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一章 摊牌太早了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就说这么多,你自己好好想想吧,”庞劲东叹了一口气,又道:“凡事都不能急于求成,就算你转正行,也要有一个过程,只可惜,既然我们已经摊牌了,我不能继续帮你完成这个过程,只能希望你自己早晚有一天能走入正轨,”

洪妙雪怔了一下:“那你……”

“今后各自珍重吧,”庞劲东又叹了一口气:“我现在要去忙自己的事情了,我知道你外面准备了很多人伏击我,但我可以向你保证,我还是会安然无恙的离开,为了避免大家麻烦,你最好就别给我添麻烦了,”

丢下这句话,庞劲东带着刘弗懿和唐传江扬长而去,而洪妙雪那边的人也沒有阻拦,

再说苍浩这一边,同一时间,苍浩已经准备上床休息了,然而多林寺的门被人用力的砸响,

“这特么谁啊,”苍浩拎着黄金手枪,亲自去开门:“早晚我把这门换成钢的,”

刚打开门,苍浩却是愣了一下,因为來的人是廖承豪,

廖承豪一把抓住苍浩的衣领:“谁干的,到底怎么回事,”

“伯父,冷静……”苍浩连忙道:“你说这话的语气就好像谁把你女儿搞怀孕了似的,”

“你胡说什么,”廖承豪抬起手來,冲着苍浩脖颈拍了一下,

苍浩沒躲闪,捂着脖颈后退了几步:“你这习惯怎么跟庞劲东一样,”

“你跟庞劲东很熟吗,”廖承豪听到这话就是一愣:“你们两个是对手,可听你这话的意思……你好像很了解他,”

“我当然了解了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有些事情,是时候让你知道了……”

廖承豪一听这话,重又抓住苍浩的衣领:“你到底干了什么,”

“我沒干什么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伯父,拜托你换个态度吧,这三更半夜的让人听见了,还以为我苍浩生活作风有问題,”

“你以为你生活作风沒问題,”廖承豪轻哼一声,松开了手:“别以为我沒打听过你,你跟很多女性保持暧昧,”

“伯父,咱们别提女性了行吗,这一次男人跟男人之间的谈话,”苍浩一摊双手:“你能不能听我好好说,”

廖承豪点点头:“你说吧,”

“庞劲东是我师父,他当年离开雇佣兵队伍,刚好我成了一名渣渣雇佣兵,”苍浩坐了下來,掏出一根烟扔给廖承豪,自己也点上了一根:“如果不是他教我的话,我早就送命了,”

“原來是这样……”廖承豪对这件事情很惊讶,但语气依然平静,接住烟后点上抽了一口:“难怪我不知道你认识他,”

“我们的关系很少有人知道,多年來,我们沒有任何联系,直到这一次重逢,”叹了一口气,苍浩有点无奈的道:“我刚见到他的时候,就猜到可能跟红魔集团有关,一直以來我们非常有默契的在演戏……”

事到如今,也沒什么可隐瞒的了,苍浩把之后的经过,还有庞劲东身份暴露的事情也说了出來,

廖承豪听了之后一个劲的用拳捶地:“我竟然跟他割袍断义了,”

“我们不知道洪妙雪在庞劲东身边是否有眼线,凡事必须小心为上,所以瞒着所有人,”吐了一个烟圈,苍浩淡然道:“不过现在真相已经曝光,你们兄弟仍然是兄弟,”

“我错怪他了,”廖承豪蹭的从地上跳起來:“我以为,他真的铁了心给毒贩子卖命,沒想到原來他用心良苦……”

“确实用心良苦……”苍浩惊讶的打量着廖承豪:“可看你这架势是要跟他拼命,”

“拼什么拼,”廖承豪一瞪眼:“我要去给他道歉,”

这一次截杀红青会,廖承豪事后得到了消息,非常担心女儿的安危,急忙赶去了刑事侦查局,

但廖家珺为了安心审案,断绝了局内部跟外界的一切联系,让特警封锁起了整个刑事侦查局,

结果,任何人都进不去,就算廖承豪作为局长的父亲都不行,

无奈之下,廖承豪想起苍浩应该知道情况,就赶來了多林寺,

本來是为了打听女儿,却聊起了庞劲东,而廖承豪竟然把女儿丢到了脑后,

这就是军人,

苍浩急忙拦住廖承豪:“我都不知道庞劲东在哪,你怎么找他,”

“是啊……”廖承豪登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:“我去哪找他呢,”

“这个事情不急于一时,”苍浩摇摇头,把廖家珺当下的情况说了一遍,又道:“现在最重要的是,你必须确保她的安全,这一次抓了这么多二代,她的麻烦很大,”

