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 静静是谁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等到阿芙罗拉摔倒在地,万鹏也扑倒在地,

两个人势均力敌,都不太好受,大口的喘起了粗气,

刚好,黄彬焕和李崇跑了过來,赶忙把万鹏从地上搀扶起來,

这个时候,苍浩终于劝架了:“都别打了,”

同样是直到这个时候,谢尔琴科才看清楚是阿芙罗拉:“怎么是你,”

“哎呦,是你啊,” 阿芙罗拉冷冷一笑:“你这是跟着苍浩混了,”

“我现在是血狮雇佣兵,”谢尔琴科很认真的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,來了多久了,”

“怎么你要通知联邦安全局來抓我吗,”

“当然不,”谢尔琴科苦笑着摇摇头:“我已经辞职了,否则也不会加入血狮雇佣兵,联邦安全局跟我……再沒有任何关系,”

“是吗,”阿芙罗拉的态度依然冰冷:“这跟我也沒关系,”

非常有趣的是,两个俄国人聊天,用的竟然是中文,而且两个人的中文水平都在不断提升,

阿芙罗拉走到万鹏身前,冷冷一笑:“有机会咱们再比试,”

万鹏很冲动,挣扎着要跟阿芙罗拉拼命:“现在继续比,”

李崇和黄彬焕急忙把万鹏拽住,李崇更是贴在万鹏耳边,轻声问了一句:“你疯了,跟老大的女人拼命,”

这一句话,如同一桶凉水,把万鹏给浇醒了,

很多血狮雇佣兵都觉察到,苍浩和阿芙罗拉关系暧昧,

这让万鹏不禁有些后怕起來,自己要是一不留神伤了老大的女人,就算老大饶了自己,其他兄弟只怕也要阉了自己,

万鹏胆战心惊看了一眼苍浩,却发现苍浩只是面无表情,站在那里也不出声,

阿芙罗拉來到苍浩面前,冷冷一笑:“你的手下太沒礼貌了,”

“误会,”苍浩依然是面无表情:“如果他们不是发现你跟那个杀手有关系,也不会对你贸然出手,”

阿芙罗拉一挑眉头:“这么是多还是我的不对了,”

苍浩指了指那堵墙:“那个女人到底是谁,你为什么要维护她,”

“本來……”阿芙罗拉拖着长音,缓缓说道:“我是可以告诉你的,但你的手下让我很生气,所以我决定不说了,”

苍浩翻了翻白眼:“真的不说,”

“说了不说,就是不说,这还有什么真的假的,”

“哎,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你错过了救她性命的机会,”

阿芙罗拉沒明白:“什么意思,”

“如果她是你的人,我一念之仁,也许就手下超生了,”顿了顿,苍浩一字一顿的补充道:“既然她跟你沒关系,下次看到她,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,”

“你请便,”阿芙罗拉重重哼了一声:“她现在可是满腔怒火,恨不得摧毁这个世界,你有本事就杀了她,”

“怒火,”苍浩怔了一下:“为什么,”

万鹏凑过來,悄悄问道:“老大,是不是玩了那个女人,沒负责,人家來找你报仇了……”

“你别说哈,还真有这个可能,”苍浩冲着万鹏呲牙一笑:“不过我最大的错误还是应该把用來制造你的十分钟拿來散步,”

万鹏这个乌鸦嘴是真把苍浩给惹火了,正常情况下,苍浩是不会对兄弟说这样的话,

阿芙罗拉也不管苍浩这边怎么样,骑上哈雷摩托就发动了起來,

苍浩追问了一句:“你真的不说,”

“对,”阿芙罗拉瞥了一眼万鹏,重重的哼了一声:“想知道真相,自己去查吧,”

谢尔琴科急忙问了一句:“你就这么走,”

“不然怎么走,” 阿芙罗拉冷笑看着谢尔琴科:“有本事就來抓我,”

谢尔琴科还真沒打算阻拦阿芙罗拉,急忙后退了两步让开路,于是阿芙罗拉一踩油门,扬长而去,

万鹏看着阿芙罗拉性感的背影,挠挠头:“那个女杀手到底是什么人,真的是阿芙罗拉的手下,”

“我和阿芙罗拉打交道也有段时间了,多少也算了解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,非常无奈的道:“我实在想不到她手下这个杀手到底是哪來的,”

万鹏小心翼翼的问:“那我们……现在该怎么办,”

“回去睡觉,”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马上想起艾宇还在,于是吩咐艾宇:“你也回去吧,”

艾宇被刚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,仍然趴在地上,沒敢站起來,

听到苍浩的话,他才慌忙从地上爬起來,拍了拍身上的灰土:“苍总,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,”

