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六章 菊坛圣手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躺到床上,看着天花板,脑海里萦绕着那个女杀手的身影,

想來想去,苍浩确认自己过去从沒见过这个女人,而这个女人就像突然从天上掉下來一样,莫名其妙的参与到所有这些事情里,

她杀了短斧手,说明不是严月蓉或周大宇的手下;

她监视自己跟庞劲东的交谈,那么肯定也不是庞劲东那边的人;

难道是红魔那边的手下,

可苍浩又想不通,洪妙雪的手下为什么跟阿芙罗拉搅和在一起,而且阿芙罗拉还不让自己出手,

阿芙罗拉把这个女人称为“复仇女神”,或许是这个女人身份的线索,但苍浩又实在联想不到什么,

想來想去沒有答案,苍浩困了,很快睡了过去,

第二天早晨起床,苍浩懒得去上班,就打了个电话,跟吕嘉琦交代了一下工作,然后倒头继续睡,

一直到中午,今野晴來招呼去吃午饭,苍浩才起床,

苍浩伸了个懒腰,问:“吃什么啊,”

沒等今野晴回答,万鹏兴冲冲从外面冲进來:“出事了,出事了,”

苍浩一惊:“什么事,”

万鹏急忙把手机给苍浩看,上面的微博有这么一条新闻,大意是说严月蓉今天上午参加公益活动,拍摄了一组红丝带宣传片,

红丝带是国际社会上关于艾滋病的符号,相关活动是宣传普及防艾知识,关爱患病群体,

这不公益片拍的不错,严月蓉长那么漂亮,黑丝袜一穿,满面笑容告诉你,得病是因为纵欲,这还是挺有说服力的,

从画面上看,严月蓉气色不错,春风得意,一如往日,

但这跟“出事”沒有半毛钱关系,苍浩抬手在万鹏后脖颈上拍了一下:“你这乌鸦嘴,”

“不是啊,你别看这个……”万鹏急忙道:“你往下看,”

苍浩看到下一条微博的时候,登时瞠目结舌,

金凤国,也就是那位擅长写藏头诗的作家,也有微博,

刚刚他发的一条微博,被网友们疯狂转载,瞬间攀上了热门头条,

微博是这么说的:“看了严市长新拍摄的公益宣传片,那么唯美那么温暖,金凤国是真心醉了,想得艾|滋|病的心都有了……”

今野晴也傻眼了:“这人咋这么不要脸捏,”

“我早知道这人是菊坛圣手……”苍浩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但我还是沒想到,这一次他舔的这么狠,只怕要舔出血來了,”

“我关心得到还不是这个,”万鹏很认真的道:“一大票人都落马了,严月蓉自己也危在旦夕,她怎么还有心思参与公开活动呢,”

“这你就不懂了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越是麻烦越大,越是要向大家证明,自己沒事,你放心,接下來几天,严月蓉会频繁出席各种活动,加大自己的曝光率,”

“我真服了他们这些当官的了,”万鹏挠挠头:“明明知道自己危在旦夕,还要每天出现在大众面前谈笑风生,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心理素质,”

“如果心理素质不好,也当不了这个官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我估计,她每天早晨起床,先要给自己做一番思想工作,然后才能正常去上班,”

苍浩一边说着,一边刷了一下微博,发现关于红青会运毒的事情,在网上炒得更加火爆了,

更进一步的,网友们做了很多苍浩都做不到的工作,他们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,找出了涉嫌运毒的二代名单,还把背景给人肉了出來,

苍浩大致看了一眼,发现这帮二代还真不简单,家庭涉及到警方、消防、税务、国土资源等诸多权力部门,

毫无疑问,这些人给警方施加了强大压力,现在网友们正组织万人签名,声援警方依法办案,

还有人披露,中纪委已经介入此案,昨天当晚已经把几个二代的家长带走调查,

这个消息的详细情况,肯定是于芷欣最了解情况,不过苍浩沒打算给于芷欣打电话打听一下,

更重要的是,有一些來源不明的小道消息,直指严月蓉才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,

现在于芷欣肯定忙的脚打后脑勺,苍浩不想干扰她工作,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再说,

今野晴问了一句:“你们说严月蓉会不会潜逃呢,”

苍浩嘿嘿一笑:“她倒是想,不过很难,”

事实上,今野晴的担心是对的,严月蓉不是不想逃走,但就像苍浩说的一样,根本做不到,

就同一时间里,王均平正忧心忡忡的给严月蓉分析当下形势:“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了,拿下曲迎新的秘书和杨玉洲,目的是搜集证据拿下曲迎新和韩东伟,而拿下韩东伟和曲迎新……最终目标就是你,”

