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章 什么是二代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明白了,”陈美云听到这些,突然感到,肩膀上的责任重了:“我们要在舆论层面支持警方公正办案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用力点点头:“把丑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让所有人能看到真相,这才是你作为记者真正应该做的事情,”

“我现在就回去准备特稿,”陈美云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过稿,有可能被总编那边拦下來……”

“那又怎么样,”苍浩一挑眉头:“至少你努力过,”

“说得对,”陈美云也沒兴趣采访苍浩了,带着摄影记者匆匆离去,连声“再见”都沒说,

苍浩原本担心,陈美云不会太认真干这事,同时还担心特稿就算做出來了,被总编直接驳回,

沒想到的是,只过了两个小时,广厦卫视就中断正常节目,播出了一个专題新闻:“藏毒飙车为哪般,”

新闻内容倒也不复杂,就是如实报道了昨晚的运毒事件,毫不吝啬的称赞了警方行动及时,

接下來,话锋一转,质问这些豪车到底是什么人在开,携带毒品在闹市招摇而过,到底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的胆量,

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,这篇报道自始至终沒提“红青会”这三个字,更是沒说这帮豪车的主人真实身份是二代,

这是陈美云作为记者的机灵之处,因为红青会是一个地下组织,尽管很多人都知道,但在公开场合从來不会有人提起,

尽管这帮人确实是二代,但沒有证据能证明,如果电视台把这事说了出來,就可能给自己招來麻烦,

不过,陈美云的机灵要超过苍浩的预期,尽管沒提豪车的二代背景,却跑到刑事侦查局外面去取景了,

此时的刑事侦查局,跟苍浩昨天离开时候沒两样,只不过外面多了一队把门的特警,

周围到处都停着黑色轿车,一个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,正在交头接耳,

苍浩昨天离开的时候,这帮人就在,这时还在,

看起來,他们沒怎么休息,全都神色紧张,顶着黑眼圈,

间或的,他们会上去跟特警交涉,要求进入刑事侦查局,

可特警就是不肯放行,有两个人在冲动之下,还大吵大嚷起來,可以听到他们在咆哮:“知不知道我是谁,”

自家孩子被抓起來了,也难怪他们这么激动,正常來说,这种事情让司机和秘书出面摆平就行了,然而这一次他们的对手是廖家珺,

别说他们手下这帮人了,就连他们亲自出面,廖家珺一概不买账,

陈美云是偷|拍的,镜头在这帮人身上定格了许久,不断的质问:“很显然,他们是被抓那些人的家属,那么问題來了,,这些是什么人,”

接下來,镜头转移到他们的坐车上,答案就不言自明了,

因为在懂行的人看來,一眼就能分辨出,很多车牌号属于领导干部,

最后,陈美云用非常沉重的声音说道:“这是广厦建市以來的头号大案,因为这些犯罪分子显然有很深厚的背景,那么我们可以想见,警方办案必然蒙受巨大的压力,在这里,作为普通公民,我沒有其他能力,只有发出一句呐喊,,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”

这条专稿发出之后,引发滔天物议,各大论坛和微博几乎完全被相关讨论占据了,

网友们愤怒的质问:“到底谁允许二代贩毒的,”

同时大家还不断声援刑事侦查局,甚至有人打算自发组织起來,去刑事侦查局外面维持秩序,

苍浩看罢报道,冷冷一笑:“好得很,”

这个时候,苍浩的手机响了,是于芷欣打过來的:“你现在说话方便吗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说吧,”

“我一直在配合廖家珺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于芷欣非常不屑的道:“这帮二代,抓他们的时候狂的不得了,进來之后沒多久,全怂成面瓜了,”

“然后呢,”

“我把中纪委的身份一亮,他们就全撂出來了,”于芷欣轻哼一声:“这一次集体运毒的案子可以坐实了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廖家珺那边怎么样,”

“她什么都沒说,不过……”于芷欣无奈的摇摇头:“我估计她的压力很大,”

“这是肯定的,”苍浩点点头:“抓了这么多二代,方方面面都有压力,我关心的是严月蓉露面了吗,”

“沒有,”于芷欣讥讽道:“她现在自身难保,估计顾不上了吧,”

“总之,辛苦你们了,我想帮忙可惜沒机会……”

“能帮上,”于芷欣急忙道:“请我吃顿饭吧,”

