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章 复仇女神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马上吩咐谢尔琴科:“你马上回多林寺……”

谢尔琴科站起身,刚要往多林寺里跑,女杀手再次开火了,

子弹射在谢尔琴科的脚前,谢尔琴科弓着腰,曲线形往前冲了几步,子弹仍然射在他的脚前,只不过距离更近了,

谢尔琴科根本沒有机会继续冲,硬生生的被逼了回來,重又躲到车子后面,

似乎,这个女杀手并不是要射杀谢尔琴科,只是很享受这种捉弄人的快感,

但也就在女杀手对付谢尔琴科的同时,苍浩从车后冲了出來,直线向女杀手所在的方向跑去,

谢尔琴科躲起來后,女杀手失去目标,这才发现苍浩冲了过來,

而这个时候,苍浩已经拉近了距离,在奔跑的同时,苍浩稳稳并举两支黄金手枪,稳稳的开火了,

接下來,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,女杀手在墙头灵巧的做了几个翻滚,竟然躲开了苍浩的子弹,

女杀手身姿灵活,这一连串翻滚,动作优雅,简直就像芭蕾舞演员,

“啪啪”几下,苍浩射出的子弹射在墙头上,在女杀手刚才落脚的地方,炸开一个小小的豁口,

几乎就在下一秒钟,女杀手开火了,

苍浩是直接冲了过去,面前沒有任何遮挡,想要躲避都躲不开,

而苍浩也根本沒打算躲闪,持枪继续开火,

“碰”的一下子,苍浩的一发子弹射在了女杀手的枪身上,女杀手只感到胳膊猛的一震,差一点就要撒手扔掉武器,

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一道黑乎乎的东西,从远处“刷”的一下射向女杀手,

还沒等女杀手反应过來,这道东西射在手腕上,飞快的转了几圈,

紧接着,女杀手发现双臂被牢牢捆住,一动都不能动,

飞过來的这道东西是牛皮绳索,上面坠着两个钢球增加分量,

牛皮绳索很轻,飞不了太远,也就是在两个钢球的带动下才能射过來,

同样是在钢球带动下,牛皮绳索一旦碰到什么东西,就会飞速缠绕起來,

这东西就是抓人用的,可以让人丧失活动能力,不过想要用好,却是很需要技术,

女杀手向绳索射來的方向看去,发现一个留着半长头发,穿着皮夹克的男人向自己这边跑过來,

这个男人脸上带着面具,看不清相貌,论起形象,跟她倒是很搭配,

这个男人就是万鹏,被苍浩开枪的声音惊动了,刚从多林寺出來,

兄弟之间就是有默契,万鹏猜到苍浩肯定要抓活口,所以就沒开枪,

然而,这也给了女杀手脱身的机会,只见她轻轻跳起,一个漂亮的后空翻,就落到了墙后,

这堵墙与多林寺无关,也不知道后面是什么所在,刚好苍浩已经冲了过來,

这一次,苍浩沒开枪,而是拿出一颗手雷,拉开之后直接扔到了墙后,

“碰”的一声爆炸,整个地面都跟着晃了几下,那堵墙几乎要被炸塌了,

然而,却看不到那个女杀手什么样,因为这堵墙太高了,

苍浩正准备设法攀越过去,随着一阵低沉的引擎轰鸣声,一辆哈雷摩托开了过來,

骑着这车的正是阿芙罗拉,沒戴安全帽,只是戴着一副风镜,漂亮的金色头发束成马尾扎在身后,样子甚为飘逸,

“等一下,”阿芙罗拉喊了一声,把哈雷机车停在苍浩身边,

苍浩冷冷的问:“你要干什么,”

“把她交给我,”

“你认识她,”苍浩一指墙后:“为什么每次她一出现,你都会來,她到底是谁,”

阿芙罗拉神秘兮兮的笑了笑:“你可以叫她复仇女神,”

苍浩怔了一下:“什么复仇……女神,”

万鹏摩拳擦掌准备爬墙:“少废话,干掉她再说,”

阿芙罗拉重复了一遍:“我说过把她交给我,”

万鹏不屑的笑了笑:“你是谁啊,我凭什么听你指挥,这里轮不到你说话,”

阿芙罗拉掏出手枪对准了万鹏:“你必须听我的,”

万鹏火了,根本不问苍浩,直接对阿芙罗拉出手,一掌拍在阿芙罗拉持枪的手腕上,

万鹏的速度太快,阿芙罗拉手一哆嗦,掉落了手枪,

万鹏把手一抖,从腰间抽出软鞭,紧接着又是一抖,软鞭就像灵蛇一样,灵巧缠住了阿芙罗拉的右腿,

万鹏用力一拽:“你给我下來,”

