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九章 黑衣女杀手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不知道她是什么人,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:“更让我费解的是,为什么阿芙罗拉会出现,难不成这个女人跟阿芙罗拉是一起的,”

李崇问道:“也是俄国人吗,”

“从体貌特征看,应该是华夏人,所以阿芙罗拉的出现就更加奇怪了,”苍浩说到这里,感觉非常困惑:“阿芙罗拉跟所有这些是都沒有关系,如果这个黑衣女人真的是她那边的人,根本不应该出现,”

“她先是杀了短斧手,又监视了你跟庞劲东的谈话……确实挺怪异,”李崇挠挠头:“这个女人是哪冒出來的,”

“不能排除是洪妙雪的手下,”叹了一口气,苍浩又道:“所以庞劲东的身份已经暴露了,”

“洪妙雪不信任庞劲东,暗中派人监视庞劲东,这也是可能的,”黄彬焕仍然很费解:“可她为什么又要请庞劲东帮忙呢,”

“廖承豪已经说过了,要是沒有庞劲东,洪妙雪根本不可能稳固在集团内部的地位,利用一个人,不代表信任这个人……”顿了顿,苍浩又解释道:“这些毒贩子根本不会相信任何人,”

“庞劲东为了妻子的嘱托,对这个洪妙雪真是尽心尽力,忍着怀疑想要把洪妙雪带入正途……”长叹了一口气,黄彬焕非常感慨的道:“我们雇佣兵就是特么的重承诺,”

李崇一个劲的挠头:“我还是不明白,庞劲东既然想把洪妙雪引入正行,直接提出來就是了,干嘛要做这种卧底,”

“你头上长虱子了吗,”苍浩白了李崇一眼:“现在给你一个亿,你能马上找到高利润项目吗,反正我是不能,做生意不是那么简单的事,尤其毒品是暴利,很难找到替代产业,洪妙雪养活着手下那么多人,转行不那么容易,”

“明白了,”李崇点点头:“难怪庞劲东只能一步步的來,”

“情况好像越來越复杂了……” 长呼了一口气,苍浩略有点无奈的道:“当下最麻烦的就是庞劲东,今后跟洪妙雪的关系很难处理,反目成仇是有可能的,原计划全部被打乱,事态发展有点出乎意料之外……”

今野晴有点担心的问:“那廖家珺那边呢,”

“她那边倒沒什么,上面有孟阳龙罩着,旁边有于芷欣协助,办案应该会很顺利,”顿了顿,苍浩强调道:“何况还有廖承豪一直暗中保护她,”

苍浩说对了,廖家珺的安全不成问題,因为廖承豪一直暗中跟着女儿,

这一次拦截红青会,完全是因为事发突然,廖承豪沒來得及跟过去,

另外一件事情,苍浩也猜对了,那就是庞劲东果然暴露了,

同一时间,洪妙雪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脸色忽明忽暗,眉头紧锁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

跟她在一起的是两个亲信,也就是季兰和徐建军,

平常,徐建军很少说话,这一次一反常态,不住的追问:“我们该怎么办,”

“沒想到这帮二代办事这么不靠谱……”洪妙雪站起身,來來回回在办公室里走着:“很明显,韩东伟被抓了之后,刚进去就把我们给撂了出來,然后警方就赶过去拦截,不过最可恨的还是苍浩,本來严月蓉的安排非常成功,用开会拖住了大部分警力,如果不是苍浩多管闲事,红青会也能把货运到地方,”

徐建军忧心忡忡的又问了一句:“这件事严月蓉能摆平吗,”

“摆平个屁,”洪妙雪坐回身來,抬手拍了一下桌子:“从头到尾,这就是一个圈套,先查韩东伟,接下來查严月蓉,最后掌握了证据就挖出杜先生,严月蓉这个傻B完全沒看出來,一门心思只想着搂钱,现在她自保都是问題了,还能给咱们办事吗,”

徐建军撇了撇嘴,沒说什么,严月蓉固然沒觉察到这个圈套,不过洪妙雪也一样,

季兰冷冷一笑:“也不知道严月蓉会不会跑路,”

“应该不会,”洪妙雪摇了摇头:“他们这些当官的跟我们可不一样,我们遇到了麻烦可以找个地方躲一段时间,他们有太多羁绊,身份、地位、亲友还有本地庞大的利益链,都不允许他们说走就走,虽然已经跑了太多的官,但我相信严月蓉想做最后一搏,绝对不会轻易认输,”

季兰叹了一口气:“严月蓉如果能挺过这一关,也许我们的货还能拿回來,”

“沒错,”喘了几口粗气,洪妙雪若有所思的问:“我现在最关心的是,庞劲东到底在哪,只要他能发挥实力,怎么会让苍浩轻易得手,”

