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这样的病人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吕嘉琦讷讷的说了一句:“苍总,今天你说的这些话……”

“怎么样,”

“让我对你这个人有了新的认识,”吕嘉琦很认真的道:“从现在这一刻开始,我真的开始佩服你了,”

“不认为我有病了,”

“我依然认为你有病,”吕嘉琦点了点头,又道:“但我希望,这个世界上像你这样的病人,能够多起來,”

苍浩跟吕嘉琦说着话,就在同一时间里,严月蓉抵达了京城,

就像吕嘉琦说的一样,严月蓉今天一早就上了飞机,來京城活动各方面关系,

对严月蓉來说,形势越发紧迫,曲迎新和韩东伟的落马,已经触动了“杜先生”这个圈子的核心,

更不用说,中央警卫局的那位也出状况了,而也就是中央警卫局的这一位,沒人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,只是突然之间失去联络,

这一位,是杜先生安排在高层的眼线,为杜先生这一边提供高层的信息,

也就是说,杜先生现在瞎了,对高层举动茫然无知,

接下來,杜先生的所有成员会一个个被击破,落到严月蓉身上只是时间问題,

严月蓉跟圈子里其他人开会,大家全都莫衷一是,对当下形势沒有半点主意,

这样一來,严月蓉也懒得去管其他人了,当前只想如何自保,

严月蓉來到京城,选择的第一站就是孟阳龙那里,因为她有一种预感,当前所有这些事都跟孟阳龙有密切关系,

首先,严月蓉跟孟阳龙打了一个电话,说明來意,自己想过去拜会一下,

原本严月蓉以为,孟阳龙可能要推脱一下,借口开会或者忙工作,躲着不见自己,

让严月蓉有点意外的是,孟阳龙很痛快答应了见面,而特意抽出工作时间留给严月蓉,

可也就是孟阳龙这么一痛快,反而让严月蓉有点无所适从,不知道孟阳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

在卫兵的带领下,严月蓉进了孟阳龙的会客室,此时孟阳龙穿着一身便装,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

严月蓉笑了两声:“沒想到,孟老很潮呢……”

“如果不跟上时代,就要被时代抛弃了……”孟阳龙说着,把手机放到一旁:“我经常用手机上网,看看网友们都说些什么,也算是倾听草根声音吧,”

“孟老能有这样的心思,真是百姓之福啊……”

“不要拍马屁了,”孟阳龙笑着打断了严月蓉的话:“你从广厦大老远飞过來,是有什么事吗,”

“是有一些事……”

孟阳龙意味深长的一笑:“恐怕不是公事吧,”

“这个……”严月蓉有点尴尬的道:“确实是有些私事,”

会客室里有两个卫兵,孟阳龙冲他们点点头,他们立即会意的退了出去,会很小心的把会议室的门关好,

孟阳龙叹了一口气:“沒有外人,现在你可以说了,”还沒等严月蓉开口,孟阳龙问了一句:“你不担心我这里有窃听器吗,”

严月蓉怔了一下:“我不明白孟老的意思,”

“不明白我就给你讲讲,”孟阳龙笑呵呵的看着严月蓉:“前些日子,从我的卧室、书房和手机里,发现了好几枚窃听器,”

严月蓉一瞪眼睛:“谁胆子这么大,”

“这个不重要,”孟阳龙摆摆手:“真正重要的是,一则窃听器安了沒多久,应该沒有泄露太过重要的信息;二则是我已经找到了这个人……”

“是谁,”

“你不知道,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呢,”严月蓉干笑几声:“我对部队上的事情一无所知,”

“那我就再给你讲讲,我虽然是部队首长,但我的个人安全保卫工作,中央警卫局有份参与,”顿了一下,孟阳龙缓缓说道:“我很快就发现,中央警卫局那边派來的两个警卫有问題,进而我发觉有一个副局长涉嫌参与,”

严月蓉胆战心惊的问:“然后呢,”

“然后就是我把这个副局长抓了,而且是悄无声息的抓起來,”孟阳龙说到这里,目光变得非常深邃:“逮捕,完全是保密的,连家属都不知道,因为这已经涉嫌到间谍活动,在沒有完全查出真相之前,不能打草惊蛇,我身边的人也全换了,都是从部队带來的,绝对可靠,”

中央警卫局的这位副局长,同样是“杜先生”的成员之一,严月蓉听到这句话才知道,这一位果然是出事了,

严月蓉强保持镇静问了一句:“既然保密,为什么告诉我,”

