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二章 要死就一起死/近身兵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们这些人,把钱捞足了,一个个去海外享受美景,然后呢,”沒等严月蓉回答,苍浩冷笑着道:“你们就这样走了,带走了钱和各种资源,留下了一片被污染的贫瘠土地,”

严月蓉听到这话一时无语:“这……”

“你们忽悠我们吃地沟油吸雾霾,然后又留下我们等死,那可不行,”苍浩一摊双手,语气更加冰冷:“更重要的是,你们赚的每一分钱,都是我这样的屁民贡献出來的,你们好意思带着我们的血汗这么走了吗,”
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,”

苍浩一字一顿的回答道:“要死就一起死,”

“你……这个疯子,”

“不,不是我疯,而是大家都这样想,”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,冲着严月蓉吐了一个烟圈:“你现在应该明白,我这么做的原因了吧,我是要让你,还有所有跟你一样的人明白一个道理,,腐败不是只赚不赔的买卖,一旦赔了就是赔命,”

严月蓉的脸色一会红,一会白,过了一会又转黑,

“我再告诉你一遍,很多很多人,希望你们一起死,”苍浩说着, 弹了一下烟灰:“这不只是一种正义感,同时也是一种仇恨,被剥削者对剥削者的仇恨,”

“好吧,我明白你的初衷了……”严月蓉长长的呼了一口气:“希望你能成功,虽然曲迎新、张强、韩东伟都倒霉了,但不代表我严月蓉就跟着落马,”

“让我提醒你一下,”苍浩说着,从怀里掏出手机放到桌子上:“今天的见面,从一开始我就录音了,只要我现在把这份录音交上去,用不着张强的口供就可以直接抓你了,”

“看來我确实沒办法活着离开这片土地,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先走一步,”严月蓉看着苍浩,耐人寻味的道:“录音,这种小伎俩,你以为我会想不到,”

苍浩点点头:“你应该能猜到我会录音,”

“沒错,”严月蓉也是点了点头:“你得有本事把这录音带出去才行,”

苍浩一挑眉头:“你要杀我,”

“你说呢,”严月蓉哈哈一笑:“就像你说的一样,要死就一起死,不过你苍浩必须死在我前面,”

苍浩的右手缓缓掏出了黄金手枪:“别太自信了,”

“我來给你介绍一下……”严月蓉根本无视苍浩的枪口,指了指坐在旁边的死神射手:“他叫王一,有个外号叫死神射手,不知道你听说过沒有,”

死神射手淡然坐在那里,看看严月蓉,又看看苍浩,好像眼前的事情跟自己半点关系沒有,

苍浩摇摇头:“沒听说过,”

“那么太遗憾了……”严月蓉自得的一笑,随后告诉死神射手:“你知道该怎么做,”

死神射手站起身來,一掀风衣,拽出了MP5,

眼看死神射手跟苍浩就要大打出手,严月蓉脸上笑容更甚,

然而,死神射手接下來的举动,却让严月蓉大吃一惊,

只见死神射手举起MP5,对着墙壁扣动了扳机,接着又扣动了一下,连续扣动了四下,

随着四阵“哒哒”声,墙壁上留下了四处枪眼,每一处都有五六个窟窿,看着密密麻麻的,

紧接着,外面传來几声“噗通”,像是有人摔倒在地,

四处枪眼间隔有一段距离,弹壳如同雨点一般落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“叮叮”声,

严月蓉马上明白了,死神射手打死了外面的四个手下,就像先前展示过的技能一样,

死神射手根本不用瞄准,就准确知道了这四个手下的位置,子弹穿透了墙壁,只怕已经把四个手下打成了蜂窝,

严月蓉愤怒的质问死神射手:“你要干什么,”

死神射手从容的给MP5换了一个弹夹,随即把枪口对准了严月蓉:“做我该做的事,”

严月蓉豁然站起:“你是我的手下,”

死神射手撇了撇嘴:“准确的说,是郑跃军雇佣了我,让我暂时成了你的手下,”

突然之间,严月蓉明白了什么:“郑跃军……他骗了我,”

“可以这么说,” 死神射手诚实的点了点头:“事情经过就是这样,郑跃军找到我给了一笔钱,让我冒充成你的手下,暂时的,我可以帮你做事,但如果你让我杀掉苍浩,那么我就要调转枪口杀掉你,”

“好你个郑跃军,”严月蓉把粉拳攥得紧紧的,不敢打死神射手,只好用力捶了一下桌子:“你竟然骗我,”

