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八章 庞劲东是谁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直接就道:“刚刚,廖家珺抓了红青会的一帮二代,他们很可能在给杜先生办事,”

孟阳龙还沒听说这事:“办了什么,”

“运送毒品,”

“什么,”孟阳龙登时火冒三丈,“啪”的拍了一下桌子:“放肆,混蛋,仗着家里当官,什么事情都敢干,”

“你先别着急发火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这个案子麻烦很大,”

“麻烦大在哪,”孟阳龙一瞪眼睛:“抓了他们是好事,既然我们的同志自己不能管教好子女,那就交给法律重新教育一下,”

苍浩一字一顿的提醒道:“这是一帮二代,”

孟阳龙一怔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廖家珺属驴的,很倔,做事不管不顾,但这一次她毕竟抓了很多二代,必然蒙受來自各方面的压力,”顿了一下,苍浩很认真的道:“你现在最需要做的是帮助廖家珺顶住这份压力,”

“对,说的太对了,”孟阳龙连忙道:“如果廖家珺顶不住,那就前功尽弃了,”

孟阳龙说了声“再见”,就急急忙忙挂了电话,估计是安排事情去了,

苍浩收起手机,进了多林寺,于芷欣迎面走了过來:“是不是出事了,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,”

于芷欣拿着刚买的手机晃了晃:“网上已经传遍了,”

苍浩嘿嘿一笑:“你还真别说,你现在有工作了……”

于芷欣非常高兴:“什么工作,”

苍浩把廖家珺那边的情况大致介绍了一下,然后告诉于芷欣:“你现在应该马上去刑事侦查局坐镇,”

“为什么,”虽然有工作了,让于芷欣挺高兴的,但沒明白自己在这个案子中能发挥什么作用,

“你怎么不明白,”苍浩觉得这个女人智商堪忧:“这帮二代,每个身后都有一个当官的爹妈,涉及到反腐问題,警方不方便干预,你现在过去可以搜集证据,”

于芷欣恍然大悟:“明白了,”

丢下这句话,于芷欣快步离开多林寺,再沒跟苍浩说话,

苍浩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:“真沒礼貌,”

其实,苍浩让于芷欣去刑事侦查局还有一个用意,就是帮助廖家珺顶住外界的压力,

虽然现在孟阳龙已经介入,但他远在京城,发挥不了太大作用,

但如果于芷欣以中纪委的身份坐镇,那帮二代们的爹妈就不得不忌惮了,

反正于芷欣已经见过廖家珺,两个女人都是工作狂,能配合的挺好,

另外,能把于芷欣打发走,别留下來跟谢尔琴科挤眉弄眼,也能让苍浩舒心点,

这会大家刚好都在,苍浩把所有兄弟叫进自己厢房,除了谢尔琴科和两僧一道,

随后,苍浩很认真的把房门关上,李崇马上明白了:“老大有什么紧要的事告诉我们嘛,”

“有些事情现在也该让你们知道了……”苍浩长呼了一口气,有点无奈的道:“抱歉,瞒了你们太久,但我也是有原因的,”

黄彬焕一惊:“老大你不会把我们出卖了吧,”

“你还沒睡醒呢吧,”苍浩白了一眼黄彬焕,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真正要告诉你们的是,,庞劲东是谁,”

听到苍浩这句话,厢房里变得静默起來,所有人都屏气不语,紧张的注视着苍浩,

“你们当中有些人应该已经猜到了,只是一直沒说出來,那么我现在正式承认……”苍浩的语气非常郑重:“我认识庞劲东,”

今野晴一个高跳了起來:“我一直就是这么认为的,”

李崇和黄彬焕对视了一眼,沒出声,

博尼则问了一句:“你们到底什么关系,”

“我们是兄弟,但你们当年遇到我的时候,我就已经是雇佣兵了,你们也都知道我当雇佣兵是生活所迫,不过我从來沒告诉过你们,到底是谁带我进入这一行……”掏出一根烟点上,苍浩抽了一口:“正是庞劲东,”

博尼终于明白了:“他是你师父,”

“沒错,我认识他的时候还是个小屁孩,是他手把手交给我如何开枪、怎样在丛林里生存下來、如何发现危险……”耸耸肩膀,苍浩笑着道:“因为他才有了今天的我,”

李崇不解的问:“为什么我们从沒见过这个人,”

“因为在我正式成为雇佣兵之后,他就已经退役隐居了,不想被任何人打扰到生活,所以我也从來沒提起过他,”吐了一个烟圈,苍浩深深的道:“关于庞劲东的传说是正确的,当年确实是他一战歼灭了所有斯巴达战士,然后成为一代兵王,甚至做了开国元勋,当然了,如果不是这样,他也沒资格当我的师父,”

