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二章 死神射手(一)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小严啊……”孟阳龙意味深长的笑了:“从当初扳倒邹峰,到近期广厦的发展建设,你表现出非常优秀的才能,我个人对你的评价非常高,”

严月蓉笑了:“谢谢孟老这么说,”

“好好干吧,未來属于你们年轻人,我非常看好你,”孟阳龙说着,亲自把严月蓉送出门,也就是在严月蓉走了之后,孟阳龙脸色一变,

他拿回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,响了沒两声,对方就接了起來:“你知不知道我多忙,还给我打电话,”

孟阳龙淡淡的道:“知道你忙,所以沒有非常重要的事,我也不会骚扰你,”

“我就知道,”对方哈哈一笑:“我把手机设置了一下,所有电话短讯全部拦截,只有特定几个号码才能打进來,其中包括你,”

“你就应该这样,”孟阳龙点了点头:“老王啊,你大概才不到,严月蓉刚从我这离开,”

电话里的这一位“老王”,正是于芷欣的顶头上司,

也就是他,带队前往广厦调查红青会运毒案,同样是他,双规了几个二代的家长,

这位老王冷冷一笑:“找你说情去了,”

“沒错,”

“那你怎么想,”

“我怎么想有用吗,”孟阳龙哈哈笑了起來:“这事儿也不归我管,”

“从朋友的角度给点意见,”

“如果只是让我给意见的话……”孟阳龙拖着长音说了一句:“依法办案,”

“嗯,”老王叹了一口气:“猜到你会这么说,”

“打掉这些蛀虫,必须一打就是一窝,如果只打掉其中一部分,留下些虫卵什么的,用不了多久会繁殖出更多的蛀虫,”深吸了一口气,孟阳龙非常感慨的道:“长此以往,大厦将倾,”

“是的,”老王也是深吸了一口气,坚定的道:“杀虫剂我已经准备好了,”

“下一个喷谁,”

“曲迎新的嘴巴还算硬,不过还是多少说了一些关于张强的事……”顿了一下,老王冷冷的道:“接下來,我们会跟他近距离接触,挖到更多张强的犯罪线索,然后采取措施,”

“张强一旦落马,就可以把矛头对准严月蓉了,”

“沒错,”老王点点头:“现在看來,严月蓉在杜先生这个圈子里,是最重要的一个人物,”

“怎么讲,”

“一则是她级别够高;二则是她掌控着一座副省级城市的警务系统,手里有实权;至于这第三吗……”老王说到这里,语气变得森然起來:“根据目前的线索來看,‘杜先生’分为核心和外围,核心成员应该不到十个人,严月蓉自然是核心了,她有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,负责核心成员和外围之间的沟通联络,”

“我明白了,”

“就比如说,杜先生帮助红魔集团洗钱和运毒,杜先生这个群体把生意接下來之后,由严月蓉具体负责由谁來做什么事,”老王嘿嘿一笑,若有所思的道:“所以,只要抓了严月蓉,杜先生这个圈子也就彻底瓦解了,”

“严月蓉也是最难被攻破的,”

“对,”老王点了点头:“所以,必须采取一些手腕,暂时安稳她的情绪,千万不能让她狗急跳墙,还有,给海关方面下达密令,绝对不允许严月蓉出境,哪怕使用伪造的身份,”

“你说的这些,我早都做了,”孟阳龙很是自满的道:“我已经把严月蓉的照片秘密下发给各个海关,只要是符合照片特征的人,一律不许出境,严月蓉如果想要跑路,就只有偷渡出去了,”

老王急忙问:“你这不是说这事跟你沒关系吗,”

“就当是我给你帮个忙吧,”顿了一下,孟阳龙有点无奈的道:“说起來,其实还应该监控严月蓉的行动,不过严月蓉手下有些人还是很厉害的,我担心打草惊蛇,”

“嗯,”老王点点头:“还是稳妥起见吧,”