“你跟郑跃军的恩怨我就不管了,我这一次的任务执行到你要杀苍浩为止,换句话说现在已经终结了……”说到这里,死神射手马上摇了摇头:“哦,不对,要杀了你之后,才算正式终结,”

“为什么要杀我,”

死神射手很认真的道:“我说了,这是郑跃军交代的,他才是我的雇主,而不是你,”

严月蓉看着死神射手,久久无语,过了很长时间,突然仰天大笑起來:“我输了,这一次彻底输了……”

死神射手叹了一口气:“你输得真挺惨,”

俄顷,严月蓉收住笑容,双眸噙满了泪花:“沒想到我最近竟然折在郑跃军的手里,”

苍浩轻叹了一口气:“人家郑跃军不想参与,你非得拉人家下水,当然有这个结果,”

严月蓉含泪看着苍浩:“你早知道,”

“否则你以为我什么敢只身前來,”苍浩耸耸肩膀:“虽然我确实很牛B,但我也是很惜命的,”

“好吧,你们赢了,我输了……”严月蓉终于哭了出來,豆大的泪珠霹雳啪啪的掉落下來,拍打在性感的灰色丝袜上,

死神射手依然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:“对这个世界说再见吧,”

“等等……”严月蓉急忙道:“你可以不杀我,”

“不行,郑跃军是这么交代的,我就必须执行,”

“郑跃军给你多少钱,我给你双倍……不,三倍,”严月蓉毫不犹豫的道:“我不需要你做任何事,只要你马上离开这里,就当做沒发生任何事,”

死神射手很好奇的问:“不让我杀苍浩,”

“不用了……”严月蓉看了一眼苍浩,心里很清楚,今天这次摊牌,从一开始自己就已经输了,因为自己掉进了别人设计的圈套,

此时,严月蓉不奢望能够杀掉苍浩,只要自己能平安离开就好,

说起來,严月蓉作为一个女人,面对这样的情势已经足够坚强了,

可当发现死神射手原來是卧底的时候,她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,再沒有了其他任何想法,

当然,严月蓉很清楚,就算这一次死里逃生,自己终归难逃法网,

但是,只要能多活上几天,总是好的,

何况人都有侥幸心理,严月蓉也不例外,也许局面还不是那么绝望,还有翻盘的可能也说不定,

“不行,”死神射手摇了摇头:“不管你给我多少钱,你都得死在这里,”

严月蓉讷讷的问:“为什么,”

“杀手有杀手的规矩,” 死神射手一字一顿的道:“只要接下了一个雇主的任务,不管别人再出多少钱,都要把这个任务执行到底,绝对不能中途反水,”

严月蓉怆然一笑:“看得出來你是个很讲规矩的人……”

“当然,”死神射手点点头:“不讲规矩的人很多,但我非常讲规矩,所以你不要指望你能收买我,”

“不,不,不,”严月蓉一个劲的摇头:“你误会了……我不是让你杀掉苍浩,我只是让你放我走,”

“那也不行,” 死神射手的态度依然非常认真:“你今天必须死在这里,这才算我圆满的完成了任务,”

严月蓉看着死神射手,沙哑着嗓子喊了一句:“你到底要多少钱,”

“再说一次,这不是钱的事情,” 死神射手往前走了一步,只差一点,枪口就会抵住严月蓉的小腹:“这是一个原则问題,”

眼看死神射手的话语流露出愈发明显的杀气,严月蓉一时间万念俱灰,不知道怎么脱身,

让严月蓉沒想到的是,这个时候,苍浩开口了:“你不能杀她,”

死神射手斜睨着苍浩:“为什么,”

苍浩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要把她留给法律,”

“对,对,对,”严月蓉一个劲的点头:“让法律來惩处我,”

“苍浩你好像沒搞清楚状况,”死神射手满不在意的一笑:“我根本不会听你的话,因为你不是我的雇主,懂吗,”

苍浩一愣:“什么,”

“雇用我的人是郑跃军,只是凑巧这个任务跟苍浩你有关系,但不代表你可以命令我,”顿了一下,死神射手斩钉截铁的道:“所以严月蓉必须得死,”

事实上,死神射手沒说谎,每一句话都是事实,

当初郑跃军找到死神射手,掏了一笔钱之后直接交代,伪装成严月蓉的手下帮严月蓉办事,如果严月蓉要杀苍浩就反戈一击,

死神射手非常认真的问,应该怎么对付严月蓉,

郑跃军想都不想,直接來了一句:“杀了,”

事实上,郑跃军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付严月蓉,本能的认为苍浩能处理好这件事,

然而,郑跃军根本沒想到,这个死神射手是一根筋,他只是不经意的一句话,让死神射手坚定执行到底,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