“应该是你请我,你也太抠门了吧,”

“我为什么请你,”于芷欣义正词严的道:“别忘了我是帮助你们工作,”

刚开始,于芷欣让苍浩协助自己,接下來变成大家合作,如今她干脆成了配角,苍浩才是主角,

只是一顿饭,苍浩索性也就请了,正好跟于芷欣谈谈接下來的工作,

于是,苍浩安排了刑事侦查局附近的一家小饭店,自己直接过去等着,

刑事侦查局被围的水泄不通,也不知道于芷欣怎么溜出來的,很快就赶了过來,

于芷欣刚落座,还沒等跟苍浩打招呼,手机就响了

她接起來,刚听了一句,面色就是一怔:“书记你好……”

也不知道对方说了句什么,于芷欣急忙问:“你们已经到了吗,要过來找我,”

又过了一会,于芷欣留下了一个地址,正是这家小饭店,然后挂断了电话,

苍浩若有所思的问:“谁啊,”

“我们老大,”于芷欣急急忙忙的道:“十分钟前,他刚下飞机……”

“是……中纪委的老大,”

“对,”于芷欣哈哈一笑:“他亲自带队來广厦了,专门侦办这个案子,红青会这一次倒大霉了,”

苍浩早就听说过,于芷欣那位顶头上司素來铁腕反腐,不管这帮二代到底有什么來头,落到他手里都能给你撸去一层皮,

这样一來,廖家珺就可以顺利办案,苍浩满意的点点头:“什么是二代,就是很二的一代人,”

“沒错,”于芷欣用力点点头:“他们太招摇了,什么事都敢干,”

两个人说着话的功夫,十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快不走了进來,

为首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,身材瘦削,略有点谢顶,目光敏锐,

于芷欣看到他,刚忙站起身,可是还沒等于芷欣说话,这个男人已经开口了:“辛苦你了,”

于芷欣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沒什么,应该的,”

“工作是应该的,但装死可不是应该的……”这个男人呵呵一笑,打趣道:“为了完成这一次工作,不得不伪装车祸装死,真是太难为你了,”

“我沒白死这么一次,如果不是装死,也沒这么好的机会,”于芷欣急忙道:“这些日子,我已经搜集到了大量证据,保证可以挖出腐败窝案,”

苍浩不用问也能知道,于芷欣跟廖家珺接上头之后,肯定找机会搜集了不少证据,

就说红青会这帮二代,哪一个家里沒问題,要是沒问題能开上豪车吗,

这个男人满意的点点头:“这个我们回去再说,”马上的,这个男人转向苍浩,把手伸过來:“苍先生是吧,”

苍浩跟对方握了握手:“你好,”

“感谢你协助我们做的一切,”这个男人很高兴的笑了笑:“我给你带來一个好消息……”

苍浩微微一皱眉头:“什么,”

“曲迎新被双规了,”

“哦,”苍浩也笑了:“这还真是好消息,”

“我们突击讯问了秘书,结果他心理防线很脆弱,沒用多久就交代了,”看了一下时间,这个男人又道:“我还是把曲迎新的事情处理完毕才上的飞机,”

“这个你沒必要告诉我,是你们的工作,”

“不,”这个男人缓缓摇了摇头:“惩治这些害群之马,人人有责,不能只靠体制内的力量,至少这一次,如果沒有你的帮助,我们沒办法把杜先生揪出來,”

于芷欣补充了一句:“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杜先生是谁……”

“其实已经知道了,”苍浩打断了于芷欣的话:“杜先生是一群人,我们现在已经知道的,包括严月蓉、曲迎新、韩东伟、王均平,曲迎新和韩东伟已经落马,接下來要突破严月蓉,”

“严月蓉很难,”这个男人的表情变得凝重起來:“她是一方大员,又有实权,跟曲迎新可不一样,”

苍浩呵呵一笑:“等到曲迎新这帮人全都交代了,再拿下严月蓉还愁沒有证据吗,”

“说得对,”这个男人又看了一下时间,随后告辞了:“我马上要去工作了,有机会我们再聊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再见,”

这个男人带着于芷欣等人离开了,于芷欣连饭都沒吃上,也沒好意思说自己肚子饿,

苍浩悠然吃过饭,倒是沒回多林寺,而是剔着牙去了刑事侦查局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