开枪的时候也沒手下留情,”

庞劲东气呼呼的道:“这不是为了把戏演得逼真一点嘛,”

“如果我沒躲开怎么办,”

“你是我一手教出來的,要是连这点技能都沒有,干脆被我一枪打死也好,”庞劲东重重哼了一声:“师徒如父子,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,这点道理还用我教你吗,”

“师父,封建社会那套纲常伦理就不要拿出來了,你让庞可儿给你死一个试试看,她可是你亲生姑娘,”

“提她干什么,”庞劲东瞪了苍浩一眼:“话说,你对师父也沒手下留情,尤其是上一次,一板砖差点给唐传江拍出脑震荡,”

“就像你说的,这不是为了把戏演得逼真一点吗……”苍浩干笑两声:“我用板砖直接让他丧失战斗力,总好过跟他一番恶斗,一不小心让他受重伤吧,,”

“那倒是,”叹了一口气,庞劲东转而道:“先别说这个了,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,光抓了韩东伟还不够,”

“我估计孟阳龙那边应该有动作了,”

庞劲东问了一句:“谁是孟阳龙,”

“算是我在高层的靠山吧,师父当年你能风生水起,不也是靠着高层有人帮忙吗,”苍浩沒有隐瞒,直接就道:“他被人窃听了,应该是杜先生安排的,这几天,他应该清理整顿公安警卫局,同时抓了曲迎新的秘书,虽然这些不是他一个人去做,但肯定会进一步挖出杜先生的线索,”

“这还差不多,”庞劲东满意的点点头:“无论如何,必须把这一帮人全挖出來,让他们为自己做过的每一件事付出代价,”

“其实我也一直怀疑,杜先生可能是虚拟的,因为只有一个人的话,断然做不了这许多事,”顿了顿,苍浩又分析道:“虽然他们很神秘,其实手段也简单,不过就是官商勾结,利用权力和资源牟取暴利,等到钱赚足了,他们去国外吹海风晒阳光,留下我们在这片有毒的土地上呼吸雾霾,”

“沒错,”庞劲东冷冷一笑:“如果他们不能得到惩罚,这世上也就沒有天理了,”

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既然法律对他们无可奈何,那么我们來执行正义,”

“本來咱们两个互相配合,一定可以赢了这场仗,但是……”庞劲东摇摇头,又道:“今天这次相遇完全在计划之外,”

“我是突然接到廖家珺的电话,急匆匆就赶过來,当时也沒多想,”耸耸肩膀,苍浩无奈的道:“我怎么知道师父你在负责押送,”

“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接下來该怎么办,”

苍浩直接就道:“这批毒品不能交给洪妙雪,”

“好吧,”庞劲东同意了:“其实,这已经是最后一批四号了,洪妙雪答应我,以后转做化学合成毒品,这就等于是进了一步,慢慢的,我会让她摆脱毒品这一行,不过这需要时间,”

“说实话,我真沒想到,师父你竟然是洪妙雪的姐夫,”

“我也沒想到原來洪妙雪之前跟你打过交道,”庞劲东若有所思的笑了笑:“这个世界真的是太小了,”

“你有把握让洪妙雪转入正行,”

“努力试试吧,”庞劲东无奈的长叹了一口:“她姐姐临终前,让我照顾好她,否则我不会费这么大力气,”

“我说嘛,师父你怎么会跟毒贩子勾结一起,原來是这么一层关系,”

“听着,今天咱俩的对话不应该发生,但现在已经发生了……”庞劲东一字一顿的道:“接下來的局面就难以预料了,”

“你那边有谁知道咱俩的真实关系吗,”

“当然沒有,从可儿到刘弗懿和唐传江都被蒙在鼓里,洪妙雪更不可能知道,”顿了一下,庞劲东反问:“你那边呢,”

“严格按照你的要求,从沒对任何人提起你,就连我身边最好的兄弟都不知道,”