“老一代兵王,教出了新一代兵王,名师出高徒,”今野晴非常兴奋的说了一句:“你们两个都是传奇,”

苍浩骄傲的说了一句:“沒错,”

“可我还是不明白……”李崇困惑的摇了摇头:“为什么你们两个见面的时候,互相装作不认识,难道你们私下有联系,”

“我师父当年退隐的时候,曾经再三交代我,他想要告别过去,开启一段新生活,因为不希望被打扰,所以他不让我对任何人提起他,也不让我跟他有任何联系……”叹了一口气,苍浩非常感慨的道:“雇佣兵的生活太血腥,有很多东西不愿意再去回忆,所以我尊重他的意愿,”

今野晴还是很聪明的,立即道:“也就是说……你根本不知道他会重新出山,看到他的时候其实很惊讶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点点头:“师父当年还交代我,如果有一天他重新出山,一定是有了特殊状况,我们两个要装作互不认识,然后暗中配合以达到目的,至于到底怎么配合就看有沒有默契了,现在看來我们两个配合的不错,”

“特殊状况……”李崇若有所思的问:“就是红魔集团和杜先生的出现,”

“对,”苍浩又是点了一下头:“你们已经知道了,红魔集团跟庞劲东有一定关系,洪妙雪既然求到头上,庞劲东不能不管,另外,杜先生的存在也是一个诱因,我和庞劲东都想把这个人找出來,”

李崇皱起眉头:“庞劲东不会是想帮助洪妙雪转入正行吧,”

“庞劲东还真就是这么想的,虽然很难,但一步一步总要实现,”耸耸肩膀,苍浩感慨的道:“庞劲东一生憎恨毒品,如果是其他毒品集团,连窝端了就了事,可洪妙雪毕竟是他小姨子,”

李崇嘿嘿笑了起來:“姐夫跟小姨子不得不说的故事,”

李崇对男女关系很感兴趣,不过今野晴沒这么无聊,马上提出一个很关键的问題:“也就是说你跟庞劲东一直是在演戏,”

“沒错,妈的,演得我挺累……”苍浩翻了翻白眼:“洪妙雪做事谨慎,生性多疑,我能猜到,她虽然有求于庞劲东,但肯定不信任庞劲东,也只有获得洪妙雪的信任,庞劲东才能深入红魔集团的生意,然后想办法帮助转入正行……我们两个每次见面,都是全力出手相博,就是为了让洪妙雪相信庞劲东确实可以帮忙,”

今野晴若有所思的问:“但你们两个打得虽然激烈,其实也都手下留情了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笑了笑道:“就比如在码头那一次,其实庞劲东完全可以要我的命,但他把我踢下的海,又比如这一次截杀红青会,我去追的那个人也是庞劲东,我本來可以从背后开枪撂倒他,但我也沒有……不过,我给唐传江拍的那一板砖,好像让我师父挺生气,”

今野晴坏笑两声:“如果你们两个真的生死相搏,到底谁会赢呢,”

苍浩毫不犹豫的道:“他老了, ”

“我也这么想,如今是年轻人的天下……”李崇跟着说道:“不管庞劲东怎么厉害,都已经是过去时了,”

“难怪啊……”黄彬焕拖着长音,缓缓说道:“既然庞劲东是对手,你还执意要救可儿,论辈分庞可儿是你妹妹,”

“你们知道,我这人恩怨分明,正常情况下我也会去救一个无辜的小女孩,不过……”苍浩深深的点了点头:“毕竟是师父的女儿,我更得尽心尽力了,”

今野晴很好奇:“你过去见过庞可儿吗,”

“沒见过,”苍浩的语气有些怅然:“我说过,师父退隐之后,我就再沒联系过,在那之后,他组建了自己的家庭,还有了女儿……我说嘛,当初第一次见到可儿,为什么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,只可惜这丫头到现在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,”

黄彬焕一摊双手:“话说,既然你俩的关系要保密,为什么你现在又说了出來,”

“本來应该过段时间再告诉大家,很遗憾……”苍浩说到这里,冷冷一笑:“关系已经暴露了,”

苍浩把追击庞劲东的经过说了一遍,说到了黑衣女人出现,告诉大家:“我注意过那个女人用的枪,从弹头上基本可以肯定,跟杀死短斧手的是同一型号,”

黄彬焕急忙问:“也就说是她杀了短斧手,可她到底是什么人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