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章 东龙帮报复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苍浩点了一下头:“这些我已经知道了,”

“廖家珺铁了心要把案子办下去,结果,沒用几个小时,就从几个二代身上挖到了重要线索,”说到这,廖家珺不屑的哼了一声:“这帮二代,太沒用了,他们说出來的不是藏毒,而是他们家里的一堆烂事,”

苍浩哈哈一笑:“然后呢,”

“然后就是中纪委介入了,廖家珺顺理成章转交了证据,结果这帮二代的爹妈被双规了三个,”

吕嘉琦说的这些事情,苍浩大都知道,唯独最后这一句,这还是刚刚听说,

看起來,中纪委这一次沒白來,而中纪委跟刑事侦查局之间的协调,自然就是于芷欣做的工作,

苍浩不屑的笑了笑:“这帮废物,”

“可不就是废物吗,”吕嘉琦长叹了一口气:“他们也太怂太面了,人家警察问的是谁给他们的毒品,他们竟然说出來自己家里藏着多少钱……”

“话虽如此,不过你也是二代,总该兔死狐悲吧,”

“重复一遍,我是三代,不是二代,”吕嘉琦一瞪眼睛:“我告诉你哈,这帮人,全都是暴发户,我跟他们可不一样,你什么时候见我开跑车招摇过市了,”

吕嘉琦说的是实话,苍浩点点头:“你的作风跟红青会那帮人确实不一样,”

“其实,红青会也不全都是这样……”轻哼了一声,吕嘉琦非常不屑的道:“也就是韩东伟他们那一伙吧,才愿意干这样的事,真正的超级二代哪个拿正眼看他们,”

苍浩深深的问了一句:“话说这件事对红青会震动很大吧,”

“对啊,我听说,很多人被爹妈叫回去谈话了,要求这段时间本分一点,”顿了顿,吕嘉琦又道:“红青会内部也是山头林立,案子暂时只涉及到韩东伟这一边,还沒有其他人被卷进去,”

“哦,”苍浩笑呵呵点了点头:“这么说红青会不会有什么动作,”

“这个风口浪尖上,能有什么动作,脑残啊,”翻了翻白眼,吕嘉琦又讲了一大堆事情,多多少少涉及到了杜先生,

苍浩从來不跟吕嘉琦交谈任何有关这方面的话題,然而吕嘉琦有自己的信息渠道,竟然打听的一清二楚,

此时,吕嘉琦跟苍浩说起话來,把一切完全摸得清清楚楚,就像一直在配合苍浩做事,

冷笑了几声,吕嘉琦幸灾乐祸的道:“看起來严月蓉要倒霉了,”

“嗯,”苍浩又点点头:“很快就会轮到她的,”

“她现在是硬撑着,不知道能撑多久……”说到这里,吕嘉琦压低了声音:“你知道吗,今天早晨,严月蓉去京城了,”

“哦,”苍浩似笑非笑的问:“去京城干嘛,”

“当然是活动各方面关系了,”吕嘉琦知道的事情确实很多:“曲迎新不是被抓了吗,他有个同学叫张强,两个人來往非常密切,这个张强是咱们省国土资源厅厅长,我估计曲迎新肯定要把张强撂出來,而张强就会牵扯到王均平,国土资源那边跟均平地产有利益交换,接下的來肯定要调查王均平,而王均平是严月蓉的表弟,严月蓉当然躲不掉了,趁着现在还能自由活动,赶紧去见见各方面领导,争取把这个案子拦下來,”

苍浩深深的点了点头:“沒想到这条利益链这么复杂,”

“不过,沒什么用,因为高层这一次铁了心要查办杜先生,”吕嘉琦撇了撇嘴:“还有就是,我看严月蓉等不到自己被调查那天,就得横死街头……”

“什么意思,”苍浩饶有兴趣的问:“有人要报复她,”

“行走江湖,谁沒几个仇家,不过这一次出手的可不是一般人,”

“谁啊,”

“告诉你有什么好处,”

“好处就是你可以不用看到我霸道总裁的嘴脸,”

“哦……”吕嘉琦还真有点怕,不太情愿的说了出來:“是东龙帮,”

苍浩一皱眉头:“他们,”

“对啊,”吕嘉琦点点头:“我听说,东龙帮跟红魔集团买了一批毒品,结果被警方堵在了码头上,红魔集团把钱拿走了,东龙帮的毒品却被查抄了……前几天新闻不是报道这事了吗,”

苍浩对这件事情太清楚了,严格來说,查获那批毒品的正是苍浩,

听到吕嘉琦说到这些,苍浩恍然之间觉察到,东龙帮损失那么多钱,不可能沒有任何举动,

只是苍浩不明白:“为什么报复严月蓉,”

