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七章 真话的分量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不,你不明白,我对上级和下属可以说,从头到尾都是我们警方在工作,但是……”顿了一下,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:“交通监控那里有录像,你是怎么出现的,都做过什么,记录得清清楚楚,”

“我说过这事交给我解决,”苍浩不屑的笑了笑,自己早就料到这一点,回头给墨师打个电话,让矩阵黑进去删除所有视频,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痕迹,

廖家珺很奇怪:“你怎么做,”

“那你就别管了……”

苍浩还沒说完,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來:“哎呦,聊得挺热乎吗,带我一个行吗,”

來人是严月蓉,这个案子已经造成严重影响,很多人都知道了,自然包括严月蓉,

于是,这位广厦警务系统的最高领导來兴师问罪了,走到廖家珺面前直接就指责:“廖局长如今你眼里越來越沒有上级了,”

“哦,”廖家珺猜到了严月蓉为什么会这么说,明知故问:“严市长何出此言呢,”

“这么重大的行动,你为什么之前不请示、不报告,你好像忘记了是谁主管警务工作吧,”

廖家珺敷衍道:“案发突然,你又在开会,请示已经來不及了,”

“好,就算來不及,我再问你,近期你的一系列举措,已经严重违法了程序,你又怎么解释,”严月蓉气呼呼的质问:“这个你又怎么解释,”

司法追求结果正确,同时也要求程序正确,当初苍浩跟邹峰最大的分歧之一就在于,邹峰只要求结果正确,却不管程序,

其实,廖家珺也一样,这位暴力警花一旦认准了什么,就把所有司法程序全都抛到脑后,

她抓捕杨玉洲和韩东伟的时候,确实是开出了刑事拘留通知书,但其他很多事情完全绕过了程序,而严格來说确需严月蓉批准,

当然,也正因为绕过了严月蓉,这个案子才得以顺利侦办下去,

廖家珺笑了笑:“对不起,严市长,我确实沒向你请示……”

严月蓉一瞪眼睛:“怎么样,”

廖家珺直接來了一句:“我是故意的,”

“你……”严月蓉沒想到廖家珺竟然敢这么说话,登时气的脸上变颜变色:“你怎么说话呢,”

“我是说这些是想告诉你,警方办案有自己的方法,如果一定需要向你请示……”顿了一下,廖家珺冷冷的道:“很难说这案子是不是能办下去了,”

严月蓉一挑眉头:“你什么意思,”

“你自己知道,”

“我不知道,还是请廖局长你说明白吧,”

严月蓉怒容满面,同样的,廖家珺也火了:“我很担心继续查下去,会查到你的头上,”

严月蓉仔细打量着廖家珺,良久之后,突然展颜一笑:“如果查不到我的头上,廖局长你可以就危险了,”

廖家珺毫不示弱:“你想怎么样,”

“邹峰你能把你提到局长的位子上來,那么同样的我也可以撤了你,”

“请便,”廖家珺满不在乎的道:“只要我还在这个位子上一天,不管是谁,只要犯到我手里了,就一定依法严惩,”

两个女人越说越僵,这不只是要摊牌,眼看就要打起來了,

苍浩这个时候插了一句:“我手下有一个老毛子……”

严月蓉刚才一直沒跟苍浩说话,这个时候才冷冷一笑,讥讽苍浩道:“哎哟,苍浩也在啊,看來哪都少不了你,”

苍浩沒理会严月蓉的话,自顾自的说了下去:“这个老毛子最近在看一套书,我接过來瞄了几眼,写的确实好,是他们国家一位伟大作家索尔仁尼琴写的……”

严月蓉怔了一下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,”

“索尔仁尼琴说过一句话,让我非常感动,,一句真话的分量比整个世界都重,”苍浩往前走了一步,似笑非笑看着严月蓉:“我问你一个问題,请你对我说句真话,,严月蓉你当官到底是为了什么,”

“我是为了……”

“别跟我说为公众服务,”苍浩打断了严月蓉的话:“凡是把这话挂在嘴边的,沒几个好东西,凡是真正在服务人民的,绝对不会把这话挂在嘴边,”

严月蓉看着苍浩,脸色变來变去,情绪更是复杂,包括愤怒、羞愧和恐惧,

苍浩笑了笑,缓和了语气:“严市长,现在还不到摊牌的时候,但如果你想摊牌,我也可以满足,”

“苍浩,还有廖家珺,你俩以为抓了韩东伟还有这帮二代,就能把我如之何了吗,”重重哼了一声,严月蓉一字一顿的道:“还差得远呢,”

苍浩微微颔首:“那就走着瞧,”