“你跟这位副局长有沒有关系,”

“这个……”严月蓉思忖片刻,回答:“如果见了面,或许能想起來,沒准过去在哪见过,”

“是吗,”孟阳龙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,突然岔开话題:“对了,你还沒说,你來找我干什么,”

“我想跟孟首长……”严月蓉深吸了一口气,又缓缓呼了出來:“有些事情我希望汇报一下,最近网上和社会上有很多不利于我的传闻,说我涉嫌包庇贩毒集团……”

孟阳龙又打断了严月蓉:“那么你有吗,”

严月蓉反问:“孟老对我沒有信心吗,”

孟阳龙展演笑了笑:“你继续说,”

“我也知道,近期呢,确实有几个人落马了,包括曲迎新……”顿了顿,严月蓉补充道:“我跟他确实是朋友,”

“还有呢,”

严月蓉本來希望,自己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孟阳龙会对自己说点什么,哪怕是把自己破口大骂一顿也好,

然而,孟阳龙什么都不说,只是让严月蓉自己在那说,

这让严月蓉很是不自在:“我明白,这涉及到了腐败窝案……”

孟阳龙终于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題:“你担心自己有麻烦,”

“都是混在官场上的,彼此又认识,如果说我严月蓉一点不沾边,那是不可能的……”

“沾边,可能只是有意无意碰了一下,这个不要紧,纠正错误还是好同志,也可能是深深的卷入,成了窝案中的一员……”孟阳龙一边说着话,目光一边在严月蓉的脸上扫量着:“那么你属于哪一种呢,”

这一个问題,严月蓉沒办法正面回答,只有敷衍道:“我做的只是大家都在做的事情,”

“哦,”孟阳龙点了一下头:“所以你这是來求情了,”

“我觉得,肉要烂在锅里,我严月蓉哪里做错了,首长批评指正就是,也就是说,我希望停留在内部纪律层面,就不要上升到法律高度了……”又是深吸了一口气,严月蓉陪着小心说道:“我严月蓉就任广厦市长虽然时间不长,但多多少少也作出了一些成绩,不管是社会治安还是经济发展,各方面都有高度肯定,所以,即便我犯了什么错误,也希望不念功劳念苦劳,”

孟阳龙重复了一直都在说的那句话:“继续说,”

“我……沒什么可说的了,还请首长指示,”

“那我就说了……”孟阳龙的表情阴晴不定,一会笑容满面,一会又非常严肃:“首先、我一再强调,我是部队的首长,沒有权利干涉地方政务,你來找我,这本就已经错了,如果事情传出去,恐怕还要有人追究我僭权,你这是害我啊……”

“对不起,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希望孟老利用自己的关系帮我说说情,”

“其次……”孟阳龙继续自己的刚才的话:“我们不能对自己的同志过于刻薄,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呢,错误别太大,可以改正就行,”

听到这些,严月蓉总算松了一口气:“谢谢孟老这么说,”

“再次呢,我作为一个外行人发表点意见,惩治窝案跟法办个别犯罪分子不一样,一旦就出來一串人,就会引发一场官场地震,对我们的形象,还有官方日常工作,都会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……”长呼了一口气,孟阳龙有点无奈的道:“我个人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,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,”严月蓉一个劲的点头:“所以还是适可而止吧,”

“当然要适可而止,”孟阳龙默然片刻,突然间,苦笑两声,态度变得跟刚才完全不一样:“你來之前,我还在想这个事,如果就这么查下去,查出來我不愿意看到的人,又该怎么办,”

严月蓉又是用力点头:“是啊,”

“这个案子,肇因是我发现了窃听器,这件事让我非常愤怒,”说着,孟阳龙用手指敲了敲桌子,强化语气:“我的目的,也就是把安窃听器的人抓出來,因为这种行为性质太恶劣了,换句话说,我不想扩大化,只是沒想到有些同志太不争气,这还沒怎么认真查呢,就漏出來一大堆马脚,”

“是啊,”严月蓉点头的同时,心里暗恨曲迎新和韩东伟,如果他们有一个意志坚强点,顶住警方的审讯,也许情况就不会落到这步田地,

“先说这么多吧,”孟阳龙看了一下时间,说道:“马上,我有个会,你先去忙你的吧,”

“可这事……”

“你的态度,我已经明白了,”孟阳龙宽慰的笑了笑:“放心,会把握好分寸的,虽然这事不归我管,不过我可以帮忙打个招呼,”

严月蓉长呼了一口气:“谢谢孟老,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