“虽然是警方查抄的,但你别忘了,严月蓉是广厦警方的最高领导,”嘿嘿一笑,吕嘉琦又道:“报复任何人,都不如报复严月蓉本人,更能出气,”

苍浩听到这话,不由得笑了起來,

严月蓉本來就是贩毒活动的保护伞,沒想到,因为担任了警方的公职,这一次却成了报复目标,

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不过倒也可以理解,上一次东龙帮的损失实在太大了,这一口恶气要是不出來,以后他们还怎么在道上混,

想來想去,苍浩决定不干涉这件事,且看严月蓉怎么应付东龙帮,

吕嘉琦打量着苍浩:“你怎么不说话,”

“我在等你说呢,”

“我沒什么可说的了,知道的基本都告诉你了……”吕嘉琦又是撇了撇嘴:“警方最强力的部门有三个,特警队、禁毒支队和刑事侦查局,这三个部门现在都归廖家珺领导,眼下正全力侦办红青会的案子,我估计,他们沒有精力去保护严月蓉,而严月蓉跟廖家珺之间有芥蒂,也不会让警方派人保护自己,所以呢,我想來想去,觉得严月蓉横死街头的可能性很大,”

“未必,”苍浩长呼了一口气:“严月蓉不会那么容易死的,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,”吕嘉琦眼睛一亮:“难道你有什么沒告诉我的,”

“我知道的可沒你多,哪像你消息这么灵通,奇怪了,东龙帮的事情你又是怎么知道的,”

“我有我的消息渠道,”吕嘉琦拍了拍自己有点规模的胸脯,又道:“我的能量还是很大的,只可惜,委屈给你当了个秘书,”

苍浩翻了翻白眼:“给我当秘书不委屈,”

“是吗……”吕嘉琦干笑两声:“我知道……其实,在所有这些事情当中,你都发挥了重要作用,有的时候,我真挺佩服你的……”

“你佩服我,”苍浩非常高兴:“详细说说,你都佩服我什么,”

“佩服你病的不轻,”

“什么,”苍浩有点想要发火:“你这是骂我吗,”

“我这是为了你好……”吕嘉琦非常担心苍浩给自己表演霸道总裁,赶忙道:“苍总啊,你说说你,现在要钱有钱,要名有名,还差什么啊,什么也不差,为什么要卷进这些事情中呢,”

听到这个问題,苍浩一时无语:“这……”

“你看,我是官三代,我家里那么多人当官,除了我,”吕嘉琦把手插在兜里,非常感慨的叹了一口气:“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,”

“说说看,”

“因为我家里当官的太多了,所以深知官场的凶险,家里人觉得,我一个女孩子,还是平平安安过完一生是最好不过的,反正又不差钱……”又是感慨的叹了一口气,吕嘉琦告诉苍浩:“所以我这不來给你当秘书了吗,”

“这个原因其实我是知道的,”苍浩望着吕嘉琦,突然笑了笑:“认识你这么久了,你是什么样的人,你爷爷为什么把你派给我,我多少能猜到原因,”

“这不就结了吗,”吕嘉琦急忙道:“你像我,一个有家族山头的官三代都不去当官,苍总你又为什么要卷入这种斗争呢,一不留神就死无葬身之地,”

“本來我是拿你当个小屁孩,不愿意跟你说正经话題,”顿了一下,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不过,既然今天你把话说到这里,有些事情我也不妨告诉你……”

吕嘉琦点点头:“你说,”

“最初,我卷进这些事情里,有时是机缘巧合,有时是激于义愤,有时则是出于朋友义气,当然更多情况是纯属倒霉……”苍浩说着,掏出一根烟点上:“但是这一连串的争斗下來,我突然发现多年來潜藏在我的内心,有这样一个理想,”

“什么理想,”

“创造一个沒有高墙的世界,”抽了一口烟,苍浩缓缓说道:“如果有一天,官场不再凶险,黎民的血汗可以不再被轻易剥夺,再也沒有杜先生这样的人躲在幕后依靠权力风狂暴敛财……这个才是我想要的世界,”

吕嘉琦愣住了:“这个吗……”

“杜先生,就是一堵高墙,所以我必须推倒他,”

“你认为自己有能力改变世界吗,”

“我不知道,”苍浩摇了摇头:“但是,如果我尝试去改变世界,至少还有成功的机会,而我如果不去尝试,就一直都不会有机会,成功这玩意儿,从來都不是从天上掉下來的,而是需要靠你自己去争取,就算输了,也要坚强的站住,不对这个狗|日的世界投降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