庞劲东满意的点点头:“也就是说,到目前为止,除了你我之外,再沒有第三个人知道,”

“本來应该是……”苍浩突然嘿嘿一笑:“不过现在好像有第三个人了,”

苍浩说着, 突然转过身,两把黄金手枪同时开火,

也就在这一瞬间,庞劲东发现,在侧面一堵墙上蹲着一个人,

这个人身材娇小,看起來应该是个女人,头上戴着面罩,看不到容貌,

她一直静悄悄蹲在那里,沒有发出一点声音,无论苍浩还是庞劲东竟然全都沒发现,

还是在刚刚,苍浩眼角的余光,才瞥到了这个人,

动作竟然瞒住了两代兵王,这个人的轻工很是了得,就在苍浩射击的同时,她低头在墙头上快速奔跑起來,

苍浩的子弹不断射在她的脚后,几次差一点就要命中她,但她突然翻了一个跟头,巧到毫厘又躲了过去,

随着“啪啪”的响声,墙头的砖块被炸裂开來,残渣迸溅的到处都是,

马上的,庞劲东也开始射击,沙漠之鹰发出愤怒的咆哮,第一枪就在墙头炸出一个豁口,

这个黑衣女人动作太快,再加上距离又有点远,竟然始终毫发无伤,

很快的,苍浩的子弹打光了,撞针徒劳的发出“哒哒”声,

墙头很窄,黑衣女人灵巧的穿梭着,她似乎发觉苍浩沒有子弹了,停住脚步,半跪在墙头,双手一晃,举起两把手枪,

这两把手枪都加装了消音器,根本听不到射击的声音,

苍浩和庞劲东对视一眼,掉头向不同方向跑去,

情势登时大变,子弹追着苍浩和庞劲东,不断射在脚后跟,

苍浩和庞劲东的方向是相反的,这个黑衣女人的双臂缓缓张开,两支手枪同时瞄准了苍浩和庞劲东,

奔跑中,苍浩换了两个弹夹,突然就地一滚,两只黄金手枪同时开火,

这个黑衣女人纵身向后一跃,跳到了墙后,依然悄无声息,

苍浩冲到近前,发现这堵墙实在太高了,而且丝毫沒有凸起,难以攀爬上去,

庞劲东也冲过來,半弓下腰,双手交叉往前一伸:“上,”

苍浩立即会意,踩住庞劲东的双手往上一跳,同时庞劲东双臂用力往上一送,苍浩借力攀上了墙头,

这个时候,苍浩才发现,这堵墙后面藏了一辆哈雷摩托,

那个黑衣女孩已经骑上哈雷摩托,伴随着引擎巨大的轰鸣声,向远处开走了,

她娇小的身躯,与哈雷摩托硕大的车身,形成了鲜明对比,

苍浩举枪正要射击,发现从另一个方向又开过來一辆哈雷摩托,车上同样是一个女人,

不过,这个女人的身材就要火爆多了,前凸后翘煞是性感,

她沒有带安全帽,只是戴着一副风镜,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束成马尾扎在脑后,被风吹起不断翻飞,

苍浩怔了一下:“阿芙罗拉,”

正是阿芙罗拉,她把车子停下來,看了一眼苍浩,也沒问怎么回事,直接就道:“这是你别管,”

苍浩急忙问:“你跟她是一伙的,”

阿芙罗拉沒回答,发动摩托,向那个黑衣女孩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,

这样一來,阿芙罗拉就挡住了苍浩的射界,苍浩如果向那个黑衣女孩开枪,肯定要伤到阿芙罗拉,

如果追上去,就更不可能了,她们两个是骑摩托,苍浩只能徒步,

无奈,苍浩从墙上跳下來,收起黄金手枪,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看來现在又有第四个人知道咱俩的关系了……”

庞劲东轻哼一声:“你的老相好,”

“这个……算是吧……”

庞劲东欣慰的说了一句:“你在普里皮亚季一战很出色,为师的为你很骄傲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