“对,”廖承豪这时候才想起女儿的事情,眉头拧紧起來:“否则我來国内干什么,我这就回刑事侦查局,守在门外也不能让人伤害她,”

这个廖承豪还真是急性子,一转眼,人就走了,

苍浩把寺门关上之后,回去睡觉,早晨起床后,吃过早饭,让艾宇來接自己去上班,

在路上的时候,苍浩刷了一下微博,

昨天,从刑事侦查局回來之后,苍浩就一直注意网上的动静,结果发现有点耐人寻味,

从事发开始到昨晚,所有关于红青会的消息一概被封杀,但今天早晨之后,相关消息开始被解禁,越來越多的内情被披露出來,

毫无疑问,这是各方角力的结果,有人想要掩盖真相,有人想要把罪恶曝光,

到了公司,苍浩发现前台凑着两个人,正跟初晴说着什么,

初晴一个劲的摇头:“不行,你们沒预约,不能见苍总……”

看起來,有人想要见苍浩,说來也巧,苍浩正好來到前台,初晴不得不打了个招呼:“苍总,早啊,”

“苍浩,”來拜访的人立即喊了一声:“果然是你,”

苍浩看了一眼,发现竟然认识,是广厦卫视那两位记者,其中一位正是陈美云,

苍浩淡然问道:“你们有事吗,”

“苍总可是神秘人物哦,”陈美云意味深长的笑了:“我们还是花费了很大力气,才知道你是谁,在哪工作,”

这个时候正是上班时间,员工们越來越多走进來,苍浩于是告诉二位记者:“去我办公室谈吧,”

进了苍浩办公室的门,摄像记者立即支起了摄像机,还沒等他开始摄像,苍浩走过去直接把镜头盖给重新扣上了:“我说过,只是谈谈,我不接受采访,”

“苍总,这个吗……”陈美云有点为难的笑了笑:“你也知道,我们是记者,如果不采访,我们來干嘛呢,”

苍浩坐下來,悠然道:“你们现在最需要采访的不是我,”

“我觉得我最需要采访的人就是你……”陈美云此时看着苍浩的目光,充满了敬仰:“说起來,咱们挺有缘的,早前在场黑店见过面,后來又总是能遇到……”

“有缘又怎么了,”苍浩满不在意的撇了撇嘴:“跟我有缘的美女多了,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陈美云连忙道:“其实,第一次见面,我对你印象不太好,因为你作为一个男人太懦弱了,”

“是吗,”苍浩依然是满不在意,沒必要告诉两个记者,自己事后让黑社会把黑店给砸了,这才是真正的黑吃黑,

“但我之后见过你出手,我有一种直觉,你是受过严格训练的,”

苍浩面色一楞:“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出手,”

陈美云跟过苍浩,一不小心,把事情说漏了,

不过,她很有急智,嘿嘿一笑:“这么说你出手了,如果你沒出手过,为什么会这么问呢,”

“你说的是歪理,”苍浩不耐烦的摆摆手:“直接说,你们來干什么,采访我上一次黑店的事情,”

“当然不是,”陈美云很郑重的道:“我们很想知道你的故事……”

苍浩打断了陈美云:“其实你是很想知道红青会的事情,”

“这事跟你有关系,”

“这事跟我有沒有关系,跟你都沒有关系,但是……”顿了顿,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你们作为媒体这个时候要站出來,”

“我确实很想报道哦,你知不知道,我昨天在刑事侦查局蹲了一夜……”

听到这话,苍浩明白了,陈美云还真就是跟踪自己了,昨天自己根本沒在门外看见她,可她看见自己了,

“你沒明白我的意思,”苍浩打断了陈美云的话:“你现在对这件事情的关注,完全是为了博眼球,想要挖点内幕出來,让收视率提高,

陈美云有点尴尬:“否则我该怎么办,”

“报道真相,”苍浩毫不犹疑的告诉陈美云:“这些年,有些媒体违背职业操守,为了钱什么都干,新闻敲诈,各种假新闻,平常倒也无所谓了,这一次可不一样,”

“我知道不一样……”

“你不知道,”苍浩再次打断了陈美云:“一帮官二代,光天化日之下,开着超级跑车装着毒品在闹市穿行而过,如果这都不能得到法律的惩处,我们这个社会哪里有公正可言,平民百姓还有什么安全感,”

“现在不是抓人了吗,”

“问題就在这,”苍浩用手指敲了几下桌子:“用屁股也能想到,刑事侦查局办这个案子,肯定要蒙受巨大的压力,一帮二代出了事,一代们能不跳出來捞儿子吗,廖家珺现在还能扛住,如果扛不住怎么办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