“好,走着瞧,”丢下这句话,严月蓉转身离开,再沒说什么,

她很清楚,自己就算留下來也沒什么用,根本沒机会把这帮二代救出去,

廖家珺就是一头倔驴,如果倔劲上來了,搞不好连自己都要扣下,

苍浩看着严月蓉离去,转而对廖家珺说道:“你继续审吧,我先回去了,”

“好,”廖家珺很高兴的点点头:“及时保持联系,”

苍浩离开刑事侦查局的时候,发现外面停了很多车子,全都是黑色轿车,

每辆车都有共同点,那就是有专门的司机,乘客是中年男人,

这些中年男人都带着满身的官气,举手投足给人吆五喝六的感觉,

他们一个个表情紧张,或者是在一起交谈着什么,或者就是在那打着电话,不时愤怒的喊上一声:“你怎么做事的,”

苍浩不用打听也知道,这些位就是被抓起來的二代们的老爹,二代出了事,一代來救人了,

同样可以料到的是,这帮一代來自很多部门,其中不乏实权人物,在社会上都是独当一面的人物,

但是,这帮一代很显然沒发挥任何作用,廖家珺沒给任何人面子,他们连踏入刑事侦查局的资格都沒有,

苍浩贴着墙边,打算悄悄溜走,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个二代,

沒想到的是,苍浩还是被注意到了,是广厦卫视的陈美云一伙,

这为国际部的记者真的成了砖头,哪里需要哪里搬,台里听说刑事侦查局抓了一帮二代,马上把她派过來了,

只可惜,那帮二代的亲爹都进不去,陈美云自然也打不听到任何消息,只是听说抓的这帮二代涉嫌贩毒,

“刑事侦查局的这位廖局长真是人物啊……”陈美云叹了一口气,非常感慨的道:“一次抓了这么多二代,足够引发官场地震了,”

“等等,陈记,你看……”摄像记者急忙捅了捅陈美云,往远处一指:“这不是那个人吗,”

陈美云看到了苍浩,一惊:“他怎么也在,”

“我看到他刚才从刑事侦查局出來,难不成……”摄像记者挠挠头:“这事儿跟他有关,”

“这是个神秘人物啊,”陈美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他这个时候出现在刑事侦查局,绝对不是巧合,当初在饭店看他那么怂包,沒想到还挺有來头的……”

刚好在这个时候,苍浩打了一个喷嚏,

揉了揉鼻子,苍浩嘀咕了一句:“谁在说我,”

苍浩沒看见陈美云,急忙拦了一辆计程车,回多林寺了,

刚到寺门前,苍浩接到了孟阳龙的电话,孟阳龙是用平常那个号码打过來的:“我手机和办公室里的窃听器全部拆除了,”

苍浩将信将疑:“真的假的,”

“当然是真的,”孟阳龙呵呵一笑:“难道你以为我是被人胁迫才给你打的这个电话,”

“这么说你查到身边的卧底了,”

“沒错,”孟阳龙说到这里,语气变得森然起來:“按照你提供的线索,我在中央警卫局那边调查了一下,果然发现了几个可疑人物,就在两个小时前,我把他们全抓了,然后拆掉了窃听器,”

“现在呢,”

“正在审着,”孟阳龙冷冷一笑:“我们很有手段的,用不了多久,他们就得全撂出來,”

苍浩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:“哦,”

孟阳龙有点奇怪:“话说你又是根据什么怀疑中央警卫局的呢,

事实上,真正提供了线索的是吕嘉琦,是吕嘉琦怀疑警卫局那边有问題,还说出国内有两个警卫局,具体指出了不同之处,

因为部队首长由中央警卫局负责保卫,苍浩由此才判断问題出在中央警卫局,

当然,吕嘉琦这个官三代,也是从她父亲那里听來的这些,

这让苍浩有点好奇,吕嘉琦的父亲到底是谁,

苍浩沒出声,孟阳龙追问了一句:“你怎么不说话,”

“沒什么可说的……”苍浩喟然长叹了一声:“你早就应该知道,其实我很牛B,”

“我沒兴趣听你吹嘘,还有一件事……”孟阳龙显然对苍浩的态度很不满,拖着长音缓缓说道:“曲迎新的秘书被双规了,”

“是吗,”苍浩呵呵一笑:“这不是我提供的战术吗,”

“沒错,”孟阳龙嘉许的点点头:“同样,用不了多久,就可以从这位秘书身上挖出曲迎新违法乱纪的事实,再加上中央警卫局这一边,双管齐下,不信杜先生不不显形,”

“应该是三管齐下,”

孟阳龙急忙问:“为什么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