“沒什么事,”苍浩摇摇头:“你赶紧回去休息吧,明天你还有工作呢,”

“可是这车……”艾宇一指苍浩的座驾,只见上面到处都是弹孔,有的地方,弹孔特别密集,远看就像蜂窝一样,

“找个地方修修……”苍浩无力地摆摆手:“明天暂时让公司给你换一辆车,”

艾宇胆战心惊的问了一句:“苍总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啊,”

“我是什么人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…”苍浩一字一顿的叮嘱道:“你对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必须保密,”

艾宇连连点头:“是,我知道了,你放心好了,”

苍浩不放心的又补充了一句:“你要是说了出去,后果可很严重,”

明明苍浩的这句话就是威胁,艾宇听在耳朵里,却很是高兴,

毕竟,司机是领导身边最亲近的人,知道领导的很多隐私,

但苍浩这个领导不一样,甚少坐公家车,跟艾宇在一起的时间甚至都不如普通员工多,结果艾宇对苍浩几乎一无所知,

然而,今天之后就不一样了,艾宇知道苍浩非法藏有武器,还看到苍浩跟人枪战,

既然苍浩沒把自己灭口,艾宇认为这是领导信任自己,以后自己就有机会进入领导的圈子了,

结果,艾宇走的时候兴高采烈,那张脸乐成了一朵花,

刚才艾宇还吓得要死,一转眼变成这副模样,万鹏看在眼里很是惊奇:“这人是不是疯了,”

苍浩瞪了万鹏一眼:“你才疯了,”

万鹏干笑两声:“我怎么了,”

“沒是什么,不说了……”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大家回去休息吧,”

万鹏还想要说点什么,黄彬焕走上來,悄悄捅了他一下,他这才闭嘴,

李崇留了个心眼,翻过那堵墙看了一眼,发现后面是一个冷清沒人的公园,

那颗手雷在地上炸出一个坑,但周围沒有血迹,看來是沒伤到那个女杀手,她溜走了,

总算,万鹏是知趣不再说什么了,可还有一个不知趣的,就是谢尔琴科,

苍浩沒去追女杀手,因为拖得时间太长,该逃走的早就逃走,已经沒必要去追了,

进了多林寺之后,谢尔琴科一直跟在苍浩身后,不住的问:“阿芙罗拉为什么会在这,”

“她为什么不会在这,”苍浩无奈的道:“她一个大活人,想去哪就去哪,不需要向我请示,”

“她现在可是头号通缉犯,M国和俄国都想要抓到她,所以她必须躲在第三国……”谢尔琴科若有所思的分析道:“华夏够大,方便藏身,确实是最好选择,”

“你想怎么样,逮捕她吗,”

“我说了多少次了,我已经辞职了,联邦安全局打算怎么对付阿芙罗拉 跟我沒有半点关系,只不过嘛……”谢尔琴科拖着长音,缓缓说道:“老雷泽诺夫的剩余资金,还有残存的力量,现在可全都是阿芙罗拉在控制,”

“那又怎么样,”

“谁知道这个女人想干什么,”谢尔琴科一摊双手:“如果她继承了老雷泽诺夫的遗愿呢,那岂不是又要有一场新的核战争,”

说起來,苍浩也搞不清楚,阿芙罗拉接下來有什么打算,

不过,谢尔琴科的担忧却也是多余,阿芙罗拉已经背叛了老雷泽诺夫,根本不可能继承老雷泽诺夫的阴谋,

否则,在决定性一战的时候,她不会站在苍浩这一边,

苍浩倒是不相信阿芙罗拉有颠覆世界的阴谋,不过这个女人有胆量有魄力,更重要的是手头又有钱又有人,如果说不会做点什么显然不可能,

原本,苍浩不愿意让谢尔琴科加入血狮雇佣兵的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不想让谢尔琴科知道阿芙罗拉的存在,

很遗憾,该來的迟早会來,这两个人今天果真碰面了,

不过,这样倒也好,如果谢尔琴科真的是联邦安全局的卧底,那么接下來联邦安全局肯定要有所举动,

果不其然,谢尔琴科非常关心阿芙罗拉,不住的追问:“阿芙罗拉來了多久了,”

“不知道,”

“你跟她见过几面,”

苍浩一个劲的摇头:“沒数过,”

“你们两个之间有联系吗,”

“她想出现就出现,想隐身就隐身,我找不到她,”苍浩回了自己的厢房,不耐烦的问:“还有什么事吗,”

“我还有几个问題……”

“我不想再回答了,”苍浩有点不耐烦的道:“你该干嘛就干嘛去,别烦我,我想静静……也别问我静静是谁,”

“哦,”谢尔琴科不傻,看出苍浩心里不美丽,应了一声就溜了出去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