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四章 当年的兄弟们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什么,”严月蓉非常吃惊:“他们疯了,來杀我,”

“在码头,他们丢了那么多货,这是要报复……”周大宇无奈的叹了一口:“我听说,凡是跟那事有关的,他们都要干掉,”

严月蓉听到这话,真是哭笑不得,

东龙帮跟红魔集团的那次交易,她是想方设法帮助打掩护的,如今东龙帮竟然迁怒自己,这还真是沒处说理去,

严月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最近形势紧张,你一定注意安全,”

放下电话,严月蓉喘了几口粗气,随即冷冷一笑:“必须有人为这些付出代价,就是苍浩,”

死神射手淡然问:“你雇我不就是为了杀他吗,”

“沒错,”严月蓉用力点点头:“我一定要让苍浩死我面前,”

再说苍浩这一边,

今天休息,苍浩沒去公司,不过起床到是挺早,刚刚吃过早饭,听到有人敲门,就去把门打开了,

來人是廖承豪,最近几天,他休息的不太好,眼圈黑的就像画了一个烟熏妆,

苍浩打着哈欠问:“伯父你怎么來了,”

“过來看看你,”廖承豪不满的问:“你不让我进去坐吗,”

“來,快请进……”苍浩急忙把廖承豪请进來,然后又问了一句:“伯父应该已经吃过饭了吧,”

廖承豪冷冷的说了一句:“沒打算让你请我吃饭,”

“哦,”苍浩干笑两声:“其实,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“我不管你什么意思,”廖承豪的心情显得有点烦躁:“我知道你什么人,抠门的要死,”

苍浩愣了一下:“这……”

“说正事吧,”廖承豪长呼了一口气,有点无奈的道:“这几天,我一直暗中保护女儿……”

苍浩很小心的问了一句:“然后呢,”

“然后就是我发现她其实根本不需要我保护,”廖承豪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特警队把那里包围的死死的,任何人都进不去也出不來,连我都进不去,结果,什么事都沒发生,我白跟着操心了,”

苍浩干笑两声:“是吗,”

“你知不知道,我一直躲在车里面,离他们局非常近,只要有情况,我就可以第一时间介入,吃饭就要外卖,内急就去附近的肯德基……”说到这里,廖承豪的语气更加无奈了:“两天下來,送外面的伙计以为我是來上|访的……”

“伯父,其实吧……”顿了一下,苍浩很认真的说了一句:“你的女儿比你想象的更能干,”

廖承豪打量着苍浩,久久未语,过了好半天,突然喟然长叹:“你说得对,”

“我沒别的意思,就是觉得……是时候放手了,”

“是啊……”突然之间,廖承豪似乎老了许多:“孩子已经长大了,应该放手让她去飞,至少从这一件事情來看,她处理得非常好,”

“伯父现在这么想是最好的,”

“我早就应该听你劝,”顿了一下,廖承豪突然脸色一变:“更重要的是,我发现她做的所有这些事,是有意义的,”

“哦,”苍浩狐疑的打量着廖承豪:“伯父真这么想,

“一帮二代,仗着家里当官,开着豪车招摇过市,后备箱装着那么多毒品……”廖承豪说着,用手指敲了敲桌子,强化语气:“这种事情如果不得到严肃处理,将來还有小民的活路了吗,”

苍浩深深的一笑:“伯父不是想带廖家珺回去,过平平安安的生活吗,”

“我们想平安,但有人不让我们平安,”冷冷一笑,廖承豪又道:“沒错,马來离着山高水远的,这些事情按说跟马來沒关系,但也就是这个杜先生,之前已经把手伸到马來,他只是祸害这片土地还不够,荼毒了更多的地方和更多的人,沒有其他原因,仅仅因为他在这里掌握着权力,就能够造成这么大的祸害,我过去沒想通,现在我觉得小珺做的一切非常有益,杜先生这种人必须得到法办,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……”苍浩把自己掌握到的情况,简单介绍了一下,又道:“我所希望的理想时代,是每一个人有平等的机会实现自我,而不是刚出生就被决定了命运,我更加希望的是,每一个人犯法都可以得到公正的处理,而不因为他是什么人就区别对待,多年來,有那么一帮人躲在高墙里面胡作非为,现在我们就要推倒这座高墙,把他们的丑恶揭示于光天化日之下,”

廖承豪毫不犹豫的道:“伯父支持你,”

苍浩很轻松的笑了笑:“谢谢,”

“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,”

