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有没有怀孕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可也就是阿芙罗拉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从复仇女神左右两边的手腕上, 突然掉下來两个小球,

随着“噗噗”两声,平地燃起一股浓烟,迅速遮住了复仇女神的身影,

苍浩举起枪來就要射击:“见鬼,”

阿芙罗拉赶忙拦住了苍浩:“别杀她,”

眼看阿芙罗拉这么维护复仇女神,苍浩也沒有办法,咬了咬牙,放下了枪,沒开火,

阿芙罗拉几个箭步冲过去,穿过了浓烟,发现复仇女神已经不见了踪影,

浓烟很快散去,空荡荡的巷子只剩下苍浩和阿芙罗拉,就好像什么都沒有发生过一样,

阿芙罗拉茫然四顾,想要追,却不知道向哪个方向追,

苍浩还在原地站着,阿芙罗拉回头招呼:“你怎么不动弹,”

“我怎么动,”这话听着有点暧昧,苍浩很想说上一句:“不如你骑上來吧,”

“去追啊,”

“往哪追,”苍浩无奈的一摊双手:“我根本觉察不到她是往哪个方向逃的,”

阿芙罗拉一时无语:“这……”

“她的动作,是我所见过的人当中最敏捷的,几乎让人沒有一点觉察,”

“都怪我……”阿芙罗拉长呼了一口气:“是我训练了她……”

“这个复仇女神到底是什么人,”

阿芙罗拉沒有回答,反而说了一句:“你也有很多事情瞒着我,”

“比如,”

“庞劲东原來是你的师父,你们两个一直在演戏……”

“沒错,”苍浩点头承认了:“不过这跟你有什么关系,”

阿芙罗拉再次无语:“我……”

苍浩义正词严的道:“我想说的是,所有这些事,都沒有牵扯到你,所以我也不需要向你交代什么,”

阿芙罗拉反唇相讥:“最早是谁先告诉你杜先生这个人的,”

这一次轮到苍浩无语了:“这个吗……”

“我一直在暗中帮助你,你不领情也就罢了,反过來还怪我,”

“等等……”苍浩狐疑的打量着阿芙罗拉:“你怎么知道庞劲东这个人存在的,你又怎么知道他是我师父,”

阿芙罗拉反问:“那你说我又是怎么知道杜先生存在的,”

“是复仇女神告诉你的,”苍浩意味深长的一笑:“是不是她知道的事情,你同样也知道,”

阿芙罗拉撇了撇嘴,沒回答,

当初普里皮亚季一战后,老雷泽诺夫的阴谋彻底破产,阿芙罗拉带着残存的势力躲到了广厦,时而露面,时而不知所踪,

她确实帮助了苍浩,但眼下这位复仇女神跟她也有关系,而复仇女神给苍浩添了不少麻烦,

不知道沉默了多久,苍浩长叹了一口气:“你一直在忙些什么,”

“忙着躲避通缉啊,”阿芙罗拉理所当然的道:“你也不是不知道,M国和俄国都在通缉我,”

“可你为什么又要帮我,”

“因为……”犹豫了一下,阿芙罗拉轻声说了一句:“你是我男人嘛……”

“什么,”苍浩一愣:“你再说一遍,”

“因为你是我男人,”阿芙罗拉理直气壮地提高了声音:“别忘了,在普里皮亚季发生过什么,你想不认账可不成,”

俄国女孩的作风就是这样泼辣大胆,敢爱敢恨,不管什么样的情感,都可以直截了当的说出來,

接下來的话,就算阿芙罗拉不说,苍浩也能猜得到,

阿芙罗拉不可能留在苍浩身边,因为毕竟是苍浩杀了她的爷爷,她的内心过不去这一关,

苍浩长叹了一口气:“可你总是这样不知所踪,让我很担心你……你是不是怀孕了,”

“才沒有,”阿芙罗拉一瞪眼睛:“你是不是因为我躲起來生孩子去了,”

“我就是关心一下……”苍浩干笑两声:“如果有了孩子,咱就留下,你可别去流产啊,”

“你胡说什么呢,,”阿芙罗拉的眼睛瞪得更圆了:“你以为你是种马吗,一次就能留下种,,”

“那个……我对自己在这方面还是很有信心的,”

阿芙罗拉撇了撇嘴:“屁,”

苍浩又是叹了一口气:“你是不是时候吃药了,”

“你有完沒完,”

“好吧……不说这个了……”苍浩隐隐的有点失落:“既然你承认我是你男人,你爷爷那件事情,是不是也可以放下了,”

“暂时还不能,”阿芙罗拉的表情变得沉重起來:“你要给我时间,”

“好吧,”苍浩无奈的耸耸肩膀:“我还想知道的是,你接下來想做什么,”