阿芙罗拉的右腿被软鞭这么一拉,登时伸直了,她人还骑在哈雷机车上,右腿像一条直线一样笔直,

本來她穿的就是紧身皮裤,这样一來,她的腿型尽显,但见小腿浑圆,大腿饱满,直线之上凹凸起伏着几乎完美的曲线,

只可惜,屁股还压在哈雷机车上,苍浩很希望她能站起來,这样就能看到丰硕的臀|肉颤颤悠悠的,

本來,苍浩想要过去拉架,结果这会儿也忘了,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美腿,

阿芙罗拉岂肯示弱,以臀部为圆心,身体在哈雷机车上转了半圈,把左腿从另一侧伸了过來,

又是一道靓丽的直线,内含曲线,只是这一次速度就快多了,如同黑色的闪电一般,直刺万鹏的胸口,

万鹏躲闪不及,被踢了个正着,踉跄后退了好几步,

阿芙罗拉从哈雷机车上下來,冷笑着道:“你们老大沒教你礼貌,现在我來教教你,”

不过,软鞭仍然缠在阿芙罗拉的腿上,万鹏冷笑一声,用手用力一拽,阿芙罗拉站立不稳,身子向前倾倒,

她的右腿跟着向前伸出,最后,整个人坐在了地上,标准的一字马,

右腿在身前,左腿在身后,跟她的臀部成了一条直线,

黑色皮裤被撑得更近,充分展现了阿芙罗拉的火爆身材,

过去,苍浩经常在网上看到这种有人的一字马,沒想到身材火爆的阿芙罗拉竟然也有这样的本事,

这让苍浩邪邪的想到:“这会不会拉坏处|女|膜啊……”

马上的,苍浩又想起在普里皮亚季的激情,阿芙罗拉已经不是处|女了,把第一次给了自己,

阿芙罗拉就这样一字马坐在地上,伸手抓住软鞭,在胳膊上绕了两圈,然后用力一扯,

阿芙罗拉力气够大,在那么一瞬间,胳膊上肱二头肌暴起,把苍浩都吓了一跳,

结果,形势大变,万鹏被阿芙罗拉扯了一个跟头,向阿芙罗拉怀里扎了过來,

阿芙罗拉另一只手化掌劈向万鹏咽喉,万鹏一翻白眼,一时间喘不上來气,差一点昏了过去,

但万鹏也不是白给的,抬起手肘,向阿芙罗拉面门捣來,

阿芙罗拉侧头让过,当胸给了万鹏一拳,

谢尔琴科走了过來,他沒看清來人是阿芙罗拉,很小心的问苍浩:“这是怎么回事,”

“啊,”苍浩怔了一下:“是啊,怎么回事,”

“她是谁啊,”谢尔琴科一指阿芙罗拉:“怎么打起來了,”

苍浩急忙道:“赶紧拉架,”

谢尔琴科觉得阿芙罗拉是女的,自己不方便碰,于是去架万鹏的肩膀,

万鹏正火大,冲着谢尔琴科就是一拳:“滚开,别烦我,”

谢尔琴科赶忙后退两步,躲开这一拳,尴尬的望了苍浩一眼,

也就是万鹏攻击谢尔琴科的同时,给了阿芙罗拉机会,

阿芙罗拉从靴筒抽出一把匕首,冲着万鹏咽喉刺了过去,

万鹏感到寒意森然,赶忙一翻身,躲开这一匕首,

结果,万鹏手也松开了,沒能握住软鞭,

阿芙罗拉从地上跳了起來,也顾不上把软鞭接下來,挥匕首又向万鹏刺去,

万鹏伸手往身后一摸,拿出一样东西,随后冲着阿芙罗拉一扬,

又是一条牛皮绳索,跟对付刚才那个女杀手的一样,上面坠着两个钢球,

阿芙罗拉完全沒反应过來,但见牛皮绳索飞快的绕了几圈,把阿芙罗拉的双臂牢牢的捆住,

但阿芙罗拉可比那个女杀手机敏得多,把匕首掉了个,冲着双臂间一划,就割断了牛皮绳索,

按说,牛皮绳索很坚韧,不是随便就能割断的,

但阿芙罗拉的匕首是特制的,而且用力巧到毫厘,结果把万鹏吓了一跳,沒想到阿芙罗拉竟然这么轻易开來,

万鹏一愣神的功夫,阿芙罗拉一扬手,匕首激射而出,几乎紧掠着万鹏的肩头飞过,

一抹鲜血被匕首带起,万鹏身子一摇晃,险些摔倒在地,

这个时候,阿芙罗拉冲了上來,她的右手上戴上了钢质指扣,

这东西套在手指上,号称打架神器,其实不只是接头殴斗,真正的生死搏斗也能用上,

阿芙罗拉抬拳向万鹏面门捣去,“碰”的一声闷响,万鹏的面具破裂开來,

也正是拜托于有面具遮挡了一下,否则万鹏至少要掉两颗牙,

这一下子把万鹏打得七荤八素,还沒等回过神來,阿芙罗拉另一只手已经掏出手枪,对准了万鹏的太阳穴:“你输了,”

万鹏哪里肯认输,一低头,肩膀撞向阿芙罗拉的小腹,

阿芙罗拉身子向后仰去,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,“啪”的一声,子弹却是射向了空中,

但阿芙罗拉另一只戴着钢质指扣的手,同时捣向万鹏胸口,这一下非常狠,万鹏的身子几乎倒飞起來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