“可惜啊……”严月蓉无力的摇摇头:“我们的反应慢了一步,竟然沒觉察到对方的真实用意,”

王均平叹了一口气:“当初杨玉洲被抓,咱们就该有所动作,”

“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,”严月蓉不耐烦的道:“人都被抓起來了,一点点套口供,早晚把我交代出去,”

“那……我们该怎么办,”

严月蓉一瞪眼睛:“你说呢,”

“实在不行……”王均平苦着脸道:“姐啊,咱们……跑路吧,去加勒比,”

“跑,”严月蓉苦笑起來:“你以为那么容易吗,”

王均平傻住了:“我……”

“你走可以,静悄悄的走,因为知道你的人不多,”严月蓉又是几声苦笑,说道:“但我不一样,护照都上交了,我还能怎么跑,”

王均平急忙道:“你又不是只有一本护照,”

“沒错,我确实给自己准备了其他身份,但是……”顿了一下,严月蓉一字一顿的道:“别忘了,我是明星脸,经常在媒体上露脸的,沒错,这几年确实跑了不少官,但那么多人认识我,你以为我能安全通过海关吗,”

“可我们早晚都得走,”

“我想要走,必须做好充分准备,但现在根本一点准备沒有,”严月蓉摇了摇头,又道:“我毫不怀疑,高层已经对海关下了令,绝对不会放我出关,”

让严月蓉这么一说,王均平感到绝望了:“那……该怎么办,”

“要走,就只有偷渡,但也就是这么一偷渡,我算是彻底完蛋了,”重重哼了一声,严月蓉非常无奈的道:“罪上加罪,再來一条叛国,我不想这样……”

“可是……还是性命重要,”

“性命固然重要,名声也很重要,”严月蓉毫不犹豫的道:“我就是要留下來跟他们斗到底,”

“也对,”王均平被这句话振奋了:“我们还有很多人,不信跟他们斗不赢,”

“就是,”严月蓉冷冷一笑:“杜先生本來就是一个群体,而不是单独某个人,我们核心成员有九个人,他们还沒有全发现,”

“我们本來就是整体,但为了迷惑外界视线,才弄了‘杜先生’这个人出來,目的就是让外界摸不清头脑,”王均平疑惑的问道:“你觉得他们觉察到真相了吗,”

“就算他们现在不知道,早晚也会知道,”严月蓉撇了撇嘴:“别人都好说,我对韩东伟不放心,他是我们这个团队里最脆弱的人了,”

“我也觉得他的心理防线很容易被攻破,”

“先不管他了,”严月蓉银牙咬得咯咯直响,过了一会,说道:“真正重要的是有人必须为这一切付出代价,”

王俊平立即道:“苍浩,”

“如果不是苍浩,我们可以平安赚到这一票,然后去加勒比建立自己的王国,”严月蓉凄然笑了几声,又恨恨不已的说道:“正因为苍浩,搞得我们惶惶不可终日,加勒比海上那么大的岛子已经准备好了,我们却偏偏去不得,”

“杀掉苍浩,”

“那是必须的,”严月蓉说着,拿出手机,给郑跃军打了过去,

郑跃军刚把电话接起來,严月蓉就非常不耐烦的问:“我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,”

“我……”

沒等郑跃军回答,严月蓉就非常不耐烦地打断了:“千万别跟我说,你忘了我让你干什么,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,你这还是一点消息都沒有,至于这么麻烦吗,”

“当然不,”郑跃军急忙道:“严市长你的事情,我一直是放在心上的,这不已经解决了吗,”

严月蓉双眸一亮:“找到合适的人了,”

“当然,”

“必须,一定,是最优秀的,”

“那当然,”郑跃军笑呵呵的道:“我绝对不会让严市长失望,”

“那很好,”严月蓉终于满意了:“人在哪,”

“就跟我在一起,”郑跃军吞了一口唾沫,很小心的道:“就算你不给我打电话,我也马上要联系你的,”

“算你懂事,”严月蓉长呼了一口气:“你带他过來吧,让我见一面,”

郑跃军立即答应了:“好,”

严月蓉放下电话,告诉王均平:“郑跃军已经给我找到了合适的杀手,”

“当初,短斧手就是他引荐给邹峰的,他应该认识很厉害的人物,”点了点头,王均平又道:“我们在武力这方面太弱了,否则也用不着这么麻烦,”

“希望这一次郑跃军别让我失望,”严月蓉轻哼了一声:“如果他把这事办好了,证明这个人还靠得住,我可以放心交办更多的事,”

很快的,郑跃军就到了,跟他在一起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