这边洪妙雪话音刚落,季兰突然厉吼一声:“什么人,”

紧接着,季兰掏出枪來,对准了洪妙雪身侧的一扇窗帘,

这里有着宽敞的落地窗,窗帘很厚实,半遮着窗户,垂在那里看不出有什么异样,

可是,马上的,窗帘后想起一个女性的声音:“别开枪,我沒恶意,”

季兰往前走了几步,一字一顿的命令道:“出來,”

从窗帘后面走出一个女孩,穿着一身黑色紧身皮衣,身材凹凸有致,

洪妙雪看在眼里,伸舌头舔了一下嘴唇:“身材不错吗……”

女孩的脸上蒙着一块纱巾,看不清楚相貌,头发束成马尾,垂在脑后,

她的腰后好像带着什么东西,等到她走了过來,洪妙雪才看清楚,

这是两把手枪,带着消音器,所以枪身显得很长,交叉挂在她的腰带后面,从身后看过去就像一个“X”,

洪妙雪沒在意那两把手枪,目光倒是在胸脯和屁股上不住的扫视:“你是怎么溜进來的,”

“这正是我要说的……”女孩垂手站在那里,沒伸手去摸那两把枪:“你这些手下太不给力了,竟然让我轻易溜了进來,如果我有恶意的话,你这会儿已经死了……”

季兰不耐烦地打断了女孩的话:“在你动手之前我会给你爆头,”

女孩冷冷一笑:“试试看,”

“试试就试试,”季兰往前走了一步,几乎把枪口顶在了女孩的脑门上:“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,”

“等一下,”洪妙雪喊住了季兰,随后问那个女孩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來见我,”

“我是什么人,你不需要知道,重要的是我给你带來一条重要消息……”女孩冷冷一笑:“不过你要先让你的手下把枪拿开,”

季兰一挑眉头:“别在这讨价还价,”

“你的态度我很不满意,”女孩毫不在乎的看着季兰的枪口:“如果你不把枪放下來的话,我转身就走,”

“你以为自己走得掉,”季兰张狂的一笑:“你今天必须死在这里,”

“如果我真的死了,你们也就不会知道,我到底要说什么……”女孩也是大笑起來,依然满不在乎:“这件事情涉及到你们的毒品是怎么丢的,”

“什么,”洪妙雪先是一怔,随后赶忙道:“说,快点说到底怎么回事,”

女孩冲着季兰努了一下嘴:“让她把枪放下,”

洪妙雪赶忙命令季兰:“放下枪,”

季兰坚持道:“我讨厌这个人,必须给她点教训,”

洪妙雪猛然提高了声音:“别忘了这里谁是老板,”

季兰犹豫了一下,最后终于把枪放下了,

女孩这才算满意,缓缓地告诉洪妙雪:“你非常信任庞劲东,很可惜,庞劲东出卖了你,”

洪妙雪听到这话,登时面如死灰:“什么,”

徐建军问了一句:“你又是怎么知道的,”

“我一直在暗中跟进这件事,所以我知道……”顿了一下,女孩一字一顿的道:“苍浩和庞劲东真实的关系是师徒,庞劲东潜伏你身边,暗中配合苍浩,目的是把红魔集团一网打尽,”

洪妙雪嘴唇嚅嗫着问道:“真……真的吗,”

“你以为这批货为什么会丢,”女孩冷冷一笑:“还不是因为庞劲东有意放水,”

这个女孩显然知道很多事,但知道的还不够多,

事实上,洪妙雪早就怀疑过,苍浩和庞劲东其实认识,

但经过一系列的事件,庞劲东经受住了考验,所以洪妙雪最后也就打消了怀疑,

洪妙雪万万沒想到,自己最初的怀疑竟然是正确的,洪妙雪哈哈大笑起來,笑声中充满了苦涩,

“我要说的就这么多,”女孩一边说着,一边缓缓向窗口退去:“我告辞了,”

季兰又要掏枪:“别走,”

“不,让她走……”洪妙雪无力地摆摆手,瞬间好像老了很多:“让人家留下來又有什么用,”

女孩退到了窗前,始终警惕的打量着季兰,

突然,她纵身跃起,一个后空翻,从窗户跳了出去,动作敏捷优雅,

季兰追到窗前往外看去,也不知道这个女孩怎么溜走了,根本不见人影,

徐建军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这是什么人,哪來的,”顿了一下,徐建军试探着问洪妙雪:“你认为她说的……”

“她说的是对的,” 洪妙雪无力的点点头:“货丢了,庞劲东到现在不露面,毫无疑问,他把我给卖了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