“事情发展到这一个地步,已经不需要我们主动做什么,顺势而为就是了,”顿了一下,苍浩详细解释道:“我估计,马上就会根据曲迎新的口供拿下张强,再根据张强的口供抓捕王均平,那么这样一來,距离法办严月蓉本人就已经不远了,”

“我看严月蓉现在还在死撑着,天天在媒体上露面,意思就是告诉大家她沒事,”

“她越是加大曝光率,越是说明她心虚,”

“那倒是,”廖承豪深深的点了点头:“我现在担心的是她垂死挣扎,铤而走险做出点什么事來,”

“如果她铤而走险,肯定是对我下手,”

廖承豪讥讽的一笑:“她最恨的人就是你,”

“沒错,”苍浩满不在乎的道:“如果不是我撞破了她的阴谋,她就会狠狠赚上一笔之后,去国外享受阳光海风和新鲜空气,而现在,她有很大的几率,要去秦城聊度余生了,”

“你有什么打算吗,”

“沒有,”苍浩摇摇头:“走一步看一步吧,反正不管怎么说,只要能把她拿下,也不枉我这些日子出生入死,其实,我现在真正担心的,倒还不是严月蓉……”

廖承豪急忙问:“那又是谁,”

“我担心严月蓉的继任者又会是个什么人,”叹了一口气,苍浩非常感慨的道:“当初,我觉得邹峰这个人挺坏,如今跟严月蓉这么一比,我觉得邹峰这人还挺不错的,至少他做事有原则,不贪污不受贿,怕的就是将來冒出个人來连严月蓉都不如,”

“也对,”廖承豪苦笑几声:“这么折腾來折腾去的,最后能折腾出个什么结果呢,”

“先不说这个了,伯父,你同意廖家珺继续当警察了,”

还沒等廖承豪回答,多林寺的门又被人敲响了,而且敲的很急,

“谁啊,”苍浩有点不耐烦,吩咐封禅子去应门,

寺门打开,两个人从外面快步走了进來,苍浩和廖承豪一看,都是一愣,

來人是庞劲东,带着庞可儿,这两天,庞劲东变得也有点憔悴了,

只有庞可儿,仍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风起云涌,沒心沒肺的正在吃棒棒糖,

上次苍浩跟庞劲东师徒相认,引发了一连串反应时候,苍浩和庞劲东就沒再见过面,也沒有任何联系,

今天,庞劲东主动登门,倒是搞得苍浩有点意外,

廖承豪豁然站起,來到庞劲东面前,

当年的兄弟两人互相看着对方,一时都沒有说话,突然之间,却紧紧拥抱在了一起,

两个人先前割袍断义,是那么的决绝,但兄弟之所以是兄弟,就是因为内心之中有一种默契,

廖承豪知道了庞劲东是情非得已演了一出戏,而庞劲东也猜到了廖承豪已经知道真相,

不需要解释,也不需要多说什么,误会在一瞬间就化解了,

苍浩咳嗽两声,很小心的问道:“你们两个……要不要去开个房,”

“臭小子你胡说什么呢,”庞劲东松开廖承豪,來到苍浩面前,抬手就在苍浩后脖颈狠狠拍了一下:“别当着我女儿的面别胡说八道,”

随后,庞劲东把庞可儿叫了过來:“今天我给你正式介绍一下……”

庞劲东一指廖承豪,告诉庞可儿:“论辈分,你得叫廖叔叔,”

随后,庞劲东又不耐烦的指了指苍浩,说了一句:“这个你叫哥,”

“哥,”庞可儿狡狯的一笑:“老爸,我早就猜到了,其实你一直都认识他们,”

“你真聪明,” 庞劲东笑着耸耸肩膀:“苍浩,是我的徒弟,所以你应该管他叫哥哥,只是,爸爸想告别过去的生活,所以这些年來从沒跟你提起过有这么一个人,”

“我就知道,要不然,为什么苍浩哥哥执着的要给我治病,”庞可儿说着,向苍浩伸过手來:“正式认识一下吧,”

苍浩跟庞可儿漫不经心的握了握手,一个劲的摇头叹息:“太小了……只可惜太小了……”

庞劲东黑着脸问:“什么太小了,”

苍浩很认真的回答:“年龄,”

“你到底什么意思,”

“师父,你那么喜欢我,要是有个大点的女儿,肯定得许配给我啊,”顿了一下,苍浩更认真的问了一句:“师父你还有沒有其他女儿了,”

“我……喜欢你,”庞劲东的脸色更黑了:“早知道你像今天这样不着调,我当初就不该收你这个徒弟,”

“我可以嫁给你啊,”庞可儿举起手來:“不过你得先等我长大,”

听到庞可儿这话,大家都笑了起來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