“很多人都想知道,”阿芙罗拉深深的一笑:“沒错,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,我手头有的是资金,还有一定的力量,如果不发挥点作用似乎可惜了,”

“沒错,”

“放心好了,就算我有爷爷那样的野心,但我的思想理念跟他不一样,”阿芙罗拉看了一下时间,告辞了:“我先走了,”

等到阿芙罗拉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,苍浩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:“你还是沒说复仇女神到底是谁,”

刚好这个时候,庞劲东和廖承豪从多林寺里出來了,庞劲东淡然问:“沒抓到人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跑得太快,”

廖承豪很好奇的问:“刚才那个金发女郎是谁,”

沒等苍浩回答,庞劲东问廖承豪:“你不知道,”

廖承豪摇摇头:“不知道,”

“这事就要从头说起了,我的徒弟把世界挽救于核战的边缘……”从契卡的出现到切尔诺贝利的决战,庞劲东如数家珍的说了一遍,最后问廖承豪:“我的徒弟是不是很优秀,”

尽管苍浩跟庞劲东一直沒联系,庞劲东却很关注这个徒弟的成长,

当然,庞劲东不可能知道苍浩一举一动,但庞劲东对切尔诺贝利的惊天一战,还是了若指掌,

苍浩对此倒也不意外,早知道师父很关心自己,只是多少沒想到,庞劲东是退而不休,隐居起來后对外面的世界仍然非常关注,

“优秀固然优秀,”廖承豪冷冷一笑:“这么说起來,这个阿芙罗拉是老雷泽诺夫的孙女,苍浩杀了她的爷爷,她还能跟苍浩眉來眼去,这个娘们真不是人,”

“到也不能这么说吧……”苍浩干笑两声:“阿芙罗拉从小沒见过她的爷爷,所以谈不上有什么感情,更重要的是,她的爷爷一直在利用她,当她发现,自己整个人生事实上都被爷爷给毁了,不恨死爷爷才怪,”

“你还挺帮着她说话的嘛,”廖承豪又是一声冷笑:“不管怎么说,她是老雷泽诺夫的后代,一个连自己爷爷都恨的人,你到底喜欢她哪一点,”

苍浩愣了一下:“我……沒说喜欢她啊,”

庞劲东说了一句:“可我看你的样子好像很喜欢她,”

廖承豪点点头:“那个阿芙罗拉也挺喜欢苍浩,”

苍浩看看庞劲东,又看看廖承豪:“等一下……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看到阿芙罗拉的,”

“刚才,”庞劲东理所当然的道:“我俩怕你有危险,就跟出來看看,谁知道你在跟一个金发妞tiaoqing,我俩不想耽误你,又回去了,等到那个金发妞走人了,这才过來看看情况,”

“你们两个怎么知道阿芙罗拉走了,她前脚刚走,你俩后脚就出來,太巧了吧,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你们两个是不是趴墙角了,”

“这个吗……”庞劲东长叹了一口气:“你师父我可以是一代兵王,怎么能干怎么龌龊的事,”

苍浩轻哼一声:“因为你是我师父,我太了解你了,什么事你干不出來,”

“好吧,就算是我趴墙角了,这也是为了你好啊,”庞劲东语重心长的道:“我关心你的幸福,”

廖承豪翻了翻白眼:“我们做长辈的,难道会害你吗,”

庞劲东长叹了一口气:“你要是娶个老毛子,让我们这些长辈,脸往哪放,”

“娶老毛子怎么了,”苍浩很委屈的道: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你们不要种族歧视好不好,”

“不是说老毛子不好,这个民族的人吧,喝多了酒就非常野蛮,”庞劲东非常担心的道:“我们怕将來有家暴,”

还沒等苍浩说话,廖承豪跟了一句:“当然了,哪个民族都有好人有坏人,不过……老毛子身上味儿大,”

“对,”庞劲东非常认真的点点头:“尤其是下面,有股海蛎子味儿,”

苍浩急忙道:“我怎么沒闻到,,”

庞劲东和廖承豪异口同声:“你闻过,”

“我不是闻过,我的意思是说……”苍浩非常认真的道:“其实人家俄国女孩非常注意个人卫生,沒什么味儿……”

“那也不行,”庞劲东断然说道:“她们体毛重,”

苍浩继续解释道:“人家都修剪毛发,弄得非常整齐,”

“看來,你不但沒少吻,还沒少看啊,”庞劲东重重哼了一声,冷笑着道:“你之前去普里皮亚季到底是打仗还是打|炮,”

苍浩叹了一口气:“你这当师父的怎么什么话都说,”

庞劲东沒理会苍浩,问了廖承豪一句:“对了,你家姑娘多大了,有沒有男朋友呢,”

廖承豪翻了翻白眼:“怕的是人家沒看上我家小珺,”

苍浩嘀咕了一句:“谁说我沒看上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