再说严月蓉这一边,从孟阳龙这里离开之后,又接连拜访了几位高官,

至于目的,当然还是一样的,一是打听一下情况,二是给自己求一下情,程序跟來孟阳龙这里基本沒区别,

不过,严月蓉來孟阳龙这里是空手的,因为知道孟阳龙清廉,

去见那两位,严月蓉可准备了厚礼,然而沒派上用处,全被原样打发回來了,

这两位高官对严月蓉的态度,跟孟阳龙也沒太大差别,都是先安抚一番,然后客客气气送走,

这样一來,严月蓉就忙了一天,因为明天市里还有宣传活动,当晚坐红眼航班飞回广厦,

飞机落地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,两辆车过來接严月蓉,

前面一辆车打头,里面坐着两个保镖和两个助手,

严月蓉坐在后面一辆车里,跟死神射手王一在一起,

去京城的时候,严月蓉轻车简从,只带了两个助手,让王一留在广厦接应,

既然郑跃军信誓旦旦的保证,王一号称死神射手,是顶尖杀手,严月蓉也就相信了,让王一贴身保护自己,

不过,严月蓉还是准备了另外两个保镖,加强自己的安全保卫,

当下形势紧张,严月蓉估计自己在京城还是安全的,但回到广厦之后就不一定了,很难说是不是有人要对付自己,

两辆车子从机场开出來,通过机场高速之后,进入市区,

严月蓉有些困了,打了一个哈欠,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,前方突然射來一道强光,

在黑夜中突然出现这样一道强光,一时之间,让车上的人全都暂时失明,看到不到发生了什么事情,

司机急忙踩住刹车,伴随着轮胎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,把车子停了下來,

紧接着,传來“碰”的一声闷响,强光随之闪过,

严月蓉惊叫了一声,用力揉了揉眼睛,等到视力恢复了,向前方看去,

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过來一辆重型载重货车,撞飞了保镖们坐的那辆车,

此时,重型载重货车挺了下的來,距离严月蓉所在的这两车只有不到十米,

保镖们的车被撞成了一团废纸模样,侧翻在路边的绿化带里,

过了一会,一个保镖挣扎着从车里爬出來,浑身上下沾满了血迹,

也就在这个时候,从总行载重货车的装载平台上,跳下來十几个人,全都穿着农民工似的迷彩服,

其中两个走上前來,掏出手枪,冲着保镖“啪啪”就是两枪,

保镖头一歪,一声不吭就死了,

另一个保镖从残骸里也爬了出來,他的样子更加凄惨,右臂几乎已经彻底断裂,只是靠着一点皮肉跟肩膀勉强相连,鲜血止不住的往外喷洒,

但他足够坚强,举起手枪,冲着一个迷彩服就扣动了扳机,

迷彩服这一边卒不及防,胸**起一朵血花,身体摇晃了一下,

保镖又开了一枪,迷彩服的胸口又是一朵血花,身体前倾,扑倒在地,

然而,其他迷彩服从侧面绕过去,对着保镖接连扣动扳机,

“啪啪”之声不绝于耳,保镖身体像触电一样,不停的颤抖起來,

倒霉的保镖很快就死了,但迷彩服们沒有放过他,其中三个人继续倾泻子弹,直到弹夹打空才罢手,

严月蓉傻傻的看着这一切,终于回过身來,用力摇晃了一下司机的肩膀:“跑,快跑啊,”

司机的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,马上发动了车子,准备倒车,让开一段距离,然后从旁边冲过去,

可也就是这么一发动车子,那帮迷彩服注意到了这一边,拎着手枪大摇大摆的走过了过來,

这些人不像是受过严格训练的,自始至终,他们沒有任何战术动作可言,但是这一股凶悍却也让人胆寒,

两个迷彩服一边走着,一边抬手扣动扳机,“啪啪”两枪,车子挡风玻璃粉碎,

司机胸口出现了几个红点,随后慢慢扩大,最后整个上身通红一片,胸口渐渐停止了起伏,

车子也熄火了,严月蓉眼见自己就要落到这些迷彩服的手里,想起车上还有一个人,也就是死神射手,

王一,跟严月蓉并排坐在一起,一直冷冷的看着这一切,一动也不动,如同雕像一样,

“你看什么呢啊,”严月蓉用力推了一下王一:“他们过來了,我们快要死了,”

王一望了一眼严月蓉,伸手在自己的后脖颈轻轻拍了一下,马上的,他的身上发出了一阵嗡嗡声,

也就是知道这个时候,严月蓉才明白,为什么郑跃军说王一会“变身”,

从王一的围巾里升起了什么东西,迅速包裹住了头部,也就是说,一转眼间,王一戴上了一顶头盔,

这个头盔是铁灰色的,包住了整个脖颈和头部,甚至还有肩膀的一部分,沒有露出半点面孔,

严月蓉发现,这个头盔上面好像有很多电子装置,眼睛的位置像是两台摄像机,

尤其右眼,是红色的,凸起來一块,又有点像枪上的瞄准镜,

接着,王一掀开风衣,从里面拿出了一把MP5,

MP5这种短枪身冲锋枪非常有名,王一,或者说死神射手的这一把经过改装,上面加了很多附加装置,

不管是枪口位置,还是枪身上面,全都有瞄准镜一样的东西,

马上的,王一打开车门下了车,抬手冲着迎面而來的迷彩服们就扣动了扳机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